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留余

第一章

妻子莫小婉出轨了,这恐怕是结婚第一天,杜天翔收到的最具冲击性的“礼物”了!

他竟在酒店大堂后的小树林里,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今天的结婚晚宴,杜天翔的狐朋狗友来的比较多。因为都说新娘子长的漂亮,所以一个个起哄让新娘喝酒。当然,作为莫小婉的新婚老公,杜天翔义不容辞地挡住了所有来宾的酒水。

不得不说,杜天翔觉得自己的面子今天是大涨了:到场的朋友里,几乎人人都夸新娘子长的漂亮。当然,她的确很美!

今天的莫小婉,脱掉婚纱后便身穿一件酒红色的连体包臀长裙。虽只简单的红色,但因为她的身材本来就很好的缘故,这一袭长裙更显她S型的身材曲线及修长而若隐若现的腿部线条。

乌黑的云鬓,甜美的声音以及天使般的面孔,足以让她即便不是新娘,也能成为今晚万众瞩目的焦点。

其实在这之前杜天翔也相亲过几次,但当见到莫小婉的时候,他眼前一亮,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找的对象。然后,在交往了一个月后,他马上和她闪电结婚。

杜天翔的眼光不错,莫小婉不但漂亮,而且为人处世也恰到时宜。在一起这一个月来,她能不动声色地了解杜天翔的日常喜好,也能恰到好处地在杜天翔的家人面前展示她这位未来儿媳的贤惠。

如果不是自己今晚喝醉酒趁着没人注意出来吐的话,他绝对不会想到酒店大堂后的小树林里,他竟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阵男欢女爱的声音。

隐约间,只见白花花的肉体在不远处的竹丛里耸动着!

当然,如果只看见这个的话,这还不足以代表新娘子背着自己和野男人乱搞。关键是在他叫了一声“谁”之后,竹丛里的肉色、声音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老婆莫小婉慌慌张张地从小树丛里走出来的样子!

“是你?”突然看到黑暗中的莫小婉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杜天翔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了!

他揉了揉眼睛:没错,还真就是自己的新婚妻子!

这么一来,杜天翔整个人瞬间石化了:刚喝醉了没留意小婉是否在身边,没想到她竟在这里,还……

回想着刚才那一幕香艳的场景,他努力地摆了摆头:不可能的,虽然他和莫小婉才认识一个月,但这段时间他冷眼旁观,觉得小婉看上去人挺不错的,知书达理又很懂事,绝不是那样的人!

杜天翔心想:难道自己刚才醉酒眼花了不成?

目视着小婉走过来,杜天翔上下打量着她:此时,只见她蓬头垢面,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这让他想不生疑都困难了。

“竹丛里的人是你?”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杜天翔只觉得心凉成冰了!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还真没想到这段时间看上去既贤惠,和自己又很恩爱的莫小婉,背地里居然干出这种龌龊的事情来,还来露天的,而且还就在结婚的第一天!

这个女人,他简直是当自己是死人呢!

“哎呀妈,你吓死我了!”出乎杜天翔的意料,在他寒着心问起这话后,莫小婉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胸脯,一边整理着头发和衣服,“刚在解手,你突然‘谁’了一下,我魂都被你吓飞了,你看我衣服都没整理好呢。”

“解手?”莫小婉的回答出乎杜天翔的意料之外。

眼看着莫小婉整理衣裤,杜天翔皱着眉头:“酒店里那么多卫生间你不去,跑到这后面来解手?”

对于莫小婉的回答,杜天翔是一百八十个不相信:虽说他刚醉的昏天黑地的,而且竹丛那光线不好,但刚才白花花的肉体他绝对没看错。就算他眼花看错了,但他确信那哼哧哼哧的声音,也只有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来的!

而现在,莫小婉竟当自己眼睛瞎了耳朵聋了,竟将刚才他看到的情景解释为“解手”!

眼见杜天翔不相信,莫小婉马上解释着:“我也想啊,可是今晚酒店客人那么多,卫生间人满为患,我晚上喝了太多的饮料实在是憋不住了,想着白天这里有个假山,就跑这方便了。”

莫小婉说的情况倒是不错,但杜天翔还是不大相信,随即狐疑地问着:“慧慧呢?”

慧慧姓梅,是莫小婉的闺蜜,也是今晚的伴娘。两人都在同家物业公司坐办公室,她俩今晚除了洞房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形影不离的。而现在这边只有莫小婉一个人,这就更加蹊跷了!

“慧慧啊,她去吃东西了呀。”莫小婉一脸惊讶,随即解释着,“刚我出来找厕所,她说她一大下午没吃东西,就跑去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了。”

“为什么不让她陪着你一起上厕所?”杜天翔问着。

莫小婉听言不禁将眉毛一挑,浅浅的梨涡如两朵桃花:“她在吃东西我出来方便,怎么叫?行啦,咱们进去吧,要不然很快他们就找来了。”

说罢,莫小婉如玉一样的手轻挽着杜天翔的胳膊,旋即拉着他向大堂走去。

莫小婉所说没错,今晚他俩是主角,他们消失的时间太长,很快便会有人来找自己的。

然而,对于竹丛中的那个白花花的肉体,还有那个哼哧哼哧的声音的事情,即便晚上进了洞房,杜天翔还是不断回想着。

新娘子固然是最美的,但酒店后面的那个梗如果一直留在那,杜天翔怎么都觉得心里有个疙瘩。

“老公,关灯睡觉了。”就在杜天翔正想着的时候,莫小婉一边吹灭龙凤蜡烛,一边伸手准备关灯。

眼看着老婆的纤纤玉指正已落到床头灯的开关上,杜天翔心念一动,马上抓住了她的手腕,忽而一笑:“今天是新婚夜,那么早关灯睡觉不是太辜负好时光了么?”

杜天翔不知道晚上竹丛里的场景到底是自己看错了还是真实的,然而老婆真的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的话,她的身上一定有明显的痕迹,毕竟时间差很短!

眼见杜天翔脱掉了自己的睡衣,又缓缓地帮自己脱掉了裤子,莫小婉心头砰砰直跳:“老公,你晚上喝了好多,要不要休息一晚上……”

“要是要,可是我现在就想要了……”杜天翔笑着,顺手扒下了莫小婉的内衣……

第二章

虽是新婚,但这却非杜天翔和莫小婉的第一个晚上。即便如此,闻着从莫小婉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的时候,杜天翔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阵荡漾。

然而却在这时候,他目光很快落到了莫小婉身下的肌肤:洁白无瑕没有任何痕迹,甚至连痤疮都没有!

一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瞬间飘过:如果晚上他所见到的听到的那个真的是莫小婉的话,那么做了那种事情后,她的身上应该是有所痕迹才对。而现在,她的身上竟没有任何的破绽,难道真的是自己酒后幻觉不成?

疑窦尽消,杜天翔渐渐地消除心中的顾虑,眼看着这个漂亮的老婆,他随即紧紧地抱住了莫小婉。

“疼……好疼,好疼……”

就在杜天翔正准备和莫小婉进入状态的时候,莫小婉却皱着眉头尖声叫起来,随即奋力地将他从他的身上推开。

“疼?”杜天翔不解。

他和莫小婉认识一个月,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事,然而她今天竟然说疼!

莫小婉的“疼”如同一盆冰水浇灭了杜天翔此时心中正燃烧着的火焰,同时也让他再次怀疑晚上在竹丛里见到的情景和莫小婉的关系了!

一个念头顿时浮起:难道自己所见到的是真的,莫小婉真的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所以才不会觉得这种夫妻间正常做的事情是享受?

眼看着一旁因歉意而搂着自己亲吻着自己的莫小婉,杜天翔虽不好开口多问,但他觉得:竹丛里的事情,自己必须查个清楚!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眼看着身边正在熟睡的妻子,杜天翔悄悄地爬起来,然后在黎明的晨光下,径直向昨晚的竹丛中里走去。

说是竹丛,其实就是酒店后面小花园靠墙角的位置种着的一片湘妃竹,中间还带着个假山,假山里还带着个可以让人钻进去的石洞。

按照莫小婉所说她昨晚这这里方便,那么她方便之后这里一定有一些痕迹。

可能是因为过了一个晚上的关系,杜天翔什么痕迹都没找到,连用过的卫生纸都没有。但是,他却在石洞里面找到了一个用过的透明套子以及红色的包装纸!

只一瞬间,杜天翔只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不知道昨晚自己所见所听的和莫小婉到底有无关系,但他可以确定的是昨晚竹丛里肯定有人干过那种事,因为如果是昨晚之前的话,眼前自己所见到的东西早就被酒店的保洁人员给丢垃圾桶了!

看着透明套子里仿佛还残留着的液体,杜天翔顿时全身瑟瑟发抖: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所认识的那个漂亮又知书达理的新婚妻子,原来真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正当他正想着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是莫小婉打来的!

眼看着手机上“老婆”的字样,杜天翔颤抖着手,随即滑到接听键上。

“老公,我醒了,你人呢?”电话那头,莫小婉婉转动人的声音如清晨的百灵鸟一样,水灵的让他恨不能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目光落在那只用过的透明套子上,杜天翔面无表情地回应着:“我……昨晚喝多了,早上醒的早所以就出来散步了。”

“你昨天喝的太多了,早上就应该多休息一会儿。”莫小婉慵懒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早上要不要喝点皮蛋瘦肉粥,我去帮你买回来。”

“啊……不用了,一会儿一起去吃吧……”

他想直接将透明套子的事情问出来,但话到口中却又被他生生咽下了:一来他不愿意将莫小婉想的太贱,二来他知道自己恐怕也无法从她的口中问出来什么!

然而这件事情如骨鲠在喉,尤其是看着那红彤彤的透明套子包装纸,他心里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轻咬着嘴唇,杜天翔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地方。回到房间时,已经穿戴整齐的莫小婉正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预备着杜天翔回来一起退房后然后回门。

“你回来啦。”看到杜天翔的时候,莫小婉嫣然一笑,依旧如往昔那样的温柔,“知道你宿醉后肯定头昏的厉害,我就自己把东西收拾好了。今天到我妈家,我一定不会让他们给你灌酒了!”

说罢,她已麻利地将他们从家里带来的火红的床上四件套塞进了行李箱中。

看莫小婉的样子,她似乎依旧是那个温柔贤惠的女人,贤惠的让杜天翔根本无法将“贱”字安到她的头上。

木然地和她一起将东西收拾好,然后退房、在外面吃了个早餐,然后两人驱车回门。

所谓回门,其实就是婚礼后第二天女方家请客招待新姑爷,因此和第一天酒店里婚礼的繁忙相比,第二天的回门就简单很多。在杜天翔和莫小婉踩着鞭炮声进了丈母娘家时,那边早将一切该准备的全都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是新人第一次面对女方家各种亲戚,杜天翔一进去自然很快就成了众人的焦点了。

原本莫小婉是陪着杜天翔一起面对着各方的问长问短的,不过中途梅慧慧却急匆匆地跑过来冲莫小婉使眼色,示意她过去一趟。

“借你老婆用一下,很快就还给你。”似乎察觉到杜天翔诧异的神情,梅慧慧嬉皮笑脸地冲他做着鬼脸,然后一把将莫小婉拉出莫家门口。

眼见梅慧慧鬼鬼祟祟的样子,杜天翔疑心大起:昨天莫小婉在酒店后院“方便”时,梅慧慧却不在身边。

按照莫小婉所言是她让梅慧慧去吃点东西所以才分开的,但如果说他们俩事先有预谋所以不在一块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想着梅慧慧刚才古里古怪的神情,杜天翔疑心大起:什么事情在家里说不行,还要到门外说话?

当下,杜天翔马上寻了个由头,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莫家大门。在他在门外电梯口周围到处寻找着的时候,他很快听到了梅慧慧焦急的声音从旁边的安全通道里传了过来:“怎么办?他那个人最爱乱说了,昨晚的事情咱们得想办法让他闭嘴啊!”

第三章

昨晚的事情!

杜天翔心头一震:昨晚什么事情,“那个人”又是谁?为什么梅慧慧和莫小婉似乎都很害怕“那个人”“乱说”?

一股热血顿时直冲脑门,当下,杜天翔马上走近了几步,细细听着她们俩说的到底是什么!

果然,当听到梅慧慧那样说后,莫小婉也马上慌张了起来:“你说什么?他知道了?他怎么会知道的?”

“我也不清楚,这不他刚给你打电话被我接到了,我吓唬了他两句让他闭嘴。”梅慧慧道——因为这两天人多,所以莫小婉身上的贵重物品都放在梅慧慧手中保管着的。正因如此,如果有人给莫小婉打电话或发短信的话,梅慧慧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啊……他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啊?”本来听到那人已知道一切后,莫小婉就已经很紧张了。知道对方竟给自己打电话,她更是吓了一跳。

“我不知道,总之你这段时间小心一点。”梅慧慧回答着,转而将话题一转,“行了,你还是先回去吧,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哦,好的……”

说着,两人随即结束了谈话,但站在安全通道外面的杜天翔却已经将他们之间所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了!

那一瞬间,一个念头告诉他:莫小婉的身上昨天晚上的确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想着,杜天翔顿时一阵恶寒!

却说莫小婉和梅慧慧结束对话后,随即从安全通道里走出来。当看到杜天翔竟然就站在外面的时候,两人均是吓了一跳。

“你怎么不在屋子里?”莫小婉怔了一怔,一边和梅慧慧互使眼色。

“你们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眼看着这两个女人慌里慌张的样子,杜天翔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杜天翔问起,梅慧慧不等莫小婉说话,便眨巴着眼睛,马上嬉皮笑脸地摆手着:“啊,什么什么……没什么呢,你听错了……”

杜天翔吐了口气:“我在问小婉,不是问你。”

“什么啊,这是我们女人的事情,你个男人刨根究底问什么呢?”梅慧慧不依不饶。

“小婉,其实我昨晚就已经想问你了。”对于梅慧慧的耍无赖,杜天翔置之不理,只将视线放到正忐忑不安的莫小婉的身上,“昨晚你说你在竹丛里解手,但我所得到的信息却是一对男女在竹丛里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还就在你解手的位置那!”

“绝对没有的事情!”原本两人还神情古怪呢,见杜天翔说到这,不等他把话问出来,两人马上意识到杜天翔话中的意思,随即异口同声地说出来。

“杜天翔你搞什么鬼?婉婉是你新婚老婆,你居然怀疑她和其他人有染,你有良心没?”

“老公,昨晚竹丛里除了我之外再没旁人,你怕是看错了。我和慧慧是在议论昨晚的事情,不过是其他事情……”

“什么事情竟连我都要保密?”杜天翔皱着眉头。

“这……”莫小婉咬着嘴唇和梅慧慧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会儿后,随即低着头将昨晚的事情和杜天翔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莫小婉和梅慧慧所议论的事情并不是竹丛里的事情,而是饭桌上的事!

昨天的婚宴现场,莫小婉可以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她的美貌和姣好的身段不光让杜天翔引以为豪,同时也引来了一些好色者觊觎的目光!

在莫小婉中途和梅慧慧一起去找卫生间的时候,他们便遇到了一个宴会的男嘉宾。可能因为对方喝醉了,所以看到莫小婉的时候,那个家伙便毛手毛脚起来。因为是在酒店里面,所以莫小婉在梅慧慧的帮助下很快打发了对方。

原本对于这件事情她也没放在心上,毕竟酒宴现场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但今天那个家伙竟打电话过来说了一些不堪的话,这让莫小婉一下子就慌张起来了。

“那个人是谁,他说了什么话?”杜天翔问着。

昨晚到场的嘉宾都是一些双方的亲戚朋友,所以即便他不认识,莫小婉也一定认识的!

“他……是你们公司的,叫胡子恒。他说……他说……”

至于“他说”了什么,莫小婉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一副不好开口的样子。

“行了,你不说,我会亲自去问的!”当听到胡子恒的名字时,即便莫小婉没说出口,杜天翔也大概知道这家伙说了什么话了。

目前胡子恒在一家广告公司的设计部工作,胡子恒和他同属一个部门。这家伙25岁的年龄却是单身一个,可能正因如此,他平时总会揩部门里一些美女同事的油。

虽然朋友妻不可欺,但毕竟自己和他只是同事关系,他见到莫小婉会毛手毛脚的也就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杜天翔不知道莫小婉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一来莫小婉是他老婆,二来这件事情他必须弄个明白,所以他必须找胡子恒算这笔账!

转眼间一周婚假结束,杜天翔便以一起去公司发喜糖为由头,上班第一天便带着莫小婉一块去了公司。

“嫂子真漂亮,你一定要好好待人家啊!”

“恭喜你了天翔……”一干同事接到杜天翔的喜糖,纷纷道贺。

“谢谢。”杜天翔笑嘻嘻的。不过,在他和莫小婉走到胡子恒的面前时,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多了几分不快:此时,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果然正色眯眯地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老婆!

“胡子恒,你在看什么?”眼看着一旁目光躲闪的莫小婉,杜天翔顿时皱眉看着胡子恒。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小子真幸运,居然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嫂子。”胡子恒笑着将目光从莫小婉的身上转移到杜天翔身上,一边拿起放在桌子旁一个包装的很精致的盒子,“这是送你的礼物,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嗯?”杜天翔狐疑地冲胡子恒看了一眼,随即拆掉了包装纸。

在那个盒子刚被他打开一角的时候,他马上震惊地发现:盒子里所谓的礼品,竟是一只半新不旧的墨绿色的军帽!

第四章

“你这是什么意思?”杜天翔皱着眉头,马上以最快的时间遮挡着那件“礼物”。

眼看着胡子恒笑嘻嘻的样子,若非顾忌到这里是办公室,杜天翔真想狠狠地给他一个巴掌。

“没什么意思,只是恭喜你晋升了。”胡子恒半含酸地笑着。

杜天翔意识不解:“晋升?”

“杜天翔,难道你还不知道么?”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女同事笑着,“你已经升为你们科的科长了,双喜临门啊!”

这个消息出乎杜天翔的意料之外:他在天美广告公司工作其实才半年时间而已,而且这半年里他的表现虽然不算是垫底的,但其实也不算特别出彩,按理说晋升还轮不到他头上才对,而现在别人却告诉自己晋升了!

还有,如果他升为创意科的科长的话,那么现在的科长会去哪?

“哟,天翔你来上班了。正好,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就在杜天翔正疑惑时,分管副总潘绍平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冲杜天翔招呼一声后转身离去。

眼看着手中的“礼物”,杜天翔冲老婆莫小婉和胡子恒看了一眼,稍稍思索了一下,随即向潘绍平的办公室走去。

潘绍平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平时做事干练不拘小节。相比于自己的直属领导和自己的部门领导,杜天翔其实更服这个副总。

“天翔,叫你来是告诉你件事:从今天开始,你是你们创意科的科长,希望你好好干!”在杜天翔刚到潘绍平办公室后,潘绍平如是告诉他。

杜天翔本来就好奇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创意科科长了,眼见潘总亲自将这消息告诉自己,他就更好奇了。

按道理,这个消息就算不是他的直属领导王瑞科长告诉自己,也应该是自己的部门长童丽丽通知自己才对,怎么这一下子就越级到潘绍平这一层了?

升职是件喜事,但这种莫名其妙的升职对杜天翔来说却是怪事。眼看着坐在办公桌前满脸笑容的潘绍平,杜天翔一脸好奇:“我做科长了,那王科长呢?”

“他离职了。”

听到这个消息,杜天翔顿时震惊不已:“什么,离职了?”

前几天结婚宴上自己还看到王瑞的,怎么自己婚假结束回来,他竟已离职了。

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事情:要知道一般员工办离职手续都要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王瑞作为一个科长,他怎么可能一个星期不到就办完了离职手续?

“这是王科长个人意愿,我们也不好阻止他。”潘绍平笑着,“行了,你先回去把科室的工作梳理清楚了和我做个汇报,我这里还有点事情。”

“哦。”杜天翔点头,随即满心疑窦地冲副总办公室外走去。

走在回办公室的楼道上,杜天翔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之前胡子恒阴阳怪气的笑容以及他送给自己的那个“礼物”。

那一瞬间,他心念一动:难道胡子恒的意思并不是他给自己送了顶“绿帽子”,而是他知道自己升职的内幕其实是和“绿帽子”有关?

或者说,胡子恒的意思,是自己之所以会升职,其实就是因为有莫小婉的关系?

回头看着潘绍平办公室的大门,杜天翔简直不敢往深处想!然而不管怎么说,胡子恒一定知道什么事情!

“杜科长,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就在杜天翔正一边走一边想着的时候,胡子恒的声音突然在他面前响起。

原来在自己到了副总办公室后,胡子恒便一直站在设计部办公室门口等着自己。

眼看着他脸上一副阴阳怪气的笑容,杜天翔不禁心中有气:“你来的正好,我还正想找你——我老婆呢?”

“她?这不来了?”他笑着。

果然,杜天翔话音刚落,莫小婉靓丽的身影便很快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边满心欢喜地走到他的身边。

“一起到3号会议室,有些话,我想我们必须三个人一起说清楚!”杜天翔皱着眉头,随即一声不吭地冲会议室走去。

身后,胡子恒轱辘着眼珠子,而后面带笑容地跟了上来。

3号会议室因为地方很小,加上隔音效果不错,所以这里一般是公司里用来做会客用的。

杜天翔先进了会议室,眼见胡子恒进入会议室大门,他随即顺手关上房门。

“找我来有什么事情?”眼见杜天翔将会议室大门反锁,胡子恒轻轻地哼了一声,随即问着。

“既然你这样问,那么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杜天翔皱着眉头,“我想知道,在我婚礼第二天的时候,是不是你给我老婆打电话的?”

说到这,杜天翔随即将目光落到了莫小婉的身上。

可能因为之前胡子恒骚扰过自己的缘故,所以有胡子恒在的地方,莫小婉一直未曾抬头,也没说过一句话。此时听见杜天翔那样问着,她随即将眼光转移到杜天翔的身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胡子恒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

见他做出这样含糊的回答,杜天翔顿时皱眉:“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么?”

一边说着,他随即转头看着莫小婉:“小婉,你说,在咱们结婚那天他做了什么,之后又做了什么?”

“啊……”莫小婉原本一言不发的,此时见老公让自己将当天的事情说出来,她知道这件事情是推脱不过的了,随即一五一十地将她那天和杜天翔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眼见莫小婉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胡子恒愣了一下,而后嘿嘿一笑:“可能吧,不过你们婚礼那天我喝醉了,所以其实我自己也弄不清楚我在做什么。”

“那么第二天呢,第二天你应该清醒过来了吧,你还不知道你说了什么?”杜天翔皱着眉头。

眼见杜天翔那样问着他,胡子恒的脸上摆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想了一下,他随即从身上掏出一条红色的女式蕾丝三角内裤。

胡子恒晃荡着那条内裤,一边嘿嘿笑着:“杜天翔,你还真把你老婆当宝贝一样看啊,既然如此,那么你应该很好奇这条内裤是谁的,又是怎么落到我的手里的吧?”

杜天翔不看就算了,一看之下他顿时大为震惊:这个内裤的样式他记得很清楚,正是老婆莫小婉的,没想到这条内裤竟会落到了他的手上!

“你怎么会有这条内裤的?”杜天翔一脸震惊。

第五章

到了这个时候,不光是杜天翔,站在旁边的莫小婉看到那条内裤的时候,脸上也露出大惊失色的神情。当下,她马上伸手想要将那条内裤给夺回来,不过胡子恒却快速地将手缩了回去。

“怎么,现在想要将这东西拿回去,恐怕有些迟了吧?”看着莫小婉,胡子恒嘿嘿笑着,很快又将目光转移到杜天翔的身上。

的确,现在这条内裤是否回到莫小婉的手中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杜天翔已经看到了它就在胡子恒的手中。

这么一来,他之前关于对莫小婉和胡子恒之间的事情的猜测,便恐怕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了。

一瞬间的功夫,杜天翔只觉得全身上下如被火烧着了一样。他百思不得其解:婚礼之前,老婆和自己还好端端的,怎么婚礼当天开始,这个莫小婉便开始给自己弄出这档子事来了?

“胡子恒,你们俩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杜天翔气冲冲地叫着。

“老公,你不要听他鬼扯,我和他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当看到那条内裤在胡子恒的手中时,莫小婉已经惊慌失措了。

“那么你告诉你老公,你为什么接到我的电话就那么害怕啊?”就在杜天翔还没来得及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一旁的胡子恒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声。

听到胡子恒这么一问,杜天翔马上目光如电地看着莫小婉——对于胡子恒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

“没有,我没有的。天翔,你不要相信这个家伙的话,是他在污蔑我。”莫小婉看着胡子恒手中的那条内裤,一边紧张地说着,“至于那条内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落到了他的手上的……”

“不知道?”胡子恒哼了一声,随即看着杜天翔,“既然她不知道,那么我就来告诉你吧——我之所以拿到了这条内裤,其实并不是因为我和你老婆俩做了什么,而是因为我发现了你的老婆和别人做了什么!”

轰……

听到胡子恒这么一说的时候,杜天翔瞬间只觉得脑门嗡的一声响:瞬间的功夫,他仿佛觉得一颗炸弹顿时在自己的心中炸开了,顿时将他给炸的七荤八素。

其实他之所以将胡子恒和莫小婉一起叫到办公室里,是因为他想在这里摊牌,将之前他心中的疑虑全部给揭出来。

只是他所没想到的是,按照胡子恒的口吻,他竟不是和莫小婉有关系的那个男人,而居然是另有其人。

既然如此,那么那个人是谁?

当下,他一边看着莫小婉,一边死死地看着胡子恒:他知道胡子恒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手上还拿着证据,也就证明了胡子恒今天过来的目的也是摊牌,他掌握了莫小婉背叛自己的确切证据!

“莫小婉,你的内裤都到我的手上了,你还不肯承认么?”胡子恒嘿嘿冷笑着。

看他冷笑的样子,杜天翔感到有些奇怪:仿佛莫小婉背叛自己,在外面乱搞也伤了他的利益,这才让他那样的生气。

杜天翔自问他平时和胡子恒之间的关系还没好到自己受了伤害,他可以不顾一切地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地步。所以,他的生气,自然是别有原因的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就在杜天翔正皱着眉头推敲这中间的究竟时,一旁一直害怕不已的莫小婉,此时顿时站出来说着,“胡子恒,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鬼才愿意没事害你!”胡子恒哼了一声,随即将那条内裤丢到了杜天翔的手中,“杜天翔,我也不和你拖时间了。既然你老婆不肯说,那么我就告诉你:靠自己的女人出卖色相来上位的,你小子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别以为当了科长有什么了不起,我呸!”

说完,他马上掉转头便要离开。

“站住!”杜天翔随即将他拦住。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杜天翔已经是彻底懵了。眼见胡子恒要走,他虽一时半会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但清楚胡子恒既然说了这样的话,那么今天他不将话说清楚,自己是绝对不能让他走的!

胡子恒原本丢完话便要走,此时见杜天翔拦住不让走,他顿了顿,而后脸上挂着笑意鞠躬着:“杜科长,有什么指示,请说吧。”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我的科长是出卖色相的?”杜天翔皱眉。

原本还迷迷糊糊的,闹了半天他总算是明白了这中间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是莫小婉为了能让自己上位,婚礼宴的那天晚上和某位领导做了那样的事情。不过不巧的是,当时莫小婉被胡子恒给撞见了。而且,可以想象的是,莫小婉走的也很匆忙,否则她的内裤就不会到了胡子恒的手中了!

怪不得莫小婉和梅慧慧这两个女人会那么怕杜天翔呢,原来竟是因为这!

是了,既然梅慧慧是那样的,那么也就说明了,这件事情梅慧慧也是知道的。

到了这个时候,杜天翔顿时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了,随即带着一腔怒火看着莫小婉。

“我没有!”仿佛知道杜天翔想要问什么话,莫小婉马上一脸铁青地看着杜天翔,一口否认了这件事情。

看着莫小婉,杜天翔顿时觉得有些奇怪,他觉得此时的莫小婉和刚才仿佛一下子就变了个人!

在这之前的时候,莫小婉还感到很害怕呢。然而当胡子恒指明了莫小婉和上头领导发生过关系时,莫小婉之前脸上的那股害怕神情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

现在,她说起话来仿佛也变得理直气壮。

“胡子恒!”果然,在莫小婉回应了杜天翔这边一声后,她马上又非常镇定地看着胡子恒,“按照你的意思,我和你们上面领导发生过不可告人的事情。昨天晚上到场的领导就那么几个,要不要咱们一一对质?”

说完这话,莫小婉的嘴角顿时泛出一抹冷笑。而原本还在生气着的胡子恒,此时脸上的神情也顿时阴晴不定地变幻起来。

他稍稍想了一下,随即将目光又落到那条内裤上:“既然你说没做什么,那么你的内裤又怎么可能落到我手上呢?”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婚情留余》阅读!

收藏 6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