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至尊

第一章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至尊的身份是逃不掉的。”

陈勋看着面前的黑影青年,撇了撇嘴:“至尊是什么?能吃吗?话说,你敢不敢从小巷子走出来?也不露个脸,你是有多见不得人啊?”

“……”

“怎么不说话?你该不会是逃犯吧?故意忽悠我过去,然后对我下手,搜刮我身上的钱财。抱歉,你找错人了,而且,我一个穷学生也没什么钱。你要是愿意的话,去找我们宿舍的那些室友,他们一个个都是家里有矿的大佬。”

陈勋尽量和小巷子里的男人保持安全距离,最近听说很多起大学生失踪的事,由不得他没有警惕之心。

黑暗中的黑影抬起头,看着陈勋:“你迟早要面对的,你自己也知道那段记忆根本不可能是假的,一直逃避下去,终究也需要面对现实。”

话毕,黑影人逐渐消失在小巷子里。

陈勋捏紧拳头,自己最近确实一直做梦,那个梦仿佛是未来定会发生的。

他很想跑上前去,询问那个人为什么知道自己的事情。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转身离开了。

陈勋的性格很懦弱,很害怕周围发生的一切,也不愿意去管周边人发生的事情。

“至尊?哪个游戏的等级划分吗?”

自己干嘛要想那些?呵呵,怕不是失心疯。

当冬日太阳的第一缕阳光照入宿舍时,陈勋拍了拍沉痛的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

五个室友还在呼呼大睡,他得赶在所有人清醒之前,洗漱完,然后排肠清便,省得待会洗手间又被堵着。

陈勋身高一米六左右,是全宿舍最矮的男生,体重大概一百五十斤,是个矮小的胖子。

洗完脸,戴上眼镜,从床铺上拿起一包纸巾,蹑手蹑脚地走进洗手间。

一边翻看新闻,一边蹲着大号。

老实说,他有点讨厌现在的环境,舍友都是打游戏上瘾的人,玩到半夜三更天。

嘈杂的声音让陈勋不得不在淘宝网上买海绵耳塞和窗帘,否则,很难入眠。

有时候,陈勋也在抱怨:“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

因为高考期间不用功,只能考到航海学院这所专科院校。每隔一段时间,学院就会要求学生下载app,强制学生必须完成,否则就无法顺利毕业。

同学们心里不爽,也只能口头上说说,拿起手机下载app,完成这些无聊至极的事情。

陈勋倒是无所谓,直接花钱让淘宝网上的人帮忙完成。

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干嘛要花这么多时间?直接花钱让人弄好就可以了。金钱就是时间,我另可花这点小钱换更多的时间。”

作为一名文科生,他始终无法啃下海洋生物、无机化学这两个主要科目。

眼看大一半学期要过去了,陈勋开始放弃治疗了,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坐在椅子上发呆。

最近一直梦到怪梦,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女人,还是个大美女,帮军方做了很多事情。

说到底,还是一场梦,陈勋本来也不放在心上,直到这场梦持续了半个月,陈勋终于开始隐隐不安,那种迟早会发生大事情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昨晚生物系部门开完会后,出去买宵夜碰到那名男子,让陈勋开始不断怀疑自己到底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

“陈勋,快点,我也要上厕所。”

门外,舍友林方领的声音把陈勋的思绪拉了回来。

陈勋抽出纸巾:“马上,等我两分钟。”

“至尊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自己最近老是梦到那些莫名其妙的怪梦?”

课间休息时,陈勋翻开前几天在网上买的《周公解梦》,试图寻找答案。

然而,翻烂了整本书,却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答案。

又是一个平凡的周末,陈勋趴在桌子上码字。他在网易云阅读发表的小说,被一名责编看中,邀请签约。

心血来潮之下,陈勋毫不犹豫答应签约。

当真正写小说,构思情节时,陈勋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至极,妄想和那些文学大师肩比肩。

一个故事硬是重新修改了三次,导致责编都不想搭理自己,除了章节有什么问题,否则,压根就不想搭理他。

“Diu!”

看到手机上的短信,陈勋歪着脑袋,打开手中的小米手机。

“快件?我什么又买东西了?”

百思不得其解,陈勋将电脑调成睡眠模式,起身换上衣服裤子,向学院专门放快递的地方走去。

“麻烦您出示身份证,这个是寄件方的要求。”

想要领取快件的时候,陈勋被告知想要拿快递需要身份证和本人。

无奈之下,只好重新爬上五楼,去拿身份证。

好不容易拿到快件,陈勋有些迷茫:这么小的一个快件还需要本人出示身份证领取?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亲爱的陈勋先生:

恭喜您被我们华威大学录取,本校将承包您在学院的一切费用。或许,您会有些好奇,为何我们会录取您,实不相瞒,我们院长很喜欢您写的小说。为了提高您的文笔,丰富您的知识,写出更好的小说,我们真诚、真挚地邀请您前来报到。

请您在收到信件的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在华考察的康丁•凡托塞斯教授,他会安排您的一切行程。

康丁教授的电话号码在信封反面,最下方是我的联系电话号码,我是您的秘书托莉亚•阿斯木,有什么疑惑的地方,都可以打电话问我。

托莉亚

陈勋放下信封,怎么看都像是诈骗。而且,这开头和《龙族》这本小说有点相似,什么时候骗子都这么聪明了?

华威院长会喜欢我写的小说?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好不?

陈勋苦笑着摇了摇头,翻过信封反面,下方果真有两个联系电话。

他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确实有些不满,但好歹离家比较近,66公里的路,做顺风车回去只要两个小时。

到了国外,来回太麻烦了,而且,万一这是一个诈骗集团呢?骗自己出国,然后找家里人索要钱财,心满意足后开始撕票,那自己未免也太悲催了吧?

虽然说自己家庭不富裕,老爹就是一个渣男,母亲也只能处处忍让,但自己家里好歹有一两套房产。

“唉,先藏起来吧!”

第二章

收拾好信封,放在柜子里,用密码锁锁上,陈勋开始坐回椅子上码字。

卡文对于每个写小说的人来说,都是很难受的一件事情,对于年纪轻轻的陈勋来说,更是一件要命的痛点。

如果没签合约,想要什么时候更新就什么时候更新,完全没有任何要求。

既然签了合约,就要有契约精神,当然,更重要的是合约书上的十万元违约金。

陈勋原本想自己一个人默默写小说,不想告诉任何人,也不想推广宣传,谁知,母亲偶然发现了自己的合同,开始大张旗鼓。

后果可想而知,家里的亲戚们一个个都是摇头反对,害得他被亲戚们不断训斥。

陈勋最怕的人不是姨妈,而是小舅舅。他知道小舅舅是为了他好,从表弟目前的成就来看,小舅舅确实教子有方,对自己也是恨铁不成钢。

有时候陈勋很羡慕表弟叶珍,他有一个好父亲,会在需要的时候拉他一把。

而自己的父亲,从来都只说他的不是,根本不会沟通,这也导致多年以后,父子两人心中仍有芥蒂。

写小说赚钱吗?答案是否定的,百分之八十的作家都是扑街作家,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成功了。

陈勋的小说就算是上架了,也只能得到保底的费用,至于有多少书迷订阅,看看作者后台数据个位数的收藏,就已经没有坚持下去的动力了。

责编是个好人,可惜自己不争气,怪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懂得坚持。

陈勋有时候想过自杀,认为这样就一了百了,可是,想到受欺负的母亲,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他要不断强大,才能给母亲坚强的后盾。

人家大学,哦,不对,初中、高中就开始有了男女朋友,陈勋却是单身了二十年。

没办法,1999年十月中期出生的,不然,现在已经大二了。

他依稀记得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在偷了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人也蛮好的,不用为女朋友的开销有压力。”

他总是这么安慰自己,有点阿Q精神。

无意间发现,电脑屏幕右下角有个弹幕,内容正是康丁教授在华演讲。

陈勋一般不会点击这些弹幕,都是直接将鼠标往那个叉叉挪动,然后点击关闭,唯独这次,他没有关闭浏览器弹出的弹幕,而是直接点了进去。

不一会儿,浏览器便跳出一个网页,是关于康丁教授在华演讲的视频。

视频下方是康丁教授完整的资料,年龄已经五十三岁了。在中国,五十岁算是知天命。

陈勋真希望自己老爹五十岁能真正的知天命,而不是无所事事。毕竟,五十岁已经不年轻了,没法和那些年轻一辈的人一样去拼,也没有那个家庭背景和金钱地位能够让老爹去潇洒。

看着视频中的康丁教授,他看起来很年轻,微微斑白的头发,爽朗的笑容,健硕的风骨,开始吸引陈勋的注意。

不要想歪,陈勋是直男,他只是对这个教授有点兴趣。

“难道,那封信说的都是真的?”

陈勋开始怀疑,他不敢肯定,也不敢确定,这有点冲突,事实却是如此。

“勋哥,中午吃什么啊?”

一名身材发胖,戴着眼镜,留着点点爆炸头发型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叫蔡华,许多人喜欢叫他外号“菜花”。蔡华家在这座城市旁边的城市,很近。蔡华和陈勋都是同一个城市,只是区域不同罢了。后来,蔡华所在的那个区域被单独划分出来,形成一个新的市区。

陈勋笑了笑:“泡面吧,最近很穷,没钱吃饭了。”

事实却是如此,老爹给他的生活费都是一百、一百的,还是每隔半个月给一次一百,给完后还不停地放屁,要他省着点。老妈倒是会给他多一些,但他舍不得花,咬咬牙买了一大箱泡面度日子。

蔡华拍了拍陈勋的肩膀:“好兄弟,一起吃泡面,最近我也穷。”

陈勋知道,蔡华的钱都拿去买香烟、鞋子,找父亲要的话,父亲会给,但免不了一顿臭骂。

“呵呵……”

陈勋笑了笑,没说什么,埋头继续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中的人影。

笔记本电脑是在二手网上弄到的,屏幕老是一闪一闪的,有时候还蓝屏,怪卡的。这些陈勋倒是不在乎,能用就可以了,他又不是拿来打游戏的。

宿舍基本上人人都有女朋友或者玩得好的女性朋友,陈勋上铺那个男生名叫李铉伟,是全宿舍异性缘最好的。经常会有女生约他出去玩,给他带好吃的食物。

陈勋在网上买的海绵耳塞也是为了应付李铉伟,全宿舍就他喜欢唱歌,用小音箱听着各种电音,嗨到半夜。

陈勋宿舍还有三个人,父亲都是老板,有专门的司机会在他们要回家时开到学院门口接送。

可以说,整个宿舍就陈勋一个人家境不怎么好,其他人都是地主家的傻孩子,不用为生活费烧脑,也不用担心吃不到三餐。

陈勋一般早餐不吃,午餐和晚餐泡面充饥。他准备了老坛酸菜和红烧牛肉两种口味换着吃,以免吃腻。

等到宿舍所有人都跑出蹦迪(蹦迪在这边指出去嗨),陈勋才打开衣柜的密码锁,拿出信封,照着上面的手机号码拨打出去。

他不用担心会有人突然闯进来,因为他已经锁好门、关好灯,伪造成没有人在宿舍的样子。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和视频的声音一模一样。

“晚上好!请问您是?”

陈勋没想到一个外国人中文会说得那么流利自然,仿佛天生就是中国人。

“您好,我叫陈勋,那个,我看到被华威大学邀请的通知书,不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

老实说,陈勋总感觉怪怪的,华威大学可是世界百强大学,为何会选中他这个平凡的普通人?

信封上说的是院长喜欢看他小说,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在扯淡。

但陈勋选择孤注一掷,他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他知道,这个地方自己不会有什么成长,也不可能出人头地。他迫切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即使这些都会变成泡沫影子……

第三章

华威大学这个平台,和这所航海学院提供的平台完全不一样。那边有丰富的人脉、资源可以利用;在这里,人家辅导员都懒得理你。

“您好,我知道您,陈勋先生。我们院长很喜欢您写的小说,您给我打电话,想必已经做出决定了吧?”

康丁教授礼貌地提出自己的疑问。

陈勋躲在黑暗中,捏紧拳头:“是的,我想问,这些都是真的吗?我要去你们学院,你们打算怎么跟我的父母、亲人、学院院长解释?”

康丁教授也不着急,耐心回答:“是这样的,只要您答应,我们华威将会帮您处理好所有的一切事务。这些繁琐的事情,陈勋先生您不必担心。签证的问题,我们也会替您解决。至于亲人那边,我们会邀请你们中国有名的教育学家出面,和他们解释。”

感受到对方的诚意,陈勋咬咬牙,答应下来:“我接受你们华威学院的邀请,请问,什么时候能启程?”

“非常感谢陈勋先生您做出明智的选择,还请您耐心等待,大概半个月,我们华威学院就会派人接待您。请问,陈勋先生,您还有什么疑惑吗?”

康丁教授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他们英国人绅士的态度作风,给陈勋留下一个好印象。

“没有了,谢谢!”

康丁教授:“应该是我谢谢您能接受华威学院的邀请,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挂断电话了。陈勋先生,祝您夜生活愉快,再见。”

“再见。”

松了口气,陈勋坐在床铺上,有些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也不知道未来的路会不会很难走下去,更不知道出国后会面对什么样的未知难题。

他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睡个安稳觉。其余的,什么都不想管。

中国北京的某个酒店内,康丁教授拿着红酒杯,看着窗外繁华的景象。

“华切尔院长,陈勋已经接受我们的邀请了。现在,可以着手我们的计划了。”

英国华威学院院长办公室,一名中年男子,正品尝着手中的咖啡。

“干得好,我等这一天,已经三十二年。”

看着学院内的男男女女,华切尔开始怀恋年轻时候的日子,哪像现在,虽然能悠闲地喝下午茶,但休息完还有如山堆般的事务需要做。

“陈勋的英语成绩很不理想,我害怕他到英国,交际能力这个问题......”

华切尔放下杯子,淡淡地回答:“放心,人都是被逼出来的,要相信他的潜力。”

康丁教授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那我先去忙了,回学院后,记得请我吃饭。来华一趟,挺累的。”

“又想坑我的酒?算了算了,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喝一小杯吧!”

“吝啬鬼,下次有事别叫我。”

“......”

日复一日,已经过了一周,陈勋都开始忘记有华威学院邀请自己这件事。

“有没有热水?借我一下。”

陈勋一边码字一边回复:“自己拿。”

李铉伟拿起水壶,开始泡养生茶。

陈勋心里有些不满,明明李铉伟自己买了养生壶,不直接用养生壶烧水,非要用自己辛辛苦苦去打的热水。

他不会说出来,也不想说。如果华威学院只是一个骗局,自己不可能出国的话,现在抱怨也只会让舍友之间的关系僵化。

英语课上,陈勋听老师讲解,似懂非懂,有些迷茫。

按照这种状态下去,这门学科基本要挂了。

枯燥无味的生活真的很操蛋,陈勋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望向窗外。

一群大雁飞过,树枝上,鸟儿叽叽喳喳,给陈勋烦闷的心情更添几分阴霾。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那些小鸟自由自在,不受约束?”

陈勋自问道。

或许,只有死亡,是一种解脱。

至于有没有天堂、地狱、转世这一说,没有人尝试过,倒是一些跳梁小丑在那边装神弄鬼,骗取钱财。

这种日子持续了半个月,终于,在一个懒散的下午。

“打扰一下,可以吗?”

一名金发碧眼的西装女子,抱着文档,轻轻敲了敲门口的门。

英语老师走了过去,好奇地询问道:“请问您找谁?”

“陈勋。”

“稍等,陈勋同学,有人找你,麻烦你出来一下。”

在发呆的陈勋,被舍友蔡华推了推后背,才拉回思绪。

“马上来!”

英语老师继续上课,心里对陈勋也多了几分好奇。

“陈勋先生,请您跟我来。”

陈勋第一眼看到女子,就被她深深吸引住。

在自己所见过的外国人中,眼前的西装女子应该是欧美最漂亮的女人。

身高一米六八左右,穿上鞋子,也快一米七,高了陈勋整整一个头颅的距离。

金色的长发盘起来,扎在后脑部。

碧绿色的眼眸有一种摄人心魂的错觉,吸引着陈勋的眼球。

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凹凸有致。唯一的不足,或许就是胸部吧,只有B杯。

对于人的长相来说,陈勋也没什么好夸赞的。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直接。当然,他不会主动去夸赞,也不会主动去贬低一个人的外貌。

以貌取人毕竟是不对的,但现实中,许多人都会认为,颜值即正义。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托莉亚·阿斯木,是您的秘书,也是您的生活助理。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来找我。”

托莉亚开始自我介绍,和康丁教授一样,中文发音很标准、很自然,仿佛就是在中国长大的。

陈勋抬起头,看着托莉亚,提出自己的问题:“你现在来找我,是因为已经办理好一切手续了吗?”

托莉亚点了点头:“基本上是办理好了,现在,我需要陪同您一起去找院长。转学手续,需要院长本人签字才可以。”

“你们就不怕院长不放人吗?”

陈勋可不相信自己的院长那么好说话。

托莉亚信心满满:“您放心,我们有十足的把握,会让院长答应的。”

陈勋耸了耸肩,这些都不归他管,他只负责坐着混吃混喝等死。

咸鱼,就算翻身了,也还是咸鱼。顶多,经过太阳晾晒,变得更咸而已。

第四章

托莉亚和院长对峙,令陈勋没想到的是,院长竟然很快就败下风,接受了托莉亚的要求,爽快地签了字。

老实说,跟托莉亚待在一起,陈勋总感觉自己旁边不是一名少女,而是一台机器。

虽然能帮助你,但那种距离感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转学手续都办好了,接下来,陈勋先生有什么打算?您有半个月的时间可以休息,想去哪里玩、想吃什么,学院都会报销费用。半个月后,您就得和我一起回华威学院。现在,您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托莉亚恭敬地说道。

陈勋看着面无表情的托莉亚,不太确定:“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就可以离开学院了?”

托莉亚点了点头:“是的,没错。”

注意到陈勋还是犹豫不决,似乎对于发生的一切还没有完全接受,托莉亚只好拿出档案,递给陈勋。

“这是?”

看着手中的黄皮档案袋,陈勋疑惑道。

托莉亚:“这是您所有的手续、证明,我知道您可能对这些不大相信,甚至,心中还有许多疑问、疑惑,但这些都是事实。”

打开档案袋,里面有陈勋的护照、个人信息档案、小学到高中的毕业证书、医院健康证明等等。

“现在,您能否接受这一切了?”

托莉亚轻声询问道。

好长一段时间,陈勋才回过神。

看来,自己真的被华威学院录取了,这一切都不是梦,也不是幻想。如果这是一个梦,那么,半个月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除非自己已经是植物人。

“您的左腿膝盖骨有问题,为什么在体检的时候不和医生说?”

上楼梯的时候,托莉亚才发现,陈勋的左膝关节有些畸形,一长一短,只是不明显。要不是托莉亚在陈勋身后,看着他腿部的运动,否则,托莉亚会认为陈勋只是一个亚健康的中国人。

陈勋苦笑:“这条腿没什么好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受伤的。医生们都是建议我提早进行矫正手术,我母亲一直不希望我手术。”

“为什么?作为孩子的母亲,看着自己孩子受伤却不让他医治,我有点不理解。”

面对托莉亚的质疑,陈勋耸了耸肩:“我母亲的同事腰间盘突出,进行矫正手术后,留下了后遗症,比手术之前更厉害。因为这个,我母亲迟迟不让我进行矫正手术。当然,我也不打算那么早手术,以后在说吧!”

托莉亚不知道,这条受伤的腿让陈勋失去了很多东西。

初中时,陈勋很喜欢打篮球。

初三的时候,腿部开始发生变化,使陈勋无法百分百发挥腿部肌肉的力量,也让他放弃了自己最热爱的一项运动:篮球。

当然,游泳也取消了。

毕竟,他不希望别人看到一个瘸子在游泳池,滑稽地蹬着腿。

到航海学院后,陈勋申请体育科目免修,教务处不让他通过,害他跑到十公里外的医院,重新开了一张证明书。

他也常听人说,要想人前显圣,就要人后遭罪。可是,自己这么废材的一个人,怎么遭罪,又怎么显圣?

托莉亚想要反驳,看到陈勋不想在这件事继续深讨论下去,便闭上嘴巴,默默跟着陈勋。

打开宿舍的门,舍友都还在上课,只有陈勋一个人先回来。

看着满满的垃圾桶,没有人去清理,陈勋当然不会主动去倒垃圾,自己又不是什么烂好人。

嗯,他自己单独买了垃圾桶,自己清理。然而,舍长李铉伟老是以“同一个宿舍”的名义要求他倒垃圾,有些无耻呢。

最无耻的是,李铉伟老是将垃圾丢入他的垃圾桶,却没倒过一次。

保温瓶也一样,每次都使用陈勋的,却从来没去倒过。

一次又一次的忍让,陈勋真的不想和别人发生矛盾,或许可以说,陈勋是真的很怂。

现在,终于解脱了。

将书本、衣服、电脑等一切整理好,放入行李箱中,陈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其间,托莉亚想要帮忙,却被陈勋制止了。按他的话来说,就是“粗活都是男孩子做的,你坐在椅子上等我就可以了”。

半个小时过去,陈勋终于打包好。

“走吧!”

最后看了寝室一眼,陈勋关上门,锁好后,提着行李箱,和托莉亚一起走下楼。

把钥匙归还给宿舍阿姨,陈勋提着行李箱走出宿舍楼。

“我想回家,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陈勋转过头,看着托莉亚。

托莉亚点了点头:“嗯,坐我的车吧!”

“也好。”

老实说,如果托莉亚不跟自己回去,陈勋估计自己会被母亲骂死。

她老人家会以为自己是不想学习了,所以找借口溜回家。

托莉亚跟自己回去,还能帮忙解释一下。

来到图书馆前的空地,托莉亚拿起车钥匙解锁。

就在陈勋以为是面前的黑色比亚迪车子时,托莉亚继续迈步向前走,直到一辆灰色的车子前,才停住脚步。

“陈勋先生,行李箱放后车箱内。”

托莉亚指了指车子后方。

上了车子,系上安全带,告诉托莉亚家庭住址后,陈勋开始闭上双眼,进入梦乡。

他有轻微的晕车症状,睡觉,是最好的方法。

陈勋不知道,托莉亚开的车子,是兰博基尼Urus,价值295万元人民币。他对车子没什么了解,也懒得去知道这些。他只知道,能回家就可以了,即使是客车,也没有任何问题。

约一个半钟头过去,托莉亚轻轻呼唤道:“陈勋先生,醒醒。”

“怎么啦?”

陈勋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

他没有起床气,被人叫醒最多有些不高兴,但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举动。

托莉亚:“陈勋先生,我们到了。”

看了一下四周,怪熟悉的。

直到,那辆暗金色的摩托车出现在视野中,陈勋才明白,两人都在地下室。

那辆暗金色的摩托车是自己暑假买的,如今早已布满灰尘,看上去有些年代感。当然,清洗完还是一辆崭新的车子。

第五章

“我睡了多久?”

托莉亚平静地回答:“一个半小时,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

冬日的小县城,小区内总会有一群小孩子,玩到天黑后,在父母的催促下,回家吃饭。

拖着行李箱,和托莉亚走进电梯。

“今晚你要在我家里住吗?”

陈勋按完电梯上的数字键,询问道。

托莉亚看着陈勋:“只要您不介意,我想,都可以。”

你不介意,我不介意,可不见得我父母不介意。

陈勋腹诽了一下,拿起手机,开始删除游戏好友。

“妈,您老人家怎么过来了。”

听到开门声,陈勋母亲第一时间认为是外婆。毕竟,两家距离不过千步,两个小区相邻着。

陈勋有些尴尬,给托莉亚拿了一双拖鞋:“妈,是我。”

“谢谢。”

穿上拖鞋,托莉亚感觉挺舒适的,大小刚刚好。

“啊,你怎么跑回来了?你后面那个小姑娘是......”

陈母的第一个反应是:我去,我儿子怎么突然溜回来了?

看到托莉亚,陈母的内心世界:这小兔崽子带女朋友回来?对方竟然看得上这个小赤佬?自己儿子身上貌似没有什么能吸引女孩子的地方吧?

要是陈勋知道自己老妈内心多么贬低自己,一定会哭晕在厕所。

“很高兴见到您,我的名字是‘托莉亚·阿斯木’,您可以叫我‘托莉亚’。”

托莉亚向陈母自我介绍。

陈母拿着锅铲挥了挥,笑眯眯地说:“好好好,你们先去休息一下。没想到你们要回来,我现在去多添几道菜。”

“跟我进来吧!”

陈勋将行李箱的东西放置好,指了指中间的卧室:“我们家一共有三个房间,今晚你要是不介意,就在这边将就一下吧!”

“好的,谢谢。”

托莉亚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餐桌上,三个人都在等待。

在陈母打了第N次电话,陈勋的父亲陈龙义终于回到家。

“小兔崽子,怎么回来了?这个女娃娃是?”

陈勋懒得理他,在陈勋眼中,自己的父亲一无是处。

陈龙义很吝啬,舍不得花钱,却把钱都拿去买彩票。当然,不仅仅是彩票,还有股票。以这个衰人的运气可以看到后果,血本无归、负债累累。

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从农村走出来,却不明事理,买了二十多年的彩票。

彩票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中奖,可是,陈龙义却仿佛着迷了一般,不停地将身上的钱拿去买。

这只是其一,最让陈勋看不起自己父亲的第二点就是赌。

因为赌,陈龙义赔了两套房产,还欠人家一屁股债。

结果就是,拆东墙补西墙,银行欠了一堆债,就去找亲朋好友借钱。

当人家要求按照日期归还时,陈龙义反而威胁对方。名声在小县城内传得很响,嗯,臭名昭著那种。

自己的母亲给他擦了不少屁股,可是,这家伙没有半点悔悟,反而变本加厉。

陈勋也曾劝过自己的母亲离婚,可是陈母仿佛是被陈龙义下了迷魂药,支支吾吾的,始终不肯。

陈龙义明明已经四十多岁了,心性却像个十六七岁的叛逆青年,永远长不大。

陈勋舅舅、姨妈等母系那一边的亲戚,都很讨厌陈龙义,也鄙视陈龙义这个人。

陈母拿起筷子,敲了敲碗:“先吃饭,待会在说。”

托莉亚抬头看了陈龙义一眼,有些惊讶,但没有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

如果华切尔院长在场,看到陈龙义,一定会把他抓回英国。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一顿饭,四人无言。

泡好茶,陈龙义给每人倒了一杯,除了托莉亚道了声谢谢,陈勋和陈母无动于衷。

“是这样的,我们华威学院邀请陈勋先生成为我们学院的学生,在校其间,一切费用都由学院承担。陈勋先生已经答应,我们这边有录音。现在,陈勋先生有半个月时间可以休息。我是陈勋先生的私人秘书,专门帮助陈勋先生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难题。”

托莉亚喝了口茶,解释道。

不得不说,这里不愧是茶乡,铁观音茶叶的味道很正宗。

“华威学院?英国的华威学院?”

陈龙义有些不确定。

托莉亚点了点头:“是的。”

陈母看着陈勋:“你就不怕是诈骗集团的诡计吗?等你到国外,就把你绑起来,威胁我们转账。到时候,你出了国外,可就没有人能救你了。”

陈勋自然明白这些,他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不希望自己离她太远。

高考志愿上,陈勋原本想填省外的学院,却遭到母亲的阻拦。外婆曾跟自己说过,老妈不希望自己以后定居地点离家太远,毕竟,陈勋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

这一次选择接受华威学院,陈勋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在国内,无法改变自己、使自己变得强大,那么,到了国外呢?

陈勋一直想向家里人证明,自己不再是那个青涩的苹果,已经变成参天大树,可以独当一面。这次去英国的华威学院,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陈勋的“救命稻草”。

托莉亚直视陈母,认真地保证:“阿姨,我以生命担保,陈勋在英国不会受到任何委屈、伤害。我们学院就是缺少像陈勋先生这样优秀的中国学生,我们院长很欣赏陈勋先生的作品。”

陈勋捂脸:妈呀!求求你别说院长喜欢看我小说这件事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这个借口太跛脚了......

“你们院长是华切尔?”

陈龙义抬起头,看着托莉亚。

托莉亚点了点头:“是的。”

“怎么证明你们不是骗人的?”

陈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己老爹的眼神有些犀利。

托莉亚拿出自己的学生证,递给陈龙义:“请您过目。”

陈龙义接过去后,翻开学生证,上面确实有华威学院的盖章。

他有一种直觉,华威学院找到自己的儿子,应该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华威学院建校以来,从来就不招收废材,学院的精英比比皆是,没有理由花费巨大的资源去培养一个普通人。

院长喜欢看儿子写的小说?这理由真他妈扯。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时光至尊》阅读!

收藏 4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