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小神医

第一章

赵铁柱大学毕业回家,快到村口时感到尿急。看看四下无人,钻进一人多高的玉米地施肥。

“啊!好舒服……”赵铁柱刚刚施完肥,耳边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这是啥声?赵铁柱循声往玉米地深处走,很快看到了一幕让他脸红心跳的场景。

但见前方玉米地里,两道人影像麻花一般扭作一团。

赵铁柱伸长脖子瞅过去,发现一男一女。那女人体态丰满,皮肤白得扎眼。

怎么越看越眼熟,赵铁柱摸了摸后脑勺。猛然一惊,这不是唐二牛的老婆杨雪莲么?

这会儿,男人得意地对着杨雪莲说:“小贱人,你家二牛有我猛么?”

赵铁柱循声细看,发现这男人长得肥头大耳,挺着啤酒肚。说话时露出满口大黄牙,散发阵阵口臭。认出来了,竟然是村长钱大富。

这会儿,赵铁柱又听到了杨雪莲的声音:“村长,我家二牛中看不中用,害得老娘每晚只能用黄瓜解决。”

赵铁柱暗自一惊,二牛哥可是村里最壮的汉子,可没想到却是一个怂货。这要是说出去,几乎没人相信。

更没人相信的是,平时正正经经的杨雪莲,却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背着二牛和村长有一腿。要是把这事抖出去,整个仙女村不发地震才怪。

这时,杨雪莲浑身发软,连忙求饶:“村长,完了么?我该回家做饭了。”

不想钱大富正在兴头上,对着杨雪莲骂道:“小贱人,催什么催?今天你要是不让老子爽个够,今年的粮食补贴就没你的份。”

钱大富这么一吓唬,杨雪莲就再也不敢吱声了。紧接着,玉米地里,风光旖旎。

几只山雀扑闪着翅膀飞走了,一群田鼠受到惊吓到处乱窜,翠绿的玉米枝叶不停摇摆,低吼喘息声不绝于耳。

赵铁柱使劲咽了咽口水,只觉的嗓子眼有点冒火。

不能再看下去了,必须果断撤。但想到杨雪莲和村长有一腿,这事儿二牛哥还蒙在鼓里呢!到时候给他说,他肯定不相信。俗话说,捉贼拿赃,捉奸拿双,自己将这一幕拍下来就是铁证。到时候给二牛哥看,让他知道老婆背地里偷汉子。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拿起手机,对着狗男女偷拍了一张照片。

赵铁柱退出玉米地时,酣战仍在继续。这声音惊天地泣鬼神,赵铁柱正替二牛哥窝火呢!再也忍不下去了,随手捡起一块土坷垃,狠狠扔进玉米地。口里暗骂一句:“狗男女,老子让你们疯狂!”

“啪”地一声,土坷垃重重地砸在村长肥硕的屁股上,痛得村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这声音传入赵铁柱耳里,浑身舒畅。狗村长,老子让你搞二牛哥的老婆。

杨雪莲吓得像落汤鸡一般地爬出玉米地,裤子脱落了也顾不上提起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赵铁柱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十分解气,暗骂一句:“水性杨花的女人,老子看你还背着二牛哥偷汉子。”

赵铁柱恶作剧地收拾了一对狗男女,心情巨爽,脚步轻快地往村里走去。

天黑时分,他来到了村西头的三间土瓦房前。土瓦房旁有个搭建的小木屋,那是厨房。屋顶的烟筒炊烟袅袅,不用猜就知道是娘在厨房里做饭,于是大声说:“娘,我回来了!”

听到久违的声音,张桂花系着围裙跑出来,顾不上擦额头上的汗,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回来就好,快去堂屋,让娘给你端馒头吃。”

赵铁柱点头进了堂屋,很快,张桂花就端了一蒸笼馒头过来。看着那又白又大又圆的馒头,赵铁柱的口水流出来了。

不过赵铁柱并没有下筷,而是记起一个人来,问了一句:“娘,我爸呢?”

张桂花说:“铁柱,你爸到城里做瓦工去了。对了,你刚回来,肚子饿了,快趁热吃馒头啊!”

张桂花边说边亲自用筷子夹了一个馒头,塞到赵铁柱的嘴里。

赵铁柱边吃馒头边看张桂花,不经意地发现,娘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有些黑了,细嫩的手也有些粗糙了,还有眼角的鱼尾纹也增多了。赵铁柱完全可以想到,爸不在村里,十亩玉米地,都需要娘打理,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啊!

“娘,以后地里的活儿由我来干。”赵铁柱吃完几个馒头,肚子就饱了,对着娘说。

张桂花一听,连忙拨浪鼓似的摇头说:“铁柱,你是个大学生,毕业了该留在城里,怎么可能回村干农活,这样会被人笑话的。”

可赵铁柱却坚定地说:“娘,大学生回家种地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不种地,城里人吃什么穿什么。再说只要地种的好,也会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张桂花听到这句话,觉得赵铁柱挺有志气。不过一想到家里的处境,脸色又黯然起来。她不想把忧虑写在脸上,只是提醒赵铁柱:“铁柱,你回来很累,吃饱馒头就去后院水井边洗洗,洗完就早点睡,啊!”

赵铁柱点点头,去了后院水井打水,冲了一个凉水澡,然后到西边的卧房躺下了。

这卧房残破不堪,墙壁裂开几道缝,夜风刮进来,赵铁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赵铁柱怎么也睡不着觉,他从衣兜中摸出一本泛黄的古书《神农百草经》。没有人知道,这部书有着不寻常的来历。

一年前,赵铁柱参加了省中医药大学的实习,跟着老教授去神农山采药草,下山途中遇到山体滑坡。老教授一把推开赵铁柱,而他却被滚落的土石掩埋。

赵铁柱挖老教授遗体时意外挖出这部《神农百草经》,这是上古神农氏遗留下来的,里面包含医术、古武、种植三部分。其中医术包含药物、针灸、内力疗法;古武包含神农玄功,共十层;种植包含各种中草药的栽培种植技术。

赵铁柱看着《神农百草经》,耳边回荡着老教授在医学课上的教诲“到病人最需要的地方去。”

而仙女村连个赤脚医生也没有,正因为这样,赵铁柱一毕业就离城返乡,立志利用医术给村民治病,改变家乡贫困落后。

第二章

月华如水,趁着无人打扰,赵铁柱翻阅《神农百草经》,开始学习里面的医术。

通过学习,赵铁柱掌握了采药配药的方法技巧。治病其实并不难,只要遵循两个原则就能治好病,一是选用天然的野生药草,确保疗效,二是采用最佳的药方,做到对症下方。两点做到了,就能根治病症。

赵铁柱心领神会,收起书准备入睡,耳边听到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赵铁柱一看表,晚上十点。这么晚,会是谁来了呢?赵铁柱下了床,准备去堂屋开门,哪里知道娘也走到堂屋里,对着外面的人小心翼翼地问:“哪个?”

“桂花,是我。”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张桂花听出是村长的声音,连忙开了门。

一阵熏天的酒气扑鼻而来,就是在卧房里的赵铁柱也闻到了。张桂花直接用手捂着鼻子,连忙退后三步,对着醉醺醺的村长说:“村长,这么晚了,你找我有啥事?”

“桂花,去年这个时候你是怎么求老子的,又是怎么答应的?”村长语气咄咄逼人。

张桂花一听,立时就记起是去年的时候,自家十亩地种玉米,因为没钱买农药化肥种子,不得不低着头向村长借。自己说尽了好话,才借到了一万块,作保证说今年无论如何还清。

可计划不如变化快,遇上了大旱,玉米地绝收,哪里有钱还,这也导致自家男人去城里做瓦工。

“村长,等铁柱他爸在城里赚到钱,就还给你。”张桂花恳求说。

哪里知道村长板着冷脸说:“今天必须还,一个子儿也不能少,要是不还清,今年的农粮补贴就取消。”村长的语气丝毫没有缓和余地。

张桂花立时急了,家里真的拿不出什么钱来。村人也很穷,也借不到钱,就是自家亲戚,家境都不好。

张桂花急得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眼神中满是无助和忧虑,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随着张桂花的哭泣,她傲人的前面一起一伏,村长的眼睛变得不安分起来。在酒精的驱使下,他的脑海涌起一股邪念,伸出肥厚的手掌拍了拍张桂花的芳肩,说:

“桂花妹子,哭个啥啊!不就是欠我一万块吗?其实咱们还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只要你答应,这钱就不用还了。”

张桂花哪里料到村长起了邪念,问道:“村长,啥办法啊?只要我能够做到,都会答应。”

村长心头一乐,邪恶地笑道:“桂花妹子,只要你今晚陪我快活快活,那一万块就免了,怎么样?划算吧?”

村长边说边迫不及待地动手动脚起来。

“村长,不要啊!”张桂花拒绝着,可是根本没有用,村长已经将自己牢牢抱住,使出浑身的力气也挣脱不开。

张桂花闭上了眼睛,泪水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

娘要被村长霸占,赵铁柱哪里还能看下去,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卧房,大吼一声:“住手!”

这突如其来的大吼把村长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桂花家还有人。可这会儿看到是赵铁柱时,并没有收敛自己的嚣张跋扈,反而更加狂妄起来:“赵铁柱,你娘欠老子一万块,今天必须还,要是不还清,你家粮农补贴就甭领了。”

赵铁柱想到玉米地的一幕,于是对着村长说:“村长,别逼人太甚,逼急了,兔子还会咬人。”

村长醉醺醺地吼着:“毛头小子,你敢把老子怎样?”

赵铁柱不动声色地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在村长眼前晃了晃,说:“看看这个。”

村长看到了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同时感到屁股青紫处隐隐作痛,真想不到是赵铁柱搞偷袭,一股怒火从脚底板腾地蹿起。

“你小子好大的胆。”村长用手指着赵铁柱的鼻子,发起飙来。可是赵铁柱这会儿一点都不怕,凑到村长耳边放话:“村长,如果你把老子逼急了,老子就把这张照片贴到村部曝光。”

村长听到赵铁柱的狠话,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这事儿要是闹得沸沸扬扬,自己会臭名远扬,搞不好村长这顶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虽然二牛老实,但一旦知道自己搞了他老婆,他就会从城里回来,拿着刀子和自己拼命。这个直愣子,想想就有些胆寒。还有更可怕的是,家里的那个黄脸婆也不好惹,一旦知道自己背着她乱搞,后院起火可不好收拾。

村长想到种种后果,额头上冷汗直冒,像软肋被掐住似地怂了,扔下一句“算你狠”,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张桂花舒了口气,好奇地问赵铁柱:“铁柱,你手机里是什么?快给娘看看。”

可赵铁柱哪里能够给娘看的,连忙说:“娘,这可不能看啊!免得你又说我不学好。对了,天晚了,好好睡觉吧!”

“铁柱,虽然村长走了,但咱们还得想办法还债,否则心里老不踏实,连睡觉都担心村长上门逼债呢!”张桂花心有余悸地说。

“娘,不用担心了,这钱我有办法还的,我相信,会很快的。”赵铁柱安慰娘说。

张桂花没有再说话了,但心里在想:铁柱刚毕业,回到村里,能有什么门路赚钱还债呢?

第二天,赵铁柱起了一个早,这时张桂花还没睡醒。为了不惊扰娘,赵铁柱起床轻手轻脚。

赵铁柱背着一个药篓出了门,去村外采药草。

村外,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原野碧绿,好一片迷人的乡野美景。

但赵铁柱不是来欣赏美景的,他的目的就是来采药草。村口附近并没有发现药草,只能往村外远点的地方走去。

路上遇到隔壁的李大婶,李大婶看到赵铁柱背着一个篓子,非常稀奇地问:“铁柱啊!你不是在城里么?怎么回村挖野菜,也没见你家喂猪啊?”

赵铁柱却笑着说:“我这是采药草呢!”

不想李大婶摇摇头说:“铁柱,村外只有野菜和野草,根本没有你说的药草。对了,前面一片地有许多蛇,你要当心点。”

赵铁柱点点头说:“谢谢婶提醒!”

赵铁柱凭着跟老教授采药的经验,就知道越是有毒蛇出没的地方,越是有野生药草。赵铁柱只想着采药草,压根就不把毒蛇放在眼里。

第三章

很快来到了毒蛇出没之地,赵铁柱果然看到了许多药草。

什么芦荟、枸杞、甘草、当归、薏苡仁、茴香、半边莲、金钱草、七叶一枝花等等出现在眼前,赵铁柱一一采集。

仅仅半个小时不到,赵铁柱就采了一药篓各种药草。这会儿他背着药篓准备回去,却意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啊——”

赵铁柱循声看去,发现一个穿着翠绿色裙子的美女捂住眼睛,浑身发软地跌倒在地。她的旁边,还有一篮子野草。

一条大花蛇快速朝她爬来,亮出尖尖的毒牙,一旦被咬,就会中毒。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踩住了大花蛇的尾巴。不等大花蛇掉头咬来,赵铁柱以极快的动作捏住大花蛇的尾巴,将大花蛇提了起来,不停地摇晃几圈,很快将蛇摇晕。

赵铁柱将蛇装入随身携带的布袋里,系上口袋,整个过程干脆利落。

“铁柱哥!”美女欣喜地喊了起来。

赵铁柱看向了美女,也喊了一声“雨婷,你怎么在这里?”

李雨婷指了指一旁装着野草的篮子说:“我在打猪草。”李雨婷边说边看了一眼赵铁柱背后的篓子也装满了各种野草,于是不解地问着赵铁柱:“铁柱哥,你也打这么多猪草干嘛?你家没喂猪啊!”

赵铁柱也不想隐瞒,只是说:“雨婷,我这不是猪草,是药草。”

李雨婷听到这里就不再问了,心里却想:这明明是野草,难道能治病吗?

这会儿,赵铁柱看向李雨婷,发现她长得白白嫩嫩,高挑的身材,瓜子脸,杏核眼。弯弯柳叶眉,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嘴唇,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所有男人为之震撼!

赵铁柱发现,李雨婷美是美,但唯一不足的地方却是脸上的青春痘特别多,难怪李雨婷和自己说话时总是低着头。

如何治疗这种青春痘呢?赵铁柱摸了摸后脑勺,脑海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的医疗部分有根治青春痘的方法——神农祛痘方。想到自己采摘的药草,立即有了主意,大声说:“雨婷,你的青春痘我能治。”

“你能治?”李雨婷有些半信半疑,她为这青春痘愁死了,用了一些方法,也不见好。

赵铁柱点点头,从药篓中拿出几样新鲜的药草,放入李雨婷的竹篮中,对着她说:“雨婷,回家将这些药草洗干净切成小段,放入锅中加水煮沸。再用小火煮一刻钟,滤掉渣滓,用水加点蜂蜜饮用。连服三天,就可根治。”

“真的吗?”李雨婷简直难以置信。

“信不信随你。”赵铁柱刚刚说完,一个尖酸刺耳的声音传来:“李雨婷,别听那个破医专生乱瞎说,明明是野草,哪里能够祛痘。”

赵铁柱抬头一看,发现一个油头满面,穿着西装,皮鞋擦得锃亮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眼前,这不是村长的儿子钱小富么?

钱小富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赵铁柱,转向李雨婷,将一套精致的东西献上,脸上堆满殷勤的笑:“李雨婷,这是我去城里给你买的祛痘面膜,见效的很。”

李雨婷虽然对钱小富并没有好印象,但还是收下了。

这会儿,一个声音传来“雨——婷——”

李雨婷听出是娘的声音,知道这个时候是娘喊自己吃饭,于是对着赵铁柱和钱小富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风摆荷叶地离开了。

李雨婷一离开,钱小富不忘继续羞辱赵铁柱:“赵铁柱,听说你在城里混不下去才回来,我还听说你还不起我爸的钱。看看你背着这些猪草,能值几个钱?你这还钱要到什么时候?”

赵铁柱握了握拳头,对着钱小富说:“别逼人太甚,欠你爸的钱我会尽快还上。”

赵铁柱说完,就不再理会钱小富这种势利眼,背着药篓大踏步地往村里走去。

赵铁柱背着一篓药草回村,回到村西头的家,张桂花看到赵铁柱背篓里装满野草,诧异地问:“铁柱,你怎么背了这么多野草回来啊?咱家可没有养猪呢!”

哪里知道赵铁柱摇摇头说:“娘,这是药草。”

可是张桂花一脸担忧,说:“铁柱,整这么多药草回来,能赚钱吗?”

赵铁柱自信道:“这些药草可以配药,能治病,自然就能赚钱。”

赵铁柱说完,就问:“娘,咱家有酒么?”

张桂花说:“有一坛你爸没喝的陈年老酒,在地窖里呢!娘这就去拿。”

很快张桂花就将一坛老酒拿过来了,赵铁柱打开坛盖,一阵酒香扑鼻而来。赵铁柱很想尝一口,但想到这酒可不是给自己喝的,而是配药。

张桂花在一旁观看,但见赵铁柱打开坛盖之后,就将随身的布袋打开,将野外捕捉的一条大花蛇倒入酒坛中。赵铁柱又将采来的几种新鲜药草洗净捣烂,倒入酒坛里。

“好了。”赵铁柱盖上了坛盖,舒了一口气。

“铁柱,你这是配啥药啊?”张桂花不解地问。

赵铁柱说:“娘,到时您就知道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赵铁柱打开了坛盖,检查了一下酒的成色,非常满意。

吃过早饭之后,赵铁柱抱着一坛酒,对着张桂花说:“娘,咱们去村部卖酒。”

张桂花摇头说:“铁柱,你葫芦里搞的什么名堂啊?村里的青壮男人出去打工了,就剩下一些老年人和留守妇女,你卖给这些不喝酒的人,能卖的出去吗?”

可是赵铁柱自信说:“娘,酒好不怕卖不出去,咱们欠村长的钱也指望这坛酒呢!”

“你这是开玩笑啊!用几种药草泡的酒,哪能值钱呢?”张桂花摇摇头不可置信。

“娘,我可不是开玩笑。对了,您去不去,不去我去了啊!”赵铁柱边说边要抱着一坛酒走出去。

张桂花虽然半信半疑,但很想弄个明白,连忙跟上赵铁柱,一把夺过酒坛子说:“铁柱,你一个大学生回村卖酒,会被人笑话,就让老娘来卖,卖不出去也不丢你的脸啊!”

赵铁柱嘻嘻一笑:“娘,有您在,我这酒就容易卖。”

张桂花见儿子夸自己,脸上笑得比芍药花还灿烂。赵铁柱看到了,心里暗赞,娘真美!

第四章

赵铁柱和张桂花双双来到村部,恰好这个时候,村民们吃完早饭,习惯性地来到村部活动。村部前面有块空地,虽说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但也是村民茶余饭后散步的地方。

“就是这了。”赵铁柱一眼就看中了这块空地,正是自己卖酒的好地方。

“娘,您喊卖酒,我喊治病。咱们分工合作,就不担心卖不出去。”赵铁柱提议说。

张桂花于是对着村民喊:“卖酒喽,又香又甜的好酒,大家过来闻一闻瞅一瞅。”

赵铁柱也就把酒坛子盖打开,立时一阵酒香扑鼻,芳香四溢,整个村部弥漫在浓浓的酒香之中。

酒的香气吸引了大批村民,他们纷纷上前,问着赵铁柱:“铁柱,你不是毕业留在城里么?怎么回村卖酒了?”

赵铁柱却笑着回答:“我回家配药酒,给乡亲们治病啊!”

村民一听是药酒,不由得兴致勃勃地问:“这药酒能治啥病呢?”

赵铁柱笑着说:“能治许多种病,”

赵铁柱话音刚落,一个人凑上前,朝着酒坛子里瞅了一下。当看到里面浸泡着一条大花蛇和几种野草时,这人立时大声讥讽:“大家看哪!这是用几种喂猪的野草制的酒,哪里能够治病,大家千万别上当!”

赵铁柱看向这人,发现正是钱小富。

“钱小富,别乱瞎喷,我这不是野草,是药草。”赵铁柱大声辩白。

“赵铁柱,前三天我看见你去村外采野草呢!这分明就是用来喂猪的。”钱小富一口咬定。

这时,张桂花拉了拉赵铁柱的衣角轻声说:“铁柱,遇到钱小富捣蛋,咱们只能倒霉,还是回家吧!”

张桂花边说边抱起酒坛要回家,赵铁柱想:这酒在村里卖不出去,明天自个去城里卖。

正在赵铁柱和张桂花双双回家时,一个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铁柱哥。”

赵铁柱回头一看,发现是李雨婷气喘吁吁地提着一个竹篮子小跑过来。

“雨婷,你找我啊?”赵铁柱问。

“铁柱哥,你快把这一篮子茶叶蛋收下,要不是用了你的药草方子,我这脸青春痘就没法治了。”李雨婷感激地说。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李雨婷的脸部肌肤又白又嫩,洁白无瑕,就像美玉一般。

钱小富哪里肯相信赵铁柱用的野草能够根治青春痘,对着李雨婷发问:“李雨婷,你该不是乱瞎说吧!我那是祛痘面膜,见效的很。”

哪里知道钱小富不说还好,一说李雨婷就气冲冲地从随身的一个布袋中掏出钱小富的面膜,狠狠扔给他说:“钱小富,你不是人,竟然买水货送给我,搞得我的皮肤过敏。幸好我用了铁柱哥的药草方子,很快青春痘就全没了。”

钱小富这次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专用面膜治不了青春痘,倒是赵铁柱的野草能够根治,这野草竟然真的是药草。

这会儿,李雨婷为了表达对赵铁柱的感激之情,将一竹篮子茶叶蛋献上。那可是她特意去村外挖的茶叶树根,煮的茶叶蛋。

“铁柱,我给你剥一个,快趁热吃!”李雨婷边说边剥了一个茶叶蛋塞进赵铁柱口中。

赵铁柱细嚼慢咽之后,连连竖起拇指称赞:“味道好得很。”

李雨婷第一次做茶叶蛋,担心做不好呢!被赵铁柱夸口,心里如灌了蜜似的甜,情不自禁地对着赵铁柱的左脸香了一口。

赵铁柱闻到了淡淡的唇香,感到浑身轻松,整个身子好像飘了起来。

一旁的张桂花看到李雨婷亲自给赵铁柱赏吻,心里更是乐开了花。这赵铁柱和李雨婷,怎么看都那么般配啊!

一旁的钱小富看到了,嫉妒的两眼差点喷出火来。

赵铁柱被李雨婷赏吻之后,心满意足,准备和娘双双离开。却哪里想到,李雨婷对赵铁柱说:“铁柱哥,别走,我还有件事儿要跟你说。我妈下地干活,经常关节痛,买了一些膏药贴,也没啥效果。”

赵铁柱连忙说:“雨婷,快把你妈叫过来,我给她治治。”

“呃!”李雨婷点点头,高兴地离开了。

很快,李雨婷就扶着妈妈杜春兰来到了村部。

赵铁柱给杜春兰治病,引来许多村民来村部围观。

赵铁柱现场给杜春兰诊断,发现这是风湿病引起的关节痛,而自己用毒蛇加药草配制的药酒正好可以治这种病,于是当众大声说:“春兰婶,您的关节痛我能治。”

一旁的钱小富根本不相信赵铁柱的药酒能够治风湿性关节痛,不忘讥讽起来:“赵铁柱,你要是能治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

赵铁柱却说:“如果我治好了咋办?”

“你治不好就跪着喊我三声爷爷,反过来我也这样,敢不敢赌啊?”钱小富不忘让赵铁柱出丑,特意当众激将赵铁柱打赌。

“钱小富,你这是落井下石。”李雨婷实在看不过眼,对着钱小富呵斥了一句,同时向赵铁柱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上钱小富的当。

但赵铁柱却当众说:“赌就赌。”

钱小富看到赵铁柱上套了,说了一声“有种”。

接下来,赵铁柱示意娘从酒坛中倒出一小杯药酒,然后递给杜春兰当众喝下。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仅仅一支烟的功夫,杜春兰就试着活动了一下双腿,意外发现关节不疼痛了。试着走路也没有不适,大步走甚至小跑也平安无事。

“铁柱,你这药酒真是神酒啊!不知这神酒叫啥名字?有哪些疗效?”杜春兰一边夸赞一边兴致勃勃地发问。

在众人期待中,赵铁柱自豪地说:“我这是神农药酒,不仅能治风湿关节痛,还能治重度感冒发烧,跌打损伤,毒蛇咬伤,祛痘祛斑,月经不调,气血亏虚……能治十多种病,有病治病,无病保健康。”赵铁柱如数家珍,信心满满地说。

众乡亲一听赵铁柱配的药酒能治这么多种病,个个精神振奋。

赵铁柱当场按照每小酒杯一百元出售,包治十多种病,随治随走,无效退款。村民一呼百应,竞相购买。

赵铁柱和张桂花忙得像风转。值得一提的是,张桂花非常能干,一边倒酒一边收钱,一点差错都不出。不过赵铁柱怕娘累着,只让娘收钱,自己倒酒。和娘分工协作,效率成倍提高,心情也格外舒畅。

各种病症的人喝了神农药酒,无不痊愈。

第五章

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村民更是对赵铁柱刮目相看,各种评价纷至沓来:

“铁柱真是酒到病除,妙药回春。”

“铁柱是华佗在世,神医圣手。”

“以后有病,买铁柱的药酒治。”

……

钱小富看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铁柱的药酒这么神效。不过这会儿他想到了那个赌注,趁着人群不注意,拔腿开溜。

李雨婷眼尖,当众大声说:“钱小富,休想走。”

这会儿众人才发现钱小富想开溜,于是纷纷堵住他的去路,对着钱小富齐声喊:“该兑现赌注了。”

钱小富立时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只得像龟孙子似的来到了赵铁柱面前。当众跪了下去,低声下气地喊着“爷爷”,一连喊了三声,而赵铁柱则很爽地回应着“龟孙子!”

说来也巧,村长钱大富从镇里回村,来到村部,刚好看到儿子当众跪着喊赵铁柱爷爷,气得差点晕了过去,对着钱小富暴跳如雷:“你个不成器的东西,乱认祖宗,给老子丢尽了脸。”

钱大富很快弄明白了儿子受欺负是赵铁柱卖药酒引起的,于是对着村民放狠话:“这里是村部,谁要是再买赵铁柱的酒,谁家的粮食补贴就没了。”

村民惧怕村长扣除粮食补贴款,立时都不敢再买赵铁柱的药酒了。说来也巧,赵铁柱的药酒刚刚卖完了,张桂花清理了一下,卖了一万零一百。她将一万块用橡皮筋捆扎着,而一百块的散钱用一个手帕包好,准备放入内衣兜。

钱大富看到张桂花手中是花花绿绿的一大沓钱,起了占有之心,眼珠子一转,当众大声吓唬张桂花:“桂花,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老子办公的地方卖假药骗钱,老子代表政府全部没收你的非法收入。”

张桂花平时不少受村长的气,被他欺负惯了,只得怯怯地拿出用橡皮筋捆扎的那沓钱,而贪婪的村长却迫不及待地要接过钱。

赵铁柱忍无可忍,抢先一步从娘手中接过那沓钱。二话不说,直接对着钱大富的老脸狠狠砸去。“啪”地一声,砸得钱大富的老脸当即肿了起来,一丝鲜血从嘴角流出来。

钱大富被打傻了,而这个时候,赵铁柱当众训斥:“钱大富,我用钱砸你,一是我没有卖假药骗钱,有现场的乡亲们作证。二是你前些天逼债,逼人太甚,我这一万块是还你的。”

赵铁柱这么一说,在场的村民暗自拍掌称快。

“娘,咱们回家去。”赵铁柱随即拉了拉张桂花的衣角。张桂花感到扬眉吐气,抱着空酒坛,欢喜地跟着赵铁柱的脚步回家了。

村民们看完了戏,心满意足地各自回家。村部就剩下钱大富和钱小富父子两个,他们无地从容,丢尽了祖宗十八代的脸。

“爹,这个赵铁柱太嚣张了,您得想办法压压他啊!”钱小富哭丧着脸说。

“败家子,都是你给老子惹的麻烦。”钱大富摸了摸砸得红肿的老脸,对着钱小富训斥一句后,又朝着赵铁柱离开的方向暗放狠话:“赵铁柱,这仇老子记着了,咱们走着瞧。”

回家后,张桂花为了犒劳赵铁柱,准备做顿好吃的给他打牙祭。但看到家里没有肉,于是拿着剩下的一百块去张屠夫家买肉去了。

赵铁柱躺在堂屋的竹床上休息,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铁柱在家吗?”

这声音清脆甜美,会是谁呢?

赵铁柱从竹床上坐起来看向门外,发现是一个上穿碎花短袖,下穿丝绸白睡裤的少妇站在门前。

少妇两座傲人的饱满把短袖衫撑得鼓鼓的,随着她的呼吸颤颤巍巍,赵铁柱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一眼。

这不是杨雪莲么?这杨雪莲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背着二牛哥和村长有一腿。赵铁柱对杨雪莲没什么好感,冷冷地问:“你找我有啥事?”

“铁柱,听说你的药酒能治许多种病,嫂子最近发痒,想买你的药酒治治。”杨雪莲说着说着,浑身像筛糠头似的抖动起来,她胡乱地在身下抓挠,一个劲地喊痒。

赵铁柱虽然对杨雪莲没什么好感,但想到现在是个医生,岂能见死不救?赵铁柱只得将杨雪莲迎进堂屋,让她躺在竹床上。

“嫂子,你得的什么痒病啊?”赵铁柱望闻问切起来。

“嫂子下面痒,你快帮忙挠挠。”杨雪莲边说边指着小腹下面,赵铁柱不由自主地看去。豁然发现,杨雪莲白色丝绸睡裤被拉下了一大截,露出了冰雕玉琢的水嫩肌肤,赵铁柱脸唰地红了。

这个杨雪莲,真是水性杨花,竟然自个脱裤子,还穿着这么薄的丝绸睡裤,隐约可见里面那一抹诱人的春色。赵铁柱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喉咙口发痒,小腹处也蠢蠢欲动。

杨雪莲看到赵铁柱被自己的身子迷住了,暗自一喜,这可是鱼儿上钩的节奏。

哪里知道耳边传来了赵铁柱的声音:“嫂子,你这是皮肤瘙痒,不用药酒治,我给你配一副止痒膏,你拿回家涂擦一遍就可见效。”

杨雪莲暗想,这个愣头青,咋不明白呢?也许要继续暗示他才上钩。

想了想,杨雪莲就说:“铁柱,嫂子这种痒病需要你亲自治。不瞒你说,你二牛哥在家的时候,嫂子也发痒,只不过你二牛哥给嫂子挠几下就好。铁柱,你快给嫂子挠几下吧!”

杨雪莲暗示一番后,还故意趴卧在竹床上,摆弄着各种姿势。

赵铁柱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风骚诱人。他当然知道杨雪莲在勾引自己,自己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哪里能受得住这种诱惑。

可是赵铁柱不能冲动,他的脑海浮现出前几天玉米地的事儿。杨雪莲背着二牛哥和村长有一腿,一想到杨雪莲和村长那疯狂的一幕,赵铁柱就对杨雪莲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何况自己还是童子身,自己的第一次,可不能给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总得给喜欢的女人吧!

赵铁柱这会儿想赶杨雪莲走,对着她冷冷说:“嫂子,我看你不是身体痒,而是心里痒吧!你这病,我治不了。”

杨雪莲怎样也想不到,天底下还有不偷腥的猫。既然赵铁柱不上钩,那我逼他就范。

想到这里,杨雪莲威逼赵铁柱说:“铁柱,嫂子把话撂这儿了,你如果不答应替嫂子挠痒,嫂子就喊你非礼,让整村的人听见,搞得你臭名远扬娶不到媳妇。”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农民小神医》阅读!

收藏 233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