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战婿

作者:一笔梦尘男/女主角:楚天/林心怡

第一章

“砰!”

“砰!”

“砰!”

西境,寒风凌冽,一排排身穿军衣的战士整齐划一地迈着步子。

他们是炎国西境的守卫者,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经过血与火磨砺的战士,这是一只铁与血打造出来的不败雄师!

他们用自己的血和汗,甚至是生命来守卫着西境边境,不让任何敌酋跨进我炎国一步!

一辆军用吉普缓缓而过,所有士兵“啪”地一声停下,右手齐眉,敬礼,一脸肃穆且崇拜地抬头看向军车上那一道挺拔的身影。

他们的目光之中全都是狂热和憧憬以及感激之色。

这个年轻身影的主人,是他们在西境战场上的信仰和希望。

因为这个年轻的男人不仅战力无双,更是医术通神。

西境所有活下来的军士,无一不受到过他的恩惠,那个男人,给予了他们二次生命,给予了他们无上的荣耀!

他便是西境之主——至尊医神!

“恭迎医神!”

“恭迎医神!”

……

撼天的呐喊声忽然想起,声震山林。

可男子的坚毅如刀削的脸上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欣喜和自豪。

相反,他指了指远处的一些骨灰盒和衣冠冢,沉声说道:“敌酋已退,可今天却并非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今天,是为那些不幸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们祭拜的日子。”

听闻这话,所有的将士沉默了下来,看向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们,眼眶泛红。

这里有着他们的战友兄弟!

男子跳下军车,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到纪念碑前,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忽然摘下胸口一枚剑状的徽章。

“至尊,不可!”

看到男子的行为,他身旁的光头男子忽然喊道。

“有何不可?”男子回头。

叶峰一脸郑重地说道:“至尊,这是国之重器,这是国家对您的认可,是无上的荣耀,您……万万不可!”

“至尊,万万不可!请收回成命!”

下方众将士也出言规劝。

转身扫视着下方的将士,楚天沉声喊道:“何谓国之重器?你们,还有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国之重器!”

他指向纪念碑,双眼泛红:”没有这些兄弟们的牺牲,何来这所谓的荣耀?没有你们的流血,何来西境的安定?”

听完这些话,这些经历了血与火的战士们,纷纷落泪。

见众人不再阻拦,楚天将勋章放在了碑前,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兄弟们,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

整个西境所有将士,全都摘下军帽,全体肃静。

半晌之后,楚天开口道:“兄弟们,整整六年时间,如今的西境已然固若金汤,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如果有缘,我们再相聚!”

一听这话,整个西境一片哗然。

“至尊,西境不能没有你啊!”一旁的叶峰赶紧出言阻止。

“至尊,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

感觉到兄弟们的不舍和哀求,楚天也眼眶泛红,仰了仰头,哽咽道:“一群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老子楚天带的兵就这么点出息?”

可他这话一出,下方的将士彻底的崩溃了。

这个年轻的男人,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是他们唯一的信仰,是所有将士努力的目标和偶像。

之前一役足以让他功成名就,成为炎国最年轻的上将,可他却选择离开军中?!

“兄弟们,咱们是爷们,欠了债,那就得还。”楚天挤出一抹微笑:“六年了,有些债,也该还了。咱们有缘再见!”

说罢,楚天饮完最后一碗酒,在所有军士泪目下离开。

下方众将士看着楚天离开,全都放声痛哭了起来。

谁能想到,炎国最强的西境军居然会哭得像一群孩子?

他们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不曾流泪。

负伤惨重不曾流泪。

可是现在他们哭了。

因为,他们心中的神要离他们而去!

“恭送至尊!”

“恭送至尊!”

……

听着身后源源不断的呐喊声,楚天也早已落泪,可是他必须要回去,六年了,他辜负了那个女人六年,如今,是时候去还债了!

两天后,皖州国际机场外。

两个身形挺拔,面色坚毅的男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机场。

“至尊,现在去哪?”

光头男子名叫张虎,是楚天手下四大战将之一,跟着楚天一同离开西境。

楚天看了张虎一眼,沉声说道:“离开军中,不要再喊我至尊。”

“是!”张虎立正回答。

看着张虎,楚天摇了摇头,沉吟一番,缓缓开口:“今天清明,先去给老爷子上个坟吧。”

……

清明,皖州西山公墓,人潮涌动。

林问天的坟前。

看着墓碑上老者面带微笑的灰白照片,想起往日种种,楚天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起来。

“噗通”一声,楚天跪在了碑前,哽咽道:“爷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一旁的张虎虎目一动,满是震惊。

西境至尊医神,流血不流泪,可是此刻居然在一个老人的墓前下跪流泪,表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

这老者究竟是谁?

“您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便会守护心怡一天,哪怕付出血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献完一束鲜花,楚天擦干眼泪起身。

“走吧。”

他刚起身,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盯着自己。

女孩穿着一套粉色的公主裙,白皙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闪动着,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就仿佛是个瓷娃娃一般,很是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女孩,楚天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天生的亲近感。

看了一眼小女孩周围,没有任何大人,楚天皱眉,走到小女孩身边,蹲了下来,挤出一抹最温柔的笑,柔声说道:“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忽闪着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随后立马抱住了他!

喊出了让他为之一颤的词!

“爸爸!”

 

第二章

楚天一怔!

轻轻推开了小女孩,随后立马笑了。

看着小女孩怯生生的模样,楚天心想,如果自己没有离开,恐怕孩子也和眼前的女孩差不多大了吧?

“小妹妹,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爸爸。”楚天笑道:“你是不是走丢了?叔叔带你去找妈妈?”

可是楚天刚牵起女孩的手,女孩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爸爸不要宝儿了,宝儿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呜呜呜……”

看着小女孩这副模样,楚天哭笑不得,一旁的张虎憨憨笑道:“天哥,这女娃生的好看,跟你有几分相似,说不定真是你闺女。”

“瞎说什么呢?”楚天眉头一皱。

小女孩一听,哭得更厉害,惹得楚天这位西境至尊医神一时间有些束手无策。

张虎笑道:“天哥,这女娃儿生得好看,她妈妈肯定也不差,要不你就做她爹得了。”

“胡闹!”

楚天一听,眉头一皱,张虎立刻缩了缩脑袋。

而宝儿微微一顿,随即哭的更凶了:“哇,爸爸不要宝儿,还凶宝儿,呜呜呜,宝儿不喜欢爸爸了……”

听到瓷娃娃这么哭,立刻吸引了周围上坟的人。

“这男人真不是东西,连自己的闺女都不认了,简直不是东西。”

“就是,人模狗样的,连这么可爱的孩子都舍得扔,太混蛋了。”

……

面对周围人的指责,楚天苦笑不已。

只能哄着宝儿,说道:“宝儿是吧?你听话,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听到楚天的话,宝儿停了下来,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闪动着:”好啊好啊,妈妈也很想爸爸的。爸爸,我们去找妈妈吧。”

将宝儿哄好,两人将她送到公墓管理处,虽然女孩很可爱,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两人将小女孩送到公墓管理处,离开没有多久,一个挽着发髻,穿着黑色礼服的年轻靓丽女子冲了进来。

女子生得美丽,黑色的礼服将她本就白皙如羊脂玉的皮肤映衬的更加白嫩,白净的鹅蛋脸,将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体现的淋漓尽致。

鹅蛋脸上一双美眸闪烁着焦急,琼鼻之下,一双红唇微微张开,让人欲一亲芳泽。

看到宝儿之后,女子惊魂未定地将宝儿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随即责备道:“宝儿,妈妈不是让你站在那边不要乱跑的么?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要是走丢了,你让妈妈可怎么活?”

说着,女子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

女儿便是她的命,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恐怕活不到今时今日。

“妈妈,宝儿看到爸爸了。”宝儿嘻嘻一笑,白净的小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一听这话,黑色礼服的女孩子身子一颤,杏眼之中闪过一抹迷茫。

“可是爸爸不认识宝儿,不要宝儿了,妈妈,怎么办呀?”宝儿自顾自地说着,嘟囔着小嘴,有些生气,又有些烦恼。

然,林心怡的心中却充满了震撼。

那个男人,真的回来了?

“我跟你说过,你爸爸已经死了,宝儿,我们去祭拜太爷爷吧,以后,不要再说傻话了。听见没有?”林心怡皱着眉,声音高了几分。

宝儿看着妈妈这样,嘟了嘟小嘴,低下脑袋“哦”了一声,便灰溜溜的跟着朝外面走去。

六年了,你离开了六年,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

......

离开公墓,张虎看了楚天一眼,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天哥,上面刚才发了消息,马上皖州金州以及南州合并成为一大战域,让您去做战域的统帅……”

“不去!”

话音未落,楚天便直接拒绝了。

看着身前的男人如此,张虎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天哥,老首长说您哪怕是挂职都必须要挂职,否则的话,让你立刻滚回西境,永远不得踏进皖州一步。”

楚天嘴角一抽,想着那倔强的老头,摇头轻笑:”好吧,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代言人,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他如今不想什么功名利禄,他只想快点回去找自己的妻子,过老婆孩子炕头热的生活。

张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新战域统帅,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去,可是这个神一般的男人却弃之如履。

眼看张虎还跟着自己,楚天眉头一皱,一脚踹在张虎的屁股上,骂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滚啊!你不去新战域总部,你想让那老头子把我抓回西境不成?”

张虎摸了摸屁股,撒丫子就跑,楚天手底下的兵,没有一个不怕他的,非打即骂,但是大家伙都知道,这是至尊疼惜他们,爱他们的表现。

一般人想挨打都挨不到呢。

“站住!”

忽然,楚天又喊停了张虎,在张虎一脸诧异地目光下,缓缓开口:“回头给我准备一些礼物送到林家。这些年我亏待她实在是太多了,当年连一点儿像样的嫁妆都没有。”

张虎看了楚天许久,他很少从这个男人脸上看到如此恬静的忧伤,点了点头,一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眼看张虎离开,楚天这才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做回普通人了。

走出公墓没有多久,一辆迈巴赫便停在了楚天的身旁,随即,一个头发花白,但气度不凡的老者走了下来。

“天少爷,我是老爷子派来接您回去掌管家族的。”

听到这话,楚天浑身一震,一抹冷意从他眼中一闪而过,随即,沉声说道:“你找错人了。”

说完,便要离开。

可那老者却拦在了楚天的身前,苦口婆心地说道:“天少爷,我知道您心中有气,可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大的仇怨,也应该消了。”

“您就跟老奴回去吧。”

“老太爷,您父亲,整个楚家都在等着您回去接管。”

“而且老太爷还给您许了一门上好的亲事,只要您回楚家,燕京第一美人便能成为您的女人,您将拥有无上的权势和财富。”

“老太爷也知道您已经和皖州林家结过婚,不过那林家何德何能,她配不上您,更配不上楚家。”

听老者说到这里,楚天眼神一闪,身上的冷意让老者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他冷着脸,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哈哈哈,好一个楚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这样高高在上么?”

“当年他们派人追杀我,要把我扼杀在摇篮里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天?”

“当年他们把我和我母亲赶出来的时候,可又曾想过今天?!”

“回去告诉楚家人,我留下楚这个姓是为了我母亲,还有,我楚天的婚姻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

老者欲言又止,可是楚天却沉声开口,满是杀意:”如果楚家人再敢扰乱我的生活,别怪我翻脸无情!你应该知道,楚家人也应该知道,如今的我有这个能力和实力!你给当年迫害我和我母亲的那些人带句话,当年的事情,等我赎罪之后,便会一一找他们讨回来!”

“让他们好好享受剩下来的安逸时光吧,你,可以滚了!”

“天少爷……”

老者还要再说,可话却被卡在了嗓子眼,楚天的手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第三章

感受到楚天身上的杀意,老者吓得面色苍白,再也不敢说话。

等到楚天离开许久,他才缓过神来,而背后已然被汗水打湿了,他这般年纪,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在鬼门关走一遭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很清楚,自己刚才只要再多说一句话,那个男人真的会直接了结了他……

许久之后,远处一棵树后面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中年男人看着楚天远去的挺拔背影,眼中满是忏悔之色。

“老爷,天少爷他……”

之前的老者走到中年男人身旁,一脸的尴尬。

“他比我强,不是么?”中年男子嘴角勾起一抹自豪且会心的笑:“我楚不凡窝囊,但我有个好儿子,值了,哈哈哈。海叔,就算给他已经病入膏肓的楚家又如何?他是整个炎国最年轻的战神,区区一个楚家你觉得他看得上?啧啧,海叔,你说老头子还有整个楚家人,他们现在后不后悔啊?哈哈哈哈……”

中年男人笑着笑着就哭了,他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看着中年男人离开,名叫海叔的老管家苦涩一笑,是啊,谁能够想到当年一个普通女子和楚家嫡子所生的儿子会有今日的出息?

楚天并不知道这些,此刻他归心似箭,只想早点回家,早点见到他辜负了六年的女子!

林家,原本在皖州是排不上号的小家族,可是六年前,林家老爷子忽然让林家的大小姐林心怡嫁给一个忽然出现的落魄青年,这件事情震动整个皖州,林家也在皖州名声大震,不过却是笑名而已。

根据以前的记忆,楚天知道,这个点林心怡一般不会在家,基本上都是待在林心怡父亲这一方分配的私人医院里。

走到林氏中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楚天刚准备敲门,可是听到办公室里的对话,他悬在空中的手又放了下来。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心怡跟了我,我肯定会对她好的,而且之前跟你们医院谈下来的那个单子,我也会跟家里说,以最低的价格给你们,到时候心怡一定可以在老太太面前长脸。”

“哎呀,还是小王懂事儿,以后我家心怡可就交给你啦。那你和心怡的婚事咱们就先这么定下来?”

听到这里,楚天已经无法忍耐,他没想到几年未见,岳母居然要将自己的妻子另嫁他人!

咚咚咚!

“谁?”

门忽然响起,似乎打扰了赵香兰的心情,语气之中也满是不耐烦。她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刚准备责问,可是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眼中满是惊色:“你……你没死?”

“妈,我回来了。”

楚天看着赵香兰脸上一副见鬼的表情,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六年未见,赵香兰的样貌没有太多的变化,显然,林家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赵香兰看着眼前面色坚毅如刀削的年轻男子,有些愣住了,如果不是楚天的容貌没有太大的变化,她恐怕无法将当年那个有些病怏怏的年轻人和眼前这个充满阳刚朝气的男人联系到一起。

“你……你还回来干嘛?”

缓过神后,赵香兰看了办公室里面一眼,将楚天推出门外,压低声音,沉声说道:“六年前你一声不吭的离开,让我家心怡活活守了六年的寡,成为所有人嘲笑的对象,现在王家的少爷就要来娶心怡了,你又出现?你是不是想要把我家心怡害死才甘心啊?”

听着赵香兰的话,楚天眼中闪过一抹歉然,深吸一口气,换上一副笑容,说道:“对不起,妈,这六年心怡受苦了,不过您放心,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补偿她,回来赎罪的。”

“啪!”

赵香兰直接一个耳光抽在楚天的脸上,楚天低着头,没有闪躲,任由赵香兰的耳光抽在他的脸上。

这是他欠林家的!

一巴掌抽完,赵香兰眼眶也忍不住泛红,泪水流下,她压低声音,有些撕心裂肺地哭道:“补偿?赎罪?你拿什么补偿我女儿六年的青春?她这辈子差点就毁在你的手里了,你知道么?我那个傻女儿,她居然还拼命的给你留下一个女儿!”

“什么?!”

楚天猛然抬头,双眸死死地盯着赵香兰,满是疑惑。

似乎看出了楚天心中的疑惑,赵香兰擦了擦眼泪,冷哼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女儿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还记不记得你在医院的时候?是老爷子跟我女儿说想要一个孩子。”

“结果你自己倒是一走了之,可是却苦了我那可怜的女儿,守寡不成,还要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脊梁骨。”

听到这里,楚天整个人都震住了,许久之后,他脸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拉着赵香兰的胳膊,喜道:“妈,您……您是说,我和心怡有孩子了?”

楚天欣喜若狂,手足无措,哪怕打再大的胜战,获取再大的功勋他都不曾这般紧张激动过,可是现在他激动得像个孩子。

我,楚天,有自己的孩子了!

“不然呢?我女儿清清白白,从未和任何男人有过任何不干净的关系!”赵香兰没有理会楚天的欣喜,而是冷着脸,正色说道:“楚天,这些年妈都没有瞧不起你,对吧?”

楚天点着头,确实,岳母虽然势利了一些,但是却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过激言辞,这点楚天很是感激。

随即,赵香兰拉住楚天的手,一脸哀求地说道:“这些年妈也没有求你什么,今天算我求你,你走吧。走的远远地,就当你没有回来过,好么?”

“妈,为什么?”楚天不解,他这次回来就是要好好的补偿林心怡的。

见楚天还追问,赵香兰一脸焦急地朝屋里看了一眼,将楚天拉远了一些:“不是妈看不起你,看你这样子想来你这些年混的也不好。现在王家的少爷想要娶心怡,王家有钱有势,心怡嫁给王少肯定不会受什么委屈,而你,什么也给不了心怡,如今整个林家都在针对心怡,没有王家的支持,这中医院恐怕都要被家族收回了,到时候我们这一大家子可咋活?”

听完这些,楚天总算是明白赵香兰的意思了。

他心里有些难受,从赵香兰的话中可以知道,林心怡这几年过得并不好。

想来,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本就不易,更何况她还要面对这么多的压力。

“小天,就当妈求你了,妈给你跪下了,成么?!”

赵香兰见他不说话,急得眼泪直流,要给楚天下跪。

看着赵香兰这么做,楚天赶忙将她扶了起来,苦笑道:“妈,我答应你,我……离开。”

听到这话,赵香兰才松了口气,在身上摸了一张卡,递到楚天的身前,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小天,这几年家族对医院的盈利收的太多,卡里钱不多,你别嫌弃。”

“不用了妈。”楚天苦笑,将卡推了回去。

他不怪赵香兰,赵香兰能做到这般,他已经很感激了:“我……这就离开,不会再打扰心怡的生活。”

“对不起……”看着楚天脸上的落寞,赵香兰心中也有些不忍和歉意。

“阿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楚天刚准备离开,忽然办公室的门打开,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走了出来,看到楚天的时候,男子的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见到男子朝这边走来,赵香兰急的想要说话,可是男子却开口了:“原来你没死啊?”

王俊杰早前见过楚天,此刻见到楚天出现,他先是一愣,随即便决定好好的羞辱羞辱楚天。

毕竟自己当年心怡的女人被眼前这个家伙给抢走了。

“楚……楚天?”听到外面的声音,一个中年男子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楚天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怒喝一声:“你这个混蛋,你还敢回来?你害了我女儿一辈子,你怎么不去死?”

林光荣仿佛是见到仇人了一般,挥着拳头便朝楚天的身上打了过去。

赵香兰好不容易将暴怒的林光荣拦住,一脸焦急地朝楚天喊:“走啊,快走啊!”

看了林光荣和赵香兰一眼,楚天深吸一口气,朝二老深深鞠了一躬,转身便要离开。

可是刚转身他便看到一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的漂亮小女孩朝自己冲了过来,一脸欣喜,口中还喊着“爸爸”,不等楚天缓过神来,女孩便抱住了他的大腿。

而此刻楚天却看到自己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礼服,肌肤白皙如凝脂,五官精致的漂亮女人。

女人愣愣地看着楚天,楚天也愣愣地看着女子,四目相对!

女人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

“你......你真的回来了!?”

 

第四章

可还没等楚天说话,小女孩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爸爸,你不要走了,宝儿听话,你不要丢下宝儿和妈妈好不好?”

听到女孩的话,楚天低头看着眨着漆黑如墨大眼睛,眼中满是哀求之色的可爱女孩,他只觉得鼻尖一酸,将女孩抱起来,紧紧地搂在怀中,哽咽道:“好!爸爸,不走了!再也不离开宝儿和妈妈了!”

许久之后,楚天红着眼,看向黑礼服女子,声音沙哑地说道:“心怡,我……回来了。”

“宝儿,回来!”

林心怡没有理会楚天,而是朝宝儿喊了一句。

宝儿忽闪着大眼睛看了林心怡一眼,又朝楚天看了一眼,最终还是低着头朝林心怡身边走了过去。

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林心怡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她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指节发白。

六年了,整整六年了,她都已经快要将这个男人淡忘掉,可是他却又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六年前,因为爷爷的执意安排,她被迫和这个男人结了婚,可是婚后不久,他就突然消失,更让她绝望的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所有人都建议她打掉孩子,可是最终,她却坚持生了下来,因此这些年,她承受了无数的嘲笑和白眼。

“为什么,你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打扰我的生活?”林心怡近乎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似乎是要将这六年来的委屈和痛苦全都发泄出来。

看着女人如此柔弱的模样,楚天心中一痛,眼中满是疼惜之色,他走了过去,想要替林心怡拭去泪水,可是刚伸出手。“啪”的一声,脸上便挨了一巴掌:“别碰我!”

林心怡死死地咬着唇,眼中满是怨恨之色。

“心怡,对……对不起!”楚天将悬在半空中的手收回来,满是愧疚。

听着楚天的回答,林心怡自嘲一笑,口中呢喃着“对不起”三个字,清秀的脸上满是冷笑,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抱着宝儿便要离开。

楚天嘴唇一动,稍作犹豫,轻声说道:“心怡,我当年离开是有苦衷的,我不奢求你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楚天不想欺骗林心怡,可是他离开的原因太过复杂,他并不想把林心怡给牵扯进来。

看着楚天满是痛苦的模样,林心怡咬了咬唇,刚想开口,一旁的赵香兰却冷哼一声:“苦衷?就因为你的苦衷就让我女儿受了这么多屈辱?赎罪?你拿什么给我女儿赎罪?”

听着赵香兰的话,林心怡摇了摇头,不再理会楚天。

眼看林心怡要离开,楚天赶忙拉住她,可是换来的却又是一记耳光,林心怡紧咬着唇,泪水再次落下:“楚天,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不需要你的赎罪,我也不会原谅你!你……可以走了,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母女的生活里。”

“哇!”

一直没说话的宝儿见到这一幕突然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妈妈,你不要赶爸爸走,爸爸走了宝儿就又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

宝儿哭得撕心裂肺,从林心怡的身边再次冲到楚天的身边,死死地箍住楚天的腿,生怕一松手,楚天就会再次离开她的世界。

林心怡见状,顿时就慌了,她连忙走到楚天身边,一把将宝儿抱在了怀里,连声安抚道:“宝儿不哭,妈妈不赶爸爸走,妈妈不赶……”

听到林心怡的话,宝儿这才收住了哭声,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楚天,怯声道:“爸爸,妈妈答应宝儿,不赶你走了,爸爸你也要答应宝儿,不要离开我和妈妈好不好?宝儿不想做没有爸爸的孩子……”

听着宝儿的话,楚天忍不住心头哽咽,看着宝儿眼中的哀求,他的心刺痛的厉害,他可以想象的到,这些年的离开,给女儿和妻子带来的痛苦到底有多大!

“好!好!爸爸,再也不会离开,宝儿再也不会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楚天眼眶泛红,眼中满是宠溺的笑。

听着楚天的话,林心怡早已哭成了泪人儿。

宝儿很小的时候就很懂事,她知道妈妈不喜欢自己提爸爸,所以,她便不会去问关于爸爸的事情。

可是她却经常会被幼儿园的小朋友欺负,说她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有一次林心怡接孩子放学,清楚的看到两个孩子欺负宝儿,说宝儿是没有爸爸的小孩,是个野孩子。

看着女儿哭成那样,可是见到自己之后却又勉强挤出笑意,特别是她跟自己回家之后居然一句关于“爸爸”的事情都没有提。

女儿的懂事让林心怡的心疼的厉害,她不敢让女儿看到自己哭,只能躲进洗手间偷偷地哭。

她知道,女儿想爸爸了。

可是她却不想让自己不开心,她这小小的年纪承受了太多太多……

听着楚天尽显温柔的磁性声音,宝儿顿时破涕为笑,她刚要伸出小手抚摸楚天的脸颊,却被赵香兰冷喝住:“放开宝儿!”

赵香兰说着就要抢过宝儿,可惜的是宝儿并不情愿,楚天害怕会伤着宝儿,所以略一沉吟,便把宝儿递到了赵香兰怀里。

“楚天,我劝你别得寸进尺,我家心怡傻,我可不傻!”

赵香兰夺回了宝儿后,看着楚天一脸不善道:“老娘本想给你笔钱离开,可是你不识相,哼,人家小王一直喜欢心怡,现在见我们医院有难,更是以成本价给我们提供一批药品,而且我也已经答应把心怡许配给小王,若是心怡嫁到王家,肯定不会再过这种苦日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现在,赶紧给我滚!”

“哇!”

宝儿闻言,瞬间又哭闹了起来:“姥姥,你不要凶爸爸,宝儿不要爸爸妈妈分开……”

看着哭闹不已的宝儿,楚天心如刀绞,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懂事,而且还这么维护自己。

可是不等他说话,就听见赵香兰再次开口骂了起来:“林宝儿,你别哭了!你要是再哭,晚上就别吃饭了!”

听到这话,宝儿哭得更加撕心裂肺了,一边哭一边朝着楚天伸出双手。

“妈,宝儿她还小,你别吓着她。”林心怡见女儿哭的厉害,赶忙开口。

“吓着她?这个赔钱的东西,老娘不仅要吓她,今天还要打她!”赵香兰狠狠地瞪了林心怡一眼,怒火更甚,说着就要伸手揍宝儿。

然,就在她的手掌即将落下的时候,另外一只大手却是死死捏住了她的手腕。

就在赵香兰准备发飙之际,一道幽幽地声音响起!

“敢动我楚天的女儿,你试试!”

 

第五章

楚天的声音异常的平静,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此刻的西境战神已经处于极度的暴怒之中。

如果不是这些年亏欠林心怡和林家太多,此刻赵香兰恐怕身首异处了。

可即便如此,他身上的气势也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赵香兰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只洪荒猛兽盯住了般,一时间竟然忘了动弹。

“楚天,你想干嘛?你这个废物,一回来就想要造反不成?”最终,还是林光荣率先反应了过来,说话的同时,便奔向了赵香兰,想要把楚天的手给拽开。

王俊杰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可以看的出来,林家的人都极度的讨厌这个臭当兵的。

他眼神一动,便走近赵香兰,故作关切道:“阿姨,您没事吧?这家伙实在是太无礼了,怎么能对长辈这么不敬!”

听到王俊杰的话,赵香兰本能的挤出一抹微笑,不过随即,她就想到了刚才那一幕,气得她再次瞪向楚天,道:“好你个楚天,你不仅抛妻弃子,现在还想欺负长辈?就你这种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女儿跟你生活在一起的,离婚!马上就给我离婚!”

眼看着宝儿又要哭泣,林心怡赶忙出声安抚,接着便看向赵香兰,说道:“妈,你能不能别说了!有什么事咱回家了再说不行吗?”

林心怡说着,又看向了王俊杰,语气坚定道:“王少,我很感谢你对我们家的帮助,可是我早就说过,我已经有老公和孩子了,还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谢谢。”

听到这话,楚天微微一怔,脸上露出难得的笑意。

她心中还是有我的,还认我是她老公。

王俊杰闻言,眼角的肌肉一抖,你个臭女人,不过就是个二手货罢了,竟然敢当众拒绝本少爷!

赵香兰见王俊杰脸色不好,赶忙出声说道:“心怡你怎么说话呢,王少这些年帮了我们家多少,你难道不清楚吗?你到现在还想着这个废物,他到底哪点比王少强?”

见赵香兰维护自己,王俊杰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他看了一眼林心怡,接着对赵香兰劝道:“阿姨你别说心怡了,她也是为了孩子好,我能理解。”

“小王你就是太善解人意了,我们家心怡要是有你一半,我们当父母的都不会这么操心了。”

看着赵香兰跟王俊杰一唱一和,楚天浑然不动,在他的心中,只要林心怡能够接受自己,那便够了。

其他人的想法,与我何干?

就在这时,王俊杰好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林光荣道:“叔叔,我特地托关系买了一棵极品的野生冬虫夏草给你,看看喜不喜欢?”

王俊杰说着就把盒子打了开来,顿时,一颗堪比胡萝卜大小的冬虫夏草就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这也太大了吧?”寻常人哪里见过这么大个头的冬虫夏草,赵香兰更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冬虫夏草上,王俊杰顿时得意道:“阿姨,你有所不知,这株虫草可是百年级的,如果叔叔吃了,具有很好的固肾养肾效果。”

百年级!

二老闻言,眼里不约而同闪过一抹震撼,林光荣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连连摆手道:“王少,这……太贵重了,叔叔承受不起啊!”

看着林光荣嘴上说不要,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虫草,王俊杰不由嘴角一扯,顺势塞到了他手中:“不贵,也就四十来万,作为晚辈,孝敬您也是理所应当。”

就在林光荣还要推辞的时候,王俊杰却是将目光放在了两手空空的楚天身上,戏谑说道:“楚天,我这个外人都知道给叔叔买礼物,作为女婿,你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楚天哪里不知道王俊杰的小心思,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淡淡说道:“我这次回来的急,没来得及准备,回头我会让人送来的。”

说着,他便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这虫草有问题。”

“你胡说些什么!”王俊杰笑容一僵,眼里闪过一抹慌乱,很快便暴跳如雷,喝道:“这可是我花了四十万买来的极品虫草,而且还有专业的鉴定证书,你凭什么说是假的?而且你一个废物懂这些么?”

王俊杰说着就从包装袋中掏出了一张鉴定证书,不过楚天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再次说道:“这种证书,天桥下二十块钱我可以给你做十张。”

“众所周知,虫草属于菌类,野生的一般都是由虫子爬来爬去粘上所形成的,而人工种植则是寄生在虫子身上,虽然都有滋补作用,但是效果却天差地别。你的这所谓的‘百年级’极品虫草,效果更是连普通的枸杞子都不如!别说四十万,就是四十块我都不会买!”

什么?!

楚天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震惊了。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无敌战婿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48

上一篇:医相高手

下一篇:商场红颜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