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艺校女友同居的日子

第一章

或许我和很多同龄人一样,读书生涯的结束就意味着失业生涯的开始,标准的四无青年一个,可是人穷志不能短啊,我成天想着当上CEO迎娶白富美,然而只能是想想罢了。

可就在去年夏天的时候,天上掉下的美女馅饼突然砸到了我身上,砸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砸得我头晕眼花。

事情要从我刚刚毕业那会儿说起,找工作四处碰壁,在一起两年多的女友突然提出分手,我不止一次产生过跳楼的想法,只是差了一点点勇气。

为了养活自己,我千辛万苦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在我们市的一所大专性质的艺术学校做体育助教。

这一干就是一个多月,最大的感触就是,每天都有看不完的美女美腿,可惜都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就算吃不到猪肉吧,每天看看猪跑也是好事对不?工作还算轻松,成天面对着如花似玉,二十出头的那些姑娘们,我的定力都增强了不少。

艺校的男女生比例是1:9,相当于男同学少的可以忽略不计,我也渐渐熟悉了学校里的工作,啥也不缺,就是缺钱和女朋友。

早就听说艺校的学生私生活比较混乱,百闻不如一见,我在新闻上看到的“豪车车顶放饮料约妹子”这类的新闻,在我所工作的艺校门口,几乎每周都能亲眼见到,别提有多刺激了。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种只有富家公子哥才能玩儿的刺激游戏,竟然有一天真真切切发生在了我身上。

那天的记忆格外清晰,八月盛夏的一个周五傍晚,我开了一辆14款的白色兰博基尼小牛停在我们艺校门口。

豪华跑车不是租的也不是偷的,更不是我自己的,只是当时阴差阳错,我姐夫让我去开那辆兰博基尼,这事儿后面再说。

因为那天刚好是周五,大部分学生都放假了,我开着兰博基尼着实爽了一把,停在学校门口,回头率简直爆表,喝过的可乐剩了半瓶放在了车顶上,自己都忘了拿。

本来是等我一同事出来一起去吃晚饭的,可谁知意外发生得让我始料未及。我正坐在车上抽烟呢,副驾驶门突然被打开了,一阵神秘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帅哥,能麻烦你送我一程么?我有点事儿比较急,麻烦你了!”

我的眼神随着温柔入骨的声音瞟了过去,修长而妖娆的身躯,黑色吊带包臀裙映出了火爆的身材,一头柔顺的长发垂过肩膀,脸上化了精致的淡妆,五官精致得让人嫉妒。

“啊?我们……认识么?”

猛地惊愣了一下,我尴尬的回应,眼神却是从她的胸口移不开了,心里估摸着她的尺寸,真特么大啊!

我可耻的承认,当她出现在车旁的时候,我已经……有感觉了,浑身都僵硬了。

“我……真的…真的比较赶时间!你这是跑车,送我过去肯定来得及!”

她脸上多了几分请求的意味,身高逼近一米七的她俯下身子跟我对话的那一刹,波澜壮阔的胸前春光乍泄,一道深沟惹人遐想。

因为傍晚光线不算太好,我定睛仔细一看,居然是她?!我心里咯噔的一下,这不是我们艺校出了名的大美女秦茹梦么?!

“你很着急啊?那……”

我顿时有些犹豫,眼看她满脸焦急的样子,好像是碰到了什么急事,随即心一软,也可以说是色心大动,索性答应了她,“你上来吧,去哪儿我送你?”

“太感谢你了帅哥!”

她立刻坐进了副驾驶位,曼妙的身材展现在我眼前,一双玉腿白嫩细长,脸上还多了几分难为情的笑容。

立刻发动引擎,兰博基尼好似一头即将破笼而出的蛮牛,我听到了她急促的话语声:“麻烦你送我去乐坛盛世KTV!”

KTV?这不是去娱乐消遣么?干嘛说的那么十万火急?我撇过头瞟了她一眼,心里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行,坐稳了,把安全带系一下。”

我紧握方向盘提醒了她一句,转念一想,能让美女开口请求帮助也算是一件美事,再说我也答应人家了,哪儿有轻易反悔的道理。

她要去的地方我认识路怎么走,是我们市区比较高档的一处娱乐场所,车子才驶离学校门口,我试着跟她搭讪,笑着随口问了句:“你是秦茹梦吧?模特专业大二的学生?”

“呃……你怎么会认识我啊?”

瞬间露出诧异的表情,秦茹梦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我,停顿了片刻,揣测的语气问我,“我看你有点面熟,我们在哪儿见过么?”

“你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整个学校有几个人不认识你的?”

我瞥了她一眼,忍着笑意回答,“我们在学校里见过好多次了,不过你可能不记得我,我也不是学生。”

“那你是干嘛的?”

秦茹梦好像来了兴趣似的,饶有兴致的表情看着我,恰好碰上个红绿灯,我便跟她搭起话来。

“我啊……我是体育课的助教,刚来学校工作一个月左右。”

下意识的侧过头回她的话,就在那一瞬,我强忍着没有吞咽口水,系上安全带的她完美身材更是显露无疑,上半身的壮阔呼之欲出,诱人的轮廓足以引得男人犯罪。

“原来是这样啊,很高兴认识你。”

她轻笑着点点头,朝我眨了眨眼睛,环顾了车内一圈之后,她略带讶异的语气问我:“开这么好的车,你应该是个富二代吧?哪儿有助教开跑车的?”

“咳,”我尴尬的说不上话来,灵机一动,跟她玩笑了一句,“富二代嘛,这辈子恐怕是不行了,争取以后让我的孩子成为富二代吧。”

秦茹梦听了我的回答,捂嘴偷笑起来,也没再纠结车子的事情,我看着车窗外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惊险过关。

我开的比较快,兰博基尼的动力自然不用多说,就在无话可聊时,秦茹梦拿出了半瓶百事可乐,在我眼前摇晃了两下,脸上浮起戏谑的笑容盯着我看。

“怎么?车顶放瓶可乐,开个兰博基尼在校门口寻找猎物呢?没想到被我破坏了是吧?”

话才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她这话听得我浑身激灵。我惊愕的侧过头一看,她手里握着的那瓶可乐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

脑袋里闪过很多个画面,我这才回想起来,这是我在校门口等人的时候,落在车顶上的!忘了拿了!

她问的这么直白,想必是肯定看过类似的猎艳新闻了,我尴尬的不知如何解释,心想她这是要逗我玩儿啊?

“啧啧,我都忘了这事儿了,”我直视着她动人的双眸,坏笑着回道,“那既然你拿了这瓶饮料,是不是证明接受我约了?”

“去你的!”她笑着狠狠白了我一眼,“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也跟着笑了,眼看快要到KTV门口了,我故作严肃的表情看向她,“我要是说这饮料是我忘了拿才放在车顶的,你信么?”

兰博基尼平稳的停在了路边,她深邃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对我的话语不置可否,提着挎包和一个手提袋,笑着推开了车门,“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

“少玩儿一会儿,早点回去。”

眼看她跟我挥手道别,我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心想那瓶放在车顶的饮料可能真是被她误会了,我特么是那么随便的人么?连我名字都不知道,要请我吃饭?

“我不是来玩儿的。”她靠近车窗旁,风情万种的姿态,“对了,待会儿你要是有空的话,能来接我一下么?”

第二章

这啥意思?不是来这种地方娱乐消遣的,那是来干啥的?

我有点发懵,她看我的眼神变得更加迷离了,那一刹那,鬼使神差的感觉,我立刻应了一声:“行吧,待会儿看,有时间的话我就过来接你。”

“恩。”她笑着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递给了我,这意图很明显了,让我留个联系方式,我自然没有拒绝。

“曾诚?名字还不错,走了啊。”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我输入的号码和名字,笑着感慨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向了灯光辉煌的KTV大门口,只留给我一个婀娜的背影渐行渐远。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今晚这到底是经历些啥啊?又是遇上学校里大名鼎鼎的美女秦茹梦,又是车顶放饮料被她误会,待会儿还要来接她?

不管怎么样,开超跑的感觉真是爽,我掉头回往学校,一路上我那哥们儿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我。

和哥们儿匆匆吃了一顿夜宵之后,眼看都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我一直等待着电话响起,可迟迟没有等来秦茹梦的信息。

姐夫已经打电话催促我快把兰博基尼送回去了,我有些不甘心,跟姐夫打了个马虎眼,说我临时有点儿急事,晚点儿给他送车过去。

直至凌晨12点多,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新信息,秦茹梦发来的:你现在有空吗?能过来接我吗?我在楼下等你。

我快速回复了信息,驾驶着兰博基尼赶往那家KTV。十多分钟就到了那里,车子开进停车场停好之后,我朝着KTV门口走去,远远的就看到一群男女正从大厅里走出来。

“茹梦啊,我送你吧,我的玛莎拉蒂就停在那边!”

“对啊,这么晚了,让刘总送你回家吧!”

两个男的搀扶着秦茹梦,脸上堆满了灿烂的笑容,两人都是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所谓的成功人士。

旁边还有几个女的,穿着打扮都非常性感,只不过长相比起秦茹梦来显然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我放慢了脚步思考对策,秦茹梦的身体歪歪斜斜的,表情也很迷糊,看起来喝了不少的酒。而她身旁的两个中年男人,光从表情就看得出他们对秦茹梦心怀不轨,我这要是冒失的冲过去,很可能免不了一场争执。

……

“我照顾她就行,你们也回吧!”

“不用……谢谢刘总,不用送我了……”

迷醉的秦茹梦试图推开男人的手,却是绵软无力的样子。

我火速回到兰博基尼上,一脚油门一把方向,接着便是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停在了那群人面前。

二话不说开门下车,我径自走到了秦茹梦和那两个男人跟前,“茹梦,我来接你了,怎么喝那么多啊?”

“哇!兰博基尼诶!好酷炫!”

“这男的是茹梦的男朋友吧?!好有钱!”

“我怎么就找不到一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呢!”

旁边几个女的低声嘀咕的话语全都传到了我耳朵里,我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一把从男人手中接过了秦茹梦柔软的身躯。

两个男人充满警惕和敌意的眼神打量着我,好在有一辆兰博基尼在这儿,我瞬间底气十足。

“你什么人啊?秦茹梦和你什么关系?”三十左右的男人剑眉鹰目,瞪着我冷声问道。

“我有必要告诉你么?”

我冷笑了一声,搀扶着喝的迷醉的秦茹梦,“走了,该回家了。”

秦茹梦抬头看了我一眼,迷迷糊糊的表情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把秦茹梦扶进了副驾驶位,我绕道车子另一边,刻意扫了那两个男人一眼,他们也没敢拦我,我得以顺利载着秦茹梦离开。

车子停在一家便利店门口买了瓶矿泉水,扶着秦茹梦喝了几口,过了一会儿她清醒了很多。

“你家在哪个位置?我送你回去。”

我试着问她她家的具体位置,她仰靠在座椅上,脸色红润极了,捂着胸口表情有些许的痛苦。

“在惠风区南亭华苑,谢谢……你来接我。”

她的语气很轻,更像是在呢喃。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她身上散发的香水味混杂着酒气,我也没再多说什么,心里却莫名其妙对她多了些担心。

车内安静极了,突然之间,她侧过身去,从手提袋里取出了一条黑色长裙,然后放在了大腿上。

这是要干嘛?我侧眼看了她一眼,正当心里疑惑之时,她的大胆举动让我瞠目结舌。这妞竟然在车上开始脱起衣服来了!

先是两条黑色肩带滑落,而后露出了香肩之下大片雪白的肌肤,我忍不住咽了咽唾沫,这也太劲爆了吧?!

她自顾自地脱着吊带裙,眼看已经脱到了腹部的位置,似乎根本当我不存在一样……

我瞪大了双眼,随即放慢了车速,她这么奔放的行为,难道是酒后失控,想跟我发生点啥不能说的事情……

“你看什么呢?!没见过啊!好好开车!”

她瞪了瞪我,表情一丝丝的羞臊,有气无力的嗔怒道。

片刻的工夫,她高挑而白嫩的身躯之上只剩下贴身小衣服了,黑色的更显出了她身材的性感和火辣。

那一刻,我真有立刻扑上去把她就地正法的冲动,心里有一股邪火熊熊燃烧,全身血液像是被点燃了一样。

“你这是要干嘛啊?别吓我,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我以为她这是酒后失控,脑袋里一再提醒自己要冷静,严肃的问了她一句,换来的却是她不屑的白眼。

“你在想什么啊?”她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浪琴腕表,喘着粗气边说边换上了那条黑色长裙,“我忙着换衣服,待会儿到家了不能让我妈看到我穿的那样,她会骂我的。”

她的绝美身材像是印在了我脑子里一样,她很快穿上了黑色长裙,这件衣服比起刚才的吊带包臀裙来说要保守很多,却是多了一分清纯气息。

没想到她的回答直接让我愣住了,还是个乖乖女啊?

我笑而不语,她的眼神直愣愣的盯着我,似乎有些生气的表情,“笑什么?我今晚是去谈事情的,有个约拍活动我想接,所以才去跟那些生意人打交道的,你别想歪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强忍着笑意,刻意看了看她的双眸,“你当着我的面换衣服,就不怕我是流氓,对你有点什么非分之想吗?”

“不怕。”她似笑非笑的注视着我,也没再多言。

车内的气氛突然变得不可描述起来,我心里的蠢动一浪高过一浪,几分钟之后终于抵达了她住的小区门前。

她提着包和手提袋向我道谢之后便下了车,我脑袋里又一次闪过刚才她在车上换衣服那一幕,没来由的刺激感搞得我口干舌燥。

“明天学校见。”

走出了几步的秦茹梦突然回转过身看着我,脸上的笑容和话语似有几分挑逗暗示的意味。

我点点头没吭声,一直目送着她走进小区,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心里只觉得哭笑不得,这妮子心真大啊,就在车上换衣服,真是奔放。

抽了支烟准备发动车子,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号码是姐夫打来的,我心头一紧,这都凌晨一点了,糟糕!

“喂…姐夫啊,我在路上了,马上到马上到!”

“你小子是不是开车去泡妞去了?!我以为你出啥事了呢!”

电话那头是姐夫暗含怨气的声音,我赶忙道歉,随口打了个马虎眼就朝姐夫家开去……

送完了车回到家里,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无数次闪过秦茹梦的模样和那令人血脉贲张的火辣身材。

想到明天没豪车开了我就一阵头痛,她还会搭理我么?

第三章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我拿起手机一看,特么的今天是周六啊!我不用去学校,学生们也都放假了。

秦茹梦昨晚说今天学校见,我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妞不是耍我吧?

一整天下来都是魂不守舍的感觉,好几次想要打电话发信息给秦茹梦,又怕打扰到她,所以最终还是忍住了念头。

我终于能理解那句歌词了,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讲道理,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秦茹梦可是学校里无数雄性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要是能做她男朋友,那可是做梦都会笑醒了的。

过了一个无聊的周末,周一我只有早上有两节课,一如往常那般上完课去食堂吃饭,而后回家,没有半点儿关于秦茹梦的消息,也没有见到她的踪影,我就像是被勾了魂儿似的,做啥事都提不起精神来。

很快到了下午,我接到了姐夫突然打来的电话,他的婚庆公司人手不够,问我有没有时间帮他去跑一趟外景拍摄,还要负责开车。

我也没多想就答应了,反正闲着没事做,结果去了一看立马傻眼了,还是那辆兰博基尼。

有跑车开自然是很爽的一件事,一直忙活到了傍晚六点多,结束了外景拍摄以后,姐夫说我没啥事就开车去玩儿吧,但是要我负责油费,瞬间蛋疼的不行。

“我待会儿要去学校拿东西,你在学校吗?晚上请你喝咖啡?”

车子刚加完油我就迫不及待的发了条信息给秦茹梦,可惜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等到她的回复,我开着车漫不经心的到了学校门口。

一辆崭新的暗晶蓝色捷豹跑车停在正门口的路边,乍看上去非常惹眼,很多学生都驻足观望,我刚把车停住,就看到了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

一对年轻男女站在捷豹车边,争吵声远远传来,我注视着那个女人的容颜,心里觉得哭笑不得。

她叫田筱雨,是艺校摄影系的大三学生,长得非常漂亮,但比起秦茹梦来还是有明显差距。我刚进入艺校当体育助教的时候,因为对她一见钟情,所以试着追了一段时间,结果她对我却是嗤之以鼻。

渐渐飘远的思绪很快拉了回来,我看着田筱雨那生气的表情,还有站在她面前的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的男人,用膝盖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无非就是情爱纠葛罢了。

“我都说了我对你没感觉,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田筱雨的语气非常坚决,表情里透出了十足的厌恶,冲着男人大声怒道。

西装笔挺的男人脸上尽是乞求的意味,一只手抓住了田筱雨嫩如莲藕的胳膊,“筱雨!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加倍对你好!你要什么我都能答应你!”

“松开!”田筱雨愤怒的甩开了男人的手,一大束玫瑰掉在了地上,她挣扎着想要离开,却被男人死死拽住。

“有什么话上车再说行吗?!”男人仍是不依不饶,试图拖着田筱雨往捷豹跑车靠近。

“谁要跟你上车了?!你放开我!再这样我叫保安了!”

两人的争执愈发激烈,旁边围观的学生也越来越多,我坐在车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说别的,我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对女人死缠烂打的男人。

那一瞬间,不知道哪儿来的冲动,我打开车门下车,快步朝田筱雨和那个男人站立的方向走了过去。

“把你的手挪开。”

我靠近到两人身前,突然的开口,男人和田筱雨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我,还有周围无数的目光。

“你他妈谁啊?!关你吊事!给老子滚一边去!”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满脸惊诧和怒意,冲着我吼了一句。

田筱雨的眼神也落在了我身上,她的双眼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师父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你骚扰我女朋友,还让我滚一边去?脑子打铁了?”

我一把甩开了男人拽住田筱雨胳膊的那只手,紧接着自然的侧过身,眨眼间给田筱雨使了个眼色。

真希望她能看懂我的眼神,不然就很尴尬了。那一秒,周围的空气似乎凝滞了似的。

田筱雨猛地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好在她反应很快,瞬间明白了我的用意,也不吭声,看似不经意的动作,直接挽住了我的胳膊。

如此亲昵的举动,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看在眼里,刹那间目瞪口呆,咽了咽口水喉结蠕动着,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筱雨,你什么……什么时候交了……新的男朋友?”

大约愣住了三四秒的时间,男人愣怔的表情发问,看我的眼神里喷射着怒火,像是要把我撕碎了一样。

“关你什么事?”

田筱雨皱眉回应,语气很是冷漠,一下子就把男人呛死了。

周围议论声很是嘈杂,我盯着男人的脸庞,故作威吓的语气说了句:“听好了,以后要是再来骚扰筱雨,后果自负。”

话才刚刚说完,我扬起手指向了停在路边的兰博基尼,“走吧亲爱的,我们去吃泰国菜,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移向了那辆兰博基尼,我心里暗自偷笑,妈的,演戏嘛又不是什么难事,该演的时候就要演得逼真。

相比兰博基尼,眼镜男开来的那辆捷豹跑车未免相形见绌,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车子。

转过身的刹那,我用眼神余光瞥了他一眼,他脸上的表情,简直比哭丧还要难看。

男人愣在原地没了言语,我带着眼含诧异的田筱雨,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兰博基尼车前,还绅士了一把,帮田筱雨打开了车门。

刚坐进车里,田筱雨满脸疑惑和惊讶的打量着我,我笑了笑发动了汽车。

“你还真会演戏啊,完全可以当影帝了!你哪儿来的车?”

“我姐夫公司的,这不正好碰上了么,我要不是为了帮你解围,也不用演这么一出啊。”我直视着田筱雨那双如水的眸子,苦笑着回应。

“谢谢。”

隔了几秒钟之后,她冷冷地对我道谢,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感。

“谢什么,你就当我是个中国好备胎就行了,用不着这么客气。”

我自嘲了一句,笑着回应她,怎知逗得她瞬间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幽默的。”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是我头一次看见她对我如此温柔的表情。

回忆在脑海里翻涌,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苦苦追她却遭到她冷淡拒绝的一幕幕情景,现在想来,我不就是个备胎么?

好在我对她的感情已经渐渐自我消化了,没想到今晚这么巧碰到了她被男的骚扰,要不然我甚至找不到一个再跟她产生交集的理由。

“其实缘分这个东西,说不准的,总之还是要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要不然我刚刚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这话听起来倒是挺诚恳,顷刻之间,我心里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听她这口气,难道我们之间还有可能?

“我还有其他事要去做,你就在前面靠边停就行了。”

很快,她的话语打破了我的一点点臆想。

我也没再多说什么,车子靠边停住之后,她迅速下了车,踩着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很快走远了。

心里止不住的感慨,我注视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这时候手机传来了急促的振动。我拿起手机一看,莫名的兴奋,是秦茹梦发来的!

“你现在有空吗?我有急事需要你帮忙!”

第四章

这都晚上八点多了,这妮子有啥事要我帮忙?我瞬间又想歪了。

发信息比较麻烦,索性直接回了个电话过去,“什么急事啊?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秦茹梦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焦急,“你来了就知道了,紫风公寓11幢803!快来啊!”

心里暗暗记住了地址,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我想再问也没了机会。仔细回忆了一下,我猛然发现,这地址不是昨晚我送她回去的那个地方啊,什么情况?

莫名的担忧涌上心头,我真担心这妮子出了啥紧急状况,所以设定了导航之后便直奔紫风公寓。

约莫二十分钟的时间赶到了她所说的地址,一处看着挺高档的公寓,门口保安看我开的兰博基尼也没敢拦我,直接就放行了。

车子开进了小区里,随便找了个停车位,我一幢一幢楼找了过去,很快找到了11幢。

到底是什么急事?电话里还不肯说?这妮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带着满心的疑惑,电梯悬停在了8楼,我走到门口敲了敲门,等了几秒钟之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道令人血脉贲张的美丽风景。

“快进来吧!”

我愣在了门口,秦梦茹却是满脸着急的表情把我拽进了屋里。客厅里黑乎乎的,只有一丝微弱的光亮,桌上点了一只蜡烛。

“客厅的灯泡坏了,我买了新的灯泡回来,但是太高了我够不到,你帮我换一下吧!”

她急促的语气开口说明情况,我听了苦笑不得,这就是她说的十万火急的事情?这不小事一桩么?

“行,你把灯泡给我,然后去把电源总开关关掉。”

“恩,好!”

……

我找来了一把椅子,正对着客厅顶部的灯罩,站上去试了一试,高度正好。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事情就搞定了。

客厅里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我扫视了客厅一周,家具一应俱全,非常温馨的感觉。

刚刚在门口还没看够就被她拽了进来,此刻她就站在沙发旁边,头发湿漉漉的盘在脑后,身上穿了一件性感爆棚的睡裙。

深V造型的蓝色睡裙,露出了洁白无瑕的香肩和白嫩的皮肤,最要命的是,这睡裙居然镂空的,前凸后翘的身材若隐若现,朦胧的感觉充满了强劲的视觉冲击力!

一双大长腿暴露在空气之中,裙摆一直露到了大腿以上的位置,我只觉喉咙干燥极了。

“这么快就解决了,你真厉害!”

秦茹梦面带笑容,眨着眼睛注视着我,语气里些许的感激情绪。

“我还以为是什么紧急状况呢,原来是换个灯泡啊,这有什么难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眼神忍不住偷瞄她的胸口,啧啧,尺寸真的足以用壮观二字来形容,那道沟深不见底。

就在我仔细看的那一瞬,我心里突然一惊,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状况,这妮子好像……好像里面没穿?!仅仅只是穿了一件连衣睡裙!

“这还不算紧急吗?客厅里黑漆漆的,我打电话给物业没人接,我自己又够不着换灯泡。”

秦茹梦脸上多了些委屈,低了低头对我说,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在觊觎她的春光。

“好了好了,现在问题解决了。”

“恩,谢谢你跑来帮我!”秦茹梦笑着走向了墙边的冰箱,“你要喝什么?我这儿都有。”

“随便,都行。”

我坐在了沙发上,环顾了屋子一圈,这间屋子显然是经过精心布置的,家具风格一致。

她拿着一罐可乐走到了我身边,就坐在我侧面的沙发上,一双美腿让我止不住的浮想联翩。

“对了,昨晚送你回家我记得不是这个小区吧?”

接过可乐,手上还伴随着一阵香气,没忍住心中的好奇,我笑着随口问了一句。

“恩,那里是我爸妈住的,这里是我自己住的,我有时候会回去那边住,昨晚因为答应了我妈,所以才回去那边的。”

她诚恳而平淡的语气回应了我一句,身子微微前倾的她,好像仍旧没有意识到她已然春光乍泄。

这么火辣的身材和无可挑剔的外貌,自己独守空房岂不是很浪费的一件事么?

“你刚刚洗完澡吧?穿成这样就不怕我有点邪念?月黑风高孤男寡女的,正是发生点故事的好时候。”

注视着她湿漉漉的头发,还有那双人畜无害的眼睛,我开了句玩笑,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旖旎起来。

“我一看你就不是个正经人。”

她白了我一眼,淡笑着说道,“再说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敢把我怎么样吧?”

我被她搞得哑口无言,只能吞咽碳酸饮料,心里的邪念却如同一只野兽在疯狂地咆哮。什么叫我不敢?!

不知怎的,脑海里再次浮现了昨晚她在车里脱衣服的情景,我的心口好似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行行行,我不敢行了吧?你这身打扮,走出去大街上很容易提升犯罪率的。”

我又忍不住偷瞄了她一眼,继续玩笑。

她笑了笑没吭声,忽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一惊对我说道:“昨晚我喝了好多酒,都有些晕了,还好你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道理你都懂,干嘛还要喝那么多酒?”

我冷声发问,瞬间想起了昨晚在KTV门口的一幕,还有那两个男人令人恶心的模样。男人是了解男人的,他们当时对秦茹梦的非分之想,已经完全写在了脸上。

“不说这个了,”秦茹梦沉默了片刻,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丝的坏笑,略带调侃意味的语气道,“昨晚放在车顶的那个饮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瞬间无奈至极,这不是摆明了拿我寻开心么?

“我以人格保证,昨晚我真没那个意思,车也不是我自己的,那饮料确实是我忘了拿下来,不是故意放在上面的。”

眼看我态度比较严肃,秦茹梦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心满意足的笑容看着我说:“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看把你紧张的。”

屋子里突然陷入了奇怪的安静之中,我没再开口,坐了两三分钟之后,决意离开。并非是我不想继续待在她的香闺里,只是我怕再这么下去,我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眼前的她,实在太诱人了。

“时间也不早了,要是没其他事的话那我先回去了。”

我起身跟她道别,说着就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谁知她跟着我走到了门前,我刚要跨出去的那一刻,她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温润如玉的手传来了异样的触感。

我着实吃了一惊,转过头看着她,“怎么?还有事么?”

“要不……你今晚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她眨了眨眼注视着我,脸上泛起了一抹羞涩的红晕,欲拒还迎的娇羞神色看得我蠢蠢欲动。

这特么的是想干嘛?不带这么戏弄人的,还是她真有那方面的想法?想跟我尝试一下鱼水之欢?

话不夸张的说,她的话语就好像一针鸡血打进了我身体里,实在难以平静面对。

“你是不是故意逗我玩儿呢?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最好不要玩火,我冲动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我直视着她的双眸,笑着回了一句,心跳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加速……

身上仅仅穿了一件镂空的露肩睡裙,她完美的身材和毫无瑕疵可言的容颜好比毒药,灌进了我的心肠……

第五章

秦茹梦好像看清了我内心的想法,清澈的眸子出现一丝不悦,冷哼一声。

“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怕灯泡再坏了!”

我看到秦茹梦俏脸上闪过的一丝恐惧,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秘密。这妮子,不会是,怕黑吧!

真是的,干嘛说的那么暧昧,害的我误会了。

我贪婪的看着秦茹梦完美无瑕的身材和性感诱惑的睡裙,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秦茹梦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把我带到了客房。客房整体是以棕黄色为主,和着呢哥哥房子的装修风格都一样,很温馨。

我看到枕头那里好像有一个黑色的小边,刚想要过去看看,就发现秦茹梦把那黑色的三角布料拽出来放在身后。

“咳咳!好了,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秦茹梦咳嗽两声,掩饰刚才的尴尬,眼里面的羞涩却一直抹不下去。

看到床上堆成一堆各式各样的网红玻尿酸鸭,难不成?

我定了定心神,冲秦茹梦点了点头,她又带我去洗手间。看着前面玲珑有致的躯体,我在后面使劲咽了一口口水。

真佩服自己现在的定力,我努力压制小腹涌上来的不适,克制着自己转移视线,但秦茹梦身上好像有什么魔力,让我的眼睛牢牢的沾在上面。

“这是浴室,没有洗漱用品,先委屈一下你了。这是新的香皂,一会你洗澡的时候可以用,热水二十四小时都有,没有的话会自动上水……”秦茹梦说的很细致,但我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了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上。

离开浴室,秦茹梦把我带到冰箱那里,双开门的银色冰箱,打开后发现里面有黄瓜香蕉胡萝卜……看到那些东西我一下就想歪了,难不成这是暗示?

秦茹梦好像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思,脸上划过一抹酡红。

看到这抹艳色,我觉得我好像被下了什么暗示,快要化为禽兽的时候,就听见秦茹梦开口了。

“我平时因为要保持身材,所以只有这些,你要是饿了就吃一点吧!”

我好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底,肚子也在这个时候咕噜噜的响了起来。被秦茹梦的眼神一看,老脸一红,看到冰箱里面的这些东西,我揉了揉肚子,总觉得会越吃越饿。

“要不然我帮你订外卖吧!”秦茹梦说完就拿出手机,但是现在已经快要凌晨了,一般店家都不送外卖了。

看出秦茹梦脸上的尴尬,我急忙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算太饿。”

说完我急忙跑回客厅,坐在了床上,我揉了揉空荡荡的肚子,连着喝了几杯水,感觉肚子里面有点东西就去浴室洗个澡。

主卧的灯还亮着,我鬼使神差的凑到那里,轻轻地推了一下房门,发现居然没有锁。我心里一阵荡漾,以为这是她给我的暗示。

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之后发现秦茹梦睡得正香,但角落里面的落地灯还在亮着暖黄色的灯光。

心里那些旖旎的心思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秦茹梦眼皮动了动,担心她醒过来,我急忙离开这里。

在房间外面,我会想起刚才秦茹梦露在被子外面的锁骨,香肩,藕臂,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身体反应的时候走到浴室里面,直接把冷水开到最大。

真是折磨人,明明看得到,却吃不到。

冲完澡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时候问到了一股薰衣草的味道。和上次秦茹梦在车上喷的香水的味道是一样的,我心里有些激动,把头埋在被子里深深吸了几口。

梦幻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开始想起在车上秦茹梦直接换衣服的场景,平坦的腹部,白皙的腰肢,嘴角也忍不住咧开了。

眼皮越来越沉,隐隐约约我好像听到了冲水的声音没有在意。但脑海里面全都是秦茹梦的影子,尤其是穿着黑色吊带包臀短裙的妖娆模样,让我忍不住沉迷其中。

我感觉身体剧烈摇晃,心里一惊,一睁眼就看到了一觉焦急的秦茹梦,难不成?地震了?

我心里一慌,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地震了?”

秦茹梦看着我支支吾吾的,俏脸闪过一片红霞。

我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下去,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急忙拉起被子,“到底怎么了?”

我彻底清醒过来才发现周围没有异常,疑惑的看着大半夜不睡觉的秦茹梦。

“那个,马桶堵了,能不能帮下忙?”

我看着秦茹梦娇俏的样子,咽了口口水,点头,让她先出去。

等我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看到秦茹梦脸上有些尴尬,也没怎么在意,马桶堵了这很正常。等到了洗手间我才发现堵了马桶的居然是草莓小面包。

我仔细看了看秦茹梦,脑补出对方一脸惺忪的样子去厕所,还不小心把面包掉了下去。感觉的鼻腔一阵暖流,不能再想了。

在秦茹梦的帮助下我找到工具,帮她通了马桶,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还好在家的时候,爸妈没少让自己通马桶,不然……

折腾了一会,天也快亮了。我没在意,我只有下午的两节体育课,可以睡一上午。回到卧室的时候我很快就睡着了,梦见秦茹梦正穿着一身性感火爆的警察制服,拿着皮鞭让我跪在她面前唱征服。

我一下子就吓醒了,看着一柱擎天,想到自己还在秦茹梦的房子里就有些尴尬。我出去的时候发现房间里没有人,冰箱上面贴了一张便利贴,我才知道秦茹梦去上课了。

放下心来,走到洗手间准备解决一下,没想到入眼就看到了那件深V的蓝色睡裙和一条同颜色的小裤子。

小裤子边上是蕾丝的,我一时间没忍住把鼻尖凑上去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快把脸埋到小裤子里面,急忙把小裤子放回去。

我看着小裤子,有些激动。等平复心情之后,我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就去学校旁边的拉面馆要了一大碗面。

看着对面的西餐厅机械性的嚼了一口面,那里边一顿饭自己一个月工资都未必够。

对面的玻璃门突然被打开,一双细长白皙的美腿首先埋了出来,小巧的玉足上面穿了一双黑色高跟鞋。一条细碎的水晶带子从脚腕穿过,衬的脚腕更加莹润。

等里面的人走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居然是田筱雨,她后面跟着昨天开捷豹的那个男人。

我急忙撂下筷子和老板结账就走了出去,田筱雨也看见我了,眼神划过一抹惊喜。走到我身边,不屑的的看着那个男人,“宋洋,我男朋友在这里,你以后不再在缠着我了。”

田筱雨说完,纤细的胳膊就挽上我的手臂。我感觉的手臂上的一抹柔软,心里有些荡漾。

“我不是说了筱雨是我女朋友,你怎么还来缠着她?”

我说完就发现送样看我的眼神彻底变了,就像是看一个小丑。

“曾诚?大学体育助教,专科毕业,平时在网上兼职约车出活动?”

听到宋洋的话,我心里一惊,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查出我的身份,但是察觉到手臂上的柔软,脸上的表情却强硬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洋,“这和你有关系吗?”

宋洋被我噎的一愣,看向田筱雨,“你就和这样的穷屌丝在一起也不愿意看我一眼?”

我看到田筱雨脸上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在心底自嘲一笑,当初女朋友和自己分手不就是嫌自己没本事吗?停在西餐旁边的晶蓝色捷豹更好像是在嘲讽自己。

田筱雨微微挑眉,红唇轻启……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和艺校女友同居的日子》阅读!

收藏 16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