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归来

第一章

中海市。

作为国际一流大都市,早上七八点钟是最忙碌的时候,国家A级写字楼‘天元大厦’下面,人影如梭,一个个衣着光鲜的白领们,行色匆匆走进大厦,开始一天的工作。

“呵呵,终于回来了!”

花坛旁边,一个衣着褴褛长袍的乞丐抬头看了眼大厦,露出一抹微笑。

乞丐头发很长,但却乱糟糟的,像是鸡窝一样,浑身上下脏的不成样子,依稀可以看得出,他身上的长袍原本是月白色的,现在却成了灰黑色,破烂不堪。

纵然如此落魄,乞丐笑的依然很灿烂,眸光明亮,透着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

来来往往的白领们不由多看了乞丐两眼,目光好奇,充满警惕,经过乞丐身边时,多都主动让开,避之不及。

林凡露出一抹苦笑,他自己也知道,现在的样子肯定凄惨至极,走在大街上,八成会被当成翻垃圾桶刨食的乞丐或疯子,别人这么‘怕’他,自然不足为奇了。

修为尽失,神魂受损,身上还有无数内伤,这就是他穿越回来的代价。

但惨归惨,总算活着回来了不是?

以合道期修为强行横渡虚空,历经无数艰险,跨过无边宇宙,千辛万苦回到地球,这是空前绝后的惊天壮举!

顿了顿,林凡大步朝天元大厦走去。

在修仙界苦苦挣扎了三千年,从一个不起眼的小修士,一步步成长为合道期巨头,威震一方,跺一跺脚就能八方云动的超级大能,即便天崩地裂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人物,此刻的心情却变的有些紧张忐忑起来。

三千年了,那颗沉寂的心多久没有这样跳动过了?

这次回来,本以为地球上曾经熟悉的一切都已化作沧海桑田,可他惊讶的发现,地球时间仅仅过去了三年而已,周围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

“不知道爸妈过的还好吗?”

林凡一边走路,一边暗自琢磨,在穿越修仙界之前,他是不可不扣的富二代,他爸爸‘林志远’白手起家,创立志远集团,资产数十亿,天元大厦最上面几层办公楼,全是志远集团旗下的资产。

这也是为什么林凡要来天元大厦的原因!

“哎吆!”

脑海里正想着事情,林凡突然被人撞了一个满怀,他现在身体虚弱,有伤在身,这一撞,差点把他给撞到。

哗啦一声,文件撒了一地。

林凡抬头看去,撞他的是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的职场美女,上身一件白衬衫,胸脯高高耸起,衣服纽扣紧绷,几欲爆开,下身米色中裙,露出纤细修长的小腿,黑色长直发,面容姣好,一双细长的凤眼极为勾魂。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职场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

“现在真是弱的可以,一个女人差点把我撞到……”林凡摇头一笑,在心里自嘲道。

要知道,在修仙界,他是合道巨头,不要说一个女人,就是一座山撞过来,也难以撼动他分毫。

“哎,你这人怎么走路的?”

白领美女神色匆匆,手里文件撒了一地,丢了林凡一个白眼,然后蹲下去捡文件。

“不好意思。”林凡淡淡说道。

言毕,转身想要离开,他之所以表示歉意,并不是他做错了什么,心有歉意,而是他现在没心情计较这些事,只想着快点见到父母,所以才主动退了一步。

“喂!站住!你把我撞了,就这样一走了之啊?”宁雅兰气愤地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

林凡闻言停住脚步,笑着问道。

这也是他心情好,换在修仙界,胆敢以这种态度和他这样说话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

“快点帮我把文件捡起来,我要迟到了,都怪你!”宁雅兰见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好!”

林凡微微蹙眉,沉吟了一下,最后居然点头答应了。

“算了,算了!不要你动手了,别把我文件弄脏了。”宁雅兰忽然反悔,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

这小子不知道从哪个垃圾堆刚爬出来的,弄脏了文件,的确也是一件麻烦事!

林凡却是一愣,这女人……真是说变就变!

既然这样,他也懒得帮忙。

“等下!”

谁知道,林凡刚一转过身准备走,背后又想起了宁雅兰的声音。

林凡眼神一冷,这女人对他呼三喝四,真当他没有脾气?

“你看起来有点眼熟……”

宁雅兰已经把文件捡起来了,双手抱着文件,上下打量着林凡。

对于自己的身材和容貌,她还是比较自信的,男人缘极好,而她也极为擅长运用这一点,做起事情来,减少了很多麻烦。

而自从看见林凡第一眼,她就发现这小子看她眼神始终平淡如水,这让习惯了男人贪婪觊觎眼神的她,不由多看了林凡几眼,越看越是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林凡转身要走的时候,她脑海中灵光一闪,眼前这小子与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你是志远集团的林大少?”宁雅兰一声惊呼,终于想起了林凡身份。

林凡微微一怔,没想到离开了这么长时间,在他不修边幅的情况下,居然还有美女能把他认出来,不由露出微笑道:“是我!你是?”

“我叫宁雅兰,以前在志远集团上过班。”宁雅兰连忙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林凡点了点头,原来是他爸爸集团的员工!

“你来这里干什么?”宁雅兰突然问道,看向林凡的目光也显得有些复杂,有疑惑,有同情,有好奇。

“你说我来干什么?我来找我爸妈啊!”林凡一笑道。

“找你爸妈?”

宁雅兰不禁讶然,“林总不是出国养老了吗?”

“什么意思?”林凡不解道。

他不解,宁雅兰更是不解,志远集团遭遇一场重大危机,早在两年前就被收购了,现在已经更名为了明耀集团。

“林大少,你家的情况你不了解?”宁雅兰满脸狐疑地看着林凡,暗自腹诽,这林大少穿成这样,该不是变成神经病了吧?精神错乱,还以为志远集团存在呢!

想到这,她不由有些同情这位大少,想当年,这位大少活的何其潇洒风流?是集团上下多少女员工的白马王子!

仅仅三年不见,这位白马王子就坠入凡间,成了精神病乞丐。

但即便如此也不应该,林家就算倒了,剩下钱养老总不成问题吧?难道之后林家又发生了什么变故?这才导致林大少流落街头成为乞丐,受不了打击,导致精神出了问题?

第二章

“这位美女,怎么称呼?”

宁雅兰话里有话,林凡顿了一下,知道他离开这三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叫宁雅兰。”

宁雅兰微微一笑,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林凡,似乎忘记了自己上班快迟到了。

虽然林凡修为尽失,从合道巨头跌落为一名凡人,但三千年来养成的气势和心性仍在,一举一动暗合大道,普通人察觉不到,可相处下来却极为舒服,自然而然被他吸引。

“宁小姐,是这样的,这三年我出了一趟远门,不知道集团发生了什么,你能否详细给我说说?”林凡面带微笑地说道。

“好,没问题。”宁雅兰略一思考了下,随即点头答应下来,她很想问问,林凡到底出了什么远门?这一走就是三年,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

“多谢了!”

林凡致谢道。

而就在这时,宁雅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她也没有接,直接挂断了,一脸歉意地对林凡说道:“不好意思,林大少,我上班马上迟到了,领导刚给我打电话,让我快点过去,你留个手机号码,回头我再联系你。”

“呃~,我没有手机。”林凡一怔,随之微微苦笑道,他刚刚穿越虚空返回地球,一身顶尖的灵器法宝全都破碎于时空风暴之下,除了这破长袍,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宁雅兰干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林凡,这林大少现在混的可真够惨的!

“这样吧!我在楼下等你下班。”

林凡淡淡一笑,即便父母都不在,集团也被别人收购,现在没必要再进去了。

“那好!你等我会,中午我请你吃饭。”

宁雅兰说完,抱着文件跑进了大厦,而林凡却在大厦下面找了一个空地,坦然地盘坐下来,有些路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他都视而不见。

历经三千年,成就合道巨头,他的心境已经磨练的足够强大,这点世人眼光算什么?

刚好可以趁这段时间稳固伤势。

林凡微闭双眼,仔细查看自身伤势,体内真元几乎消耗一空,道果破碎,道基不存,彻彻底底沦为凡人。

“地球真的是末法之世?没有一点灵气?”

查看一番伤势后,林凡睁开了眼睛,微微蹙眉道。

没有灵气,这是一个大麻烦!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他身为一方巨头,搜罗到的法决有千万之多,其中有一些法门就另辟蹊径,不用灵气也能修炼。

例如天道宗的天道万源诀,不论是灵气、煞气、阴气等等,都能化为己用,再例如青帝宗的万木青帝诀,则是依靠草木精气修炼。

地球没有灵气,但花草树木却不缺,林凡经过一番思考,决定修炼青帝宗的万木青帝诀。

他现在有伤在身,万木青帝诀也是疗伤的最上乘法决。

天元大厦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绿地公园,草木繁茂,绿树成荫,林凡站起身,来到了公园最中央位置。

万木青帝诀他早已参透,现在修炼,没有任何阻碍。

一缕缕草木精气汇聚,朝盘坐在地的林凡涌来,在这股草木精气的温养之下,他的伤势快速愈合。

“清风徐徐,好凉爽啊!”

在公园里散步的行人,不由发出一声声感叹。

草木精气被林凡以万木青帝诀从花草树木中抽离出来,流经这些行人的时候,自然会让人感觉凉爽惬意,但要不了两天,这个公园的花草树木都会枯萎而死。

“呼!”

一个小时后,林凡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面上露出一抹轻松之意,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半,照这个速度,不出三日,他就可痊愈了。

但要想恢复修为,却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完成!

毕竟万木青帝诀是取巧法门,疗伤效果很好,但提升修为却十分缓慢。

找了一个公厕,林凡对着镜子简单整理了一下仪容,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下班时间了,他才朝天元大厦走去。

在大厦下面等了没一会,宁雅兰就下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坤包,大手一挥,笑眯眯地对林凡说道:“走!林大少,我请你吃饭。”

“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林凡微微笑道,林大少这个称呼,既让他感到陌生,又让他感到熟悉,在他心里已经过去了三千年,这个称呼已经成了过去式,听着很不习惯。

再说了,志远集团不存了,这个林大少称呼未免有点名不副实。

“那好吧!”

宁雅兰笑道。

自从早上碰见林凡,她一个上午都在想这事,很好奇林大少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要是在以前,一个年轻人穿成这样,她看都不会看一眼,但对于林大少,她也不知道为何,相处下来很舒服,即便林大少穿的破破烂烂,可身上流露出来那股自信和从容,不是谁都具备的,哪怕是她的顶头大老板,身上也没有这种气质。

再说,林大少长相不差,头发虽然长了点,要是简单打理一下,换身像样的衣服,绝对的大帅哥一枚。

宁雅兰目光总是忍不住往林凡身上打量,暗自品论起了林凡长相,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歪了。

两人找了一间不错的馆子,要了一个包间,宁雅兰一口气叫了七八个菜。

“宁小姐,你还是先给我说说志远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面对一桌子菜肴,林凡却没什么胃口,简单聊了几句后,他开门见山,直奔这次最主要的话题。

“林大少,我好奇你这三年到底去哪了?你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一点不知道?”宁雅兰有些无语,她算是服了这位大少了。

“还请宁小姐告知。”林凡没有解释,只是淡淡说道。

宁雅兰看林凡这副模样,知道他有难言之隐,所以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说道:“三年前,林总就很少在集团出现了,之后大概过了一年样子,林总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而刚好在林总出车祸期间,集团产品安全出了问题,导致集团出现大面积亏损,濒临破产之际,明羽和耀世两家集团突然出手,收购了集团业务,并更名为明耀集团,我听说林总出车祸不是意外……”

林凡静静听着,脸色平静,但目光越来越冷,听了宁雅兰的叙述,整件事的脉络逐渐在他脑海中成型。

三年前,他突然失踪,父母为了找他,肯定无心打理集团,这才给了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产品安全问题、车祸,这一系列的操作,仅仅是为了收购志远集团而已。

作为林家大少,身处上层圈子,深知那些人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耀世集团是志远集团生意场上的死对头,趁火打劫不足为奇,但明羽集团老板丁明羽和他父亲林志远可是至交好友,两家甚至想过联姻,他还和明羽集团大小姐‘丁玲’相处过一段时间,两人差一点就成了夫妻。

第三章

按照谁受益谁的嫌疑最大,丁家也可能是幕后黑手之一。

想到这,林凡胸中有一股不平之气蠢蠢欲动,怒火难消,恨不能现在就灭了仇家满门!

至于证据?

他根本不需要,堂堂一代巨头,何时畏手畏脚过?

区区几个人,杀了也就杀了。

“林凡,你别冲动,这是传言,什么事要调查清楚再说。”林凡身上流露出的杀意有若实质,宁雅兰悚然一惊,不禁有点恐惧林凡,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劝了林凡几句。

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可要偿命的。

“呼!”

林凡长吐一口气,杀意随之消散,就算要报仇,眼前当务之急也是恢复修为。

“宁小姐,你知道我父母去哪了吗?”林凡问道。

宁雅兰摇头道:“不知道,我以前在志远集团就是一个小员工,哪里清楚高层的事情?不过听人说,林总好像去了国外养老。”

“好的,我知道了,多谢宁小姐。”林凡点了点头,顿了下又道,“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前宁小姐有困难,可以和我说一声,我帮你解决。”

“好了,别光顾着说了,吃菜吃菜。”宁雅兰呵呵笑道,根本没有把林凡的话当做一回事。

在她看来,林凡都落魄成这样了,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能帮到她什么?也就嘴上说说罢了。

殊不知,在修仙界,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合道巨头的承诺!

一条人情算不得什么,但那也要看是谁的人情不是?合道巨头欠的人情,多少人求之不得,偏偏宁雅兰却不当回事。

当然,林凡现在没有了修为,但阅历、见识、所学知识还在,只要有时间,哪怕在地球这个末法之世,他早晚也能恢复修为。

林凡对此没有多言,宁雅兰可以不放在心上,但他却把这条人情记在了心里,等以后宁雅兰有困难的时候,他在出手相助。

合道巨头道心坚如磐石,一旦做出决定,几乎不可能再作改变。

这一顿饭吃的还快愉快,吃完饭后,林凡准备离开。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宁雅兰突然问道。

林凡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找到我的父母。”

宁雅兰轻轻点头,没有说什么,身为人子,这是应该做的事情。

“宁大美女,这么巧!在这也能碰到你,看来我们俩真是有缘,怎么着?赏个脸,晚上一起去唱歌?”

两人刚出包间,迎面走来四个年轻人,两男两女,男的吊儿郎当,一副纨绔做派,女的年纪轻轻,浓妆艳抹,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孩子。

看见宁雅兰,一个家伙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挡住了宁雅兰去路,嬉皮笑脸地说道。

“让开!”宁雅兰脸色一冷,没给这家伙什么好脸色。

“靠!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宁大美女靠什么上位的?在这给我装圣女?”这家伙口无遮拦地说道。

边上两个女生抿嘴窃笑。

“吴少峰,你少在这满嘴喷粪,我能当上市场部经理,是我自己的本事。”宁雅兰气的胸脯一鼓一鼓,顿时把吴少峰眼睛看直了。

“无耻!”似乎察觉到了吴少峰贪婪淫邪的目光,宁雅兰啐了一口。

吴少峰却不以为意,嘿嘿笑道:“怎么了?还不让人看啊?摸不到,看看总不犯法吧!”

宁雅兰气的脸红,也知道和这样无赖纠缠下去占不到什么便宜,拉着林凡就想走,但林凡却抬了抬手,让她安静下来。

“小吴子,混的可以啊!不认识我了?”林凡淡淡开口道。

吴少峰闻言一愣,目光这才向林凡看来,心中暗道这家伙谁啊?穿的不伦不类,破破烂烂,活脱脱一个乞丐,头发还这么长,搞的跟演古装戏似的……

但下一刻,他忽然瞪大了眼睛。

“你是林大少?”吴少峰一开始就没有注意林凡,再加上林凡模样大变,看了好几眼后才认出来,不禁失声叫道。

“你没忘啊!”

林凡点点头,不由回想起三千多年前的事情。

当然,按照地球时间算,这些事仅仅过去了三年而已,可对于林凡来说,却是尘封了三千年之久。

他记的,他和吴少峰在酒吧发生过一次冲突,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谁都看不惯谁,谁都不服谁,他把吴少峰暴揍了一顿,并告诉吴少峰以后别在他面前出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吴少峰一开始不服气,但打了几顿后,把吴少峰打怕了,以后见着他就躲,毕竟那时候,吴家各方面都比不过林家,林家资产数十亿,而吴家只有区区几亿,两家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这件事不单林凡记着,吴少峰更记着,因为这事,他那一段时间都成了圈子里的笑话,怎么可能忘记?

对林凡的恨意,他可谓是刻骨铭心。

所以一见到林凡,他出于本能,心头忍不住一跳,有点慌乱,但转而一想,林家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他还怕林凡做什么?

看林凡现在的样子,就是一个穷鬼,而他还是那个吴少,分分钟捏死林凡。

一想到这,吴少峰心里就是一阵快意,既然碰见了,当然是有仇报仇,他要好好玩玩林大少,把昔日的屈辱报复回来。

“我当然记的!”

吴少峰脸色变了变,最后平静下来,露出一抹冷笑,嘿嘿笑道,“怎么?林大少还想把我打一顿?”

“我说过的话,哪怕时间过去再久,依然有效。”

林凡也露出一抹笑意,话音落下的同时,啪的一声脆响,吴少峰就歪着头飞了出去,一头栽倒在地,瞬间没了声响。

晕了!

后槽牙掉了几颗,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一个手掌印清晰可见。

众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回过神来,吴少峰已经晕倒在地了。

既没有多余废话,也没有多余动作,一个巴掌,直接把吴少峰抽晕。

“你……”

和吴少峰同来的一男两女惊的说不出话来,看向林凡的眼神充满一丝胆怯和恐惧,这身手,哪怕他们一起上,也只有挨揍的份。

宁雅兰嘴巴微张,一副惊讶的表情。

“走吧!”

林凡招呼了宁雅兰一声,像是没事人一样,转身向外走去。

他现在虽然修为尽失,还有伤在身,但对付普通人,照样手到擒来,何况吴少峰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弱不禁风。

“哦!”

宁雅兰讷讷应了声,连忙跟上林凡。

她看着林凡自始至终平淡如水的表情,不由有些痴了,林大少真是帅!这种气质和气势,才是男人该有的。

“林凡,你去哪啊?现在有没有地方住?”宁雅兰热情地问道。

林凡思考了一下道:“我想回家看看。”

宁雅兰嗯了一声,陪着林凡走了一段路,又问道:“林凡,你把吴少峰打了,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我打他又不是第一次了。”林凡淡淡地反问道,刚才那件事早已被他抛在了脑后,就像是走路碰见一个小石子,嫌碍脚踢开就是了。

“那我以后怎么联系你?”宁雅兰偷偷看了林凡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向别处,脸颊微微泛红,小声问道。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找男生要联系方式!

“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等我买手机了,我联系你。”林凡平静道,他还欠着宁雅兰一条人情没还,联系方式有必要留一下。

“那好,你记一下。”

宁雅兰把手机号码留给了林凡,午饭时间很快结束,她不得不与林凡告别,返回天元大厦上班。

看着林凡的背影,不急不缓走在人行道上,一身打扮与周围格格不入,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感觉林大少真实个性,又帅又有个性,一颗芳心变的骚动起来。

第四章

林凡很熟悉中海市,走在似曾相识的街道上,很快来到了一处高档别墅区。

他的家曾经就在这里!

林凡站在别墅区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翻墙跃了进去,之所以没有选择走正门,是因为没有门禁卡,保安是不会放行的。

他现在这个样子,哪个保安敢放他进去?

“紫南苑九号!”

林凡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三层小洋房,脑海中浮想起过往的一幕幕,在门口站了一会,想推门进去,可触碰到门的刹那,他又把手收了回来。

“父母肯定不在这里了,看与不看有什么区别?算了吧!”

林凡摇头轻叹一声,准备掉头离去,而就在这时,别墅内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见了,一定是玻璃杯子掉地上摔碎了。

“嗯?”

林凡突然停住脚步,除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屋内就没有了其他动静,他隐隐感觉哪里不对。

按理说,不论是谁,摔碎了杯子,都会抱怨两句。

“有人吗?”

林凡抬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他拧了一下把手,发现居然把门打开了,于是走了进去,发现偌大客厅内,一个身着丝质吊带的女生正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嘴唇乌青,身边碎了一地玻璃碴子。

可能由于在家的原因,女生穿的很少,大腿修长,胸前那一抹雪白若隐若现,而林凡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把女生抱到了沙发上放好,随即给女生把了把脉,发现是心脏病犯了。

看见桌子上有几颗药粒,应该是救心丸之类,林凡接来一杯水,给女生服了下去。

这女生很年轻,只有二十出头,眉目如画,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皮肤娇嫩,吹弹可破。

安顿好女生,林凡打量了一下四周,别墅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沙发和装修还是以前的东西,就是墙上的相片变了。

不一会,女生醒了过来,看见林凡,一脸茫然地问道:“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家里?”

“我叫林凡,刚好路过,看见你心脏病犯了,所以就进来了。”林凡解释道。

“这么说,是你救了我?”女生从沙发上坐起身,看着林凡问道。

“嗯!”

林凡点了点头,随即顿了下问道:“我想问下,你知道这个别墅的原主人去哪了吗?”

“你认识别墅上一任主人?”女生问道。

“嗯!”林凡应道。

“听说他们去了国外,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当时他们走得很急,我以很低的价格就把别墅买了下来,哦,对了,你和上一任主人什么关系啊?”女生眨着大眼睛,好奇问道。

“他们是我的父母,这里原来是我家。”林凡平静说道,如实把情况说了出来,既然回来了,他没必要隐瞒这种事情。

“啊?”

女生顿时惊讶的张大嘴巴,“那你……”

“三年前,我出了一点意外,和父母失散了,现在刚刚回来。”林凡知道女生心中的疑惑,微微一笑道。

“不是,你这么大了,怎么可能和父母失散?难道你失忆了?找不到回家的路,现在刚刚回想起来?”

不得不说,女生的联想有些丰富,林凡没有解释,她自己把剧情脑补上了。

“算是吧!”

林凡呵呵笑道。

“那你真可怜!”女生上下打量了一眼林凡,发现眼前这个年轻长的有点小帅,但穿的很破烂,应该没有少吃苦头。

林凡只是微笑,没有多做解释。

“我叫陈曦,很高兴认识你。”女生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伸出一只小手笑道。

“很高兴认识你。”

林凡伸手与女生握了握,发现这女生的心似乎有点大,自己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她房间里,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也不知道防着一点人。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在修仙界亦是至理名言。

“林凡,你这几年怎么过的啊?”

握完手,陈曦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靠枕,一脸好奇地盯着林凡问道。

“流浪!”

林凡一笑道。

“那一定很有趣吧?给我说说。”陈曦歪着头,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林凡顿时一阵头大,笑道:“你不是说我失忆了吗?我不记得了。”

“哇,你真的失忆了?”陈曦惊呼一声,“那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没有。”林凡摇头,忽而一笑道,“怎么?你想收留我。”

“看你这么可怜,不像是坏人,收留你也未尝不可,这么大房子,就我和保姆一起住,挺空的。”陈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轻声说道,“再说了,这里以前是你的家,你一定很怀念吧!”

林凡有些无语,不知道这女生是真的单纯还是傻的可爱,收留一个陌生男子,也真干得出来,不知道她家人知道会怎么想?

“我知道,你一定在心里说我笨是吧?”陈曦语气听起来有些情绪低落,林凡点了下头,他的确是这么想的,陈曦看了后,微微笑道,“其实吧,不管你是坏人也好,好人也罢,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就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而且,我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

林凡闻言笑了,死在他手下的人千千万万,恨他的人更是数不清,他这样还不算坏人?那谁算是坏人?

在修仙界,但凡有点成就的,没有一个好人。

试问,谁的手里没有沾过血?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别的男生看我,眼睛都离不开,而你的眼睛却很纯净。”陈曦自顾自地解释道。

林凡呵呵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三千年,他一路走来,见过无数仙子圣女龙女,个个容颜绝世,气质或出尘或妩媚或风情,都变的有些麻木了,所谓的美女,在他眼中不过是粉红骷髅。

纵然宁雅兰、陈曦都是一等一大美女,但也难以动摇他的道心。

“陈曦,你父母呢?”林凡问道。

“他们只顾着忙生意,哪有时间管我?”陈曦一脸失落,低声埋怨道。

她自出生就患有心脏病,医生判断活不过二十岁,能活到现在,只能说是上苍垂怜,她已经很满足了。

父母给她买一套别墅,又给她找了一个保姆,偶尔抽空来看一看她,让她过的无忧无虑,犹如笼中金丝雀一般,无非是希望她平静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但说的难听点,把她丢在这,未尝没有让她自生自灭的意思。

天生心脏病,不能太激动,不能太高兴,不能太悲伤……在常人看来稀松平常的情绪波动,对她来说却是一道道催命符。

她那个家族是一方豪门,父母让她搬出家族,过着平静无忧的生活,也是无奈之举。

毕竟豪门恩怨多!

不过,这样的平静无忧生活,却让陈曦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

所以她并不在乎林凡是好人是坏人,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怕的?

“我可以救你!”林凡说着,突然一笑,“权当报答你收留我了。”

“我心脏畸形,连换心都没办法,你怎么救我?”陈曦面色平静地问道,她父母那么有钱,为了救她,全球各大医疗机构都跑遍了,没得救!

“这个你就别问了。”

林凡淡淡说道,以他现在的修为,帮助陈曦重塑心脉的确办不到,但他可以帮陈曦延长生命,直至他修为提升到可以重塑心脉的那一天。

“那好吧!我信你。”

陈曦抿嘴一笑,爬上楼换了一身衣服,说道:“走!陪我逛街去。”

“呃?”

林凡一愣。

“愣着干什么?看你这身衣服,我帮你买几件衣服,顺便做个发型。”

虽然初次见面,但陈曦俨然把林凡当成了好朋友,大概是寂寞太久了吧!急需一个说话聊天的朋友。

林凡回过神来,如此也好,他现在的造型的确有点不伦不类。

第五章

出去逛了一圈,林凡回来时变了一番模样,头发剪短了,身上衣服也换了,顿时精神起来。

“你的保姆呢?”

林凡收拾完房间,突然问道。

他原来住的那个房间现在已被陈曦占据了,所以他只好在一楼选了一个房间。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无所谓,能住在曾经的房子里,不必流落街头,他已经很满足了。

“保姆被我撵走了。”陈曦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

林凡笑着问道:“为什么?”

这丫头思路有些清奇,即便他这样活了三千年的老怪物,也猜不透彻。

“就是想一个人静静。”

陈曦抱着靠枕,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命不久矣!

“所以你心脏病犯病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照顾你!”林凡摇了摇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知不觉,天色已暗,陈曦上楼休息了,林凡躺在床上,不由琢磨起今后的打算。

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他父母尚在人世,只是去了国外,但去了哪里,他不得而知,所以他打算明天去拜访一下父母的朋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消息。

虽然有陈曦这个傻丫头在,他现在吃穿不愁,但他一个男人,总不能靠着一个女人养着,那不成了吃软饭的吗?

他堂堂合道巨头,可做不出这等丢脸的事来。

从明天开始,他必须为生计想想办法,这对他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除了修为,其他一身本事都还在。

……

……

次日一早,林凡吃完陈曦做的早饭就独自一人出门了。

陈曦本想陪他一起的,但被林凡拒绝了,因为陈曦心脏病很严重,不宜过度劳累,他要去很多地方。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林凡挨个去拜访父亲老朋友和志远集团老臣子,一个上午转下来,没有看见几分好脸色。

世道就是如此,人情冷暖,他没有放在心上。

唯一让他有点郁闷的是,没有得到任何关于父母有价值的信息,看样子父母当年走的很坚决,谁都没有告诉,只想着国外孤独终老。

“不知道这三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凡越想越是揪心,也不知道父母现在过的怎么样?

“算了,这事慢慢打听吧!眼下还要找份活计,总不能真的吃软饭……”将烦心事抛之脑后,林凡开始琢磨起活计来。

说白了,就是赚钱养活自己。

他穿越回来,身上空无一物,没钱怎么在社会上生存?修为尽失,想辟谷都办不到。

可是,做什么让他犯了愁?

“中医馆?”

林凡眼角余光一瞥,发现街对面有一家中医馆,他略微顿了顿,自语道,倒是可以找一份中医的工作!

他虽然不是中医,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肉身构造和身体机能,更何况他现在修炼万木青帝诀,是治疗伤病的神功,平常的疾病,一缕青木真元就可以解决。

想到这,林凡穿越街道,大步朝中医馆走去。

而就在他刚到医馆门口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一对男女,男人五十多岁,气色萎靡,女的二十多岁,年轻漂亮。

从五官来看,这是一对父女!

“爸,我联系了国际著名专家,你放心吧!你的病一定能治好。”女子笑道,但眉宇间却带有一股抹不去的忧色。

“爸爸没事,吃两副中药就好了。”男人哈哈笑道。

林凡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对父女,衣着不是名牌,但却是高级定制,由此可以判断,这对父女肯定极为有钱。

没穿越修仙界之前,他本身就是一个富二代,混的上层圈子,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林凡上前一步,拦住这对父女。

“有事?”

男人开口问道。

说话的时候,不免暗暗打量了一番林凡,很好奇眼前这个年轻人叫住他做什么?

“一月之内,你必死无疑。”

林凡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开口道。

男人微微一愣,随即呵呵笑道:“那你说说,我什么病?”

“爸,你和他多言什么,一看就是骗子。”女子拉着男人就想走,因为眼前这人看起来太不靠谱了,想骗人,也不把自己形象打扮一番!

“无疾无病,精气自流,空留皮囊,天衰而死。”林凡也不气恼,于他而言,最多赚不到钱,于这个男人而言,那就是一条命。

信他,得救!

不信他,必死!

“乔先生,你的东西忘了!”

这时,一个身着旗袍的女人追了出来,将男人遗落的东西还给对方。

“无疾无病,精气自流,空留皮囊,天衰而死……”

男人眉头微皱,还在琢磨林凡的话,刚好被旗袍女人听见了,旗袍女人不禁一怔,问道:“乔先生,你说的什么?”

“哦!这是这位小兄弟送我的十六字真言。”男人一笑,指着林凡说道。

话音一落,男人就被他女儿给拉走了。

旗袍女人转头看向林凡,郑重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林凡!”林凡一笑道。

“姓林?”旗袍女人若有所思,沉默了半晌,摇了摇头自语道,“不应该啊!”

“林先生,你看过古医经?”旗袍女人问道。

林凡说道:“没看过!”

“那你怎么知道‘无疾无病,精气自流,空留皮囊,天衰而死’?乔先生得的是这种病?”旗袍女人问道。

“不算病吧!天衰而已。”林凡对于他怎么知道这十六字的内容避而不谈,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在修仙界,谁不知道天衰?

只是天衰很少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碰巧被这乔先生撞上了而已。

何为天衰?既是精气神外流,未老而老。

说白了,就是衰老而死,只是从皮囊肉身上看不出来。

“天衰?”

对于这个词,旗袍女人似乎不甚明白,而林凡也没有解释。

“你们中医馆要人吗?”林凡突然问道。

“啊?”

旗袍女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半晌才回过味来,试探性问道:“你想在我们医馆当医师?”

“算是吧!但我可能干不长。”林凡点点头。

“那你等下,我去叫保爷!”

旗袍女人连忙把林凡请进医馆,把林凡领到一个单独房间,令人奉上香茗,亲自配合林凡聊天。

这旗袍女人名叫白璐,是这家中医馆的经理,但真正坐镇的任务却不是她,而是一个叫保爷的老头子。

白璐打完电话,保爷不一会就到了,见面简单寒暄两句,然后就和林凡探讨起了中医知识。

而林凡哪里懂得地球上的中医知识?

地球上的药草药性,和修仙界也不一样啊!对于各种稀奇古怪的病情,他也没有听说过。

“小伙子,做人要脚踏实地,我这里刚好缺一个熬药的,你要是来干,我倒是可以教教你。”

一番谈话下来,保爷暗暗摇了摇头,什么都不懂,还相当医师,这不是害人害己吗?

白璐的脸色也不好看,她兴师动众把保爷请来,没想到林凡却啥都不懂,岂不是说明她办事毛躁?

“熬药就算了吧!”

林凡起身道,他一代巨头,怎么也沦落不到熬药童子的地步!

对于地球上的中医知识和病理著作,他是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给人看病疗伤,若说对肉身构造和身体机能了解,没人能比得过他。

第一次面试就这样失败了,林凡走出中医馆,想想都有些好笑。

“保爷,他什么都不懂,为什么能说出古医经上面的东西?”白璐不解道。

“我也不知。”保爷皱着眉头,摇头道。

“他不是那人的弟子?”白璐说起那人,眼中满是敬重钦佩之色。

“应该不是。”保爷沉声道,“那人医术通天,转阴阳,逆生死,其弟子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药理知识都不懂?”

白璐闻言点点头,这倒也是!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都市修真归来》阅读!

收藏 1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2,694 5,721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681 3,027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33 1,257

天纵邪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2018/07/28 114,684 894

透视高手混花都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自此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

2018/09/11 48,823 593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398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14 374

战神

文能提笔兴国运,武可持剑平四方。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为...

2018/10/23 20,845 336

能力者

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唐天逸,面对岳父岳母一家人的轻视,只能选择...

2018/07/28 23,045 317

金牌枭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

2018/10/23 57,821 277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