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私宠:闪婚老公太生猛

作者:宝主男/女主角:/

第一章

帝国大厦23楼。

唐一一坐在会客厅白色沙发上愣愣的看着放在茶色茶几上的几页纸。

傍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落在纸页上,晃的几乎睁不开眼睛。

“协议第一条,婚后不许提及先生家的身份以及关系。”没有任何感情的冰冷嗓音在房间里面回荡着,将桌上透明玻璃杯内的温水震出一道道细纹。

见着唐一一没有什么反应,坐在对面的律师继续往下冰冷的念着:“第二条,婚后若唐小姐生下子女,可以随时提出离婚。第三条,与先生相处,要懂得规矩。”

说道这里,律师补充道:“平日先生很少回住处,所以唐小姐不需要顾忌什么。至于喜好方面,合同的附页这里有一份关于先生喜好的详细资料,唐小姐可以看一下。”

眸子眨了眨,唐一一似乎并不在意律师说的什么。

淡淡的转头看向窗外,唐一一不自觉的再次走神。

“至于金钱或者其他方面,唐小姐都会受到先生的保护,另外唐小姐如果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在这签字了。”

“嗡嗡嗡……”

突如其来的手机震动声把唐一一的思绪拉了回来。

唐一一怔了一下,这才歉意的扯了扯唇角,伸出小手从短款粉色小褂中掏出了手机。

是唐如玉。

没有太多表情的小脸倏地蹙起了眉头。

【唐一一,你还是认命好了,我们两个既然有一个一定要嫁给任皓轩,那一定是我!不要忘了,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面对唐如玉的挑衅,唐一一小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手机,强压住想要爆发的冲动,关节因为太过用力明显有些发白。

做梦都想不到如此狗血的豪门宅斗竟然这么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前脚刚让后妈进了门,她后脚不但抢了自己的爹,还让她的闺女抢了自己的未婚夫!

如今唐如玉这个小婊砸竟然还有脸发这种短信?好,很好!

【婊子配狗,祝你们天长地久!】

唐一一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机塞了回去。

挺了挺腰杆坐正,看着眼前的律师,稚嫩的小脸很是认真的开口问道:“签上字,合同就能立即生效?”

“呃……”

从到这间办公室里面,这是唐一一第一次开口,却一句话把大律师给当场问懵了。

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律师眉头微皱:“唐小姐,所有的条件,你都已经考虑好了?这可是人生大事……”

毕竟这合同一旦签下,就等同于要嫁给皇甫尚安,并且直到生完孩子才能够离开。

自从五年前这个传说中的男人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任何人女人几乎都对他退避三舍,唯恐避之不及,就连他这个从业多年的大律师都觉得有些棘手……

更何况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几乎像未成年的小姑娘。

“我只问你,这个合同签字后,是否立即生效?”

见到律师答非所谓,唐一一再次开口问道。

“是,一旦签字,就立即生效。”

“好!”话音刚落,唐一一没有丝毫犹豫,就直接拿起桌上的笔在合同的缝隙间写下了自己的大名——唐一一!

丢下笔,唐一一拎起放在沙发上面的黑色贝壳小包就站了起来,一双清亮的明眸紧盯着正着手收拾合同的律师。

察觉到唐一一的目光,律师的手顿了一下,抬头问道:“唐小姐,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有!记得晚上到警察局保我!”

说完,唐一一嘴角缓缓勾勒起一丝妖娆的笑容,转身做了个回见的手势,就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呃……”

看来这下麻烦了!

律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合同也打开了房门,只不过他并没有离开,反倒是敲了敲一旁的房间。

没过多久,房间门就被打开了,律师脸色焦急的在和开门的人耳语了几句,门内的人只是点了点头,就接过了合同,随口交代了几句,房门再一次被关上。

“先生,合同签了。”说着,那人拿过合同放在了皇甫尚安的身后的办公桌上,“这是有关太太的所有资料。”

听到“太太”这两个字,伫立在透明落地窗前的高大男人转身,黑眸深邃,却仿若深潭,冰冷又深不见底。

扫了一眼桌上装在牛皮纸内的文件,皇甫尚安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若不是家里面那两位拼了命在催,他也不会去签这种无聊的合同。

修长的指尖停留在文件袋上,皇甫尚安冷冷的应道:“她有什么要求?”

“她要求律师晚上去警察局保她。”

这一点就连站在一旁的男人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校的大二学生会有多大的能耐?非要闹到警察局去?

皇甫尚安冷峻的眉扬了扬,似乎又了一丝兴致,双手交叉在一起垫在了下巴上。

再次用冷眸扫了一眼文件袋。

沉了沉黑眸,骨节分明的手指便附在桌上,打开了文件袋。

刚看到资料上面第一行,皇甫尚安的眉头就蹙了起来:“19?”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太太原本是唐氏集团的大女儿,唐安邦的原配夫人去世后,又续娶了一位……”

续娶回来的二夫人带来的大女儿不但和唐安邦有血缘关系,而且还比唐一一大两岁。

所以唐一一自然就变成了二女儿。

“她与任家有婚约?”没等那人介绍完,皇甫尚安就扫到了任皓轩的名字。

黑眸微眯,越发对于唐一一为什么签合同感到疑惑。

任家和皇甫家在商场上向来是对手,而唐家又与任家交好,有商业上的联姻也是无可厚非,但偏偏要牵扯他们皇甫家……

“这婚约原本是太太和任皓轩的,但……唐家的大女儿已经有了身孕,所以这婚约……”

不用细说,皇甫尚安自然也明了。

“婚期是今天?”

“这……”听到皇甫尚安的提问,那人赶忙查了查桌上的资料,“婚礼是定在明天一早。”

听到这,皇甫尚安冰冷的黑眸闪过一丝玩味。

好看的手指松了松领带,便慵懒的靠在了椅子上。

“通知沈律师晚上去警局保太太,告诉他,明天我不介意多保一次。”

“……”

先生,您这么任性,真的好么……

第二章

夜色迷蒙。

霓虹的的霞彩映衬着昏黄的街灯。

【一一,今晚我要和你解释清楚,地点在红匣子酒吧,晚上9点,不见不散!】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唐一一的小手再次紧紧的握了握拳,是时候让这个渣男好好付出代价了!

推开红匣子酒吧的红色铁制大门,唐一一就走了进去。

红匣子酒吧是以八十年代气息为风格的一家大型酒吧,里面的内设座椅都是仿造八十年代的巴士和火车,要不是舞台强劲的音乐和强大的灯光效果,唐一一说不定真的会以为自己穿越了。

恍恍惚惚的一面走一面找着熟悉的身影,却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一一,我们在这呢!”

甜腻腻的声音不禁让唐一一的眉头皱了皱,看着唐如玉那张挂着假笑的脸,唐一一极为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一一,你……你怎么会过来?”任皓轩很是讶异,平日里根本没有来过酒吧的唐一一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我?”唐一一不禁心底冷笑一下,还不是被你身边的贱人坑来的。

从任皓轩开口说第一句话,唐一一就知道那条短信不是任皓轩发的了。

“皓轩~”一双藕臂直接缠在任皓轩的胳膊上,唐如玉娇滴滴的开口,“快点坐下吧,大家正玩的开心呢,一一,你也过来坐!”

任皓轩看着唐一一,很是别扭的抽出胳膊来,似乎想要和唐如玉保持些距离,这些小动作在唐一一的眼底看来更是觉得作呕。

再看看周围坐着的那几个,认识唐一一的几个表情变得很是古怪,而其他并不认识唐一一的人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唐如玉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诡异眼神,噙着满脸的微笑看着唐一一:“一一啊,我们几个正在庆祝我和皓轩的最后一晚单身夜,你知道的,明天我们就要订婚了……”

“如玉!”任皓轩眉头倏地蹙了起来,不悦的盯着她,试图阻止她继续开口。

见此情景,坐在最靠外的任安康难掩眼底的一抹心疼,开口帮忙唐一一解围。

“一一,要不要来杯喝的?”

闻声,唐一一这才看清坐在边上的这个男人,他是任安康的大哥,印象中,他平日里很少和自己说话。

似乎总是木木的。

“谢谢,正好觉得口渴。”说着唐一一顺势就坐在了任安康的边上。

唐如玉如此精心设计这么一出,无非是想要她在众人面前狼狈而逃,她唐一一才懒得上当!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斗到底好了!

拿过桌上的酒水菜单,唐一一丝毫不客气的点了起来。

“给我一杯迈阿密冰茶,谢谢。”

“一一,你最好还是不要……”任安康话还没有说完,唐如玉就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任哥哥,我们还是继续玩刚刚的游戏吧,现在一一也在,正好热闹。”

“这……”任安康欲言又止。

这迈阿密冰茶可不是什么茶,是将烈酒与可乐混成一杯看似茶的饮品,虽然取名“冰茶”,但口味辛辣。

对于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唐一一,任安康不免有些担忧。

“来来来,继续刚才的游戏,现在到任哥哥发牌了,抽到王的人要好好想想怎么惩罚其他人~”

来不及多解释什么,任安康就再次被拉进了游戏。

而与此同时在红匣子这条街上,稳稳的停靠着一辆黑色卡宴。

车窗玻璃缓缓的落下来,露出一个男人的侧脸。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淡漠,眉宇间更是孤傲无比。他的侧脸上带着一道明显的疤痕,更是添了几分煞气。

冷峻而又内敛的眸子看向车窗外。

“三小姐说要再玩一会,稍晚一些就会回去。”站在黑色卡宴车外的许秘书靠在车窗旁简单的汇报了一下。

“稍晚些?”扬了扬眉,车内的人无动于衷地哼了哼,“三小姐什么时候学会说话这么委婉了?”

如果她皇甫若若这么好对付,老头子就不会大晚上的打电话非要他来这种地方拎这丫头回去。

许秘书窒息了一下,似乎没料到会这么快被揭穿。

“她说了什么?”

“先生,三小姐说……滚。”

没有丝毫的意外,皇甫尚安单手撑在车窗上冷冷的瞟了许秘书一眼:“难得你能把这一个字翻译的如此委婉……”

许秘书听到这句话,内心简直要内流满面了,三小姐得罪不得,先生也得罪不得,夹在中间,还不如直接自我了断了痛快。

瞧着许秘书的模样,皇甫尚安也懒得理会皇甫若若究竟什么时候回去了,这种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回去吧,我累了。”

说着,皇甫尚安收回了长臂,靠在后座上阖上了眸子。

“先生……”站在外面的许秘书并没有马上上车,“我刚刚出来的时候看到太太了。”

虽然里面嘈杂了一些,不过唐一一的模样,他还是认得出的。

“她在里面?”皇甫尚安眸子缓缓的睁开,斜睨了一眼许秘书,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这么晚了,她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是的,先生,任家的两兄弟也在。”

而且还是和三小姐在一起!许秘书暗暗在心底加了这么一句。

双眉一挑,皇甫尚安顿了顿,骨节分明的大手就推开了车门。

修长的腿自车门迈出,皇甫尚安起身掸了掸原白色西装,这才向着红匣子酒吧走去。

许秘书自然是紧跟在后面。

嘈杂的音乐声让一进门的皇甫尚安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舞池中闪烁的灯光也让皇甫尚安很是不适应。

尤其是行走间,总是似有若无往上靠的女人,更是让皇甫尚安打心底觉得恶心。

“先生,你快看!”

许秘书指着舞池前方的舞台上,脸色极为怪异的喊了一句。

皇甫尚安顺着许秘书指的方向看去,只一眼就看到了被人拉在舞台正中央的唐一一。

酡红的小脸在舞台灯光下显得极为诱人,迷蒙的双眼只消打量就知道她喝多了!

第三章

“各位在场的朋友们,我们这位小姐现在要接受惩罚!”

唐如玉紧紧的捉住唐一一的胳膊,丝毫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如玉,不要闹了!”任皓轩有些看不下去了,在台下低声吼道。

毕竟在S市,他们任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么在酒吧出风头,任皓轩难免觉得有伤大雅。

所以始终不愿意走上台去。

唐如玉了解任皓轩,知道他不可能上来,索性直接当做没听见一般继续冲着台下说道:“只要你们谁能够过来牵走我们美丽的小姐,就可以免费获得香吻一个!”

“唐如玉,你放开我……”喝了酒的唐一一只觉得手软脚软,用尽全力去推她也如同锤在棉花上一般。

“来嘛,一一!”唐如玉紧紧的拖住唐一一,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今天你就等着在皓轩的眼皮子地下被其他男人好好疼爱吧!”

一丝阴毒划过眼底,唐如玉心底的愉悦几乎全部挂在了脸上。

自从唐一一走进这红匣子的大门,后面的一切她就早已计划好了,既然她在任皓轩心底还有点分量,那今晚就让任皓轩彻底的对唐一一失望!

“哟,这么漂亮的妞,玩真的?”

“万一要是带走了,你们可别心疼!”

“哈哈哈……”

舞池里面不少人很是感兴趣的涌了过来。

唐如玉索性猛地一下子将唐一一推下了舞台,涌在一起的人不费多少力气就将唐一一托了起来。

唐一一只觉得天旋地转,恍惚中睁开双眼向着四周寻求帮助,却丝毫喊不出声音来。

“救我……”微弱的声音响起,唐一一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一个人的衣角。

那个男人眉宇间透着冷漠,侧脸上的疤痕极为明显,但五官之间却带着正气。

望着唐一一紧紧捉住的西装一角,许秘书暗叫一声不好。

平日里皇甫尚安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他的衣物!所以这种环境,他向来不会出现。

这下子,唐一一算是踩到先生的地雷了。

“放开她。”冰冷的嗓音似乎从地下散发开来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你算什么……”

玩得正嗨的人听到声音,刚想要反驳就直接咽回了肚子。

犹如恶魔般的寒冽眼神和冷酷气势,足够把人碾碎冰封。

自身不怒而威的架势就足以让人却步。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甫尚安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自然乖乖的把人放下,灰溜溜的去了舞池的另外一边。

皇甫尚安瞥了一眼怀中的人,没有多说什么,索性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向着酒吧舞台边上的某个角落看了一眼,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一下!”等到唐一一被人抱起,任家两兄弟这才反应过来想要追出去。

无奈舞池的人实在是太多,一时半会两人根本没有办法脱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一一被人抱走!

一时间前来参加这次聚会的人都傻了眼,完全没有注意到自从那个男人出现之后,某个在角落的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红匣子外的街道上起了风,带着少许的水气。

迎面吹来拂过皇甫尚安怀中的唐一一,猛地一个激灵,唐一一缩了缩脖子。

酡红的小脸在皇甫尚安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很是踏实的睡了起来。

皇甫尚安眸中闪过一丝笑,唇角微勾便又冷下脸来。

把唐一一塞进副驾驶的座位上,皇甫尚安修长的手指就解开了原白色西装的一颗纽扣,脱下了外套。

“告诉三小姐,她有五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否则,以后都不用回去了。”

说着,将手中的外套准确的丢在许秘书怀里便坐上了驾驶座上。

“衣服处理掉,明天买套同款式的送到我办公室来。”

“是,先生。”

话音刚落,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爆鸣声就响彻了整个街道。

“谢天谢地!”许秘书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皇甫尚安没有暴走,不然真是有得看了。

现在只能祈求太太一会醒来不要去扯皇甫尚安的衬衣才好,否则……

真担心先生脱光了上衣!

可惜的是,皇甫尚安还没有开出走出两个路口,唐一一就这么干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唐一一一只小手准确无误的扯着皇甫尚安的衬衣一角,成功将它拧成一撮褶。

皇甫尚安眉头微微一耸,瞄了一眼已经牺牲了的衣角,长臂轻抬,转了半圈方向盘就停靠在了路边。

“你打算让我送你去哪?”皇甫尚安不答反问。

无比深邃的眸子望向唐一一,平淡的语调不带一丝起伏。

嗓音却说不出的好听。

唐一一睁开朦胧的水眸看着皇甫尚安,呆了几秒钟,很是认真的说道:“我要去酒店。”

酒店?

一抹厌恶从皇甫尚安的眼底闪过,之所以会去那种地方就是为了晚上去酒店?

没有察觉到皇甫尚安的异样,唐一一打了一个酒嗝,就按开了安全带,迷迷糊糊的斜靠在皮质座椅上看着他。

锐利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皇甫尚安冷冷的开了口:“坐好,我送你回家。”

“大叔,真的不用。”唐一一的小手本能的上去按住皇甫尚安握住档位的大手,抬着酡红的小脸望着他,“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大叔?听到这个称呼,皇甫尚安的脸瞬间就黑了半边,听到后半句,他的脸色就更加阴森了。

无家可归就可以随便跟别人睡吗?

皇甫尚安心中一阵冷笑,无家可归,这个借口可真是把空虚寂寞冷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新来的太太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蓦地,唐一一猛地觉得周身都被高压笼罩,一种无形的威慑,越来越强,偷喵了皇甫尚安一眼,这才瞥见他眼底的寒意。

“内个,大叔,”唐一一吞了吞口水接着说道,“麻烦你把我送到警察局,如果不方便的话,现在拨打110也可以的,他们会把我送回酒店住处的。”

今天刚刚签了合同,那个律师应该说话算数的吧?

第四章

听了唐一一的话,皇甫尚安忽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都醉成这个样子,竟然还记得有人会去警察局里赎她。

见皇甫尚安无动于衷,唐一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小脑袋,索性直接靠在了皮质的座椅上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明天我的未婚夫就要去娶我的姐姐,而我今天刚刚把自己卖掉,所以就只好住酒店了。”

几句话说的极为轻松,像和她无关一般,可唇角的那抹笑却如此的勉强。

“你知道签那份合同将来面对着什么吗?”

皇甫尚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唐一一,声音依旧冷漠无比。

“我知道。”唐一一点了点头,“听说他有过三任老婆,一死一伤一失踪。”

静静的坐在一旁,皇甫尚安似乎早就习惯了外界的这些说法。

“既然你知道……”

“不过我不怕,自从我爹的小老婆嫁给他之后,就一直说我是唐家的扫把星,既然别人都说他命硬,我嫁过去,以毒攻毒也说不准。”

唐一一耸了耸瘦弱的小肩膀,自我安慰的笑了笑。

皇甫尚安眉头倏地一蹙,骨节分明的手指就捏住了唐一一的下巴。

定定的看了她两秒,好看的薄唇就不由分说的压了下来。

没等多想,唐一一就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没有被皇甫尚安得逞。

瞧着皇甫尚安诧异的眼神,唐一一把小身子往后靠了靠,和他保持好距离,这才说道:“大叔,我已经结婚了,是不可能背叛我丈夫的。”

虽然婚姻登记都是那位先生代理律师处理的,人她也没见着,不过法律上来说,她已经是已婚人士了。

这种一夜潇洒的事情,她可不打算去干。

“哦?”皇甫尚安眼底的诧异神色也逐渐消失,换上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他人并不在这里,不可能知道,有必要如此吗?”

“我知道的。”唐一一浅浅的笑了一下,醉酒状态下的她更显娇憨,“拜托你还是把我送到警局吧,谢谢。”

“好,我送你。不过……”

皇甫尚安说着,高大的身形再次缓缓的靠了过去。

唐一一赶忙捂起小嘴,一脸紧张兮兮的看着越靠越近的男人,心脏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

不会刚出狼窝又进虎穴了吧?

唐一一的小脸皱在了一起,正想着怎么脱身,只听“咔!”的一声,就觉得腰上一紧。

“系好安全带。”

淡淡的嗓音飘了过来,唐一一的小脸更红了。

满意的看着唐一一吃瘪的小表情,皇甫尚安眼底不觉浮出一丝笑意。

发动车子,好看的大手就搭在了方向盘上。

“放心好了,我对强迫别人没有什么兴趣。”

声音依旧淡淡的,却让唐一一的整颗心瞬间放松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陌生男人的话会让自己如此的安心,以至于没过多久的时间,唐一一竟然再次睡着了……

夜晚的风带着几分凉意,却难以熄灭某些人心中的火焰。

好不容易从红匣子酒吧的舞池挣脱出来的两兄弟一路追到了门口,却连唐一一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任皓轩气急败坏的低吼出声:“该死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皓轩,你别着急,说不定一一和他认识也说不定,”看到自己计谋得逞的如此顺利,唐如玉反倒是装起了好人,“要不然先打电话找找看?”

能够来红匣子酒吧玩的男人带走一个醉酒的女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胜酒力的唐一一估计这会早就已经睡死了,打电话也只会是提醒那个带走他的男人关掉手机而已。

想到这里,唐如玉的唇角就忍不住上扬一丝恶毒的弧度。

街道内昏暗的灯光很好的帮她做了掩护,没有人察觉到她的小心思。

“皓轩,还是去找红匣子的老板看看外面的监控吧。”没有理会唐如玉的意见,任安康思索了一番,马上给出了策略。

如今最快能够找到唐一一的办法,恐怕就只有这个了。

唐如玉一听,心头猛地一惊,绝对不能让他们这么快就找到她。

眼珠子咕噜一转,唐如玉立即捂住了小肚子,顺势就倒进任皓轩的怀里:“皓轩,我……我肚子痛……”

“你……”任安康一眼就看穿了唐如玉的诡计,却又不方面当面揭穿,只好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任皓轩说道,“皓轩,你和如玉先回去吧,一一的事情我来处理。”

“可是大哥……”

“按我说的去。”如果现在不弄走唐如玉,一会不知道她还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这个女人城府不一般,为了能够嫁到任家,竟然抢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

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来的?

任皓轩无奈,只得先带唐如玉回去。

任家住的地方离红匣子酒吧并不远,隔着两条街,在最西面的复式别墅区就是任家现在住的地方。

任皓轩驱车很快就把唐如玉送到了家中,由于唐如玉有身孕,所以任家的家庭医生一直住在任家,以便随时就诊。

“医生,怎么样?如玉她……”

放下了听诊器,须发都有些发白的医生笑了笑:“二少爷请放心,太太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刚刚腹痛可能是因为劳累过度所致,头三个月还是静养比较好。”

“那就好,那就好。”任皓轩一半的心思都在唐一一被别人带走的事情上,现在一听到唐如玉没事了,整个人都有些坐不住了。

“如玉,那你好好休息,我……”

“皓轩,你也听医生说了,要我好好静养,那你更要在家里陪着我了……”说着唐如玉一双藕臂就缠了上来,死死的抱住任皓轩的胳膊,不打算放他走的样子。

见状,医生马上识相的离开了房间。

一时间,整个房间就只剩下唐如玉和任皓轩两个人。

“如玉,你也知道现在一一她……”

还没等任皓轩说完,唐如玉当即就不高兴了,装扮精致的俏脸瞬间拉了下来。

又是唐一一!

第五章

“她现在怎样?不是有大哥在找吗?你就不需要操那份闲心了。”

任皓轩并没吱声,只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唐如玉。

良久才出声说道:“如玉,她可是你妹妹……”

唐如玉冷笑一声:“任皓轩,你到现在还是不是还想着她!明天要和你订婚的人是我!不是她唐一一!你知不知道她刚刚都已经跟别的男人走了?说不定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睡……”

“啪!”毫无征兆的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了唐如玉娇俏的脸上。

“闭嘴!不允许你这么说她!”任皓轩蓦地通红的双眼满是愤怒的瞪着唐如玉,“那还不是因为你!如果明天唐一一不能好好的回来,明天的订婚典礼,你自己一个人去好了!”

说着,任皓轩愤愤的甩开唐如玉缠着的手臂,摔门离开了。

“任皓轩!你给我回来!”

回答她的只有房门摔在墙上的回声。

唐如玉握紧小手,狠狠的捶打在身侧的天鹅绒沙发垫上,做梦都没想到,这个温柔的男人会对自己放狠话。

平时他对唐一一向来就没有过一句重话!

都怪该死的唐一一!

她最好死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了!

越想越气的唐如玉愤愤的踢着脚边的东西发泄怒火,蓦地,看到沙发的缝隙里似乎有样东西。

唐如玉赶忙坐起身来,这才想起刚才被任皓轩顺手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有了!

唐如玉稍稍伸了伸胳膊就把手机拿在了手里,找到上面某个熟悉的号码,指尖跳动之间,一条短信就发了出去。

【唐一一,你不会还真以为我对你还余情未了吧?要知道我明天就要和如玉订婚了,而且,她还有了我的孩子,你趁早还是有多远滚多远!】

就算是没办法当面羞辱唐一一,也绝对不能让她好过!

发完简讯,唐如玉阴险的勾了勾红唇。

独自靠在沙发上看着暗淡的月色,眸中得意之色更显。

而此时的唐一一早就已经睡的不省人事,被皇甫尚安轻而易举的从车里抱进住所房间的大床上。

站在床边,皇甫尚安看着床上安然入睡的唐一一,又瞄了一眼身上那件满是褶皱的衬衣,好看的眉头再次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干净而修长的指尖扯了扯领口,顺手解开两颗纽扣,露出白皙的脖颈。

“嗡嗡……”

黑沉沉的房间蓦地亮起一道光线,在宁静的夜里格外刺眼。

皇甫尚安的手顿了一下,瞟向一旁桌上的亮光,缓缓的走了过去。

这是放在唐一一身上的手机,这么晚了难道是唐一一的父母?

扬了扬眉,皇甫尚安瞄了一眼屏幕,任皓轩这三个字反倒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拿起桌上的手机,皇甫尚安的指尖只是轻轻一划,就打开了手机简讯。

【唐一一,你不会还真以为我对你还余情未了吧?要知道我明天就要和如玉订婚了,而且,她还有了我的孩子,你趁早还是有多远滚多远!】

看到简讯,皇甫尚安好看的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以他对任皓轩这个人的了解,这种刻薄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从一个性格软弱的男人嘴里说出来。

那么能够发这种简讯的恐怕就是唐一一那个所谓的姐姐了吧?

想到这,皇甫尚安修长的指头就动了起来。

【奉劝你还是小心些,万一这孩子没了,明天你的婚礼恐怕也要取消了吧?】

点完发送按钮,皇甫尚安慵懒的靠坐在床边的小桌上,转过头静静的望着唐一一。

“嗡嗡……”

“嗡嗡……”

“嗡嗡……”

手机屏幕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看着满屏文字带着各种感叹号呼啸而来,皇甫尚安就知道唐如玉这次肯定是气炸了。

微哼一声,皇甫尚安唇角漾出一抹嘲讽。

就这种忍耐力,还有胆量发挑衅短信?

没有丝毫犹豫,皇甫尚安直接把任皓轩这三个字拖进了黑名单,连同唐如玉这三个字也没有放过。

他需要保证的是床上这个小家伙能够好好安睡,至于别人的家的媳妇还能不能睡的着……

那是别人的事。

把手机按在了静音键上,皇甫尚安就把它再次放在了桌上。

起身从桌旁走到床前,望着唐一一已经熟睡的小脸,皇甫尚安伸出白皙修长的大手捏了捏她的小脸。

睡梦中的人儿不满的嘤咛了一声,眉头抗议的皱了皱就翻过身子压住了那只罪魁祸“手”。

脸颊的温度自手心传来,柔软的触感并没有想象中的厌恶。

一抹笑意从眼底漾了出来,皇甫尚安眉梢微扬:“看来让你做皇甫家的太太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此无聊的恶作剧都变得有点意思了……”

床上的人儿蹭了蹭小脸,再次换了个睡姿。

皎洁的月光透过白色的纱帘洒在她白皙的小脸蛋上,皇甫尚恩静静的看了她几秒,慢慢俯下身,一个吻轻巧的印在唐一一嫣红的小嘴上。

“这个吻就当做今天把你带回来的酬劳。”

说着皇甫尚恩抽回手臂,起身理了理衬衣,就离开了房间。

唐一一,你究竟还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看来我只有拭目以待了……

清晨,一缕暖阳温暖着白色纱帘,微风轻拂,扬起温暖的味道。

“啊~啊~”

熟悉的旋律从床边的桌上响起。

描金橡木雕花的大床上,某个娇小的身形动了动,向着音乐响起的方向翻了翻身。

迷迷糊糊中,闭着眼睛胡乱摸了摸,并没有找到手机的存在。

小小的身子继续前进,只听“扑通”“哎呀!”两声齐响,唐一一这才算是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

坐在床边的地毯上,唐一一摸了摸凌乱蓬松的头发,起身关掉了手机,整个脑袋还处在当机中。

宿醉后的头痛让唐一一整个人都觉得有些轻飘飘的,光着小脚缓缓的向门口走去。

细腻白皙的小手握住门把手,刚一开门,就见着门前站着几个衣着统一、年轻俏丽的女人十分恭敬的冲着门口喊道:“太太,早上好!”

……

更多精彩内容请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