天纵邪少

第一章

冯刚快速的朝村长家里跑去。

“村长,村长……”

人还未到村长家门口,冯刚便焦急地呼喊着。

见没有人回应,冯刚又喊了几声,依然没见有人答应。

“村长,在家吗?出事了,你快出来啊。”

冯刚大声叫道,回头看了看自家屋后面的情况,那里的战火一触即发,如果不叫村长去主持公道,天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

扯着嗓子叫了两声,依然没有动静。

冯刚走到村长家门口,伸手一推门,门直接“吱呀”一声便开了。

“咦?跑哪里去了?”

冯刚心中嘀咕了一句。

这大晌午的,天地间跟个蒸笼一样,村长不在家里会跑到哪里去呢?

“村长,村长,你在家吗?”

冯刚一边叫着一边走了进去,在他的堂屋里环视了一圈,便朝着村长的后院窜了过去。

刚刚穿过堂屋的后门,要迈步到后院的时候,村长李青川突然从旁边的房间里窜了出来,他赤着上身,下面还在系裤子的皮带,看到冯刚,皱着眉头吼道:“叫什么叫?叫丧啊?”

冯刚不疑有他,指了指外面,道:“村长,出大事了,你可要替我们家说句公道话啊。”

李青川皱眉道:“说个卵子的公道话。打扰本村长睡觉,滚啊,这里不是你叫丧的地方。”

一听李青川的话,冯刚不由急了,道:“村长,你可是我们紫荆村的父母官啊,一些事情不要你来做主还要谁来做主呢?纪兵家的那口子太不像话了,如果你再不出去,我们村里可要出人命啦啊。”

话音刚落,冯刚的眼角余光一瞥,突然间发现李青川身后房屋里一道纤细雪白的丽影晃动了一下。

“奇怪,村长不是和他媳妇吵架了吗?昨天他媳妇回娘家去了,怎么村长屋里还有女人呢?”冯刚的心里突然跳出这么一个念头,“瞧那女人皮肤白白嫩嫩的,到底是谁呢?难怪村长一出来就在拉裤子呢,原来藏在屋里玩女人啊。”

冯刚心中恍然。

李青川一听会闹出人命,不由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小子可别唬我啊。”

冯刚道:“村长,我哪里敢唬你呢?您可是我们的父母官,青天大老爷,谁敢唬你啊?”

“到底怎么回事?”李青川问道。

冯刚叹息一声,道:“刚才我们家不是卖猪吗?人家猪贩子开车到我家门口把猪赶上车,钱也付了,车子刚刚开到我家屋后的时候,纪兵家的那口子就跑过来横在路上,说不让我家的猪从她屋前过,怕我家的猪有‘五号病’传给她家的猪了。我们家的猪又没得‘五号病’,怎么就能传到她家的猪身上呢?这出去只有这么一条路,必须从她家的猪栏旁边经过,你说让猪贩子开车怎么走呢?村长啊,你倒是过去说说理,纪兵家的这口子是霸道,也不至于霸道成这副模样啊。这也太过份了吧?我爸又是个火爆脾气,现在在那里要拿锄头敲纪兵那口子的人呢。村长,您是公道人,你过去说句话吧。”

了解了情况,李青川浓眉一皱,道:“还有这样的奇事,快过去看看。”

冯刚跟着李青川的后面跑出村长大院的时候,特意的回头瞟了一眼那间房屋,这时恰恰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藏在窗子后面看着他们这边呢。

那眼神,有些眼熟?冯刚想了想,没想起来,已经出了村长家里。

二人急急忙忙赶到冯刚屋后面。

冯刚屋后是一大片桔子地,因为纪兵的媳妇梁美丽与猪贩子僵持一段时间,所以那里围了许多的乡亲。

冯刚赶到那里的时候,见到自已的老妈正拼命的拉着老爹,一个猪贩子与梁美丽商量着。

李青川喊道:“干什么呢?想造反吗?”

一听到李青川的声音,坐在地下的梁美丽便说道:“村长,你快过来说句公道话啊。这老冯家卖的病猪,偏偏要从我家的猪栏旁边经过,您说这病要是传到我家里去了,我家那几十头猪岂不是全部没啦?”

冯刚爸怒吼道:“梁美丽,老子跟你说了几百遍了,老子家的猪没问题,没得什么病,你他妈的怎么就不相信呢?你是耳背吗你?”

梁美丽反唇相讥地道:“你家的猪要是没病,干吗要急着卖掉?”

“我家的猪大了还不卖吗?”

“有多大?三百斤,还是五百斤?”

“梁美丽,信不信老子两拳揍不死你!”冯刚爸大急,额头上青筋直冒,做势就要冲过去,冯刚妈赶忙拉住,嘶吼道:“冯东云,你疯啦!”

见自已拉不住发怒的丈夫,她又对冯刚叫道:“刚子,快过来拉住你爸,千万别让他做傻事。”

冯刚赶快跑过去从后面抱住老爹。

艳阳如火,焦烤着大地,每个人的身上都挥汗如雨。

这时李青川咳嗽一声,上前一步,问道:“冯东云,你家的猪真的没病?”

第二章

冯东云道:“村长,我家的猪真的没得病,好的很呢。你看看这车上面的两头猪,你也看得出的,哪里像得病啦的呢?”

李青川扫了扫车上的两头猪,道:“这一头最多也才一百五六十斤吧,你怎么就卖了?”

冯东云道:“我这不是急着花钱吗?所以就赶着卖掉啊。”

他又指了指梁美丽,道:“结果这女人竟然这么不讲人情,在这里都坐了半个多小时了,愣是不让人家过去。这样以后哪还有猪贩子敢到我家里来收猪啊?梁美丽这样摆明就针对我冯东云一家嘛。”

李青川想了想,道:“纪兵家是我们村的最大的养猪专业户,家里的猪你也是知道的,连大猪、小猪、母猪得有好几十头,加上现在又是‘五号病’的高发时期,美丽这样做也确实情有可原。”

冯东云抹了把汗水:“她这哪里情有可原,本来就是故意针对我。”

李青川道:“美丽这是谨慎做事。老冯啊,你想一想,万一要是你有好几十头猪,然后有病猪从你家猪栏旁边经过,你会怎么想?这可是十几万块钱啊,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换着是你,你会怎么做?”

冯东云嘎然而止。

冯东云是个莽汉,性格粗爆,头脑却极其简单,见李青川这么一说,便也有几分深深体会,低下了头。

可是冯刚在旁边听着却总觉得怪怪的,怎么听你李村长一说,反倒是觉得这事情都是我冯家的不对了?难道我们冯家就不能卖猪了吗?难道那条路就是纪家的?谁从那里过都要征求他纪家的同意?梁美丽在村里向来霸道,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难道你村长不知道吗?

冯刚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不由问道:“村长,依你这么说,这事情应该怎么办?”

李青川道:“美丽担心的是你们家的猪是病猪,是不是病猪,我们让兽医做个检查不就行了吗?”

冯刚道:“村长,哪你叫兽医过来检查吧。”

你既然要检查就检查呗,我倒要看看,你梁美丽最终有多大的本事?

李青川却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叫兽医,是你们冯家的人叫啊。这可是你们冯家的猪,为了让大家都放心,为了让美丽能够心安理得的让开,你们让兽医过来做个检查,一切不就过去了吗?多么简单的事情啊,为什么你们偏偏就要闹的这么大麻烦呢,非得要动用武力才能解决问题吗?”

他又环顾四周一圈,道:“幸好今天纪兵不在家,要是在家啊,保不准会闹出人命来呢。老冯啊,做什么事情都要用脑,不是什么事情都是要靠武力来解决的。明白吗?”

听到李青川讽刺冯家的话,低头坐在地下的梁美丽嘴角微微勾起,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儿?哼,以为叫李青川过来我就怕了你们吗?”

事已至此,李青川是明显偏坦着梁美丽的。

请兽医过来给猪看病,是要花钱的。

不光冯刚听出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在紫荆村里,梁美丽向来霸道,为全村的人所不喜,仗着每年养猪,能赚个好几万块钱,在村里头也算是有钱的大户;而冯刚他们家却相对贫困一些,老爹冯东云头脑简单,整天就只会下苦力干活,老妈一个妇道人家也赚不来太多的钱,跟村里头绝大多数的家庭一样,都是过着勉强能吃饱肚子,家里也没多少存款的生活。

村里人听到李青川的话,开始纷纷唾骂起梁美丽来,同时也对冯家感到深深的无奈。

冯刚妈赶忙道:“刚子,你快去叫石福石兽医过来看看。”

冯刚摇头道:“妈,我们猪都已经卖出去了,干吗还要花这个冤枉钱过来给猪检查。再说了,我们的猪本来就没病。”

冯刚把心一横,反正你们都要这样子做了,那我也不客气了。

李青川,梁美丽,你不是看不起我冯家吗?你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又干吗把你们放在眼里?难不成我冯家以后过日子,还要求你们不成?

冯刚妈一愣,她现在只想尽快的息事宁人,自已冯家势单力薄,根本是斗不过梁美丽的,瞪了儿子一眼,喝道:“叫你去你就去,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冯刚道:“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人家这是在故意针对我。人家这是在欺负我们,我们干吗要对他们低头?我们又不求他们,我们又不奢求他们给我们钱花、给我们饭吃,人人都是平等的,他们凭什么,有什么资格欺负我们?我们现在是弱势群体,难道我们会一直弱势下去吗?妈,今天我们低头了,人家下次会爬的更高,欺负我们更狠,难道我们要一次又一次的低头吗?这件事情如果是我冯家的问题,我们冯家每个人包括鸡鸭猪狗都是个讲道理、尽责任的,该是我们承担的我们当仁不让、绝不推拖,不是我们冯家责任的,让我们冯家多承担一丝的责任也是休想!”

冯刚字字铿锵有力,一番话连骂带讽,既增士气,又是痛快,每一句话都说到许多村里人的心坎里去了。

“好!”

“刚子好样的!”

“刚子说的好!”

……

周围传来乡亲们的鼓掌声和叫好声。

第三章

叫好声连绵不休。

冯刚的一番话说的梁美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坐在地下不知如何是好。

而村长李青川最是恼火,他在紫荆村,权势最大,向来说一不二,从来没有什么人敢违逆他的命令,想不到今天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反将一军,心中极是不爽。

李青川铁青着脸,牙咬的痒痒的瞪了冯刚一眼,小子,就让你现在猖狂一时,看老子明天不撒烂你的狗嘴!

一丝阴霾从李青川的眼睛里一闪而逝,有再大的怒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便发作,扭头看了看梁美丽,想到这个女人在某些时候的那股子lang劲儿,腹底就是一阵火起,心里面暗骂:“jian货,最是喜欢给老子惹事,今天晚上老子不好好的收拾你!”

冯东云一声爆吼,道:“刚子,你说的对。我们没偷没抢,我们冯家从来不欠别人任何东西,我们又不奢求人家什么,我们凭什么要低头。猪都已经卖出去了,能不能运走,关我们屁事。刚子,桂兰,我们回去。他们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去。”

说着,冯东云狠狠地瞪了梁美丽一眼,便拉着妻子马桂兰就要离去。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我替老冯家做证,他们家的猪是没病的。”

众人扭头一看,但见村里头的兽医石福扛着个药箱走了过来。

正不知道如何下台的李青川一听这话,就如听到了仙音一般,马上转头对梁美丽道:“美丽,石福都说这些猪没病了,你现在可以让路了吧?”

梁美丽依然不服气,盯着石福道:“石福,如果我家的猪得了病,你可得承担所有的责任啊。”

石福眉头一皱:“梁美丽,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如果你现在家里就有病猪,你就想让我承担责任吗?我只是很明确地告诉你,老冯家的猪是没病的,你家的猪自身有没有病,我可就不知道了。再说了,今天下午晚上或者明天你家的猪染病了,关我屁事啊?凭什么要我承担责任?真是不可理喻!”

梁美丽道:“你是兽医,你不敢承担责任,那我家的猪犯病了,让谁去承担?如果没人敢承担这个责任,今天我就不让过。”

李青川心中暗暗把梁美丽骂了一痛,上前一步,朗声道:“既然石福都说老冯家的猪没问题了,那我就承担这个责任了。美丽,如果你家的猪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过来找我就是。”

心里面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敢来找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梁美丽知道就算自家的猪染病了,也不可能找村长的麻烦。

但是既然村长发话了,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道:“既然村长这样说了,那行,我让!”

猪贩子一边发车一边骂着咒骂着梁美丽。

车子逐渐远去,事情也渐渐的落下了帷幕,顶着烈阳看热闹的乡亲们也相继离开。

冯刚正要走,便听到李青川叫道:“老冯啊,你和美丽到我家里来一下。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都是说远亲不如近邻,邻里之间干吗非得要把事情闹的这么僵呢?你们过来,我给你们做一做工作。”

冯东云瞪着一双牛眼,一脸的不爽,道:“我不去!跟这个jian女人没什么好说的。”

说罢,他便大步流星的朝家里走去。

冯刚妈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冯刚,道:“刚子,你替爸去村长那里,我去看着你爸去。免得等会儿他又在家里乱砸东西出气。”

说罢,冯刚妈便追着丈夫而去。

“好吧,刚子,你就替你爸去吧。”李青川眸中寒光闪烁,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三人一起来到村长的后院里。

村长的后院有一处凉亭,凉亭边有一个水井。

炎炎夏日,水井里的凉气不住的冒外冒,坐在井边,倒也通体舒透。

冯刚特意的看了看那间屋子,再没有发现那个女人。

三人坐在一起,李青川便开始了他的开导工作,无非就是大家同村相邻要和睦相处,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说了一大窜的大道理。

梁美丽只是低着头不发一语。

而冯刚也是鼻孔朝天,看着院子后面的那颗大白杨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半个小时后,李青川说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自已考虑清楚。大家邻里之间真的没必要这样,希望你们化干戈为玉帛,友好相处。幸好今天纪兵不在家,要是他对上冯东云那个火爆脾气,铁定会出大事儿呢。好了,刚子你先回去吧,好好的劝一劝你爸妈,美丽在这里我问你一些关于养猪的事情。我得写个报告交上去。”

冯刚出了村长家,看着远处两只公鸡在打架,听着河边水牛的“哞哞”声,突然想起来是拉牛喝水的时间了。

先去山上拉着自家的水牛到河里喂了水,然后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心中突然想道:“村长家的那个女人是谁呢?大白天的,村长屋里藏了一个女人,而且两人似乎没干什么好事?兴许这时候她还在那里,我回去再看一看。”

冯刚没啥特长,就是胆子大,想到便做,从不拖拉。

村长的门依然没锁,冯刚悄声到了村长家门口,闪身进入到里面,悄悄地朝着后院摸了过去……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天纵邪少》阅读!

收藏 894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