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神农

第一章

狐狸冲,是一条山谷,里面有一个小村子,叫狐狸村。

在距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一大片果园,果园深处有一间小木板房,屋里除了一张木板床之外,还堆放着一些农药、化肥和农具之类的东西。

这天上午,一个年轻人正在呼呼大睡,看他睡觉的样子极为不雅,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他横躺在床上,左脚吊在床沿,右脚搭在发黑的枕头上,整个一副桀骜不驯、野性十足的样子。

而他的脸上则荡漾着十分诡异的邪笑,口水从嘴角淌过脸滴到床上,看他的样子,估计这货正在做着某种美梦。

“二狗、二狗!”

一个女子的呼唤打破了早晨的宁静,听声音显得比较焦急。

虽然已经是早上九点半,屋里的二狗却还是睡得很死,这两声呼唤显然不能把他从美梦中叫醒。

突然,虚掩的简陋木门被推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子一边叫一边走进来:“二狗,二……”狗叫不出来了,啊不,准确的说是“狗”字叫不出来了,女子看着二狗的睡相,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女子没有再叫,而是慢慢走过去,眼睛死死盯着二狗年轻又充满荷尔蒙的身体,眼珠子一转,忽然露出些许羞涩,还算漂亮的脸居然红了。

静静看了一会,女子跨前两步走到床前,弯腰伸手就去揪二狗的耳朵想把他拉起来,二狗却好像知道似的,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接着猛的翻身,右腿快速搭过来,非常巧的搭到女子的肩上,手上跟着用力一拉,女子猝不及防,吓得“啊!”的惊叫着趴到了床上,二狗那条脏兮兮的腿将她死死压住,嘴里却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春花嫂子,这下看你还往哪跑,嘻嘻。”

女子正在挣扎,听二狗这么说,突然愤怒了,她使尽全力将二狗的大腿举起来,接着往床上用力一甩,“啪”的一声顺势狠狠打一掌二狗的屁股,还没等二狗醒过来,她一把揪住二狗的耳朵大声喊道:“混小子,你给老娘起来!”

二狗的美梦被硬生生扯没了,剧痛从梦里叫到现实:“哎哎哎疼死老子了……三、三婶,你怎么来了,哎唷快放手!”

这个三婶叫李秀莲,她当然不是二狗的亲婶子,只不过这个狐狸村的村民全都姓胡,因此是出于尊敬长辈才这样称呼的。

李秀莲看到二狗做梦都想着村里最漂亮的少妇赵春花,心里莫名的醋意翻涌,揪住二狗耳朵的手没有松开,问道:“快说,你和春花那个女人干了什么,老实交代!”

二狗一怔,说道:“和春花……我能和春花干什么?”

李秀莲右手一用力,二狗又是杀猪般惨叫,李秀莲却毫不放松:“你还想骗老娘,刚才你做梦都梦见她,还说没有搞,鬼才相信。你说不说,不说的话就给老娘滚蛋,老娘炒你鱿鱼!”

二狗感觉痛得受不了,只好老实交代:“我的三婶啊,我想和她搞也得她看得上我啊,她连正眼都没看过我,我能和她搞什么,我、我只不过是偷看过两次她洗……澡而已。”

“你说什么?”李秀莲既震惊又感到好笑:“你居然偷看女人,那你……那你偷看过我没有?”

二狗脸色大变,急忙否认:“绝对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看过三婶洗澡,天打五雷轰!”

“王八蛋!”李秀莲是真怒了,手上再次用力,骂道:“不知羞耻的东西,居然偷看女人,老娘杀了你!”

李秀莲这么生气,到底是因为二狗偷看其她女人呢,还是因为二狗没有偷看她的原因,恐怕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

“啊!快放手!”剧痛实在难忍,二狗双手突然往前一推,顿时感觉到两手软软的超舒服,手指神经质的收拢抓了一把!

第二章

李秀莲惊得急忙后退,然后用力一掌扇去:“流氓!”打完之后,她马上跑了出去,到了门外才说道:“快到村委会去,你三叔找你,哼!”

这个亏吃大了,李秀莲还没试过被人这么来的,一路上越想越气,咬着牙低声咒骂了一路。

“王八蛋,居然敢摸老娘……抓得人家那么……哼,最可气的是这王八蛋跑去看春花洗都不看老娘洗,白养这混蛋了……”

二狗,大名胡十一,十一是按照同辈排出来的序号。

胡十一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五岁的时候,父亲去山上干活被洪水冲走,因为家里连遭变故,村里的长者请算命先生给他算过八字,算命先生说这个家伙的八字非常奇特,不但命很硬,而且一生都充满了惊险。他的八字和父母相冲导致不幸接连发生。

算命先生规劝长者,建议把此子送去外地遗弃,由其自生自灭最好,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全村的平安云云。

长者听了之后,虽感到不忍,但是也害怕被这个家伙惹祸上身,经过集体开会研究,一致决定全村人每家养他一天,他去谁家吃饭就帮谁家干活。

开始的时候胡十一不知道这件事,因此听从安排每家去吃一天,也正因为这样,没有人送他上学,长这么大大字不识几个,不过他天生一身蛮力,干起活来倒是一把好手。

到了他十九岁的时候,村长胡大山利用职权承包了村里最大的一块好地,建起了果园,他担心水果成熟的时候被人偷,于是叫胡十一帮他看守,住在果园里,每天管三餐,胡十一那时候也刚好听说了算命先生算命的事,于是不再去各家吃饭,胡大山和他一说立马答应。

就这样,胡十一在果园里一住就是四年,今年已经23岁,长得人高马大,说是看守果园,但是接种树苗、施肥、除虫、除草、以及水果成熟后的采摘都得干,活虽然辛苦,好在他一身力气,倒还能应付。

不过力气大饭量也大,一顿能吃三大碗白米饭,以至于每次吃饭,都让胡大山感觉自己好像被割了一大块肉,不是说他吃得多就是干活不够勤快,只有发几句牢骚之后,心里才能找到一些平衡。

胡大山已经五十岁了,但是他的老婆李秀莲却只有三十六,夫妻俩的年龄相差十四岁,原因是李秀莲属于填房的,填房的意思是胡大山的老婆生病死了之后才娶的李秀莲。

闲话少说,再说胡十一。

刚才无意中占了李秀莲的便宜,他居然没有感到一丝内疚,反而在回味那种朝思暮想的美好感觉,心里暗暗合计着啥时候找机会装着无意的样子再抓来试试。

刚想到这,嘴角隐隐生疼起来,动一下舌头舔舔疼痛的地方,闻到一股血腥味,摸摸嘴角一看手指,居然流血了,由此可见刚才李秀莲的一掌打得有多狠。

吐了一口血沫,想起刚才李秀莲说三叔胡大山叫自己去村委会,不知道是什么事,以往胡大山叫他的时候都是干活,叫去村委会倒是第一次,胡十一不敢耽搁,用水洗一下脸,穿上衣服就跑出门。

到村委会后,看到门外停着一辆小车,知道是有人来了。

胡十一冲进门口,大声喊道:“三叔!”

听到叫声,胡大山从里面的办公室伸个头出来说道:“二狗,这边。”

胡十一走到门口,只见里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30多岁的年纪,显得比较冷漠,看一眼胡十一后就移开了目光;而那女的年轻一些,大概27、28岁的样子,倒是很注意地打量着胡十一。

胡十一看着面前的女人,顿时被她的美惊到了,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他朝思暮想的少妇赵春花长得不错,但是根本无法和这个美女相比,她脸蛋漂亮,身材也很吸引人,尤其是前面和后面,凸出来的地方非常可观,胡十一忍不住暗暗吞了一下喉咙。

胡大山说道:“二狗,这是云乡长。领导,他叫胡十一,是我的侄子,我的果园就是他在负责管理。”

胡十一没想到这个年轻的美女居然是乡长,刚才还偷偷瞄人家胸的眼睛被吓得赶紧抬起来,媚笑道:“啊,你好乡长。”

胡十一身穿一件旧T恤,皱巴巴的有些发黄,一条牛仔裤快变黑色了,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洗过,头发也很乱,人看起来虽然有些小帅,但是脏乱差的形象已经深入女乡长的心,对他自然很不感冒。

云乡长叫云秋月,胡大山看到云乡长貌似露出有些厌恶的神情,就对胡十一说道:“你去摘一大袋荔枝给领导带回去,快点。”

“哦,好的,我马上回去摘。”

胡十一暗暗嘀咕,三叔还真会拍马屁,荔枝熟了特地请乡长下来吃,这么会送好处,难怪能当好几届的村长。

云秋月对胡大山说道:“大山,我想去你的果园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呢,呵呵。”

胡大山急忙说道:“当然方便了,领导要去视察我求之不得呢,只是果园里面沟沟坎坎的不好走,会把您的衣服弄脏的。”

云秋月笑道:“不碍事,你做果园这么成功,我很想将你的经验推广到全乡去,到时候还要请你去介绍一下经验。”

胡大山惊喜不已:“谢谢领导看得起我,只要领导吩咐,我保证将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大家。”

胡阳暗暗鄙视,心说你懂个屁,要不是哥操劳,你的果园早就变杂草园了。

和云秋月来的是司机,他自然不用跟去,三个人一起向果园走去。

胡大山承包的果园确实很大,不但有荔枝、龙眼,还有猕猴桃、柑橘等水果,荔枝采摘后就到龙眼成熟,接着就是猕猴桃,然后柑橘,从夏季到秋季这段时间都有收入,胡大山是挺骄傲的。

来到果园后,胡十一把二人带到一颗荔枝树前说道:“乡长,这棵树的荔枝最甜,你尝一下。”说着伸手摘下一大串递给云秋月,云秋月笑着点点头,马上剥一个来吃,接着就赞叹:“哇,好甜啊,这个核还这么小,全是果肉,太好吃了。”

胡大山大乐:“哈哈,难得领导喜欢,那您多吃点。二狗,去拿袋子来摘呀,还站在这里干吗?”

胡十一那个气,这马屁精就知道拍马屁,吩咐老子干活倒是一点不客气,他气哼哼地向小木屋走去。

云秋月一边吃一边慢慢往前走,胡大山在旁正眉飞色舞地介绍着自己的果园。

走着走着,云秋月手上的荔枝忽然掉到了地上,她连忙蹲下来捡,刚刚把荔枝捡起来,屁股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吓得她“哎呀!”惊叫着往前跑出三步才回头看,右手摸着屁股说道:“什么东西咬我?”

胡大山本来还滔滔不绝的,看到领导被东西咬,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飞快跳起来跑出好几步才大声叫道:“我的妈啊,银环蛇!”

云秋月也看到了,只见草地上一条拇指大的、身上有着一圈圈白色花纹的蛇正飞快地钻进旁边的草丛里,再听到胡大山说是银环蛇,顿时被吓得面如土色:“什么,是银环蛇,你确定吗?”

胡大山抹一把汗说道:“确定,的确是银环蛇,领导,咱们得赶紧去医院,不能拖延,快走吧。”

“好好好,”感觉到屁股传来阵阵轻微的麻痒,但是不觉得痛,让云秋月开始怀疑这银环蛇是否真像人们说的那么毒。

胡大山说:“我去叫司机把车开到果园外面快一点,你不要跑,小心毒性快速发作。”说着马上往外面跑。

云秋月被吓得心慌意乱,正想走,胡十一拿着袋子来到,没看到三叔就问:“领导你要走了吗?”

云秋月一把抓住胡十一的手说道:“刚刚我被银环蛇咬了,我得赶去医院,你扶我一下,我感到头晕。”

银环蛇毒其实没这么快发作,她感到头晕是被吓的。

胡十一一听,急忙把袋子扔到地上,伸手扶住云秋月说道:“领导你不能走,必须马上救治才能保命!”

云秋月一怔,满脸惊恐四看着胡十一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胡十一说:“银环蛇的毒性非常厉害,如果你现在走,这里到镇上开车都要一个多小时,你是熬不了这么长时间的。”

云秋月惊得差点跳起来:“那你……那你有办法吗?”

胡十一说道:“有,咱们到那边小木屋去,我帮你看看。”

云秋月听到胡十一说有办法治,惊喜不已:“太好了,谢谢你小胡。”

现在的胡十一无疑是她的全部希望,因此连称呼都变得亲切起来。

来到小木屋,胡十一马上问道:“领导,毒蛇咬到你哪里了?”

云秋月本来苍白的脸顿时红了:“是、是、是后面……”

胡十一问:“后面哪里,是小腿吗?”

“不是。”

胡十一说道:“那到底是哪里,时间不等人啊,得快点,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

云秋月的脸更红了,她咬咬牙,很小声说道:“是、是屁股……”

“呃……”

胡十一愕了一下,然后说:“你马上趴到床上,我得给你处理伤口。”

“怎么处、处理?”云秋月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脱口而出问道:“不会要我脱掉裤子吧?”

胡十一翻翻眼睛,感到有些不耐烦了:“不脱怎么救治啊,哎呀,你太啰嗦了,我来帮你!”

说完也不管云秋月是否同意,将云秋月面朝下抱起来的,他的右手感受着云秋月前身传来的温软,二话不说就将她放到床上俯卧,接着就动手开始脱云秋月的裤子!

第三章

云秋月又羞又急,抓住裤腰说道:“别!”

胡十一火了:“我说你这娘们能不能配合一点,还想不想活下去,要是不想我马上就走!”

对于没见过官员的胡十一来说,乡长究竟是多大的官根本没有概念,在他面前只有男女之分,因此,当云秋月扭扭捏捏的时候,他就开始烦了。

云秋月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凶,不过想想他的话也对,现在可是救命时刻,要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定自己只能活这么长了。一念及此,她不敢再动,松开了紧紧护住扣子的手。

很快,裤子被褪下到腿弯处,黑色的小裤子紧紧包裹住圆圆的屁股,非常养眼,而在右边屁股的小裤子的边缘上,却有两个黑色的小伤口在沁出黑色的血水,茶杯大的一块地方,皮下已经出现一片黑色。

“我的天,蛇毒在蔓延!”胡十一惊呼起来。

云秋月顾不得害羞了,问道:“那怎么办,我会不会死啊?”

胡十一想了想没有说话,他走到简陋的桌子旁边,将上面的水果刀拿起来,然后打着打火机烧一下刀尖,拿着刀走到床边说:“没其他好办法,唯有先将毒血挤出来,你忍一下。”

说着,他用刀在两个毒牙留下的小洞上划了一道口子,痛得云秋月大声惨叫:“啊,好痛!”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胡大山的叫声:“领导,领导你在哪?”

司机也跟着叫道:“领导,领导!”

云秋月刚想回应,忽然感到屁股上传来一阵阵疼痛,感觉到是胡十一在用手挤,我的妈啊,我现在光着屁股呢,要是被他们看见……

想到这不敢叫了,问胡十一:“小胡,他们来了啊,怎么办?”

胡十一跑过去把门关上,说道:“我会和他们说的,你放心吧。”

云秋月这才放心,刚想说话,忽然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热乎乎的阵阵气流,而伤口上也传来温软的感觉,紧接着就感到被什么东西在吸。

云秋月急忙扭头看,这一看,她的脸更红了,而眼睛也感到热乎乎的。

原来是胡十一在用嘴给她吸蛇毒,刚才挤出来大部分黑色的血,但是周围还是有余毒没有挤出来,胡十一无奈之下只好在心里叹息一声,男人亲女人的屁股好像也不是多丢人的事,死就死吧。

胡十一吸了好一会,拿来纸巾擦干净伤口周围的毒血,然后拉过被子盖住说道:“你躺一会,我立刻去找草药来给你服用。”

云秋月大急:“喂,你要去多久啊?”

胡十一说道:“很快的,刚才你被蛇咬的地方就有。”

自然界实在奇妙,正所谓一物克一物,有毒蛇出没的地方,必定有解蛇毒的草药,只是很多人不认得是哪一种植物而已。

但是胡十一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帮每家每户干过活,被毒蛇咬伤的事情时有发生,他是从村里有经验的老人那里学来的。

胡十一拿口杯装一杯水漱漱口,马上打开门往外走,正好遇到寻找云秋月的胡大山和司机,对他们说领导在小屋里,并且已经帮她挤掉毒血,两人才急匆匆赶过去,云秋月现在有被子盖着,倒是不用觉得害羞。

很快,胡十一拿着一大把草药回来了,走进门口就对胡大山说道:“三叔快帮忙,这个草药用水煮一下给领导服用,我要把另外这种捣烂敷伤口。”

胡大山说:“你这里没有锅怎么煮?”

胡十一怒道:“你不会回家煮吗?”

胡大山现在可不敢生气,急忙说:“好的,我马上回去煮。”

接下来,胡十一叫司机洗干净两块石头,他自己去洗草药,等把草药用石头捣烂,就对司机说道:“你出去,在这里不方便。”

司机哪敢不听,赶紧走出去关上门,走到远处拿出烟边抽边等。

胡十一把草药敷在云秋月的屁股上,又从自己的T恤上撕下布条包扎起来,盖住被子后,说道:“好了,等三叔拿、拿来药水喝、喝下、就……”

胡十一话还没说完,突感头晕目眩!

他一怔,猛然想起被李秀莲一个耳光打得口腔出血,但是刚才救人心切没想起这一层,居然用嘴吸云秋月屁股上的蛇毒!

“糟、糟糕,老子、中、中毒了……”

云秋月本来趴在床上一动不敢动的,可后面听胡十一说中毒,接着就传来“砰”的一声,扭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大声惊叫起来:“小胡、小胡你怎么啦?”

远处吸烟的司机听到呼喊,吓得急忙向木屋跑来。

很快,司机背着昏迷不醒的胡十一跑出果园,云秋月跌跌撞撞跟在后面,司机好不容易将胡十一放到汽车上,胡大山端着一个大碗来到,见状也吓得不轻,急忙问:“怎么了怎么了,二狗怎么了?”

司机说道:“刚才他帮领导吸蛇毒,现在中毒了,得赶紧把他送去医院。”

胡大山说:“这不是有草药吗,给领导先喝半碗,剩下半碗给他喝应该没多大问题的。”

司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云秋月正好来到,说道:“不,先给他喝,全部给他喝,等会你再熬一碗给我就行。”

胡大山说道:“那怎么行,您中毒在先得先喝。”

云秋月说道:“他刚才帮我吸出了大部分毒素,我没事的,快给他喝。”

其他村民闻讯赶来,都很紧张地帮忙灌药水。

过了一会,胡大山忽然惊叫道:“怎么回事,二狗的身子这么凉,难道……”

旁边一个老者颤巍巍的伸手到胡十一的鼻孔探了一会,脸色大变:“没有呼吸了!”

第四章

云秋月闻言被吓得面如土色:“快,快把他抱上车,我们直接把他送去县医院,快点!”

在县医院的病房里,一名医生将棉被拉上来盖住胡十一的头,虚弱不堪的云秋月神情激动,捂住嘴转过身去,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十分伤心。

一起跟来的胡大山蹲在走廊上抽着闷烟,眼睛也有些发涩,虽然胡十一一直令他生气,但是他帮忙看果园这么久,一起吃饭,和一家人没什么区别,但是现在,本来活生生的人却突然死了,胡大山还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医生叹口气说道:“银环蛇毒性排在我国所有毒蛇当中的第三位,蛇毒为神经毒素,有神经肌肉阻断作用,引起横纹肌弛缓性瘫痪,可导致外周型呼吸麻痹,是临床上主要致死原因。病人送来太迟了,而他中毒的地方又在口腔,距离咽喉和大脑太近,虽然注射了银环蛇毒血清,但是……”

刚说到这,身边忽然传来“嗯……”的一声呻吟,医生、护士和云秋月一怔,转头看去,只见被子居然在动!

“我的天,小胡没死,小胡没死!”云秋月惊喜万分,叫声在整栋楼都可以听得到。

胡十一慢慢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是的一张美女滴着眼泪的笑脸。

“小胡,小胡你没死,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这个美女说着话的时候,眼泪像断线的珍珠般滴下来,不偏不倚的滴到胡十一的脸上、鼻子上和嘴巴上,他忍不住舔舔发干的嘴唇,第一句话就是:“美女,你的眼泪是咸的。”

“噗”,美女和护士都忍俊不禁,美女急忙用手擦眼泪,胡十一的眉头却皱了起来,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美女说道:“在县医院啊,刚才我们从村里把你送来,还以为你死了,谁知你却醒了过来,真是感谢老天爷啊!”

胡十一的眉头依旧皱着,看着这个这么紧张自己的美女问:“请问……你是谁?”

美女一怔,用手里的纸巾擦拭着滴到胡十一脸上的泪水,说道:“我是云乡长啊,你难道不记得了?”

胡十一皱着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一旁的胡大山问道:“二狗、二狗,你感觉怎么样?”

胡十一看看胡大山又问:“你是?”

胡大山惊讶地问:“不会吧,你难道不认识三叔了吗?”

“三叔?”胡十一想了一下,闭上眼睛说:“对不起,我有些累。”

云秋月说道:“知道你累,你先好好休息。”

在医生办公室,云秋月问道:“医生,小胡怎么回事啊,醒来居然都不认得我们了。”

医生说道:“但凡假死的人,因为心跳停止一阵时间,大脑缺氧后,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暂时的失忆是很正常的反应,你们不用太担心,病人应该很快就会恢复的。”

梁秋月和胡大山听后都放心一些,走出医生办公室,胡大山就说:“领导,你不但被蛇咬,还操劳了这么久,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可以了,等会我老婆就会来到,您就放心吧。”

云秋月来到医院后,医生也给她注射了蛇毒血清,因此蛇毒已经完全被清除,刚才的情绪太过激动,现在平静下来确实感到累了,于是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去,等晚点我再来。”

云秋月走后,胡大山发觉没烟了,于是下楼去买。

病房里,胡十一再次睁开眼睛,用手掐着疼痛的太阳穴,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心里感到万分困惑。

接下来,他闭上眼睛又想了一会,还是不得要领,动一下手脚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神经质地摸摸脑袋,一边摸一边掐,也没有任何异样。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突然坐起来,然后下床跑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顿时瞪得比铜铃还大,双手扯着头发,惊骇莫名地说道:“卧槽,难道老子重生了?”

第五章

时间拨回到十分钟前,远在日本东京市的银座四丁目。

一辆出租车来到一个寿司店门前停下来,一个帅气的年轻人下了出租车,四下看看之后,向寿司店门口走去。

店里顾客不多,只有六个人,他们都很休闲的品尝着寿司,但是其中一个顾客看到走进来的年轻人后,脸色突然大变,起身就往里面跑,年轻人紧追不舍,迅速跟进去。

但是,他刚走进去就知道糟了,里面居然有四个人用手枪指着他,背后还有五个人冲进来,他们的手里都拿着枪,这些人正是外面的顾客!

上当了,年轻人虽然本事通天,但是在九把手枪面前也是无力施展。

刚才惊慌跑进来的那个男子重新出现,他大笑着走出来拍着手笑道:“胡十一啊胡十一,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跑到日本来找我,老子和你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为什么非要置老子于死地不可?”

胡十一冷笑道:“赵志刚,你身为安全部特工,不但没有为国家的安全尽自己的力量,反而为了荣华富贵而出卖机密情报,像你这等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哈哈哈哈!”赵志刚又狂笑起来,等笑够了才说道:“这叫人各有志,老子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有什么错?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因此老子故意泄露行踪让你们知道,目的就是想来一个杀一儆百,老子把你们排名第一的特工干掉之后,看谁还有狗胆再来找老子!”

说到这,他突然举起枪,枪口顶着胡十一的右边太阳穴咬牙切齿地说道:“胡十一,你本来不该死的,但是你偏偏要自告奋勇来找老子,那老子就对不起了,希望你去到阴曹地府,不要埋怨老子心狠手辣,永别了老朋友!”说到这,突然扣动扳机,子弹将胡十一的脑袋打了一个对穿……

胡十一知道自己死定了,赵志刚的那一枪不但把他的脑浆打出来溅到旁边日本特工的脸上,也把他的灵魂给打得飘离了躯体,眼前一片黑暗,不知道自己的魂魄将飘向何方。

但是等他醒来,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病床上,更诡异的是有个大美女哭着笑着叫自己的名字,他一片茫然的情况下,头部传来剧烈的疼痛,这一切,让胡十一不知所措。

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魂魄恰好落在这个刚刚死掉的年轻人身上,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死掉的家伙居然也叫胡十一!

刚才的头痛,是将他的记忆和另一个胡十一的记忆交汇在一起所发生的反应,等他的头痛逐渐消失后,他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叫胡十一的家伙竟然连书都没有读过,脑子想的都是偷鸡摸狗和偷看女人的下三滥勾当,除此之外,这个家伙还很喜欢赌钱,没钱就偷人家的鸡鸭去卖,而出老千的手法相当拙劣,被人发现后打个半死的记录就有三次,除了这些之外,剩下的就是干农活的本事。

嗯……明白了,那个大美女叫云秋月,还是个乡长,刚才在果园捡荔枝的时候被银环蛇咬屁股,是这个家伙帮忙疗毒,嚯,还用嘴吸人家的屁股,啧啧啧!

想了好一会,胡十一知道自己不能暴露身份,接下来,只能用这副躯壳来开始新的生活了,只是家里的父母和爷爷奶奶他们……唉,还是先别想了,等有机会再回去看吧。既然抢了人家的身体,那就对人家好点,让这身体多享享福。

想清楚后,胡十一走出洗手间,看看挂在墙上的日历,时间没有改变,这种重生的无缝对接恰到好处,实在神奇。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门外传来着急的声音:“你说什么,二狗没死?”

胡十一凭记忆听出是那个三婶李秀莲的声音,刚想迎出去,李秀莲已经跑进来,一看到胡十一就惊喜不已嚷开了:“哎唷,二狗你真的没……事了?”死字差点说出口。

胡十一眼珠一转,学着原来那个胡十一坏笑道:“没事了,三婶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快饿死了。”

李秀莲嗔道:“你们是坐小汽车,我是赶班车,现在来到已经是最快的了,你还嫌我慢……我知道你饿了,看你好像没事了,要不现在就出去吃饭吧?”

胡十一马上笑着说道:“好啊好啊,三婶最好了,嘿嘿。”

胡大山看到他这么快就恢复记忆,感到挺开心,说道:“二狗你现在还不能走,还没办出院手续呢。”

胡十一说道:“三叔,你帮忙办一下不就行了吗,走吧三婶,我确实快饿死了。”

胡大山很是不爽:“你这小子前世就是个饿死鬼,少吃一顿都不行,我可先说清楚,这次在医院的花费你得还给我。”

胡十一很是气愤,转头看着李秀莲说道:“三婶,三叔也太抠门了,我帮你们家赚那么多钱,不给我人工钱不算,这一点点钱都要我还。三婶你说一句话,如果要我还的话,我可不帮你们看果园了,得出去打工才能挣到钱还。”

李秀莲急忙说:“二狗,咱们不听这老东西的,我做主你不用还,走吧,咱们吃饭去。”

胡十一笑道:“我就知道三婶对我最好了,不像某些人拍马屁倒是很大方,对家里人却小气得很。三婶,咱们走,我想吃鸡。”

李秀莲马上说:“好好好,三婶给你买一只鸡吃。”说到这,转头对满脸怒气的老公说道:“你快去办出院手续,等会吃完饭我就和二狗回去了。”

胡大山忍不住跳脚叫道:“那我怎么办?”

胡十一回头说道:“你不会自己赶车吗,唉,人老了脑子开始不好用了。”

胡大山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喘着气说:“这个王八蛋居然敢顶嘴了,枉老子送他来医院救命,等我回去再好好收拾他。”

在一家小饭馆里,四个菜碟只剩下一点菜汁,三大海碗白米饭下肚,胡十一非常满意地摸摸肚子,接着抹一下油光光的嘴巴,这才笑道:“三婶……唷,我吃饱了!”中间那个饱嗝打得震天响。

李秀莲皱着眉头说道:“二狗你也太能吃了,我半碗饭没吃完你就把菜吃光,我吃什么?”

胡十一说道:“再叫一个菜……不,再叫一个菜你肯定吃不完了,老板,来一碟咸菜!”

李秀莲翻个白眼,叹口气说:“你倒是会安排。”

从县城到乡里的小中巴很破旧,除了喇叭不响,到处都响,胡十一和李秀莲坐在最后面,坑坑洼洼的烂路颠得两人屁股生疼。

胡十一此时倒是没在意,因为这样颠,让他有机会和三婶挨得很紧,能时不时的摩擦她的手臂,那种滑溜溜的感觉让胡十一这货非常受用。

但是李秀莲却满脸痛苦,说道:“二狗,坐在后面太颠了,我要晕车。”

胡十一抓住李秀莲的肩膀说:“那要不我让司机停车给你缓一下。”

李秀莲说:“说得轻巧,人家才不会理你。”

胡十一看看开车的司机,的确不像是好说话之人,目光移转,顿时眼睛发亮,说道:“前面那个人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我去叫他让个位置给你,你坐前面又靠窗应该会好一点。”

李秀莲说道:“可是,看那个光头佬很凶的样子,估计他不会同意。”

胡十一说道:“没事,我去问一下就知道了,你扶稳,我很快回来。”

胡十一站起来走过去,只见那个光头佬自己坐一个位置,身边的空位放着两个袋子,而此人大约三十多岁,身材高大,看起来十分凶恶。

胡十一看着光头佬笑道:“大哥,和你商量个事怎么样?”

光头佬抬起眼看了一下胡十一,淡淡地问道:“什么事?”

胡十一依旧笑着说:“我三婶坐在最后面颠簸得晕车了,想请你将东西放下来给她坐一下,我先谢谢你了。”

光头佬将二郎腿放下,看着胡十一说道:“没问题,叫你的三婶过来坐我大腿更舒服,绝对不会再晕车了。”

身后一个马屁精趁机打趣:“那样的话,虽然不晕车,但是会晕浪啊,哈哈哈!”

但是,没有人跟他一起笑,所有人都想揍光头佬和那个马屁精一顿,可惜的是没有人敢出头,都在看着胡十一,看这个年轻人接下来会怎么做。

胡十一面不改色,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伸手提起光头佬身边的一个袋子突然从他面前扔出了车窗!

第六章

大家顿时“啊!”的惊呼起来!

光头佬看到一个袋子飞出窗外,还一脸懵逼,等他转头看到胡十一已经提起第二个袋子才惊觉是自己的,马上怒道:“王八……啊!”

蛋字还没骂出口,只听得“呼”的一声,他那沉重的袋子兜头砸了下来,只听得“扑”的一声,光头佬顿时翻白眼。

与此同时,司机马上急刹车,全车人被惯性推离座位,急忙紧紧抓住前面的靠背。

司机刚停好车,胡十一就说道:“司机师傅,请把车门打开。”

司机看到这年轻人说打就打,哪敢不听,急忙把车门打开,胡十一一把揪住光头佬的衣领将他拖了出来,紧跟着一脚踢去,紧接着又将那个袋子向光头佬砸去,光头佬连同袋子从车门滚到了公路边。

胡十一走到后面扶起满脸吃惊的李秀莲笑道:“三婶,前面有空位,咱们坐前面去。”

李秀莲此时看到全车人都笑容满面,纷纷称赞胡十一打得好,于是挺起本来就很可观的胸走到前面来,胡十一看着那个马屁精冷冷地说道:“你是自己下去还是让我扔下去?”

马屁精脸色煞白,急忙起身拎着一个蛇皮袋灰溜溜的下车。真是太倒霉了,就说了一句而已嘛,要不要这么霸道?

胡十一对满脸惊愕的司机说道:“师傅可以开车了。”

“呃,好,好的好的。”司机一边说话一边把车门关上,马上开车走了。

而那个光头佬被摔得鼻青脸肿,过了好久,才在路人的呼唤下幽幽醒过来。

到镇上下车后,胡十一和李秀莲一起搭乘摩的回去。两人回到家不久,胡大山也回来了,他出奇的小心眼,回到家少不了又是一阵埋怨,把李秀莲说得烦了,和他狠狠吵了一架。

在村头的一颗巨大的榕树下,有二十多个人正在开着胡十一的玩笑。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看着胡十一笑道:“二狗,听说你早上救了云乡长一命,这下要发了啊。”

另一个女人说:“这还用说,云乡长的命多金贵,被银环蛇咬不死,二狗的恩情大了去了。何况,人家二狗还是用嘴把蛇毒吸出来的。”

旁边一个女孩问道:“六婶,那个乡长被银环蛇咬哪里了?”

六婶大笑:“乡长的屁股啊,哈哈哈!”

众人大笑,那个女孩羞红了脸看着胡十一也在吃吃偷笑。

胡十一摸着额头有些尴尬,一个男子笑道:“这小子赚大发了,不但亲了云乡长的大屁股,还救了人家一命,你们看着吧,不用多久乡长就会来找二狗报恩了。你们以前看不起他,接下来就要轮到他看不起你们了。”

大家顿时笑不出了,看着胡十一都在幻想着这个家伙究竟会得到什么好处。

就在这时候,村口外面突然射来两条巨大的光柱,一辆车慢慢开了进来。

大家都十分惊奇,全都站起来迎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晚开车来。

很快,当看到是云秋月乡长下车来时,六婶反应最快,一把将胡十一拉过来说道:“二狗,乡长来找你了。”

话音刚落,云秋月就大声问道:“大家看到胡十一没有?”

六婶大声说道:“在这,乡长,胡十一在这!”

胡十一只好走出来笑着打招呼:“乡长,你找我?”

云秋月责怪道:“你怎么回事啊,出院都不和我说一声?”

胡十一笑道:“我已经好了,三婶又正好来到,加上我肚子饿,就出去吃东西,三叔顺便去办出院手续,吃完东西就回来了。”

云秋月说道:“嗯,你出院太快了,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好了。”

胡十一拍拍身上说道:“确实好了,只是中蛇毒而已,解了毒就没事了啊。”

云秋月说:“那不行,必须经过医生诊断才算,你赶紧上车,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胡十一大惊:“不用了吧,这么晚还要去县城。”

云秋月说:“检查不用去县城,去乡里的医院就可以了,快走吧。”

胡十一很不想去,但是云秋月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余地,唯有听话上车。云秋月把车掉头,开走之后,那帮围观者顿时又闹哄哄的议论起来。

胡十一在车上再次说道:“乡长,我真的没事了,不用这么麻烦你的。”

云秋月转头看看胡十一,然后说道:“胡十一,我希望你以后都要听我的话,你能做到吗?”

第七章

胡十一大惑不解:“为啥,你一个女人……”

云秋月马上问:“女人怎么了,女人的话就不该听吗?”

“我没这样说,”胡十一说道:“我只是觉得什么都听女人的会被人笑话。”

云秋月马上斥道:“这是什么歪理?不和你说这个了,那啥,你会开车吗?”

胡十一一怔,看着云秋月说道:“会!”

云秋月吃惊了:“你啥时候学过?”

胡十一眼珠一转,笑道:“六叔以前买有一辆货车,我叫他教过我。”

云秋月说道:“那不叫会,你得重新去学,只有拿到驾照才算会。”

胡十一惊讶地说:“去学驾照,我哪里有钱?”

云秋月说道:“这个你不要担心,我给你。”

胡十一摆手笑道:“不,我不要你的钱。”

云秋月问道:“为什么不要?”

胡十一说:“没有为什么,总之我不要。”

云秋月正想说话,忽然把车刹停,问道:“你的身份证有没有带着?”

胡十一摸摸身上,说:“有,我一直带着的。”

云秋月伸手过来:“给我!”

胡十一掏出来问:“你要我的身份证干吗?”

云秋月接过身份证才说道:“明天我带你去驾校报名。”

刚说到这,对面拐弯处射来灯光,一辆车迎面开来,云秋月说道:“糟糕,这条路这么窄怎么过去啊?”

话说完,对面的车也慢下来,靠近后发现是一辆货车,在这条土路上的确不好会车。

货车已经贴近路边停下来,云秋月看看左右后慢慢开过去,到了货车的车头位置,她停下来说道:“这么窄过不去的嘛。”

胡十一抬头出去看看,正想说话,云秋月已经下车去了,她走前面看了看,对货车司机说道:“你能不能再后退一点,我过不去啊。”

货车司机说道:“能过去,位置是够的,你开慢点就行,我这车货很重不好退。”

云秋月没办法,走回驾驶位外面,正想打开车门,却看到胡十一坐在上面,于是惊呼道:“你干吗,快下来。”

胡十一笑道:“我可以开过去,你如果害怕就到前面路边等我,我过去后你再上车。”

云秋月刚想说不行,但是想到自己不敢开过去,如果不给他开,就僵持在这里了,还不如自己到前面帮忙看着指挥一下。

想到这,说道:“那你慢点,我到前面帮看着。”

胡十一笑道:“好的,快去吧。”

云秋月马上向前走去,但是等她回过头来,胡十一已经把车开过来了,这下让她十分惊讶:“我的天,你开车开得这么好啊?”

胡十一说道:“这条路我熟嘛,快上车吧。”

这次云秋月干脆坐到副驾驶位置,说道:“我要看看你开车究竟什么样。”

胡十一笑道:“好呀,绑好安全带。”

云秋月刚刚扣上安全带,车子马上开动,速度比她开何止快了一倍,一路上云秋月除了惊讶就剩震惊了。

到了镇上的医院,云秋月带着胡十一找到院长说明情况,院长马上安排医生给胡十一检查。

检查完出来,胡十一笑道:“我都说了没事,乡长你太紧张了。”

云秋月说:“紧张点不好吗,至少要证明你的确实没事的嘛。”

胡十一心里很是感动,没想到堂堂的乡长这么关心自己:“谢谢乡长,嘿嘿。”

“谢你的头,开车呀。”云秋月可能是领导的缘故,说话总是那么霸气。

胡十一急忙开车,然后问道:“你是回乡政府吧?”

云秋月说道:“嗯,回去我还得做饭,今晚还没吃饭呢。”

“哦”,胡十一不解地问:“你老公不会做饭吗?”

云秋月很是不悦:“你怎么这么八卦,开你的车。”

“嘿嘿。”

现在这个胡十一可不是原来帮胡大山守果园那个,要是那小子自然是不会开车的,这个胡十一那是国安部的特工,别说开个小车,飞机都能开。因此,他说话没那么多顾忌。

车开进乡政府,现在所有人都已经下班,大院里空荡荡的看不到人影。胡十一在云秋月的引导下,将车直接开到宿舍旁边。

云秋月身为乡长,住的地方自然是最好的,虽然说青阳乡不算很富裕,可这个乡政府的条件可不算差,乡委书记和乡长都是住单独的套间。

两人下车后向里面走去,大门里面忽然走出一个人来,胡十一不禁觉得有些面熟......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逆天小神农》阅读!

收藏 1852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3,110 5,723

壮志凌云

家世显赫,却被迫去山里体验生活,一朝觉醒,肖靖堂风雨化龙入红...

2018/07/28 91,168 3,392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725 3,028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

2018/07/28 84,957 2,896

卧龙升天

寒门出生的纪少龙在大学时期,便有了“卧龙”之称,所谓得少龙者得...

2018/09/11 88,905 2,595

逆天小神农

美女老板云秋月下乡视察果园,意外被毒蛇咬伤,胡十一询问伤在何...

2018/10/23 81,186 1,852

绝命医神

为爱顶罪入狱,四年后再度归来已成大佬,妻子惊慌...

2018/06/04 68,571 1,583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69 1,257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422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34 374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