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巅

第一章

“钟总,工资全部发完了,账面上还剩下八块钱了,这里是收支明细表,您过目一下。”

钟宁把韩芷若递过来的报表放在一边,摇了摇头,问道:“芷若,你的工资拿到了吗?”

韩芷若笑了笑,说道:“钟总,我拿到了,那个……您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钟宁摇摇头,点了一根烟,苦涩地笑了笑,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说道:“没事了你就先回去了,我想静一静。”

韩芷若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欲言又止了,看了看面前的钟宁,转身离开了。

烟雾缭绕。

1990年,钟宁第一次站在松江边上,很想纵身一跃,第一次,是因为爱情,从15岁认识,18岁在一起,20岁,喜欢了五年的李一诺上了一辆桑塔纳,钟宁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了很久,最后李一诺下了车,告诉钟宁,没办法,你真的太穷了,她母亲病了,需要钱治病,所以,她只能选择离开。

那一年钟宁20岁,刚刚大学毕业,在一所初中做语文老师,收入还行,至少要比普通工人高一些,本来还想着,再工作三四年,就能把一诺给娶了,然后两口子生儿育女,享尽天伦。

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雨,看着江水滚滚,钟宁还是没了死的勇气,回到家里,睡了三天三夜,最后决定,辞去教师的职业,跟着下海大军下海经商,那一年,改革开放仅仅16年,所有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尽管家里人都反对,但是钟宁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怀揣了300块钱,钟宁来到了位于经济发达最前沿的花城市,混迹了整整两年,最后一无所成,狼狈地回到了老家,闽东省松城县。

1993年,钟宁23岁,经历了大落灰心丧气的钟宁,在父亲的安排下,跟县城医院的一个做护士的赵玉结了婚,结婚后的钟宁无所事事,整天像个孤魂野鬼一样游荡,被赵玉嫌弃地不行。

四个月后,赵玉怀孕了,迫于压力,沉沦了半年的钟宁准备去找工作,跑遍了整个县城,也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

又是在一个暴风雨突袭的中午,钟宁从县城回到家里,却听到了卧室中有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音,一脚踹开了门,一个男人正趴在赵玉的身上。

这才知道,孩子不是钟宁的,男人是有妇之夫,是赵玉曾经照顾过的一个病人,因为怀孕了,所以才答应了跟钟宁结婚,搞了半天,钟宁就是个背锅的,这绿帽子,戴的那叫一个油光瓦亮。

于是离婚,反正也没什么财产,赵玉净身出户,临走的时候指着钟宁的鼻子,说你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了,以后别结婚了,不然肯定坑了人家好姑娘。

1994年,钟宁痛定思痛,决定不再沉寂,把结婚时收到的礼金,然后又拿走了父母的养老金5000块钱,在县城开了一个小型的贸易公司,专门销售松城县的特产紫菜,结果经营不善,不到一年时间,再次倒闭。

公司到最后的时候,只有当初招进来的一个女大学生韩芷若,陪她到了最后,钟宁其实也没觉得有什么失落的,就是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个即便半年没发工资也陪着他一起坚守的韩芷若。

看来,真的是一事无成了,做什么什么不行,爱情不行,丢了;婚姻不行,绿了;事业不行,废了。

今天应该是钟宁最失败的一天了,也是最绝望的一天,此时如果再灰溜溜地回到那个小山村,可以想象,那该又是一顿怎样的冷嘲热讽啊。

整整抽完了一包烟,傍晚的时候,钟宁有点迷糊地第二次站在了松江边上,来之前,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从这里跳下去,自己活着,简直就是一个蛀虫,不仅耽误了自己,也坑了别人。

本来以为今天会像以前一样,一场大雨倾盆而下,结果,老天也不按套路出牌了,不仅没下雨,天气还格外的好,连太阳迟迟都不肯下山。

“钟宁,你是钟宁吧?”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钟宁回头一看,面前的人有些陌生,但是似乎是在哪见过,那人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色衬衫,西装裤,一双皮鞋,头发很整齐,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书生气的样子。

看着钟宁木讷的表情,这个男人锤了钟宁胸口一拳,说道:“老同学,这才多少年啊,就不认识了啊,我啊,刘晓光,我们是大学同学啊。”

钟宁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一个同学。

“刘晓光,你不是北方人嘛,你怎么到我们这个小县城来了?”

刘晓光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说道:“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我个子小,经常被人欺负,你保护了我很多次啊,我记得你,你倒是把我给忘了。”

钟宁挠挠头,心如死灰,真的没心情聊天。

“老同学,现在在哪高就?”

这是钟宁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不过既然问了,也无所谓了,两手一摊,说道:“公司刚刚倒闭清算,出来散散心。”

刘晓光的表情变了一下,在钟宁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没事,老同学,你很有能力,跌倒了就爬起来,多大点事啊,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也是刚到松城县,要不你就跟着我干吧?”

看着刘晓光真诚的表情,钟宁是想拒绝的,可是再回头看看松江的江水,却又不想拒绝了,哎,还是下不了决心,想死很容易,但是真到了那一步了,又没多少勇气了,人啊,就是这样,在想象里天花乱坠,在现实中心力交瘁。

“好吧,你要是愿意,就收了我吧,对了,你来松城县,是做什么生意的?”

钟宁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刘晓光摆摆手,说道:“我不是做生意的,我在县委任职,刚刚调过来没几天,缺个秘书,你来给我做秘书吧。”

第二章

钟宁做生意的时候,跟县委的人也是有过接触的,好像在县委里面,没有几个人是有秘书的,看来刘晓光当的官还不小,钟宁当时也没好意思问他具体当的是什么,等到第二天到县委报道的时候,钟宁才知道,原来刘晓光是刚刚到任的松城县县委书记,一个仅仅25岁的县委书记。

人比人气死人,自己25岁,一事无成,两次想要自杀,同样是跟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在大学的时候还经常被人欺负的软蛋,现在居然是一个县的一把手。

钟宁也没有想到1995年7月17日这一天,他完成了人生中一个很意外的转折,也就从这里开始,钟宁掀开了全新的人生篇章。

坐在刘晓光的办公室里,钟宁还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县委书记在他眼里,已经是很大的官了,虽然办公室的装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豪华,但是刘晓光桌子上的那面小国旗,还是给了庄严肃穆的感觉。

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刘晓光在办公桌后面抬起了头,看了看,站了起来,笑着说道:“钟宁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县委办的主任,叫毛国忠毛主任,你的顶头上司,你来打个招呼。”

钟宁虽然做了挺长时间的小老板了,见到这些所谓的书记,主任,还是有些诚惶诚恐的,赶紧站了起来。

毛国忠大概40多岁的年纪,虽然刚刚步入中年,不过头顶倒秃了,属于那种中间溜冰场,四周铁丝网的发型。

也就是跟毛国忠握手的那一刻,钟宁才知道,他发达了,真的发达了,这个县委办主任,在跟钟宁握手的时候,居然放低了姿态,一边握手,还一边笑呵呵地说道:“钟秘书,以后请多多关照。”

看着一旁刘晓光神秘的微笑,这个时候的钟宁才意识到,县委第一秘,那还真是一个肥差,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

县委书记的秘书,说事情多,也挺多的,要安排书记的行程,整理书记的发言稿,参加书记的各种会议,连县委常委会这样的会议,钟宁也是要进去做笔录的,这是松城县11名常委以外的唯一一个人,也就是说,任何在县委做出的重大决定,钟宁都可以第一个知道。

松城县人口46万,钟宁是除了县委领导以外,最接近核心的一个人。

两人本来就是老同学,彼此的默契还是在的,而且本来就熟悉,说不上适应不适应的,一周过后,钟宁已经能熟练掌握秘书的诀窍了,加上刘晓光对他本来就不错,钟宁在松城县委,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红人”了,想要见一把手,可以,要先过了钟宁这一关,所以,仅仅一周的时间,他已经能够发现,权力真的是个好东西,虽然自己现在连编制的问题都还没解决,但是只要他经过,即便是工商局局长陈至立,都要对他点头哈腰的。

要知道,当初钟宁注册公司的时候,可没少往陈至立那里送礼,跑了十几趟,才总算把营业执照办了下来,当初的陈至立,可是翘着二郎腿喝着茶,都没正眼瞧过钟宁。

短短一周的时间,钟宁从一个落魄到轻生的商人,变成了现在人人追捧的县委第一秘,不禁还是要感叹,人生真的很奇妙。

以上的这些变化,仅仅是发生在礼貌上和口头上的,真正的变化,是7月底,工商局局长陈至立的一次邀请,终于彻彻底底让钟宁知道了,这个县委书记的秘书,果然也是大权在握。

县委办是五点下班,今天刘晓光有急事,所以就先下班了,钟宁不急,在县城里就他一个人,回到那个不大的出租屋也没什么事情,所以就留了下来,看了一会报纸,眼看着太阳也快落山了,钟宁就收拾了一下,刚准备动手,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刘晓光的办公室,是属于那种套间的,外面一个小间,是钟宁的办公室,里面那一间,那才是刘晓光的办公室,不过,书记办公室的门,可不是谁想开就能开的,何况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门一打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看到了钟宁,楞了一下,马上说道:“钟秘书还没下班呢……”

钟宁也挺意外的,来人正是松城县工商局局长陈至立,他这个时候来干嘛?

陈至立脸色变得挺快,刚刚还有些尴尬,突然就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来县委办事,刚好看到钟秘书的自行车还在,就想着钟秘书可能还没下班,所以一起吃个饭,怎么样,赏光吗?”

钟立也有些错愕,刚过来的第一天,刘晓光就告诉他,不该吃的饭不能吃,不该拿的东西不能拿,不过那应该是上班时间吧,现在下班时间,应该没什么大碍,何况他跟陈至立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就答应了。

1995年的时候,很少有人能买得起车,陈至立却是松城县最早一批买了桑塔纳的,这也没办法,人家儿子能耐,在县城开了一家五金加工厂,在这个年代,陈至立的儿子陈帆已经有了上百万的身价,在那样一个万元户都少的年底,百万富翁,那是一个什么概念了。

钟宁也不是没有坐过桑塔纳,不知道为什么,陈至立的桑塔纳坐起来特别舒服,那座椅特别地软。

车子在县城绕了一圈之后,在华辰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华辰大酒店是当时松城县最好的酒店,没有之一,即便钟宁也做了大半年的老板,这个华辰大酒店,他是真的一次都没进来过。

两人从车里下来,陈至立车子的后备箱,拿了一个包,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放的什么东西。

“走,钟秘书,晚上没事了吧,咱喝点……”

钟宁在陈至立的带领下,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当时最豪华的酒店,未来很多次,钟宁再次进入这个酒店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进去时候的兴奋劲。

第三章

衣着统一的服务员,光滑的地板,欧式的吊灯,这眼前的一切,都让钟宁着迷,他不是贪恋这些东西,这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没有看过,总是觉得很稀奇。

进了包厢之后,刚刚落座,还没点菜,陈江就把包厢的门给反锁掉了,把刚刚手上提着的一个包,塞到了钟宁的面前。

“陈局长,你这是干嘛呢?”钟宁有点不明白。

陈江摆摆手,说道:“钟秘书,你先打开看一下嘛,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钟宁疑惑地把那个包给打开了,拉链拉开了一点点,就看到了里面的绿票子,顿时心跳就加速了起来,拉开一看,整整一包,他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反正就是很多的样子。

“陈局长,你这……都是给我的?”

陈江点点头,笑眯眯地看着钟宁。

钟宁不是傻子,拿多少钱办多大事,这么一大包钱,要办的事情肯定不小,无功不受禄嘛。

把拉链重新拉上,深呼吸了一口气,钟宁把包推给了陈江,说道:“陈局长,这个……我不好收,太大了,平白无故收这么多钱,我会睡不着觉的。”

陈江哈哈一笑,说道:“钟秘书言重了,其实有点事情要麻烦一下您,我们家陈帆的事情,还希望钟秘书在刘书记那里说说话,只要事情办成了,这么多钱,都是您的。”

有点懵。

钟宁确实有点不知所措,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陈帆发生了什么。

然后陈江告诉他,陈帆的五金加工厂里,昨天晚上发生了事故,铁粉的粉尘爆炸,当场炸死了两个,伤了九个人,其中两个重伤,七个轻伤。

今天一大早,县安监局带着公安局的同志,把陈帆从家里给带走了,说是涉及了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已经被公安局刑拘了,陈江也是着急,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陈帆坐牢了,那家里肯定就绝后了,陈帆刚刚结婚几个月,妻子还没怀孕,这个罪挺重的,判下来起码也要个十年八年的,到时候,人就废了一半了。

这么大的事情,钟宁居然不知道,这才想起来,今天刘晓光很晚才来上班,中午留了一会,又提前出去了,今天也没怎么离开办公室,所以不知道,也是正常,估计也是被市里叫过去汇报这件事去了。

钟宁想了想,问道:“陈局长,这个事情,或许我就真的帮不上忙了,你要知道,这的确是重大劳动安全事故,如果是小事,我就帮了,这是死了人的大事,你让我怎么帮忙?”

陈江的脸色有点难看,沉默了一会,说道:“钟秘书,我陈江一辈子没怎么求过人,但是我今天求你了,我可以告诉你,事情肯定不会跟陈帆有关,他开五金加工厂,我们两个在家里经常讨论安全生产的事情,这个粉尘的事情,我们也是经常讨论的,车间定期打扫,都是他亲自盯着的,还有,我们厂房里面的通风设备,那是24小时不停的,事情发生的那天,通风设备停了……”

说到这里,陈江剩下的话到了嘴边,却不说了,钟宁一下子就明白了,陈江是想告诉他,陈帆是被陷害的。

如果真是被陷害的,那钟宁肯定是要帮的,跟钱就没有关系了。

把钱再一次推到了陈江的面前,说道:“陈局长,如果你坚信陈帆是被陷害的,那这个钱,你就收起来吧,我肯定会帮忙的,如果并不是被陷害,你只是为了让我去说服刘书记,那这个钱也收起来,我肯定是不会帮的,所以,你应该要想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事情经过是什么,要我帮忙,肯定是要告诉我的。”

很显然,陈江是知道些什么的,不过他并不想说,但是不说的话,钟宁还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样子,也不点菜,也不说话,一大包钱就放在面前。

终于陈江叹了一口气,很显然,他是妥协了。

天大的事情,跟儿子比起来,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哎,我是真的不好意思说啊,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为了杨帆,我也只能把这张老脸给豁出去了。”

“陈局长但说无妨,我钟宁别的不行,保守秘密还是可以的。”

也只能这样了,陈江连续叹了好几口气,告诉钟宁,今天他去刘晓光的办公室,其实并不是来找钟宁吃饭的,而是去偷一样东西,一样跟自己儿媳妇孙艳红有关的东西。

而这样东西,其实就是陈江寄给刘晓光的。

听陈江这么一说,钟宁想起来了,好像今天早上经过收发室的时候,的确是拿到了一封给刘晓光的信,他拿过来之后,随手就放在了刘晓光的桌子上了,有没有拆,他就不知道了。

陈江告诉钟宁,其实这里面是一些照片,照片上有一男一女,男的是副县长赵守康,女的是他的儿媳妇,陈帆的妻子,孙艳红。

说到这里,我应该是听明白了,能够理解是什么情况了,貌似跟钟宁经历的事情是一样的。

为了让陈江把戒备心里放下来,钟宁把自己跟前妻赵玉的事情说了出来,对男人来说,这样的事情是最难启齿的,钟宁还是说了,说完之后,心里舒服多了,他跟赵玉之间为什么离婚,连父母都不知道,当初离婚的时候,父亲钟国方还因为这个事情踹了他一脚,两父子的关系搞得非常僵,即便这样,钟宁还是没有说出来。

陈江听完之后,在钟宁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钟秘书啊,都不容易啊,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情,都让我们两家给碰上了。”

也算是安慰吧。

孙艳红是县政府办公室的文员,也是刚刚解决编制的问题,当然,帮她解决这个编制问题的人,就是副县长赵守康。

本来这种事情,陈帆应该属于强势的一方,直接把孙艳红甩了就好了,毕竟这么有钱,但是偏偏陈帆做不到。

第四章

陈帆做不到的原因不是陈帆不愿意,而是孙艳红的父亲,孙艳红的父亲开了一家挖掘机的配件生产厂,是陈帆五金加工厂最大的客户,也就是说,只要孙艳红的父亲孙晨愿意,杨帆的公司分分钟就倒闭了。

当初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其实也不是两人有多相爱,不过是陈帆有需求,孙晨也有需求,成了一家人之后,很多事情就好说多了,然后就结婚了,结婚之前陈帆也不知道孙艳红居然是这样的货色。

撞破这个事情,其实倒先不是陈帆,就是陈江,撞破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华辰大酒店,那一天晚上的时候,陈江来这里参加一个饭局,吃完之后,刚出了大门,就看到赵守康和儿媳妇孙艳红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而且还是鬼鬼祟祟的。

按理说,孙艳红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跟赵守康属于上下级的关系,怎么这都九点多了,工作还工作到酒店来了,回家之后,问了陈帆,陈帆告诉他,今天孙艳红说要值班,通宵班,所以也就没回来。

陈江就觉得不对劲了,想了想,翻了一张名片出来,是工商局前一段时间严查营业执照的事情揪出来的一个所谓的私家侦探,在1995年,私家侦探的概念还没有传过来,没有几个人相信这东西,尤其是在这三四线的小县城,所以最后罚款了事。

陈江拨了这个电话,对方一听来活了,马上就接了这个活,接下来,也就有了赵守康跟孙艳红之间的“照片”。

本来的确是家丑不可外扬,但是为了保住这个陈帆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企业,问题不能从孙艳红的身上解决,所以父子两个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还是要从赵守康的身上去解决,但是赵守康是副县长,这就是麻烦了。

最后两人就商量出一个写匿名信举报这个主意来。

谁曾想到,这封信刚刚发出去,陈帆厂子就出事了,所以陈江想潜入刘晓光的办公室偷偷看一下,是不是信给掉包了,如果信给掉包了,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可能跟赵晨,孙艳红有很大的关系。

钟宁算是听明白了,搞了半天,其实陈江也并不是知道导致爆炸的人是谁,他只不过是在分析罢了。

“陈局长,事情呢我都知道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的,这个饭我们改天再吃,我现在回办公室,看看那封信到底被掉包了没有,但是你已经寄出来了,没有掉包,我是不能帮你拿回来的,这一点你要搞清楚,这是原则。”

钟宁说得很认真,能够看出来,他的确是上心了。

陈江把那个包拎了起来,他现在最关心其实就是陈帆了,他也希望钟宁马上能回去看看,所以也就没有留钟宁,反倒是开着车,把钟宁送到了县委大楼。

这一来一去,已经晚上的7点半了,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陈江进了大院之后,上了二楼,刚要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把门一打开,只见刘晓光和孙晨两个人正在办公室里谈着什么。

“钟宁,你怎么还没下班呢?”

刘晓光问道。

“哦,我忘了拿东西了,我回来拿一下。”

嘴上说着,手里却拎起了暖水壶,朝着里间办公室里走了过去,拿起刘晓光的杯子,给他倒水。

“刘书记,飞帆五金加工厂的事情,我看就不能轻判,这死了两个人,伤了十几个,那两个重伤生死未卜呢,这么大的事情,要是判轻了,怎么跟老百姓交代啊?”

赵晨说道。

刘晓光笑笑,接过钟宁递过来的茶杯,说道:“不是轻判重判的问题,现在市里领导也说了,首先要处理的是赔偿问题,其次才是追究责任,陈帆现在进去了,赔款的事情如果让法院去判,真不知道猴年马月,我跟王县长也讨论过了,灵活一点,陈帆先取保候审,在民警的监督下完成赔偿工作,然后再进去,我觉得这个方法应该是最好的了。”

“刘书记……”赵守康的声音急切起来。“这么做,会让老百姓心寒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还能从看守所出来,就因为他的父亲是工商局局长对吗?你知道会有多少人戳我们脊梁骨吗?”

“言重了严重了赵副县长,这个事情跟陈局长没有关系,扯不到一起啊,再说了我认为在民警的陪同下积极赔偿,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对于赵守康的一再要求,刘晓光回绝了,赵晨也是没办法了,最后只能摇摇头,出了书记办公室。

钟宁拿着一块抹布,在桌子上已经擦了半天了。

“听够了没有?”

这个肯定是说的钟宁了。

“听够了说说你的看法吧,你刚跟陈江见过,多多少少应该有点看法的吧?”

钟宁有点懵,这跟陈江见面的事情,怎么还没多久呢,刘晓光就知道了,看着刘晓光年轻但是深邃的眼睛,突然发现,这个仅仅比自己大了几天的男人,远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

“晓光……不对,刘书记,其实赔偿在看守所也能完成的,只要他本人愿意的情况下,既然你要把他放出来,我想是有你自己的打算的吧?”

刘晓光微笑着,说道:“早上我去了现场一次,发现了一点问题,当时人太多了,我没有办法验证,所以下午我又去了一趟,实地看了一下,基本上原因我也差不多知道了。”

说完,刘晓光把钟宁叫到了自己的身边,轻声给钟宁说了点什么,然后拿出一个信封,扔在了桌上。

“晓光啊,你确定可行?”

“哈哈,为人所不为,就没有可行不可行,你没试过,怎么知道行不行?”

这句话是钟宁在刘晓光身上学到的第一句话,“为人所不为”,后来的钟宁记了一辈子,还请一名书法大家把这五个字写了下来,然后精致地裱了起来,一直挂在他的书房里面。

第五章

陈帆被抓,飞帆五金加工厂自然就落到了孙艳红的头上,因为警方还在调查爆炸原因,加上爆炸摧毁了一个车间,所以整个厂子是处于一种关闭的状态。

加上这几天经常有死亡或者受伤家属来闹事,所以更加就不敢开了,这么大的一个厂子,现在已经基本黄了。

在加工厂对面的一家小饭店里,钟宁约的孙艳红终于是款款而来,穿着一条连衣裙,浓妆艳抹,身上喷着味道很重的香水,很难想象,孙艳红居然是在县政府上班的。

“钟秘书,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孙艳红一进包厢,马上给钟宁赔不是,其实倒也没迟到,就是钟宁来得早了几分钟。

“没事,中午我没事情干,所以就来早了一点,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孙艳红也知道,钟宁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她认识钟宁,毕竟县委县政府是在一个大院里办公,只不过不是一栋楼而已,但是跟钟宁之间是没有交集的,钟宁约自己,一定是刘书记有什么事情要转告,毕竟飞帆五金加工厂,虽然规模不是很大,在松城县,也能算得上大企业了。

“好,钟秘书,有什么事情您说。”

钟宁整理了一下思绪,他想了想刘晓光交代他的话,说道:“孙艳红女士,飞帆五金加工厂的事情,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了,重大的生产安全事故,您丈夫也被刑拘了,我来呢,其实是劝你,如果可以的话,你这个厂子就不要开下去了,第一是陈帆估计出不来,第二呢再开起来的话,对县委县政府的形象不好,你也是县政府的人,你应该明白什么意思。”

孙艳红一听急了,说道:“不行啊,钟秘书,这是我男人的心血,不能说关就关的,陈帆不在,还有我呢,我辞掉我现在的职务,我也会把厂子做下去的,希望县委再考虑考虑,不要强制关闭。”

钟宁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说道:“孙女士,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不是来跟你商量的,飞帆五金加工厂的法定代表人不是陈帆,而是陈帆的母亲,所以这个厂子就算陈帆判的是死刑,法定的继承人也不是你,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我来通知你一声。”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陈帆的母亲,就是陈帆,这个我是知道的。”

钟宁笑笑,也不争论,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说道:“你别忘了,陈帆的父亲是陈江,他是工商局局长……”

这才是最重要的一句,说完之后,钟宁就离开了,留下了孙艳红一个人,刘晓光布置的计策,钟宁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要看是不是能生效了。

孙艳红在小饭店的包厢里面坐了很久,想了想还是不对劲,掏出了手机,要知道,在整个松城县,能用得起手机的并不多,孙艳红算一个,没办法,有个有钱的老爹,还有个有钱的老公,用个手机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守康,出事了,你在哪,我们见一面……”

半小时后,孙艳红进入了华辰大酒店,在这个酒店的五楼,有一个专门的房间,是常年开的,也是孙艳红跟赵守康的约会地点。

孙艳红进了房间没有十分钟,赵守康也进来了,门一关上,赵守康就把孙艳红给扑倒在床上,这段时间出了不少事情,两个人很久没见面了,最多也就电话联系,所以赵守康有些猴急,还没怎么着呢,就把孙艳红给扒光了。

两人气喘吁吁从床上下来,孙艳红才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赵守康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的确是忘了陈江保护儿子的决心,事情好像有点脱离控制了,跟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想到刘晓光死活非要让陈帆取保候审,估计有点明白了,估计是帮助陈帆出来转移财产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等于就是白忙活了。

赵守康跟孙艳红都沉默了,刚刚的激情,似乎就在这么一瞬间就消散了,两人就光着身子坐在了床上,已经没有了见面时候的那种激情了。

就算陈帆不出来,陈江在工商局干了一辈子了,转移个法人这点操作,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虽然无意中拦下了陈江的第一封举报信,谁都不能确保陈江还有没有底片,如果再次举报的话,不仅自己会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受到处分,到头来,孙晨承诺的,好像什么都拿不到,偷鸡不成还要蚀把米。

这个事情转了一圈,还是要转到陈江的身上,陈江才是关键。

咬了咬牙,赵守康拿过了孙艳红的手机,把这个电话还是打了出去。

此时,在刘晓光的办公室里,钟宁听着刘晓光的分析,他算是服气了,大学的时候,那个在班级里经常被欺负的刘晓光,现在居然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钟宁在社会上也算是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了,眼界还是太窄,格局还是太小。

后来事实也证明了,赵守康跟孙艳红心里想的,其实跟刘晓光分析的差不多,关于赵守康的问题,刘晓光早就接到举报了,在陈江举报之前就已经有察觉了,只不过一直没表露出来而已,飞帆五金加工厂,也算得上是县里的重点企业,刘晓光上任之后,也去了两趟,对哪里的安全措施,还是很放心的,后来发生了粉尘爆炸事故,从消防队那里传来消息,通风设备是被人为关闭的,还有就是做事的那个人并不算细心,他虽然在工人上班之前把一袋粉尘倒进了车间里面,但是这个爆炸可不是轻易就能成功的。

所以实施这个事情的家伙,他是连续搞了好几次,才造成了这次爆炸,他的怪异行为以为没人注意,其实啊,工厂工人当时不知道他要干嘛,爆炸发生之后,稍微回忆一下,也就觉得奇怪了。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商巅》阅读!

收藏 2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