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眸深似海

副标:BOSS爹地,妈咪又跑了!

作者:秋日菠菜男/女主角:/

第一章

“救,救救我们的孩子,求求你,求求你了……”

地下停车场,刺鼻的血腥。

林如影趴在方向盘上,意识逐渐迷离,腿间汩汩流着血,仿佛要把一个鲜活的生命抽干,她颤颤巍巍地抬起手,试图拽住眼前的男人。

隋洐冷哼一声,一根根掰掉她的手指,嫌弃地擦了擦衣服上的血手印,说出的话更加冷酷无情,“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林大小姐,我真是小瞧你了,想不到你这么狠毒,竟然连蓄意杀人的事都能办得出来。别忘了,她可是你亲妹妹!”

“妹妹,”林如影苦笑,她缓缓摇头,“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十几分钟前,有人发短信约她来这里。

“不必解释,留着力气跟警察说吧!”隋洐眯起的冷眼,冒着寒光,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林如影使出浑身的力气,问出最后一句话,“隋洐,你,你爱过我吗?”

“爱?呵呵!”隋洐懒得回头,将她当成肮脏的存在,“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林氏出事是我动的手脚,还有,我和娜娜三年前就在一起了,是你父亲非逼着我娶你不可。”

三年?她倒成了小三?

他们结婚才刚刚一年,也就是说隋洐和自己在一起,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阴谋。

林如影苦笑,的眼睛流出一行血泪,她摸着圆鼓鼓的肚子,陡然露出苍白的笑容,“隋洐,不管我们林家欠了你们什么,今天都已经偿清,今生今世别再见面了。”

隋洐无动于衷,他唯恐浪费时间,脚步没有停留一秒,抱起躺在血泊中的另一个女人,大步跑远……

有时候,人的霉运来了,事情就会一件接着一件。

林如影再次醒来,人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肚子空空如也。医生告诉她,她的丈夫亲手签了引产协议书,结束了一条八个月的小小生命。

不久之后,两个女警给林如影扣上冰冷的手铐,一左一右架着出门,她刚做完手术,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走廊里却看到这样一幕:

隔壁病房,苏丽娜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亲昵地靠在隋洐的肩膀上,一家三口嬉笑着,享受天伦之乐,画面幸福美满。

那一刻,林如影没掉一滴眼泪,身上的伤口,远不如心头的鲜血淋漓。

她的孩子死了,她的却活着!

原来,连上天都如此残忍!

一场交通事故,林如影被隋洐亲手送进监狱,孩子引产,她不但从此不能再孕,还要遭受三年的牢狱之灾。

在她以为一切都可以做个了结的时候,某天晚上一个犯人却从背后将她打晕。

林如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意识迷茫间,耳畔响起尖利的笑声。

“林大小姐,别怪我们,是你丈夫雇我这样做的!”一个女囚挥舞着磨得锋利的牙刷,恶狠狠地向她扑来……

第二章

三年后,冰城女监。

入秋,阴雨连绵。

几年的监狱生活,林如影单薄了许多,老旧的夏装被雨淋湿贴在身上,显得人更加清瘦,仿佛一阵风都能带走。

“往前走,别回头!”女狱警响亮的嗓音响在耳边。

林如影冻得瑟瑟发抖,点了点头,抱着肩膀机械性地向前。

蹲过监狱的人都流传一个说法,不回头就是不会走回头路,开始新生。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来,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年轻又文质彬彬的脸。

“大小姐,外面冷,快上车,我送您回去吧!”宋子健尴尬地挤出笑脸。

林如影有一秒钟的错愕,但还是上了车。

大小姐?三年前,他对自己的称呼可是隋太太。人果然都会审时度势。

宋子健曾经是林父的贴身秘书,林氏易主,他又成了隋洐的助理,人往高处走这也在所难免。

“我父亲有消息吗?”

林如影入狱不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法院的离婚判决;二是父亲林振伟凭空失踪,至今杳无音信。

宋子健摇头,“大小姐,其实我觉得林总不在反而更好,毕竟他曾经……”

话没有说完,但林如影也明白他的意思:林父早年黑社会背景,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隋洐的父母也在其中。眼下,林家倒台,肯定有许多人想来寻仇。

林如影望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街景,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他……现在怎么样?”

“还好,隋总他……再婚了。”宋子健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按照林大小姐以前的脾气,势必要闹开了。

然而,林如影的表情却没有一丝风吹草动,“也对,在一起这么多年,孩子都有了,是该结婚了。”

车子穿过几条巷口,她突然开口,“这是去哪儿?”

“云海别墅。”

“停车!”林如影掷地有声。

宋子健将车靠在路边,连忙解释,“隋总的意思:那里毕竟是您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还曾经是你们的婚房……”所以,他才在离婚后把云海别墅留给了她。

“别说了,”提起那一年的新婚生活,林如影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替我谢谢你们隋总的施舍,不过,如果方便能帮我把别墅卖掉吗?”

“卖掉?”那个地段不留着升值太可惜了。

“对,价钱低点不要紧,尽快出手就好。”

宋子健怔了怔,点头答应。

林如影推门下车,走到驾驶室前又停住脚,有些为难地开口,“宋秘书,你身上有现金吗?”

“有。”宋子健掏出钱包,里面有几千块钱人民币。

“谢谢。”林如影接过钱,从兜里掏出一枚硕大的鸽子蛋,放到对方手掌上,“这个给你当做交换。”

“啊?这么贵重的钻戒?”

“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我会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她说完,消失在街口的人流中。

第三章

几日后,林如影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市郊一间老旧的楼房。虽然地点偏,但好在价格便宜。

付了租金,身上的几千块所剩无几,找工作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

林如影学历不低,可毕竟蹲过监狱,面试四处碰壁,竟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收留她。

这天,她在一个小广告上看到一家夜店的招聘信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立刻赶了过来。

魅色酒吧,这座城市最奢侈的夜店。

经理老冯贪婪地打量面前的女人,不免感叹,“条件不错,做服务员实在是……小林啊,你有兴趣做公主吗?”

对于自己的美貌,林如影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她曾经是上流圈子里公认的美人,那时大家都叫她“第一名媛”。即便现在物是人非,她也还是肤白貌美,特别出挑。

林如影轻摇头,“冯经理,我只想做服务员。”

“可惜了!”老冯叹了口气,“跟我来吧!”

就这样,林如影终于安顿下来:服务员,包吃包住,工资不低,这对一个有案底的人来说已经不错了。

新来这里,林如影没少被公主少爷们欺负,脏活累活全都交待给她。然而,几天下来,她从来都是任劳任怨,没半句怨言。

这天晚上,公主丽丽正掐着腰,抽着烟,吆五喝六地骂道:“林如影,你脑子瓦特了吗?干活不能动作快点?为什么只用一只手?你的右手是残废吗?”

丽丽早就看林如影不顺眼了,明明是个服务员,偏偏长得那么惹眼,上次她去VIP房送酒,搞得那些客人全盯着她看,公主们的小费都少拿了许多。

左手拿着拖布的林如影直起腰,看着丽丽突然笑了起来。她想起三年的自己,同样也是傲慢张扬,无法无天,现在想想难怪某个男人会觉得厌烦。

依稀记得,她十六岁那年曾经把他壁咚在门上,霸道地宣誓主权:“隋洐,你脑子瓦特了吗?我长得这么美,你怎么就看不见呢!”

“笑什么笑?我有那么可笑吗?”丽丽被激怒,将烟头丢在林如影的身上,“信不信我打你?”

“行了,丽丽,别总欺负新人。”幸好,冯经理及时赶到,摆平了一场小小争端,“小林,有活儿了,马上过来!”

最大的贵宾包厢门前。

老冯关心问道:“刚才什么情况,小林,以后有人欺负你,尽管跟我说。”

林如影的表情平平静静,“谢谢冯经理。”

“不用客气。”老冯借机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有个大人物给老婆办结婚纪念晚会,小林,一会儿音乐一响,你就进这个房间。来的客人不少,你说个吉利话,绝对有不少小费。”

“明白了。”她躲开对方的咸猪手。

这时,包厢内响起了浪漫的乐曲,林如影按照冯经理的嘱咐,低着头推着蛋糕车进了门。

“先生太太,祝你们婚姻美满!”她缓缓抬起头,然而,却在看到场中那抹冷冽的高大身影时,如坠深渊。

大人物原来是他?

林如影从没想过,三年后,她和他的再遇竟然是这样的光景……

……

更多精彩内容请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