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宸少,别过来

作者:林莹男/女主角:/

第一章

“好了,就到这里吧!”把秃头男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拿开,林可馨脸上挂着乖巧又狡黠的笑容。

她把撕破的超短裙往下拉了拉,在秃头男疑惑的目光中摊开手掌,“先生?要不要听听?”

秃头男还没应声,林可馨就打开了录音笔,清晰却暧昧的声音立刻溢满车厢小小的空间。

“刺啦……”布料被撕裂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轻呼,和男人的粗喘:“让我亲一下,我给你两千……”

咔哒一声轻响,录音笔很适时地停下了。

看着林可馨娇美精致的小脸,秃头男咽了口口水:“你想要多少钱?”

林可馨笑得十分无辜:“二十万!”

“二十万?”秃头男尖叫起来:“你怎么不去抢?”

“不想给吗?”林可馨笑得愈发灿烂,眼底却一片寒冰:“你说我要是把录音笔交给你太太,她会不会给我二百万?”

“你……”秃头男瞠目结舌。

“哦对!忘了告诉你,我盯了你有段日子了,对你也算有点了解。比如你的家在哪儿,公司有多少员工,老婆的电话是多少,孩子在哪所学校上学,给小秘在二环买了几套公寓,给情人……”

“够了!”秃头男终于打断林可馨的话,从口袋里摸出支票填好,他狠狠砸过来。

“谢了!”捡起支票亲了一口,林可馨笑眯眯地打开车门:“祝你好运!”

“小姐?”林可馨一条腿刚刚迈出去,秃头男突然开口,声音里带着某种算计得逞的奸诈:“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夜路走太多,总会遇到鬼!”

林可馨倏地回头,还没等她理解这话什么意思,车门已被人大力拉开,继而,四名彪形大汉硬生生挤进来,其中一个,直接把林可馨挤到了扶手箱上。

林可馨额头上立刻惊出一层冷汗:“你们……”

话未说完,林可馨的头发被人扯住,脸被迫仰起,下一秒,一个耳光重重落下来,“臭婊子!居然敢找老子碰瓷敲诈,胆子不小。”

嘴角撕裂般疼痛,林可馨尝到一股血腥,她有些惊恐地看着秃头男:“我错了,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放了你?”扫一眼林可馨吊带衫下的诱人饱满,秃头男抓着林可馨的头发,将她重重砸向仪表盘。

额头剧痛,有粘稠的鲜血流下来,瞬间猩红了林可馨的视线。后背上一暖,秃头男贴上来:“敲诈老子是要付出代价的,只要你让老子爽了,老子就放了你!”伴随着男人的狞笑,林可馨身上的吊带衫被人扯掉。

“放开我,畜生!我要报警!”林可馨的泪水滚滚而下……

二十米开外的隐蔽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驾驶座上的保镖低声问:“老板?要不要过去帮忙?”

后座上坐着个高大的男人,他的脸隐在黑暗中,只隐约瞧得见他挺得笔直的料峭身影。

他的视线透过深色玻璃,紧紧盯着被摁在仪表盘上,因痛苦而变得面容扭曲的林可馨,深邃冷寒的瞳眸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纠结。

然而只过了一秒钟,他便恢复常态,无比平静地说:“撞上去!”

……

林可馨正在拼命挣扎,突然,刺眼的强光落在挡风玻璃上,摁住她的男人们下意识地抬手去遮眼睛。

“砰”地一声,车身重重一晃。继而,一阵“乒乒乓乓”的刺耳响声,像是有许多人在外面乱砸一气。

两分钟以后,秃头男和四名彪形大汉被人剥光了衣服,以无比僵硬诡异的姿势捆在了车门上,每张脸都被打得惨不忍睹触目惊心。

黑衣黑裤面无表情的保镖冲黑色轿车恭恭敬敬鞠了个躬,上前拉开后座的门。

一个男人缓缓探出身,走下来。

因为是晚上,又背着光,林可馨看不清他的长相,但她却看出这是个极其高大挺拔的男人,黑色西装勾勒出他冷冽的轮廓,带着强悍的威压。

“老板?这些人怎么办?”

“弄点罪证送局子里去,不要再让他们活着出来,做干净点!”

“明白!”

林可馨的心一阵狂跳,她对这些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没兴趣,但秃头男若是死在监狱里,她就可以白白得到支票上的二十万。

她太需要这二十万了,只要交了这笔钱,小念就可以做植皮手术,而天堂里的爸爸,罪孽就会轻一点。

所以,林可馨尽量蜷缩起身子减少存在感,却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捡地上的支票。

刚捏住支票的一角,视线中却出现一双铮亮的皮鞋,一只脚不偏不倚踩在了支票上。

林可馨胆战心惊地抬起头,正好对上男人俯瞰下来的视线。

这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五官出乎意料的清俊逼人,仿佛宇宙黑洞中浮现出来的一弯新月,沉静而美好。

但是,他的目光又冷又硬,鹰隼般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像地狱中走出来的撒旦。

“老板?这个女人?”

“扔到河里去!”

“不要……”林可馨嗓子里爆发出凄厉的尖叫,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一把抱住男人的腿,以无比虔诚的姿态匍匐在男人脚下:“求求你,不要杀我,只要你不杀我,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嗤……”男人发出一声极轻极淡的笑声,夜色下,他的俊颜如同一幅流光剪影的画,然而,说出来的话既嗜血又残忍:“可是,我不需要!”

“不!您需要的,我可以给您做饭,可以给您打扫房间,可以……”

“我不需要女佣!”

“我还有一样东西,您要吗?”

这句话说出来,林可馨眼角滚落两颗大大的泪珠。她想,她上辈子一定没有干好事,所以第一次碰瓷就会遇到人渣,现在,还踩到屎!

不过没关系,不管付出什么,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能拿到这二十万,只要小念能重新拥有一张脸,都无所谓。

男人突然弯下腰来,伸出一只手,他捏住林可馨的下巴居高临下打量她,冰冷的目光不带丝毫欲望,却像一只无情的手,随意践踏着林可馨的尊严。

然后他笑了:“记住!这是你求我的!”

他的脚狠狠拧了两下,将支票踩得稀巴烂,也踩碎了林可馨的希望……

第二章

金碧辉煌的别墅,偌大的房间,林可馨一走出浴室就看见男人站在落地窗前,高大伟岸的背影如同俯瞰芸芸众生的帝王。

毫无疑问,这是林可馨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但这个男人身上阴冷强悍的气息,让林可馨即便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依然感到心惊肉跳。

在被带进卧室前,林可馨终于知道了男人的身份,江城一手遮天黑白通吃的大人物,景辉跨国集团年轻的总裁,慕景宸。

察觉到林可馨出来,慕景宸并不转身,他的声音也不大,却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硬:“洗干净了?”

“嗯!”点点头,林可馨局促地拧着自己的手指,连头都不敢抬,嘴角却刻意地弯起十分夸张的弧度。

“脱掉衣服,躺到床上去!”

虽然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可是,听见这么直白又冷硬的命令,林可馨还是觉得屈辱,但她不敢反抗。

刚钻进被子里将自己捂住,慕景宸冰冷的声音紧随而至,仿佛后脑勺上长了眼睛:“掀开被子!”

闭上眼睛,林可馨身体僵硬地又将被子掀开。

她感到床边一沉,陌生又冷冽的男子气息骤然逼近。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胳膊上一紧,她已被慕景宸拽下床,毫不留情地扔在了地上。

“慕总?”

“我不喜欢强迫!”

“我……没有……被强迫……”这句话林可馨说得有些艰难。

“我讨厌看见女人哭哭啼啼!”

赶紧擦掉眼泪爬起来,林可馨脸上的笑容更加夸张:“我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

“穿上衣服!”

“嗯?”林可馨愣住。

明明她站着,慕景宸坐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林可馨却觉得头顶上压着一座沉重的大山,让她连呼吸都异常艰难,“我……”

“穿上,重来一遍!慢一点!”平静的声音,无欲无求。

林可馨愣了十秒钟才意识到慕景宸在说什么,她只觉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脑子里,耳边全是讥讽的咆哮,林可馨?你还可以更羞耻一点吗?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四周安静得可怕,夜,变得更加静谧冷寒,但林可馨不敢违抗。因为慕景宸就坐在床头看着她,料峭的身影像一把直至苍穹的剑,似乎下一秒就要劈在她头上,让她粉身碎骨。

这个过程很短暂,不到两分钟。但对于林可馨来说,却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终于再次躺在冰冷柔软的床上,林可馨松了一口气。她想,最羞耻的一幕已经过去,后面应该很快,她只要闭上眼睛承受就好。

可是等了一会儿,慕景宸却没有动。

沉默是最可怕的折磨,林可馨只好无奈地主动开口:“慕总?”

“给我脱!抱住我!”

抿抿唇角,林可馨又坐起来。

颤抖着伸出手,她一颗一颗解开男人的衬衣纽扣,脱掉他的束缚,抱住他。

自始至终,林可馨都在笑,然而,她清澈纯净的瞳眸中,却隐着浅浅的水光。

当男人缓缓压下来的时候,林可馨终于忍不住闭上眼睛大喊道:“随便你怎么做,给我二十万!”

慕景宸的脑海中迅速闪过零星的片段,如同平静的大海突然掀起海啸,他深邃的瞳眸陡然一缩,重重向林可馨压下去……

手机震动将林可馨从睡梦中惊醒,她疲惫地睁开眼睛。身上的酸楚疼痛让她头晕目眩,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她的视线才渐渐变得清晰。

卧室里昏沉沉的,但厚重的窗帘残留着一丝缝隙,有阳光偷偷摸进来,预示着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男人冷硬的呼吸就在头顶,一条健硕的手臂还霸道地压着她的腰,完全禁锢的姿势。

林可馨默了两秒钟,小心翼翼仰起头。

入眼处是慕景宸精致的五官,睡着的他不像昨晚上她所看见的那么硬朗冷冽,多出来一股干净的柔和。可即便如此,他微蹙的眉眼间依然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寒气。

林可馨有点想笑。她处心积虑去碰瓷,却莫名其妙遇上了江城最有钱的男人。外界传闻慕景宸不近女色,昨晚他却贪婪得像头欲求不满的兽。她和他明明不认识,却做了一整晚爱人之间才会做的亲密事。做之前她明明已经明码标价,现在却无比担心慕景宸会赖账。

是的,这个才最重要,慕景宸会付钱吗?

应该会吧!他那么有钱,二十万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静静地凝视了慕景宸十秒钟,林可馨轻轻移开他的手臂,去够丢在地板上的包。

是夏温怡发的短信,第一条:“丫儿?你还好吗?”

第二条:“小念又在砸东西!”

这就是知己,不管处境多么艰难,在夏温怡心里,她林可馨永远是第一位。

麻木的心因为夏温怡这句“你还好吗”而变得温暖,林可馨弯了下唇角,仿佛正对着夏温怡微笑,她回复:“再等等夏夏,自动取款机出了点故障,很快就能修好!”

短信刚发出去,床头灯“啪”地一声亮了,灯光很柔和,但林可馨却像突然被火烫到猛地缩回被子里,只露出一张惊恐煞白的小脸。

不过很快,她又把手拿出来,面带公式化的笑容道:“慕总早!”

慕景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正站在床边打领带,听到林可馨的话他扭头看过来。他没有看林可馨的脸,视线却顺着林可馨死死压住的被子扫过去。

床上凌乱不堪,被褥像是被打劫过,而男人和女人的衣服交杂在被褥间,胡乱丢在床尾,有些掉在地上。这让蜷缩在被子里的林可馨,愈发楚楚可怜,宛如一只幼兽。

目光在林可馨布满青紫的手臂上停了停,慕景宸毫无预警地弯腰掀起被子丢了出去。

他的动作实在太突然,林可馨完全没有意料到。短暂的惊呼后,林可馨才松开蜷缩的身体,轻轻偏开脸咬紧嘴唇一声不吭。

她知道慕景宸在看什么,床单乱糟糟的,却雪白一片,没有预料中的鲜红。她想,这样的自己,即便乖巧安静地躺在献礼台上,慕景宸大概也会嫌弃。

不过没关系,反正该做的都做完了,慕景宸想反悔都来不及。

果然,定定地瞧了床单几秒钟,慕景宸没有情绪的瞳眸中迅速浮现出厌恶和鄙视,他极轻极淡地哼了一声,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慕总?”再也顾不上羞涩,林可馨直接扑过去。她不敢抱住男人的腰,只好卑微地扯住他的袖子:“我们昨晚说好的,二十万……”

“你不值这个价!”冰冷的声音,拒绝得理所当然……

第三章

林可馨脑子一麻,羞辱感顿时如钻心蚀骨的白蚁,一点点啃咬进去。可她还是固执地坚持:“我知道,可是,我需要二十……”

话还没有说完,林可馨的手腕已被慕景宸捉住,他把她往后一甩,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了墙壁上。

后背上传来的剧痛让林可馨忍不住皱眉,她张开嘴想要说话。可慕景宸的声音已从她头顶又冷又狠地砸下来:“记住!不要跟我讲条件。只能我施舍给你,不能你提要求!”

呵!林可馨笑了,这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果然要赖账啊!

慕景宸精致清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便是深邃的瞳眸,都是惯有的冷漠和平静。可他掐着林可馨脖子的手,却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紧,像是恨不得掐死她:“因为,昨晚是你求我的!”

原本林可馨还想说点什么,被慕景宸这句话一堵,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没错,昨晚的确是她求他的,她求他睡她,只为保住自己一条小命。可是他那么有钱,为什么就不能施舍给她一点小费呢?毕竟她昨晚那么努力地取悦他,而他,也十分满足。

林可馨不说话,慕景宸也不再开口,但他也没离开,而是居高临下看着林可馨,像是在等待她的辩驳。

可林可馨紧张得瑟瑟发抖,哪里还敢再说话?

就在林可馨被他逼视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时,慕景宸突然打破了平静:“记住!以后有人的时候不许和我说话,不许走近我一米以内,不许触碰我的东西,不许告诉别人你认识我。”

林可馨倏地抬头。

从昨晚到现在,她和慕景宸言语上的交流绝对没有肢体上的多,而慕景宸对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记住”。高高在上的强悍,俾倪天下的霸道,他的命令似乎顺理成章。但不管多少个“记住”,都没有这一句更令林可馨感到惊讶。

慕景宸是什么意思?以后?难道他想长期禁锢她?

林可馨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尽最大可能不让自己避开慕景宸深邃平静却足以冻死人的眼睛,尽量用平稳的声音说:“我要二十万!昨晚,只是换取我性命的一场交易。如果你还想有以后,那么,请先付给我应有的报酬!”

林可馨的话刚说完,慕景宸的瞳眸深处便窜起两团黑色火焰,仿佛平静的海面突然卷起海啸,随时都要吞噬她。

然而下一秒,慕景宸眼底的惊涛骇浪便散去了,弯起唇角,他露出一个人神共愤的绝美笑容:“那么,如你所愿!”

林可馨还没搞懂这话什么意思,人已被慕景宸狠狠甩在了床上,继而,慕景宸高大的身躯如同矫健的猎豹般重重扑下来,像是要彻底撕碎她。

进入的时候,慕景宸无比嘲讽的声音在林可馨耳边响起:“记住!我买东西从来不预付资金。而且,我讨厌分期付款,我喜欢终身买断!”

……

从景辉跨国集团总部出来,助理兼保镖王书迅速看了眼后视镜。

后座上的慕景宸正在看文件,手中签字笔发出“沙沙”的响声,神情肃穆又专注。他看起来精力旺盛,如同一座坚不可摧的山,完全不像放纵了一天两夜的人。

“老板?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四个小时,您是直接去机场,还是先休息一下?”王书的声音里带着恭敬。

“先去吃饭!”慕景宸淡然地开口,注意力仿佛完全集中在手里的文件上,头都没有抬。

王书跟随慕景宸多年,深知慕景宸冷漠寡言,他不动声色继续问:“去江城大饭店吗?听说那里新……”

“回家吃!”慕景宸头都不抬地打断王书的话:“让江城大饭店派个中西餐都会做的顶级厨师去景辉苑!”

王书的眼角一抽,景辉苑?那里,什么时候变成家了?

慕景宸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准备二十万,要现金!”

……

景辉苑别墅。

林可馨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卧室里只亮着一盏昏暗的睡眠灯。

慕景宸早已不知去向,被窝和枕头都凉透了。

林可馨记不清从前天晚上到今天早晨慕景宸一共要了多少次,这个男人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整整一天两夜,只是索取,再索取,无休无止。

枕头边上扔着一本鲜红的结婚证,大约是慕景宸离开的时候留下的。

合影中,男人西装革履眉目如画,冰冷的眼眸平静如水。而他怀里的女人,闭着眼睛,像是没穿衣服,颈项和肩膀上还有浅浅的吻痕。

林可馨几乎能脑补出自己被累成狗浑然不觉,而慕景宸却体力充沛地穿戴整齐,神采奕奕地抱着她凹造型玩自拍,然后,慢斯条理地吩咐手下去办理结婚证的狗血场景。

她完全不能理解慕景宸的做法,这个男人要么闲得太无聊,要么脑袋一定被门夹过了。

狠狠将结婚证丢在地上,林可馨的眸中有大片星辰滑过,但她却“噗嗤”笑出声来。

她觉得命运讽刺极了,二十万只是慕景宸的九牛一毛,可慕景宸偏偏不给她。她是那样倾尽所有地讨好他,结果什么也没得到,反而让慕景宸多出来一个能白睡她的合法身份。

多么精明又奸诈的商人啊?真正稳赚不赔的买卖。

手机又开始震动,林可馨知道是夏温怡发来的短信。她没有去看,只是躺在床上静静凝视头顶的水晶吊灯,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过了好一会儿,林可馨翻身下床,走进浴室把自己弄干净。

今天是给小念交手术费的最后期限,她的时间不多,无论如何,她都得搞到二十万,哪怕去偷去抢,去坑蒙拐骗……

林可馨没想到一走下楼梯就会看见慕景宸。

男人正背对着她坐在餐厅里看文件,背影料峭而挺拔。在他身边,站着前天晚上徒手打倒五个男人的王书。

看见林可馨下来,王书俯身对慕景臣说了句什么,然后,他冲林可馨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太太!过来吃早餐!”

……

第四章

没办法偷偷溜走了,林可馨只好冲王书礼貌又僵硬地弯了下唇角:“不用,我不饿!”

伴随着林可馨的话音落下,“啪!”地一声,慕景宸将手里的文件丢在了桌子上。

林可馨惊恐地瞪大眼睛,却见慕景宸又换了一份文件。

慕景宸的动作十分自然,就好像真的是看完随手又换了一份,但空气中却浮动着一股莫名的警告。

咬咬牙,林可馨走过去。

走到餐厅门口,林可馨才发现慕景宸坐得多么刁钻。

他坐在门口玄关处,椅子往后拉开,距离餐桌足有两米远。仿佛餐桌的存在让他不舒服,又仿佛为了便于随手换文件,慕景宸的身体微侧着并不面对餐桌,整个人却挡着大半个门。

从林可馨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慕景宸如同古希腊雕像般俊美的侧颜,但她想走进餐厅,势必得从慕景宸身后或者身前蹭过去。

林可馨下意识就想让慕景宸挪开一点,可刚张开嘴,脑子里却浮现出慕景宸昨天说过的话,他不喜欢有人的时候她跟他说话。所以,林可馨又闭上了嘴巴。

目测一下距离,林可馨决定把自己变得薄一点从慕景宸身后蹭过去。

不知是不是巧合,她刚迈出一条腿,慕景宸突然往后靠了一下。

慕景宸靠的动作有点大,椅背被他带动往后仰起,竟重重往门框上撞过来。

林可馨吓得赶紧缩回来,心脏扑腾腾一阵乱跳。幸亏她反应够快,否则,她一定会被慕景宸的椅背夹在墙上。

“你……”才说出一个字,林可馨又赶紧慌张局促地闭上嘴巴垂下眼眸,生怕慕景宸发现她犯规。

事实上林可馨想多了,从头到尾,慕景宸的视线都在文件上,仿佛她根本不存在。

就在林可馨左右为难,尴尬得几乎要死掉时,王书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太太?您喜欢中餐还是西餐?”

“西餐吧!谢谢!”林可馨心不在焉地应声,脑子里却在盘算要怎么不挨着慕景宸进去。

想了一会儿,她抠住门框,整个人紧紧趴在墙面上,用背对着慕景宸极其谨慎小心地往里蹭。

林可馨没有看见,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慕景宸终于抬起了头。

男人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着,椅背大幅度后仰,后背挺得笔直,深邃的目光却死死盯着林可馨的后脑,像是要将她钉在墙上。

眼见林可馨就要从他面前蹭过去,慕景宸的身体突然往前一倾,椅子又毫无预警地落下来,发出一声突兀又刺耳的响声。

林可馨正专注地蹭墙,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双手不由自主便松开往后退退了一步。可她身后就是慕景宸,所以,没有丝毫悬念,她直接坐在了慕景宸的腿上。

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就连站在一边减少存在感的王书都被这突发的一幕惊到了。

皱了下眉,王书想走过来帮忙。人还没动,慕景宸犀利的目光已狠狠戳了过来。王书吓得一哆嗦,赶紧垂眸敛目继续降低存在感。

林可馨足足愣了一分钟才从慕景宸腿上跳起来,她的脸因为惊恐变得煞白,语无伦次:“对不起,慕总,我没打算碰你,也不是故意要坐到你腿上。是……是门太小了,对,门太小了……”

“王书?三明治、咖啡!”冷漠的声音响起,无情地打断林可馨的话,也彻底无视了她的存在。

王书迅速看了眼慕景宸已经吃到一半的粥,不声不响地换成三明治和咖啡。继而,他拉开慕景宸对面的椅子,冲林可馨微笑道:“太太,您坐这里!”

林可馨紧张得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她温顺地走过去,在慕景宸对面坐下,连头都不敢抬。

大大的餐桌,俩人之间至少隔了两米距离,但慕景宸冰冷的威压却盘旋在她头顶,让林可馨握着刀叉的手指因为紧张而泛白,手心里全是汗水。

绷了绷后背,林可馨试图让自己装作轻松一点。可是不行,即便她目不斜视只盯着盘子里的食物,依然没办法将食物喂进嘴里。

诡异的气氛维持了两分钟,林可馨终于放弃了。她有些不受控制地放下刀叉,站起身。

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她站起来的同时,慕景宸也突然放下手里的文件,站了起来。

就这样,两个人突然猝不及防地打了个照面。

林可馨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姿态和慕景宸直面相对,她的目光只与慕景宸的轻轻一撞,便慌张狼狈地垂下,避开了慕景宸犀利的视线。

“慕总,您慢慢用,我吃饱了!”

慕景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眼神甚至有些飘忽,仿佛正在思考,又像是正在发呆。过了几秒钟,他才扫了一眼林可馨基本没动过的餐盘,突然说:“王书!两杯鲜果汁!”

王书迅速将鲜果汁拿来,慕景宸接过一杯,仰首一口喝完。然后,他看都没看林可馨一眼,重新坐下拿起文件。

林可馨先是愣怔了一下,继而,她学着慕景宸的样子,也端起鲜果汁一饮而尽。

刚榨出来的果汁酸酸甜甜,却是温热的。这让林可馨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她有些感激地冲慕景宸鞠了个躬:“慕总,谢……”

话都没有说完,慕景宸突然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林可馨一眼。

也许是方才那杯热果汁给了林可馨力量,她绕过餐桌追上去:“慕总?等等,您还欠我二十万!”

像是根本没有听见林可馨的话,慕景宸没有回头,脚步也没有停下。直到传来重重的关门声,林可馨才从愤懑和不安中清醒过来。

她刚才做了什么?她居然跟债主一样追着慕景宸逼债?可是,即便这样,这个铁公鸡般的男人还是不愿给她一毛钱吗?多么可笑,她居然会因为一杯热果汁,被这个魔鬼般的男人感动?

自嘲地耸了下肩,林可馨拍拍在墙上蹭脏的衣服,拎起包准备出门。

手刚伸出去,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豪门盛宠:宸少,别过来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