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狂医

第一章

三月里,满山杜鹃花盛开的匡山风景区游人如织。

深山之中一处常年雾气缭绕的山谷中却是依旧冷清。残破的院墙内几座古老的房子点缀其中,只有从正屋牌匾上几个古朴大字‘药王谷’,以及散落四处的巨大精美石雕,才能看出这里曾经也辉煌过。

忽然哐嘡一声,陈阳推开院门从里面跑出来。他一身破旧运动服,手里的双肩包也是补丁加补丁。这些都是他五年前进入药王谷时的随身衣着,五年时间过去早已经破烂不堪,而且明显偏小的绑在身上。

但此时陈阳一点都不自卑,而是兴奋得像个小孩子,嗷嗷大叫:“回家咯!本少爷终于可以离开这淡得掏鸟的地方,回家赚钱泡妞享受完美人生。”

身后传来气愤的骂声:“臭小子临走还将我心爱的仙鹤吃掉,天下哪有这么不孝的徒弟,我一定会打断你的狗腿。”

“哈哈,可是师父你吃的最多。大不了等我下山赚钱,再给你买几只仙鹤苗。”陈阳回头坏笑。

“呸!你嘴里要是能吐出半句真话,我孙半仙也不会落得现在的地步,徒弟教了五年最后竟然被你用药迷倒动弹不得。”孙半仙大骂,此时他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面前石桌上杯盘狼藉,能看出之前那是一桌丰盛大餐。

“哈哈哈,这更证明师父的厉害,我只是活用你的医术,用仙鹤神仙汤的香气掩盖曼陀罗花气味,暂时麻痹你身体。”陈阳露出习惯的坏笑。

孙半仙露出恍然之色,原来神仙汤里没毒,而是他喝的自酿小酒里有曼陀罗花汁,所以陈阳两人吃肉没事,他喝酒就被麻醉住身体,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陈阳翻箱倒柜,将多年积攒的一些宝贝拿走。

“走了师父,我会很想念你的。”陈阳最后说一句,再不理孙半仙转身就走。

“臭小子别跑,我得提醒你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到女人赶紧躲得远远的,你先天九阳绝脉沾不得女人……”孙半仙急切的提醒,可惜陈阳已经跑远,根本没听到。

同时旁边一扇窗户里露出一个滚圆的脑袋,他眼望着陈阳离开的背影一脸羡慕,手上却有面小镜子,不时对着镜子看一眼自己的圆脸,喜滋滋的感叹:“唉!师兄,你天下最帅的师弟很快就会去找你,不会让你寂寞的……”

突然一只苍蝇在他眼前乱飞,他不耐烦的抬手射出一物,竟然将那只苍蝇钉死在五米外的院墙上,仔细看钉死苍蝇的竟然是他一根头发。而他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对着镜子叹气。

……

凌晨时分,火车停靠江都市车站。下车的没几个人,陈阳走在昏暗悠长的通道里一脸无聊。

忽然他发现前面有个女孩正吃力的拖着一个行李箱,刚走几步咔嚓一声行李箱轮子还掉了一个,她顿时走不动,蹲下来查看后有些沮丧。

哈哈,美女有难,这前后无人正是我大显身手的好机会。陈阳脸上挂起招牌式的浅笑,立即走上去。

“嗨!美女需要帮忙吗?”陈阳热情招呼。

“谢谢……但我这个很沉。”女孩抬头回应,两人四目相对。

她真漂亮,小夹克下一袭雪白长裙,肤白如玉,鹅绒礼帽下长发披肩,跟古装剧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比陈阳矮不了多少。陈阳顿时眼睛都直了。

女孩显然被他眼神吓着,有着微微的退缩,摇头说:“我还是打电话叫拖车。”

“一个小箱子能有多沉,我一只手就能搞定。”陈阳倒也不在乎她的紧张,上前一把抓住箱子作势往上提,却是故意一把没提起来憨笑:“呃……真是很沉。”

“哦,那……”女孩正想说什么。

他却是再次提起箱子一脸的轻松,冲她笑着说:“别怕,我不是坏人。”显然知道女孩紧张什么。

“我不是……谢谢……”女孩更加的忙乱,脸都红了。不但是古典美女,人更是温柔羞涩。陈阳心里大乐,倒也不好意思再逗她,当先向前走去。

女孩眼里紧张变成了惊讶,她可是知道箱子的重量,却依然没说什么文静的跟在后面,她心思细腻跟人沟通却是不擅长,在强势的陈阳面前更不知道怎么拒绝。

“你这箱子里装的什么?有300多斤吧!”陈阳边走边问。

“我在山里捡的石头。”女孩回答。

“你也从匡山来,是那里的人,还是有亲戚在那边?”

“我旅游。”

“哈哈,我也从匡山来,不过是在那里学艺五年,憋屈坏了。我叫陈阳,你叫什么?”

“我姓秦……”

一路上陈阳熟络的说着话,女孩回答的越来越简单。从她跟在后面不时观察陈阳的眼神看得出来,她回应少并不是厌烦,而是性格使然的被动,心思其实不比陈阳少。

很快便到了车站门口,陈阳正要询问她去哪里。忽然从对面冲上来一个穿运动服魁梧的男青年。同样是运动服人家那一身却是几万元的名牌,穿在身上俊朗帅气尽显他的高贵。

“你是谁?怎么提着我姐的箱子,有什么企图。”青年一脸警惕,不客气的说道。

陈阳放下箱子淡然一笑,他已经不是5年前纨绔冲动的富家少爷,面对这个跟当年自己差不多的富家大少,他不需要解释,清者自清。

“浩浩,你还是这么冲动,他只是帮我提箱子的大哥,你应该谢谢人家。”女孩已经挡到两人中间解释,声音提高很多,显然怕两人起冲突。

“天下哪有这么多好心人,我看他就是有企图。小子我警告你别打我姐的主意,我们秦家不是你高攀得上的。”青年嚣张的说,依然对陈阳充满敌意。

“浩浩,再这样姐生气啦!”女孩脸色一沉,如画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庄重,能看出她的善良,并没有轻视陈阳穷酸的外表。

青年没再吱声,但显然还不服气过来一把提起箱子,显摆似的举过头顶才放进一辆保时捷的后备箱里,能看出来他也是练家子。

“谢谢!我弟没坏心。”这边女孩向着陈阳歉意解释,陈阳沉默的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真的不生气,只是从他们身上想起自己那个火爆的婷姐,婷姐要是有眼前女孩这么贤淑多好。

“姐快上车,走了!”青年在车内大声催促,生怕两人多说几句。

女孩上车,保时捷便轰的一声飞驰而去。

第二章

陈阳也走出车站广场,现在囊中羞涩买完回程车票后剩下一元钱,他只能去车站外坐公交车回家。背包里虽然带出来不少宝贝,可那也得先回家再寻找合适的市场,才能换取财富。

就在他向车站外走去时,突然车站外马路上一辆槽罐车从对面冲过来,脱缰野马一样撞翻一辆轿车,速度依然不减,正好跟快速驶出去的保时捷装在一起,保时捷车身一下子被撞成两段,抛飞到空中五六米,才轰然落地。

槽罐车速度稍减,又撞翻路边几辆车,撞断两棵大树这才停下来。场面混乱到极点。剩存的人吓得燕子一样四散逃窜,哭喊一片。

“不好!”陈阳也是一声惊呼,加速冲向现场,他看得出来保时捷车上的姐弟俩最危险,不但车身破损,而且正在漏油,爆炸随时会发生。

保时捷后半部已经不见,车门变形严重急切间打不开,陈阳只能从后面探身进去,先将副驾驶座位上的女孩抱出来,放到几米远的地方又去救青年,此时女孩还有意识,她看着陈阳虚弱的呼救:“快救我弟弟……”

青年的情况要严重很多,陈阳清理开压在他身上的杂物,一手抵着他的胸口,御龙诀高速运转,强行向他体内送入一缕玄门真气护住心脉,这才将他缓缓的抱出来。

身后保时捷已经窜起火苗,他抱着青年不敢停留,到了十几米外的人行道上,这才将他缓缓放到地上,那边女孩也被人抬到路边。

她挣扎着爬到青年身边,看青年昏迷不醒,急切的伸手要推醒他,被陈阳拦住说:“别动,他体内脾脏破裂,肋骨断了五根有的已经刺入胸腔,受伤严重。”这一刻他脸上只有严肃和镇定,让女孩像是一下子有了依靠。

“怎么办啊!他不能死。”女孩眼泪顿时下来,哭得不行,其实她手脚也有伤口,头部还受到撞击有脑震荡的症状,不能太激动。

“你别怕,我能救他。”陈阳沉稳的安慰,医者父母心,即使没有善良女孩的请求,他也会尽力救治。

只是青年的情况比他说的严重很多,断裂的肋骨不但刺破肺部,甚至伤及心脏,他这种状况根本撑不到医院,陈阳必须拿出特殊手段,用师门绝学太乙神针来稳住他的心脉,为接下来的手术争取时间。

就在说话这工夫,青年已经呼吸沉重,胸口起伏越来越剧烈,人竟然痛得醒过来,手脚挣扎不停,显然一口气接不上来就得毙命。

陈阳顾不得惊世骇俗,立即取出针盒,一手按住青年,一手捻针向他身上扎去。

一根银针扎进胸口,青年便安静很多,呼吸也平缓下来,但胸腹的起伏依然剧烈,陈阳继续施针……

救护车已经到达现场,一男一女两个医生走过来看女孩伤势不轻,就要帮她处理,女孩却指着青年大叫:“先救我弟弟。”

可是当他们看到青年的状况,却是有些傻眼,青年已经在陈十三的治疗下神态平稳,看不出来那里有伤势,把脉看眼睛听心跳一切正常,这人应该没毛病。

“准备担架,这人得立即去医院做手术,内脏大出血,肺部、心脏、脾脏都有损伤。”陈阳没抬头沉稳的说。

“这……”医生更是疑惑,这人明明状态不差,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再说没拍片能诊断得这么清楚才怪。

现场可是有好几个更严重的病号,我们先救这个轻伤病人不合适。

“我爸爸是秦亚东,他是我弟弟,你们还不赶紧救他。”女孩急切的催促传来。他们这才大惊,秦亚东可是本市排名前五的大人物,他的儿子遇险,再小的事也是大事,肯定不能耽搁。

两个医生急切起来,连忙安排担架将青年和女孩抬上车,陈阳还得照顾青年,所以也要跟着上车,却被他们拦住说:“你不能上去。”

“让他上车,刚才就是他用银针稳住我弟弟的伤势。”女孩代替陈阳解释,虽然才接触不到半小时,陈阳已经赢得她足够的信任。

“银针……扎这么几根针有什么用?”年轻医生惊呼,果然看到青年身上扎着好几根细小的银针。更加惊疑,但他们只是医院的末流医生,事关秦家公子的安危,他们可做不了主。

既然秦家大小姐有吩咐他们就照办,让陈阳上车后便催促司机赶紧回医院,同时立即打电话回去,让医院里最好的外科医生做好准备,一切事情由他们的上级处理。

市一医院急诊科,刘能一脸不快的等着,他是这里的外科主任医生,原本趁着晚上当班的工夫,正在休息间里跟护士长调情,衣服脱了大半刚要入戏时就接到紧急待命的电话,让他不得不中场熄火来到这里待命,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但听说是秦家大公子遇车祸,他又激动起来,这可是好好表现的机会,救下秦公子一命,预示着他后半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嗷嗷嗷,救护车冲到门口停下,刘能情绪也调动到顶点,兴匆匆的跑出来大声命令:“快,立即安排放射科、B超室、化验科,我要亲自给秦公子检查治疗。”

一群人七手八脚将青年抬下车,就要送去检查,陈阳拦住说:“来不及检查了,赶紧安排手术,他脾脏破裂、肋骨断了五根,一根刺入肺部,最致命的是那根压迫心室的……”此时他的心神还在青年身上,并没想太多。

要不是青年伤势太重,他也不会跟着过来。

“你是谁?一边去,别耽误我治疗。”刘能看陈阳寒酸样顿时不高兴的呵斥。

“我是医生,从车祸现场将他救出来,知道他的情况严重,没时间耽搁。”陈阳冷峻的说,治病救人他从来不含糊。

“你是医生,哪个医院的,叫什么?导师是哪位,有我刘能主任医生在,哪有你插嘴的份。”刘能更加的不高兴,只差没指着陈阳的鼻子大骂。

“我就事论事,治疗病人才是关键,病人耽搁不起。”陈阳也有了怒气,这人医德太差。

第三章

“不敢报名号,那就是无照行医的江湖骗子,想趁秦公子有难敲诈。我看你是找错对象了,有我在秦公子保证没事,保安轰他出去。”刘能更加的不耐烦,破口大骂。

就在这时一群人匆匆走进来,为首一男一女,正是秦亚东、张美玲夫妻,秘书胡策和几个魁梧的保镖匆忙跟随。

看到这边吵闹声,秦亚东脸色更加阴沉,张美玲则是扑到青年身边悲切的哭喊。

“刘医生怎么还不展开救治?”张亚东看着刘能的胸牌问,显然之前并不认识刘能。他已经通知医院的正副院长赶过来。作为医院的第二大股东,他可是投了很多钱。

刘能连忙迎上去笑脸相迎说:“秦总放心,贵公子伤势平稳,我已经安排进行各项检查。要不是那个江湖骗子阻拦,我们已经去了检查室。”

“江湖骗子?”秦亚东顺着指引看到陈阳,阴沉的脸上显出一丝疑惑喝问:“你什么情况?”显然没想到刘能口中的江湖骗子这么年轻,衣着还这么老土,跟印象中的江湖骗子相差甚远。

连番遭受质疑,陈阳也是心头火起,但到了这一步也不得不解释,冷着脸说:“伤者的情况危急我已经跟他说明,必须立即开胸手术,检查只会耽搁最佳的治疗时间,而且他现在也不适合检查。”

“秦总别听他妖言惑众,看他这穷酸样就是想骗钱,贵公子伤势根本没那么严重,正规检查后说不定都不用做手术。骗子你还不滚!”秦亚东没说话,刘能倒是急了,接过话大声的指责。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送我儿子去检查治疗。我们每年为医院投这么多钱,现在我儿子受伤竟然得不到最快的救治,还让一个江湖骗子混进来捣乱。一旦我儿子有任何不测,你们都得下岗滚蛋。”张美玲在那边也尖声叫起来。

王院长和刘山阳副院长也是匆匆跑过来,围着秦亚东连声道歉,刘能更加卖力的表现,使劲拍着胸脯保证:“秦先生放一百个心,贵公子没有大问题,请先和夫人去贵宾室休息,我帮贵公子检查后很快就有结果。”

“好,麻烦刘主任。”秦亚东客气的说,听到儿子没事脸色缓和很多。

刘能立即招呼人推着秦浩然去检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向检查室,女孩也挣扎着站起来跟在秦亚东身后,虚弱的解释说:“爸,那位先生不是骗子,是他将我们从车祸现场救出来,而且还帮弟弟稳定伤情,我们应该谢谢他。”

虽然此时她头痛欲裂,脑震荡影响已经出现,但还是觉得应该为陈阳证明。

“哦……你说具体些?”秦亚东一愣,冷峻的眼睛里透出惊讶之色。

可不等女孩仔细说,张美玲突然冲上来大骂:“怎么你也在?哦……浩浩今晚肯定是为了接你才出的车祸,你这个扫把星,还我儿子。”抬手就要抽她耳光。

女孩叫秦慕雪,是秦亚东前妻生的,一直受着这个后妈欺凌。张美玲家世显赫蛮横任性惯了,无事都能生非,何况几天她的亲生儿子秦浩然车祸重伤。

秦慕雪现在走路都虚脱,哪能躲开她的打击,眼看巴掌就要落在脸上,秦亚东一把抓住张美玲的手,冷声呵斥:“够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雪儿也是你女儿。”

“哼,我看她就是没安好心,勾结外面的奸人来祸害浩浩。小贱人,浩浩要是有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偿命。”张美玲气焰顿时被压下,但依然怨毒的瞪着秦慕雪冷言冷语的攻击。

“你还不快去看着浩浩。”秦亚东脸色更阴沉,冷峻的呵斥起来,张美玲这才悻悻的紧走几步追上前面的人进入检查室。

秦亚东则是拦住秦慕雪,伸手招呼护士过来,让她们带着秦慕雪去一边治疗,秦慕雪的伤势不重,但手脚也有几处擦伤需要处理,脑震荡更需要立即卧床静养。

处理这事时,秦亚东也在看后面,却没发现陈阳的身影,冷峻的脸上闪过意外之色,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因为陈阳而意外,没想到陈阳竟然走了。

陈阳当然不会再留在这里,被庸医刘能羞辱还勉强能忍受,没想到家属也是这样的狂妄无礼,非但没有感激反而大骂江湖骗子,让陈阳是忍无可忍。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作为一个医生我已经保住伤者的性命,既然你们不领情,我还懒得救。

所以在张美玲骂出那句话后,陈阳已经转身离开,此时已经走出医院。

……

检查室里,秦浩然外衣脱下,身上十几根银针立即很显眼的露出来。刘能看得一阵恼火,上前便拔了出来,现在要拍片检查,这些银针多影响效果。

可是没想到银针刚拔下来,秦浩然呼吸便沉重起来,胸口起伏越来越剧烈,脸上出现不正常的涨红。

刘能有些惊慌,赶紧拍片。

拍片这半分钟时间,秦浩然情况更加恶化,都出气多进气少,各项生命体征快速下降。

刘能慌张起来,头上的汗顿时下来,茫然的说:“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严重,现在怎么办?”慌了手脚。

“内脏大出血,肺部气胸,心脏不正常跳动……刚才怎么好好的,你对他做了什么?”刘山阳发现情况不对,从诊断室跑进来大声喝问。

“我也不知道。”刘能吓得要死,倒是知道此时不能乱说话,装傻起来。

“刘主任刚才拔了病人身上的银针,他就这样了,那个青年的治疗手段应该有效。”急救医生在一旁公正的补充,他在路上看到陈阳不时的施针,这时才警醒那真的很重要。

“银针刺穴有时确实起到神奇的效果,你刚才怎么不说。”刘山阳脸色大变,一边询问病情一边大声吩咐:“赶紧进手术室开胸做手术。他是本市最好的外科专家,知道这种情况有片刻的耽搁。

“刘主任不让说,认定青年是骗子……”急救医生低下头小声的辩解。

刘山阳更是气得要死,冲着刘能大骂:“你这个猪!秦公子要是有事,一切后果由你承担。”

第四章

“这这……这个能再插上吗?”刘能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肠子都悔青了,没想到拔几根银针竟然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早知道银针那么重要,他才不会拔。太乙神针可不是随便想插就插,没有多年苦练加上一身玄门功法根本施展不了。别说刘能,刘山阳都没见识过,自然更不知道怎么施针。

手术室就在旁边,刘山阳亲自主刀第一时间开胸探查,却是刚割开腹腔便鲜血喷出来,用了十几把止血钳都控制不住。

血压骤降……

呼吸骤减……

心跳忽快忽慢越来越没规律,随时可能停摆……

刘山阳结合拍片诊断和开腹探查,发现秦浩然的病症,跟陈阳说的一模一样,脾脏破裂,肠子穿孔,肺部刺穿,心脏压迫……

这么多脏器受损,一一修复起来至少七八个小时,可秦浩然现在的情况根本等不到八小时,多脏器受损很快就会造成更多的器官衰竭,他根本无法保证秦浩然能挺过去。以他多年的经验这场手术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此时他已经心跳微弱,自主呼吸都没了。

“快去通知家属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刘山阳吩咐。

刘能哪敢去,听到吩咐傻站在那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

“你不去难道我去,我离开这里他死得更快。”刘山阳怒骂。

刘能这才惊慌的跑出来,秦亚东夫妻守在门口,已经知道事态突然严重,等刘能支支吾吾的说明白后,他更是脸色铁青,冷峻的说:“手术有几成把握,怎样才能救活他?”

“一……一成不到……”刘能惊慌的说。

“你这个庸医,我儿子要是有事,我拿你抵命。啪啪……”张美玲已经忍不住,上前对着刘能大骂出手,给刘能两巴掌。

她可不是说着玩的,确实有让刘能偿命的能力,不光是秦家的势力,她娘家更是权势滔天,连秦亚东都要依仗。不然她一个后妻怎么可能在秦亚东身边这么强势。

“别别……那个江湖郎中……那个青年能救贵公子,找他回来就成……”刘能惊恐万丈的求饶,还真被逼出办法来,此时才想到陈阳的好。

已经是凌晨三点,街上早没有了公交车,陈阳大步走在回家路上。

忽然两辆车飞驰而来,在他面前停下,刘能噗通从车上滚下来,连声大叫:“喂!那小子,江湖骗子,快随我回去救人。”

陈阳看到他,刚平复的怒火腾的窜起来,你刚才侮辱我还不够,现在又追上来再次侮辱,真当我这陈家大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之前忍让只是不屑,两次三番的侮辱,我再忍还是男人吗?

嗵,陈阳一脚将刘能踢得飞出去四五米,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嗷嗷的惨叫。

这边陈阳刚要走,连个保镖冲上来伸手拦住:“站住,随我们回医院。”明显仗势欺人嚣张惯了。

“我凭什么听你们的?”陈阳看着他们冷笑,要是师弟郝帅在,肯定知道陈阳已经怒极。

“我们家公子只有你能治,秦总吩咐你救好公子会得到大笔赏金。”保镖自大的说。

“切!我还是陈家大少,谁稀罕他几个破钱,不去。”陈阳冷笑,一脸不屑。

“你不去也得去,上,抓他回去。”保镖冷喝,一向自大惯了,还没见过敢跟秦家作对的人。

两个保镖一左一右伸手要锁住陈阳的手臂。陈阳没有闪开任由他们抓住手臂,可就在他们要发力锁住时,陈阳双手突然灵蛇样扭动,反而将他们的手臂缠住,一股大力传来,只听咔嚓两声响,保镖的手臂已经脱臼,不正常的垂下来。

痛得他们脸色铁青冷汗直流,现在还看不出来陈阳的手段,那就不是能力差,而是比猪还蠢。

陈阳也是怒极给他们一个教训,卸了他们手臂后转身就走。

车内的秦亚东坐不住了,威严强势,几步走到陈阳面前说:“小伙子请留步。”

“还想干嘛?”陈阳冷眼看着他,并不怵秦亚东的强势,相反被激起心中的傲气。

“谢谢!慕雪已经跟我说了,是你在车祸现场救下他们。”秦亚东依然严肃,但语气却变得真诚。

“不客气,当时那种情况,随便谁遇险我都会救。”陈阳无所谓的摆手,心里还是有着不屑,知道我的好怎么现在才下车说,要不是我能打,现在就是被保镖押着去见你了。

“浩然伤势突然恶化,刘院长说只有你能救治,请你再帮帮他。”秦亚东跟着请求说,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求人了。

“我是江湖骗子,救不了。”陈阳却是听得心头火起一口回绝,之前干什么去了,任由刘能和张美玲肆意羞辱我。再次转身就走。

“……”秦亚东脸上露出惭愧之色,再次道歉:“对不起,我之前确实慢待了你。”

“现在请你看在一个父亲的份上,救救我的儿子,算我求你了,小伙子……”秦亚东满含伤感的声音传来,他是真的害怕了,后悔不该听到秦慕雪的解释后,还用生意场上的市侩心理处理这件事,一再的试探陈阳,才落得现在这种局面。

眼看陈阳就要走远,他切身体会到即将要失去亲人的心疼。再没有上位者的威风和高傲,只剩下担心和彷徨。

秦亚东的神情落在陈阳眼里,怒气已经消了大半,无奈的暗叹口气:“算了,医者父母心,看在他一个父亲的请求上,帮他一次。”

陈阳转身回头坐上秦亚东的车。一行人向医院飞驰。

到了医院后,陈阳直接穿上无菌服戴手套进入手术室,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秦浩然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他不敢大意,立即施针救治。

刘能也想换上无菌服进手术室,被王院长伸手拦住冷漠的说:“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去后院锅炉房。”

“锅炉房……干嘛?”刘能一脸疑惑。

“当然是去烧锅炉,你还能干什么?”王院长冷哼。

“可我是医生,做外科手术才是我专长。”刘能哭丧着脸还要辩解。

“呸!差点害了秦公子,你还配当医生。不烧锅炉也行,立即卷铺盖滚蛋。”王院长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刘能哪敢再辩解,悔恨交加,垂头丧气的向后院走去。乖乖的去烧锅炉,对他来说烧锅炉至少还有工作,卷铺盖走人可就什么都没了。

第五章

手术室里,陈阳连续施针,七根银针扎进去后,秦浩然的情况才渐渐稳定下来。可陈阳一点不能大意,依然手指捻着一根根银针的末梢忽快忽慢的转动,在别人看不到的领域,正有丝丝纯正的玄门真气顺着银针进入秦浩然体内。

无能庸医害人,虽然拔出银针才半个小时不到,此时陈阳却要付出之前一倍的努力,才能再次稳定秦浩然的伤情,而且后续的治疗也没有那么顺利,他的恢复时间会延长至少一半。

刘山阳也在忙碌,他刚将秦浩然腹部的淤血清理干净,正要切除破碎的脾脏。在他看来脾脏破损成这样,已经不可能修复,为了保住秦浩然的性命,只能整个切除。

“你要整个切除脾脏?等等!”陈阳正好用银针稳定住他的心脉,看到这一幕连忙制止。

“先生有什么指示?”刘山阳一愣虚心问道。

他算是彻底见识到陈阳的神奇,那些头发丝般粗的银针,自己想要拿直了都难,别说还要刺入人体大穴,他见识过针灸,但从来没见过有人用这么细的银针。而且之前各种药物和办法都不能稳定伤者生理指标,他只是几根银针下去便稳定下来。

刘山阳学医多年,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神奇的医术。陈阳此时有话说,他自然是立即响应。

“叫我陈阳就行,这个脾脏还可以修复,整体切除对他伤害太大。”陈阳沉稳的说,并不着急,就像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这……已经破损成这样,里面连接着多根大血管,我做不到。”刘山阳尴尬的摇头。

“我来。”陈阳懒得废话,从他手中接过手术刀等器械,便对着伤口忙碌起来。

只见他出手稳定快捷,观察力更是无比敏锐,很多地方刘山阳都要在显微镜下操作,他只凭一双肉眼就能完成。穿针引线就像在创造一件艺术品。

连接大血管时,原本要大出血,他只是随手在某个部位扎上一根银针,便能让血流止住,快速的完成缝合……

钳子、一号针、二号针、药棉……

陈阳沉稳的吩咐,那样自然娴熟,根本不像是20岁小青年能做表现出来的能力,整个脾脏修复只用了五分钟不到。

刘山阳在旁边已经沦落为护士的作用,除了递给陈阳器械,只剩下一连串的惊叹,这种手术即使他能做,至少也得两小时以上。

“你来修补他的肠道,我开胸。”陈阳又是一声吩咐,将简单的工作指派给刘山阳,他直接进行开胸手术。

这个难度更大,心肺部位伤势不但更重,而且稍有闪失就得致命。但他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天色大亮,已经6个小时过去,医生护士进进出出,陈阳和刘山阳两个主治医生依然不见动静。直到八个小时过去,手术室的灯才熄灭,又过了一会儿刘山阳才一身疲倦的走出来。

“刘副院长,我儿子怎么样?”秦亚东立即迎上去问。

“手术相当成功,多亏陈阳小伙子,他真是神医,没有他手术不可能成功。”刘山阳由衷的感叹。跟陈阳同台手术,才知道陈阳有多么的神奇,不但一手太乙神针出神入化,外科手术也是炉火纯青,比他这个做了几十年外科手术的高级医师强几倍不止,他就是个医科奇才。

“谢谢,刘副院长幸苦,我一定加大对医院的投资。”秦亚东大喜,看到陈阳出来,立即迎上去。

“小伙子,恕我冒昧,现在才知道你叫陈阳。谢谢你救了小儿,改天我一定登门重谢。”秦亚东抓住陈阳的手猛抖,彻底被陈阳征服。态度180度大转弯,张美玲也是脸带惭愧露出感激之色。

“不必,我只是出于医者父母心的责任救人。”陈阳平淡的说,脸上也是难掩疲劳。说起来他比刘山阳消耗更大,为了给秦浩然续命,他可是不断的催发真气。

“你这么说我更是过意不去,总要让我表示一下谢意,你要什么?”秦亚东缠着不放。

“你实在要表示,请我吃顿早餐,忙一晚肚子倒是饿了。”陈阳才想起来已经两天没吃饭,路上没钱买吃的,昨晚更是忙得连吃饭都忘了。

“立即给陈阳先生安排房间休息,让秦天酒店杜大厨做宫廷早餐送过来。”秦亚东大喜吩咐。

陈阳却是摇手说:“不用,你给十元钱我去路边随便买点早餐就行,还要急着回家。”他可不想还待在医院里。

“呃……那这张卡片你收着,今后去任何一家秦氏集团下属餐厅酒店,一切全免。”秦亚东眼见陈阳态度坚决,知道不能强求,可他身上从来不装现金,再说10元怎能表达他的谢意,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过来,同时还有一张他的名片。

卡是黑金的,名片却很简单,就是一个电话号码加一个人名,其它什么都没有。陈阳没再拒绝,随手结果卡片往兜里一插,便转身离开医院。

这边秦亚东招手让秘书胡策过来吩咐说:“去查清楚他的底细,但切记别再让他误会。”

胡策点头,立即开车追随陈阳而去。

……

一医院距离家并不远,心急回家的陈阳哪有心情去秦氏旗下的酒店吃什么营养早餐,秦亚东那张黑卡对他来说等于没用。兜里只有一元钱,随便在路边买两个馒头填肚子。

“连长等等我。”忽然有人叫他。

陈阳回头便看到一位穿着白条纹居家服的老爷子,老态龙钟,头发胡子都白了,至少有80岁以上。走路颤颤巍巍的精神却不错,正瞅着陈阳傻乐。

“连长,林朝阳向你报到,今天去哪里打鬼子?”老爷子冲着陈阳行一个标准的军礼,声音洪亮。

“呃……我不是连长。”陈阳无奈的解释,作为一个医生,他自然看得出来老爷子显然刚从重病中恢复,脑血管曾经梗阻过让他的脑干受损,记忆智力缺失,现在他的思维是跳跃性的,智力也只有四五岁小孩的水平。

可能此时正好想到年轻时的往事,将自己当成他的战友。看老爷子的打扮应该是趁家人不备跑了出来。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桃色狂医》阅读!

收藏 115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