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男/女主角:萧澈/夏倾月

第一章

琅缳山,绝云崖,沧云大陆四大极恶之地之首。

绝云崖下被称作死神的墓地,无数年间,坠下绝云崖者不计其数。

其中甚至有三个力量通天的天王级强者,却从未有人得以生还。

此时,绝云崖边,一块两人高的巨石侧,倚着一个黑发黑眸的青年男子。

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开着数不清的伤口。

他在这里仅仅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脚下便已汇集一小滩血流。

他的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吓人,全身每个部位的肌肉都在轻微的哆嗦……

彰显着他已是彻底力竭,几近油尽灯枯,若不是身侧的这块巨石,他或许连站立都无法做到。

但,他的一双眼睛却冷醒的如两把寒刃,没有丝毫涣散的痕迹,射出着恶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着极尽嘲讽、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压压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云澈,你已经走投无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来,我们或许可以饶你不死!”

“我们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个祸害!还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否则必让你尝尽万刃刺心之苦!”

“云澈!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现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给天毒珠!这等神物,不是你配拥有的!”

阵阵吼声从人群中传来,每一个人都吼的义正言辞,正气冲天。

而若此时随便一个沧云大陆的人从这里经过,都会被眼前的阵容震惊的瞠目结舌。

这黑压压的人群,几乎汇集了沧云大陆所有最强门派。

这些门派的掌门几乎全部亲身在场,甚至一些闭关多年,被人所遗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内。

毫不夸张的说,这里面随便站出一个人,都是足以撼动一方的超级强者。

如今,却全部汇集此地,只为眼前这个已被逼到绝云崖边的男子……

更准确的说,是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沧云大陆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边威胁喊叫,一边缓慢逼近。

当天毒珠终于再次现身,面对这庞大到根本无法抗拒的诱惑。

这些立于大陆之巅的强者全部蜂拥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杀,终于到了可以收获果实的一刻。

“你们……想要这……天毒珠?”

云澈冷笑着,右手缓缓抬起,一颗碧绿色,释放着暗淡光芒的圆珠出现在他的手中。

在这颗珠子现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脚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抹绿色,放射出无比贪婪的光芒。

这些个个都足以惊世的强者,此时在云澈眼中,却是那么的卑微丑陋。

他的眼眸缓缓斜起,纵已身处绝境,眸光依旧高傲讥讽,眼眸深处,更是盈满着刻骨之恨。

“我的师傅一生悬壶济世,救命无数,不沾、不求任何名利……但就因为这枚天毒珠。七年前,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生生的逼死了,我的师傅。”

“我好恨……恨我自己没用。整整七年时间,都没有把你们这些狗屁门派,全部灭门!”

字字铮铮,深蕴着刻骨之恨。

纵然已经过去七年,想到师傅的惨死,他的眼角依旧滑下了两道血泪。

云澈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他的师傅捡到他时,他才出生几天的样子。

在他捡到云澈时,正值春深之时,周围云淡风轻,山灵水澈,便为他取名“云澈”。

亦是希望他的心性如云一般纯净,水一般清澈,长大后可继承他的衣钵,成为救死扶伤,心无污秽的医者。

无论多严重的疾病创伤,在师傅的手下都可安然而愈。

原因,便是他一直潜藏在身的天毒珠。

“天毒”二字,彰显着这枚珠子有着无比巨大的毒力,但医毒同理,药毒同源。

师傅一生未用它的半点毒力,用的全部是其萃取、融炼的能力,制出无数圣药,拯救无数生命病患。

他把自己的医术对云澈倾囊相授……而在七年前,他身藏天毒珠的事还是泄露。

他将天毒珠交给云澈,让他逃离,自己却死在各大门派的手下。

得知师傅死讯,云澈痛哭三天三夜,心中埋下了仇恨之根。

他不再钻研医理,而是疯狂吸纳天毒珠里的恐怖毒力,复仇成了他唯一的信念。

七年之后,他毒功大成,终于张开复仇獠牙,不到十日,毒漫千里,葬者不计其数。

也引发整个沧云大陆的动荡与恐慌,更引来那些巅峰强者的垂涎,为夺取天毒珠而对云澈联手追杀……直至此境。

他怨恨的看着视线中的所有人,笑的越来越冷。

“你们这些狗杂碎,想要得到我手中的天毒珠……白——日——做——梦!!”

低沉的声音落下,云澈忽然抬起手,猛的将天毒珠砸入自己的口中,一股气劲,将天毒珠从他的口中,瞬间冲到了他的腹中……

“你……你要干什么!”

“他竟然……吞了天毒珠!”

“云澈!你不要命了吗!”

“没关系,大不了,我们杀人取珠!”

天毒珠入体,云澈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剧毒漫体,暴毙而亡。

唯有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微弱的碧绿色光芒。

“马上杀了他!否则天毒珠万一在他体内有什么异变,就大事不妙了!”

一声大吼,最前方的十几个人同时冲向了云澈。

看着这个几个他恨不能挫骨扬灰的身影,云澈狂笑了起来,笑声嘶哑虚弱,却一片傲然。

“我没能杀了你们,你们也别想杀了我!你们这些杂碎,根本没资格得到天毒珠,更没资格要我云澈的命。我就算死……也只会死在自己的手上!哈哈哈哈……”

一声狂笑,云澈猛然释放出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跃向了后方……

“拦住他!”

发现了云澈的意图,惊呼声震耳的响起。

五六只手一起抓向云澈的方向,却根本抓不到他的半点影子。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体直直坠向绝云崖下……

绝云崖,还真是适合我云澈的葬身之处……

我这一生,无牵无挂,只是可惜……

没有能为师傅报仇……

也没有寻到我的亲生父母……

云澈轻轻的握住了胸前那枚银色的吊坠。

那是在师傅捡到他时,他身上带有的唯一东西。

耳边风声呼啸,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身体落向了仿佛无尽无底的黑暗深渊……

 

第二章

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

怎么回事……难道我还没有死?我明明坠下了绝云崖,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且身上居然没有痛感……连不适感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云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快速起身坐起。

赫然发现,自己竟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床的上方垂下大红色的曼联,渲染着一种喜庆的气氛。

“啊!小澈!你……你醒了!”

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从他耳边传来,随之,一个女孩的悄颜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翠绿色的长裙,嫩颜雪润娇美,红润香唇鲜艳欲滴,秀气的瑶鼻娇翘,一双透着深深惊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

整张脸颊温婉柔美,明艳照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风姿,长大之后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倾城艳色。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孩,云澈短暂的懵了一下,三个字完全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小姑妈?”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温玉般的小手按在了云澈的额头上,她的神色也更加放松了一些,欣然道:“体温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太好了,刚才差点要被吓死了。小澈,你身上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对少女盈满着深深关切的眸光,云澈有些木然的摇头……精神完全处在游离状态。

“你先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去告诉你爷爷。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忽然昏倒,你爷爷差点没急疯了,刚才亲自出门去请司徒大师了。”

少女急切之下,并没有发现云澈表情中的异样,她按着云澈的肩膀让他躺回床上,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开。

门被关上,云澈也再度从床上坐起,双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里是天玄大陆七国之一苍风帝国最东方的小城——流云城。

而他,是流云城萧门五长老的唯一孙子——萧澈!今年刚满十六岁。

这是他现在的身份。

他的记忆,和在沧云大陆那二十多年的记忆,顿时重叠在一起,让他一阵恍然。

我是萧澈……那沧云大陆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在沧云大陆死后,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不对!自己明明就是萧澈!

这个房间的一切自己都无比熟悉,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清清楚楚,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绝对不会是窃取了他人的记忆!

难道沧云大陆的一切,仅仅是一场梦?在自己坠下绝云崖后,梦忽然醒了?

但沧云大陆的记忆同样清晰无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么可能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澈……现在应该是萧澈,他恍然半晌,眼神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思绪也缓缓的清晰。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外面的天空还未大亮。

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

两刻钟前,他就被小姑妈喊醒,换上一身大红的喜衣,然后喝了一碗小姑妈亲手熬的粥。

然后,他便感觉全身无力……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现在才醒了过来。

这时,一抹异样的味道从他的唇边传来,萧澈将嘴唇微微一抿,顿时脸色微变。

这是……弑心散!

在沧云大陆的那些年,有天毒珠在身的云澈,对天下万毒了如指掌。

可以说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毒,无论是什么毒,他只需轻轻一嗅,就能瞬间识辨出这种毒的名字和构成。

同时,拥有天毒珠的他百毒不侵,再厉害的毒,也不可能伤害的了他。

弑心散,是以绝魂草和紫纹海棠所制成,溶入水中后无色无味,入体后十几秒的时间便可夺人生机,直接毙命,尸体上甚至不会呈现任何中毒的痕迹。

萧澈眼神一阴,瞬间明悟。

原来,他刚才不是昏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弑心散,然后被毒死了!

死后轮回转世,生在沧云大陆,在沧云大陆坠下绝云崖后……

居然又重生回在了上一世刚刚死去的身体上!

虽然这种事听上去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但这是萧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有抗毒的能力,为什么刚刚接触了唇边的弑心散,现在却是安然无恙?

一抹轻微的异样感从他的左手手心传来,萧澈抬起了自己左手,赫然发现,掌心部位,竟然印着一枚绿色的圆形印记。

这个印记的形状、颜色、大小……分明是天毒珠一模一样!

在堕下绝云崖前,绝境中的他直接把天毒珠给吞到了腹中,他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引发什么后果。

而此时,这个手上的印记,竟似是天毒珠也跟着他一起穿越了过来!

“天毒珠……”发怔的看着这枚神似天毒珠的印记,萧澈下意识的默念一声。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手心的绿色印记忽然释放出一团碧绿的光芒,他的眼前顿时没由来的一恍,大脑一阵轻微的眩晕。

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时,他周围的世界,已经变成了茫茫的绿色。

这个绿色的世界空旷一片,看不到边际,四处充盈着独属天毒珠的微弱气息。

萧澈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自己的精神竟然进入了天毒珠的内部世界。

原来天毒珠内部,居然还有这样的广阔世界!

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不计后果的吞下了天毒珠,居然让天毒珠随着自己穿越,还似乎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既然能进来,那必然也能出去。

萧澈闭上眼睛,意念微动,顿时,周围的绿色世界快速溃散。

再次睁开眼睛时,视线里,已是那个熟悉的房间。

看着掌心那个浅绿色的印记,萧澈缓缓的笑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但自己不但死而重生,还有着两世的记忆。

或许,是老天都不忿他这两世命运的悲惨,从而大发慈悲,给了他一次再获新生的机会!

云澈遭受沧云大陆无数绝顶强者追杀,虽然最后陨灭,但他一人搅动天下风云,何等威风!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是平凡……不客气点说,是渣到了极点。

天玄大陆,玄力为尊。

萧澈虽然生在萧门,还是实力最强的五长老萧烈的孙子,但他已是十六整岁,玄力却始终是处在初玄境一级。

他从七岁半岁开始修玄,八岁进入初玄境一级,之后整整八年玄力没有半分进步,在萧门中受尽嘲笑。

后来萧烈为他请来流云城第一医师司徒允,为他检查身体,得到的答案如晴天霹雳——他竟然是天生血脉受损,而且损伤极其严重,几乎不可能修复。

这种状态下,萧澈将终生停在初玄境一级,任凭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有寸进。

就算拼死修炼,终生也只能是初玄境一级。

这样的人,在天玄大陆无疑将是最最底层的存在,完全成为了萧门的一个大笑话。

如果不是他的爷爷萧烈是萧门乃至整个流云城的第一强者,根本不会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

萧门作为流云城三大修玄家族之一,强者无数,年轻一辈人才辈出。

萧澈在其中,可以说完全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他哪天死了,也根本不会有几个人关心。

但今天却有人不惜用弑心散这种千金难求的无痕剧毒毒杀他,原因,现在的萧澈当然一清二楚。

因为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

夏倾月与他同龄,同样只有十六岁。

但如此小的年纪,她的玄力却据说已经达到了初玄境十级,即将突破初玄,踏进入玄境。

能在十六岁到达如此境界的,她是夏家百年来的第一人,在整个流云城的年轻一辈中也无人能和她相比。

甚至有传言,如果她的进境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几十年后,她有可能成为夏家有史以来第一个踏入地玄境的人……

甚至,还有可能达到流云城百年来,从未有人敢奢望的天玄境!

更关键的是,她不但天赋惊人,更是天姿国色,是流云城公认的第一美女。

流云城几乎所有有些资本的青年才俊,都对她倾心垂涎。

如果夏家招亲,登门的人估计足以从流云城的北门排到南门。

就是这么一个天赋容颜都堪称流云城之最的天之骄女,竟然要嫁给萧家这一代最废,而且连一丝前途都不可能有的子弟。

流云城不知多少人捶足顿胸,愤慨不已……这完全就是一朵傲世莲花,插在了别人看都懒得看一眼的牛粪上!

那些迷恋夏倾月的人,对萧澈当然是嫉恨交加,更多的是不甘……

会有人毒杀他,在现在的萧澈想来,一点都不奇怪。

“果然是红颜祸水。”萧澈下床站起,一声自言自语。

不过想到夏倾月的倾城之姿,他咧嘴笑了起来。

“不过能娶到这么个老婆,还真是不错的开始。”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逆天邪神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60

上一篇:高手闯花都

下一篇:步步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