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御医

第一章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凌天仙医的第八十八代传人……”

秦川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洁白的房顶还有鼻腔内充满的福尔马林味,表情有些茫然。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人教自己医术……在他疑惑时,许多记忆,蜂拥而至,无数道医术内容传入他的脑中,甚至他自己都能察觉到如今的身体状况。

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这个废物,让你来看护,就让你来睡觉的是不是,赶紧给我起来!”

秦川还未起身,就让人猛地踢了一脚,痛得他捂着肚子,身体弓着,表情有些痛苦地抬起了头。

只见一名矮胖的中年女子,正满脸怒火地瞪着他。

女子面目狰狞,肥胖的五官几乎快要挤在一起,正是他的岳母张春兰。

他急忙坐起身来说道:“妈,我是凌晨四点多才睡的,我看……”

“还敢狡辩!你这个废物,临走时跟你说过,青柠需要二十四小时看护,你还找借口!我们家轻语嫁给你,受了多少罪。青柠病重,你又拿出几毛钱,这么大的人了,连丢人都不知道吗?!”

张春兰说着说着,直接手中的早饭摔在了秦川的身上:“亏得轻语还让我给你带早饭,还不如喂狗!”

滚烫的豆浆洒落在秦川的身上,可秦川没有半点感觉,他默默地蹲下身子,将包子捡了起来塞进嘴里。

“养条狗都比你有用。”张春兰讥讽一句。

秦川吃着包子,有些苦。

不是岳父一直坚持,他早就跟顾轻语离婚了,他们俩,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结婚三年,秦川的生意就越来越差,最后小公司让别人收购,他不想用岳父家的钱,一个人推车在外面摆摊卖水果,希望有一日能东山再起。

他的老婆,顾轻语,长相倾国倾城,年纪轻轻,便是一家公司的主管,年薪十万,在小小的虹州,已算是高收入群体。

哎——

秦川重重叹了口气,顾轻语也不提离婚,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不了解。

“二十六床,可以换到四人间去了。”护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原本愤怒的张春兰,脸上立刻挂着一丝笑容说道:“护士,我闺女还没有治好,这单人间……”

“这间要消毒,暂时没法使用。”护士不耐烦道,“要不你就转院吧。”

张春兰脸上的表情凝固下来,说是消毒,实际上,还不是某些有权势的人要使用单人间。

秦川上前说道:“护士,我妹妹还没醒,身体不能折腾,要不我现在去找领导,看能不能晚点……”

“你有什么资格见领导?”护士讥笑地看了秦川一眼,这几天,她了解了秦川就是一个窝囊废,“喝豆浆都能洒一地,记得把地拖干净再走。”

“闭嘴!”

张春兰脸色铁青地瞪着秦川:“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东西!”

“护士,我已经跟高主任说了,他同意继续留在这了。”

一道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川抬头看去,一名穿着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子,手中提着果篮走了进来。

“李浩,你怎么来了。”

秦川脸色一黑,对方是他的高中同学,一直暗恋隔壁班的顾轻语。

近两年,得知他跟顾轻语的情况,更是想挖墙脚。

“我带他来的。”

李浩还未开口,一道冷清到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顾轻语从后方走了进来,精致的面容,高挑的身材,饶是护士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冷清的气质,站在哪里都会引人注目。

她走到了张春兰的身边,介绍道:“妈,这是我的同事,李浩。”

“哎呀,这是小浩呀。我可是经常听轻语提起你的,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们可真要去挤那不知道多少人的四人间了。”张春兰热情地走了上来说道,“对了小浩,你结婚了没有。”

“还没。”李浩笑着看向顾轻语。

张春兰瞥了一眼,哪里不知道什么情况,顿时笑着说道:“男人事业为重,还是可以理解的,不像是某些人,那么大岁数了,还吃老婆的喝老婆。”

李浩扶了扶眼镜,眼角的余光,瞥了秦川一眼,有些得意。

秦川脸色一沉,他扭头看向顾轻语,脸色有些难看地问道:“你请他来做什么。”

“不请他来,难道真让我妹妹去四人间吗?那里的环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天人来人往,脏乱差,你又能做什么?”顾轻语面无表情地看着秦川。

秦川握着拳头,沉默不语。

“这里暂时没你的事了,你出去找地方休息吧。”顾轻语说了一句,旋即走到了李浩的身边,三人说说笑笑,看起来才像是一家人。

该死!

秦川心中凄凉无比,男人的自尊,在他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

忽然。

他的眼角瞥见了躺在床上的顾青柠,眼皮微微跳了两下,脑海中,竟是出现了关于顾青柠的身体情况。

这……这怎么可能!

秦川浑身一震。

难道刚刚的一切,并不是梦?

秦川走到了顾青柠的床边,盯着床上十八岁的顾青柠,跟顾轻语有几分相似,脸色苍白,但依旧青春有活力。

病入膏肓,神药难回,逆天神针,逆天改命,起死回生!

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么一段话。

甚至在他的心中已经浮现出了如何下针的办法,这……秦川脸上惊喜不已,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原来梦是真的。

他真的得到了仙医的传承。

太好了!

青柠的病有救了。

秦川正想开口,却听李浩说道:“阿姨,我已经帮忙联系了曹专家,他是省里的专家,不过治疗费,可能需要十万。”

十万!

张春兰跟顾轻语两人都是脸色变了变,他们家刚刚买房,存款几乎都拿去付首付了,加上青柠住院看病,现在哪里能拿出来十万。

“轻语,你若是手头紧的话,我来帮你给吧。”

“不用了,李浩。”顾轻语打断了李浩的话,扭头看向秦川说道,“秦川,你在这看着青柠,我跟妈回去有点事……李浩,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我送你。”李浩将宝马车钥匙拿了出来,让张春兰眼睛一亮,看向他的眼神,更加满意。

第二章

顾轻语犹豫片刻说道:“不用了,还是……”

“还是什么还是,有车不坐,难道去挤公交吗?!省钱重要,还是你妹妹的命重要!”张春兰打断了顾轻语的话,斥责一声,旋即笑着看向李浩道,“小浩,那真是谢谢你了,中午你叔叔在落樱阁过生日冲喜,我代表你叔叔邀请你,一定要来啊。”

“我一定会去的。“李浩笑道。

张春兰非常热情地应了一声,又回头恶狠狠地瞪着秦川道:“好好照顾青柠,再敢睡觉,我打断你的腿!”

秦川沉默不语,他发现自己得到医术,本想告诉老婆,可想想,自己说出来怕是也没人相信,还会当他是傻子。

所以,秦川决定,等老婆一家离开,他再出手治疗。

岳父在机关上班,平时很忙,很少有时间来,基本上都是岳母还有老婆过来,但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这照顾。

他若能治好,至少能为老婆省十万。

十万,对刚买过房的老婆一家来说,已经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了。

最主要的是,他不希望顾轻语向李浩借钱。

他出去买了一次性银针,刚准备治疗,从外面忽然走进来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身后还跟着一名护士。

秦川以为是查房,老实地站着。

中年男子走上去,仔细地检查了一下顾青柠的情况,抬头看向秦川,表情漠然地瞥了一眼他问道:“你是家属?”

“我是她姐夫。”秦川说。

“病人的情况很糟糕,还需要购买一些药辅以治疗才行,大概还需要十万。”曹大华双手背在身后,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打电话跟家里说一下吧。”

还需要十万?

秦川愣了一下。

他的脑袋快速运转着,李浩那家伙提出十万的诊金,本想借给老婆,但老婆没有答应。

所以。

他离开后,又打电话给医生,加了诊金,就想让她老婆主动开口向他借钱?

一步步逼迫老婆屈服?!

让岳父岳母一家对他感恩戴德,拱手将老婆送给他?

顿时。

秦川的表情变得冷漠下来,他看着曹大华问道:“不知道这位医生,到底是什么治疗费用需要二十万。”

对于秦川的反问,曹大华似乎非常有经验,他嗤笑道:“二十万还多?你去问问,我曹大华可是省厅专家,可不随随便便就出手的!能帮你小姨子治病,已是看在你朋友的面子上了。话我放在这里,二十万,一分不能少,否则的话,你们就自己想办法治吧!”

自己治?

秦川嘴角微微翘起,冷笑道:“好啊,我就准备自己治的。”

他将银针拿了出来,铺在了顾青柠的床边,将她的衣服掀起一点,露出肚子。

站在后面的护士,急忙开口道:“你别乱来啊!病人若出事的话,医院可是不负责任的,你快住手!”

“别拦着他。录下来,万一出事,那也是他的事。”曹大华冷笑道。

护士犹豫片刻,还是掏出手机开启了录像模式,毕竟病人真出事的话,那他们医院也是要负责的,关键这个病人现在是家属要治疗的。

她心里最清楚,曹大华为什么要加到二十万,对方是接到电话,才会过来提价的,显然他跟某人在合谋什么,但这种事情,不是她一个小护士能够管的。

秦川表情严肃地拿起了银针,缓缓地刺向了小姨子的身上,一根针下去,秦川就觉得身子晃了晃,没想到这针法,竟是如此的耗费精力。

一针下去。

他的心里多少有了几分底气,竟是双手持针,一一刺下,这般速度,让护士跟曹大华两人都惊愕不已。

双手下针!还不用寻穴!

最主要是的,他下针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个位置是错的。

这!

曹大华看向秦川的表情变得惊讶起来,本以为对方就是瞎胡闹的,没想到他的中医造诣,比他还厉害!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身后的小护士,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就算他们医院中医科的医生,都不能这么下针吧。

扭头看向仪器,原本很低的数值,竟是恢复了正常,这……这个家伙真的会医术!

“寻龙针……”曹大华浑身一震。

他觉得,秦川的针法,跟寻龙针有些相似!

看着数据,他惊骇地看着秦川。

这个年轻人还是人吗?

这他妈直接把病人给治好了?

本来自己能赚个几十万,没想到让秦川给搅和了。

噗——

秦川一口血吐在了垃圾桶里,最后一根针落下,终于施针成功。

“小子,你有种!”

曹大华阴沉着脸,转身离去。

护士多看了秦川一眼,急忙跟着走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看了看仪器上的数值,竟已完全恢复了。

她将手机关上,回去后,一定要再好好看看。

因为秦川刚刚施针,那动作行云流水,简直跟神仙似的。

看着脸色渐渐变得红润的顾青柠,他松了口气,又将银针一一摘了下来,这些都是一次性的银针,没必要留着,所以全都丢进了垃圾桶内。

做完这一切,秦川长吁一口气。

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兴奋,没想到自己真的拥有了神仙一般的医术。

见顾青柠的脸上有一滴鲜血,秦川伸出右手给对方擦了擦,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顿时。

一道近乎疯狂的尖叫声在房间内响起:“秦川,你这个畜生,你在做什么!”

秦川抬起头,却是看见岳母张春兰如同矮冬瓜似的,近乎疯狂地冲向了他。

背后,则是顾轻语冷漠的双眸。

他再低头看看顾青柠,脸色变了变。

没想到岳母跟老婆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偏偏衣服还没有拉下来,加上他擦血的动作,难免会引起两人的误会。

“我……”

啪!

还未说一句话,张春兰狠狠地抽了他一耳光,声音响亮。

“畜生!”

张春兰骂道。

第三章

他们本来已经在回去的路上,没想到,刚出医院大门,李浩就接通了电话,然后说医生忘记后期的护理费用跟医药费,至少还需要十万。

所以说,费用一共是二十万。

高昂的费用,立刻让顾轻语发愁了,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先从李浩这边借一点,等有钱再还给他。

却没想到,回来后,竟是遇见了这种事。

她盯着秦川,表情冷漠。

秦川低声解释道:“刚刚有个医生过来说治疗非要二十万,让我打电话给你,我没打。我想我在医书里见过这种病症,所以我就自己去买了银针过来,帮青柠治疗,我第一次用针,自己身体弄的不舒服,吐了口血。刚刚我是帮她擦脸上的血。”

顾轻语瞥了秦川领子上的血迹,她没有说话。

张春兰已是指着秦川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还给青柠治病,若是你能治病的话,还出去摆摊卖水果干啥!”

“阿姨,你消消气。”李浩安慰道,“可能二十万对于秦川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吧。”

“天文数字?就算他全家加一起,也都拿不出来这二十万!”张春兰讥讽道,“废物,滚出去!要是青柠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张春兰也瞥见秦川身上的血,还有垃圾桶里的银针,否则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秦川。

绕是如此,她还看向顾轻语说道:“轻语,必须要给你妹妹请护工。这个废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借这个名义做什么恶心的事情。”

李浩急忙接过话来说道:“我刚好认识一个好的护工,要不我打电话过来,让……”

“不用了李浩,谢谢你。”顾轻语摇摇头轻声说道,“还麻烦你联系下曹专家,让他来给青柠看病吧。”

“好,我这就去。”李浩扶了扶眼镜,冷笑地看了秦川一眼,转身离去。

“你还站在这干什么,滚!”张春兰怒吼道。

秦川沉默不语,转身离去,他知道现在留在这里,怎么解释都没用,他先出去,等顾青柠醒来,那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

他刚离开没多久,顾青柠就缓缓睁开了双眼喊道:“妈,姐姐……”

“青柠!”

张春兰跟顾轻语两人都是浑身一震,没想到顾青柠真的醒过来了,难道说,真是秦川那个废物治疗的不成?

这!

顾轻语有些不敢相信,秦川真的有能力治病?

“妈,秦川的治疗,还是有效果的,医生都说青柠暂时没法醒的。”顾轻语开口说道。

“那个废……”

张春兰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后就传来了脚步声,只见李浩带着曹大华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苏醒的顾青柠,李浩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他刚刚问了情况,的确是秦川治疗的,那个家伙,什么时候懂医术了?

“李浩,青柠醒了。”顾轻语走上前去,既然醒来了,那二十万就不需要出了,让顾轻语也是轻松了几分。

“当然醒了。”曹大华冷哼道,“我可没时间等你们回来再治疗。”

什么!

顾轻语还有张春兰两人脸色大变。

青柠是曹大华治好的?!

那秦川刚刚说的话,其实是骗她们的,那个家伙刚刚实际上,真是在对青柠……

顾轻语身子晃了晃,不敢相信。

张春兰表情愤怒地跑到外面,却根本找不到秦川的身影,她怒吼道:“该死的废物,竟然敢骗我们,还说是他治好的,我就说那个臭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厉害的医术。”

“我刚刚也真信了他,没想到秦川现在是这种人。”李浩苦笑道。

“那小子?哼……我来看看病人的恢复情况。”曹大华含糊地说了一句,然后快步走到了顾青柠的身边,开始检查。

顾轻语咬咬嘴唇,有些冷漠地说道:“我去找他说清楚!”

“轻语,咱们还是先照顾青柠吧。他就算跑,能跑到哪去?看他那么自信,肯定还会回来的。”李浩劝说道。

顾轻语回头看向刚刚醒来青柠,她叹了口气道:“李浩,这钱,我会慢慢还你的。”

“没事,我也不急着用,你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还就行了。”李浩温柔地笑了笑,心中冷笑不已,秦川那个白痴,真以为会点什么,就有人会相信了?

……

秦川一个人晃晃悠悠地走在医院里,他刚刚得到了医术,所以想看看到底应该如何使用,发现他得到的医术,就跟普通医生看病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医术,比那些医生要厉害许多,光看面相都能分析出一些疾病来。

中医的望闻问切,怪不得要把望字放在第一位,原来是有道理的。

这时。

耳边忽然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只见十几名医生还有十几名护士匆匆地向着电梯口跑去,这种阵势,他还第一次见到。

很快,就看见医院墙上挂着照片的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亲自推着车子,前面还有领导在开路,看样子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谢主任,请你放心。令尊肯定不会有事的,刚好有省院的医生来我们这,还有我们请了……”

“王院长,不用跟我说这些,请你们务必要把我爸治好。”

听着有些命令的口吻,秦川扭头看去,一张绝美的脸蛋就蹦入他的视线,年纪比他大不了几岁,顶多二十七八的样子。

高高竖起的盘发,纤细的身材,美的有些可怕,就是一身黑西装穿着,显得有些成熟,举手抬足之间,优雅至极,透露出一股大家闺秀的风范。

走起路来,雷厉风行,彰显出对方做事强硬的手腕,这个领导还真年轻真有气质。

“请谢主任放心。”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走进了抢救室,秦川本想跟进去,却是压根没有这个资格,不由得让他感慨,有权还是好啊。

他没有在外面等待,继续向着前方走去,等观察完,他要回去看看顾青柠到底有没有醒过来。

抢救室内,所有人都在认真地检查着老人的身体情况,没有离开,就站着开始会诊,老人的情况非常特殊,身份更是特殊,所以他们才会如此重视。

“谢主任,我们分析了一下,病人年纪有些大了,现在不适合开刀,若是采用保守的方案,我觉得还是要依靠中医的针灸来治疗。”

分析了一会后,王院长立刻将情况汇报给了谢主任。

“可我们这边中医并不擅长,我们现在联系了隔壁市最厉害的华专家,他正在赶来的路上,只是时间方面,我们……”

王院长说着说着,就不再说话了,谁都无法保证在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谢茹看着命悬一线的父亲,她面无表情地说道:“王院长,你们院的三甲头衔,可是有些名不符实了,这次回去,看来有必要开展一次医院综合实力的普查活动。”

“谢,谢主任,想要治疗必须要用太乙神针,我们这边医生的手速,怕是达不到,真要治我们也可以。”王院长苦笑道,“可一旦出现问题,那很可能会加速病情的爆发,我们必须要对病人负责,保证最大的成功率啊。”

谢茹沉默下来。

“王院长,若是要中医的话,我这边知道一个人。”刚好跟进来的护士陆护士,忽然弱弱地说了一句。

第四章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了陆护士身上,弄的陆护士都非常紧张。

“你说谁?”王院长自然不认识她,还是皱着眉头问道,他怎么不记得,虹州有人能够用好太乙神针。

“那个二十六床病人的家属。”陆护士说道。

“他是谁?!”王院长等人激动不已,肯定是某个专家的家属生病了,没想到,竟是没跟他们这边联系。

“就……就是个年轻人。”陆护士急忙解释道,刚刚说完,王院长的表情就变得冷漠下来,一个年轻人能有什么本事。

谢茹瞥了陆护士一眼,吓得陆护士浑身发抖,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一个眼神就让她双腿哆嗦了。

“我这,这有视频。”陆护士急忙将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可想到医院的规定,又吓得放了回去。

谢茹大概明白应该是对方治疗的视频,见陆护士有些紧张,当即柔声道:“拿来看看。”

“拿出来。”王院长说道。

“好。”

陆护士急忙将手机拿出来,打开视频递给了王院长等人。

众人看见秦川的相貌,皱了皱眉头,果然是个年轻人,见对方手中的银针,更是眉头紧皱,几名中医专家,暗暗摇头。

连自己的针都没有,能有什么技术。

只是。

当秦川下完第一根针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天呐,这是年轻人的医术吗?!”

“他的针怎么下的那么快,这是什么针法!”

“寻龙针,好像看见了寻龙针的路子,这可是比太乙针还要难的针法啊!”

“我的天呐,他是在以气御针,这个年轻人必然是神医的徒弟,中医世家的人啊!”

“……”

伴随着医生们的惊呼声,王院长的脸上也是写满了惊喜,有救了,谢主任的父亲终于有救了,这样的针法,医术怎么可能会差!

“那个人在哪,快把他请来!”王院长激动道。

“快带路,我亲自去请。”谢茹抓住陆护士的手,哪里还顾及什么身份。

她就在省计卫上班,见过多少医生,又怎么能不知道,这个人的医术有多厉害。

她的父亲有救了!

谢茹激动不已。

一群人,蜂拥而入,又是蜂拥而出,全都跟随着谢茹向着顾青柠的病房走去,这般阵势,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秦川在病房内绕了一圈,然后就回到了病房,刚进门就看见曹大华正在说什么,见顾青柠醒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要当医生了。

见病人恢复,就是医生最大的收获了。

他还未说话,张春兰脸色大变地跑了过来怒吼道:“你这个畜生,你还有脸回来,你有本事不要走,轻语,给我报警!”

“妈,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顾轻语寒声道。

“怎么了。”秦川愣了一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青柠醒来,那刚刚的误会不是应该解除了吗?怎么现在……现在又要撵他走了?

难道是顾青柠又诬陷自己什么了?

他的眼皮跳了跳,却发现顾青柠也是好奇地看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浩冷着脸看着秦川说道:“秦川,你还装啥呢?若不是我去请曹专家过来,还真不知道,你的演技那么好,怪不得能把轻语骗到手,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怎么了?”秦川问。

“青柠是你治好的吗?你现在给我说实话。”顾轻语冷声道。

“我就是照医书上治的,你看她现在不是已经醒……”

“你够了!”顾轻语一巴掌抽向秦川,却被他直接抓住了手腕。

秦川冷漠地看着顾轻语,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浩又捣鬼了!

“秦川,曹专家都说了,青柠的病是他治好的,你还想怎么狡辩!”

李浩冷笑地看着秦川,继而愤怒道:“我怎么就跟你当了同学,秦川,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跟轻语在一起,你竟然趁机轻薄青柠!”

“若这种病症,你能随随便便治好的话,那还要我们医生做什么。”曹大华冷着脸看着秦川,眼神里写满了讥讽之色。

他现在把功劳给冒领过来,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何况屋内的人,都不懂得医术,秦川就算有医术,那他又如何解释?

这个家伙,不过是一个入赘的废物罢了。

根本不会有人相信的。

躺在床上的顾青柠,终于知道大家在说什么,原来是秦川在看护自己的时候,轻薄自己,她怒视着秦川道:“秦川,你真恶心!”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秦川松开了顾轻语的手,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人遗弃的废物一样,他很想一巴掌抽在李浩的脸上,但他知道,自己的冲动,只会让李浩的阴谋得逞。

他又如何去说服老婆岳母,他才是救了青柠的人?

没办法!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还不滚!”

顾轻语冷声道。

“好。”

秦川凄惨地笑了笑。

正当他准备离去时,一群人,忽然蜂拥而入,让病房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走在前面的陆护士看见秦川,急忙说道:“就是他!”

张春兰脸色大变,第一反应就是,秦川又惹祸了!

她正要开口,曹大华便是冷笑道:“对,就是这个小子,不懂装懂,还无证行医!王院长,你们来的正好,赶紧报警把他给抓起来。”

张春兰明白过来,咬牙切齿道:“曹专家说的对,报警!这个畜生,刚刚还想轻薄我女儿,赶紧把他给抓起来。”

跟着陆护士里的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肯定是误会了。

王院长还未开口,谢茹便是开口问道:“你女儿是谁治好的?”

“他啊。”张春兰急忙说道,“就是这位曹专家,本来我女儿都昏迷了,结果曹专家一下子就给治好了。”

“你是曹大华?”

谢茹想起了她来的时候,看见医院外的横幅,顿时想起对方的名字。

“是我,你是谁。”曹大华有些傲慢地抬起头问道。

见谢茹身边跟着王院长等人,还有她身上的气质,他觉得对方可能是市里面的某个领导。

“我是谁不重要。你说他非法行医,那你如何证明,是你治好的?”谢茹问道。

“他懂什么!他就是个窝囊废!”张春兰骂道,“丢人现眼的东西!”

曹大华冷冷地瞥了谢茹一眼,旋即有些恼火地看向王院长说道:“王院长,这就是你们市待客的态度,还怀疑我的医术?看来我们两个院的合作,也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曹专家,这位是省卫计的谢茹谢主任。”王院长尴尬地笑了笑,知道曹大华误会了,之所以不愿意提前介绍,因为他本人也看曹大华很不爽,来到单位便是吃拿卡要,很是让人厌恶。

第五章

谢茹!

板着脸露着傲慢之色的曹大华,吓得一身冷汗,他哪里没听过谢茹的名字,计卫内最有潜力的年轻人,背后更是谢家,没想到竟然是她!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卑微的笑容说道:“谢主任,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

“是你治好的?”谢茹冷笑道。

“不……不是。”曹大华硬着头皮道。

什么!

顾轻语张春兰等人震惊不已,不是曹大华治好的?!

难道说,真是秦川?!

谢茹面无表情地看着曹大华,没有说话,这曹大华的名声,可真是非常响亮,在省里混不下去,现在倒是跑到下面来当专家了。

对方几斤几两,谢茹还是清楚的。

正是如此,曹大华才不敢再承认,顾青柠是他治好的,他看向陆护士,瞬间明白这件事情,肯定跟对方有关系。

露馅了!

他心情忐忑地看向谢茹,可对方不再搭理他,而是转身看向秦川说道:“小秦是吧?请你帮我救下我爸,诊金随你开。”

王院长在旁边,又介绍了一下谢茹的身份,秦川挠挠头说道:“有曹专家在这,我哪里敢班门弄斧。”

曹大华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大爷的,这个时候还提他做什么,存心让他不好过是不!

顿时,他急忙对着秦川赔笑道:“对……对……对不起!刚刚是我的不对,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曹大华在这里给你郑重地道歉了。”

“曹专家,你的诊金可是……”

噗通!

秦川的话还没说完,曹大华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跪了下来,声音响亮:“我错了,我给你道歉!”

砰!

曹大华狠狠地磕了一个头,让王院长等人都懵了,没想到来到他们院里,趾高气昂的曹专家,现在竟然给一个年轻人磕头道歉。

很多人都颇有默契地没有说什么,想来是曹大华向病人索取高额的诊金了,否则他也不会吓成这样。

顾轻语张春兰等人,也都懵了。

曹大华何等的傲慢。

她们面对曹大华,只能卑躬屈膝,看对方吹胡子瞪眼。

可曹大华现在,竟然给秦川当众跪下了,这怎么能不让她们震惊。

最震惊的是,青柠是秦川治好的,不是曹大华治好的,这怎么可能啊!

李浩脸色阴沉。

顾轻语看向秦川,眼神闪烁。

秦川见曹大华跪下认错,心中倒是好过一些,他看向谢茹,摇摇头道:“可我真没行医资格证,我就是……”

“出事我来担着。”谢茹见秦川松口,急忙说道。

秦川扭头看向曹大华。

对方跟一条哈巴狗一样,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腆着脸赔着笑道:“谢谢,谢谢你了小兄弟!”

那副嘴脸让秦川看着都觉得有些恶心。

“好吧。”

秦川懒得跟曹大华计较,转身跟着谢茹等人向着病房走去,他走在中间,由王院长等人亲自回应对方的问题,描述病人的情况。

这种阵势,让不少路人都好奇地看向秦川,什么时候,市里面有这么年轻的领导了?

房间内,顿时只留下李浩跟顾轻语一家人。

李浩脸色苍白,没想到谎言竟然被戳破了,他急忙说道:“轻语,没想到那曹大华也骗了我,我根本不知道……”

“那个曹专家,没想到那么不诚实,幸亏我们还没把钱给他!”张春兰骂道,“那个秦川也是的,嘴巴怎么那么笨,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真是个废物,害得我们差点被骗二十万。”

顾轻语皱了皱眉头,对方就学了一点医术,现在贸然过去给人家看病,是不是有些太托大了?

李浩尴尬不已。

这时,他当然不会一走了之,越是这样,越是显得他做贼心虚,倒不如老实待在顾轻语的身边,晚点再走。

见状,他急忙找了一个话题问道:“轻语,秦川什么时候会医术的了?”

“我也不知道。”顾轻语摇摇头,她发现,自己对秦川真的很不了解。

对方一直在瞒着她?

李浩脸色有些阴沉,这个家伙,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就看了一点医书能碰巧治好了顾青柠的病,现在还装专家,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这件事情,我会跟秦川道歉的。”李浩温柔地说道,“是我错怪他了,我也没想到,他看了一点医书就能会治病了。”

“嗯。”顾轻语点点头,转身开始帮妹妹洗毛巾。

李浩却是脸色阴沉。

这个女人,竟然让他给秦川那个废物道歉,他有什么资格?

没想到,自己在顾轻语的心中,竟然比不上秦川那个废物。

等老子得到你,再好好修理你。

秦川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病房,只是刚到门口,就看见一名老者正站在病房外面,身边的王院长满脸惊喜道:“华老,你怎么来的那么快。”

“王院长,你打电话的时候,刚好我在高速上,听到是谢主任的事情,我哪敢耽搁。我们直接下了高速,还闯了几个红灯才过来。”华老说道,“这位就是你们找的神医?”

华老看向秦川,刚刚等待的时候,他就听说了秦川的事情,当即皱了皱眉头,一个年轻人竟然也敢如此自大,怕是有心人在暗中布的局吧。

谢茹没想到王院长口中的华老过来了,她看了看秦川,又看了看华老,第一想法,肯定是希望华老来行针了。

秦川再厉害,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谢茹犹豫片刻,对秦川歉意道:“不好意思小秦,既然华老来了,要不然还是……”

“我理解,不过我可以在旁边看看吗。”秦川说道,“万一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

“狂妄。”华老说了一句,快步进了抢救室。

谢茹倒是没说什么,点头答应了秦川的提议,一群人立刻走了进去。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上门御医》阅读!

收藏 1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