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绵延

作者:尔岚六希男/女主角:/

ts_9e47e78d79b8492ebc6da5ade5a9f793_4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福运绵延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70

上一篇:妖与少女

下一篇:总裁爹地宠上瘾

相关评论

第一章

还是古时候的天蓝。

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柳娇娘不禁感叹。

透过层层的树叶,看着湛蓝的天空中不断飘过那朵朵白云,她撇了撇小嘴,有些想念现代的蓬蓬松松的棉花糖。

不过一想到疼她的爹娘,还有两个可爱的弟弟妹妹,柳娇娘又忍不住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柳家住的这个村落叫做桃源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外界,当初也是一些逃难而来的人在这里建起了一个小村落。这么说起来,倒是的确与《桃花源记》中的那个桃源村差不多。

柳娇娘在桃源村长了十几年,仗着自己那一身怪力,周围那些山她基本都进去过,不说全熟悉,却也是有八分了解的。只是今天她一上山就觉得有些奇怪,倒也不是她真的发现了什么,只是那一种感觉,总叫她觉得有些不安。

开始的时候,柳娇娘因为这一丝的不安还小心翼翼的。可这山中的好东西实在太多,慢慢地,她就忘了自己刚才的那些担心,满心都放在了找东西上,这人,也往山深处走了去。

“山参!”柳娇娘在山林中细细寻找着蘑菇木耳之类的山珍,却在一转眼看见了比山珍更为珍贵的东西。

那么多年,她只在这大山中看见过两次山参,一次是在四年前,一次就是这一次。

她快步走到那植株前,细细数了数,每一茎上具是五片叶子,每片叶子呈椭圆形,尾端细长,顶上还结了好几粒鲜红色的果子,果然就是那山参!

柳娇娘放下箩筐,拿出了小铲子就准备将这山参给挖出来,却忘了一般在这种奇物身边,总有一些东西守护。

好在她天生耳朵灵敏,只听见了嘶嘶的声音就向一边躲了开,倒是正巧躲开了那一条黑蛇的攻击。

柳娇娘紧紧攥着手里的小铲子从地上站起,警惕地盯着山参前边儿的黑蛇。

这条黑蛇看不出有多长,大约男子手腕粗细,上半身直立在山参前不断左右晃动。鲜红色的信子在三角形的尖头中不断吐进吐出,发出了之前柳娇娘听见的“嘶嘶”的声音,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紧紧盯着柳娇娘,虽然知道它并不能看清楚她,只是在这双小眼睛的注视之下,柳娇娘的背后还是冒出了细细的汗。

一人一蛇静静对视着,一时之间整个山林好像都安静下来,连鸟叫声都在这一刻停止。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娇娘稍稍松了松手中握着的小铲子。她的手中已经全是汗,又滑又腻,若非手柄上用布好好裹了几圈,怕是铲子早就已经滑落了。

柳娇娘知道,她今天恐怕是不可能将这株山参带回去了。她用眼角稍稍看了看天,时间已经不早,若是再等一会儿她还没回去,只怕张氏就要来找她,到时候,怕是这一关更加难过。

她的眼睛盯着那条黑蛇,面上不动神色,脚却往后稍稍挪了些许。

那蛇并没有动作,依旧直立在山参之前,不断晃动。

柳娇娘心下一喜,脚上的动作不自觉就大了些许。

正是这一刻!也不知道这畜生怎么感应到柳娇娘的动作,在她往后退的一瞬间,黑蛇像一支箭一般向着柳娇娘这边弹了出来!

一瞬间的慌乱,柳娇娘被吓得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两只眼紧闭等待着那一口蛇噬的到来。

 

第二章

好像……没有被咬到?

柳娇娘闭着眼睛等了许久,却并没有感受到那一种疼痛,她颤抖着睁开眼睛,却见那凶猛的黑蛇已经掉在了距离她不远处,七寸处插着一把华贵的匕首。

柳娇娘吓得急忙往后退了一段,看着那黑蛇似乎真的已经不会动了,这才有精力抬头看向了别处。

就在她前方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位身着玄衫的男子靠着大树,一手捂着胸口,一手仍旧保持着将匕首掷出的动作。

看见柳娇娘朝他看了过来,男子勉强扯出了一丝的笑意:“姑娘无事就好。”而后直接倒了下去。

柳娇娘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了男子的身边,将他扶坐在了树下。这时候柳娇娘才真正看清男子的样貌,便是如柳娇娘这般已经经历过了二十一世纪各色男色的洗礼,在见到男子的一瞬间,却依旧有些沉迷其中。

男子虽然没有昏过去,然而状况却也不太好。他看见柳娇娘,突然楞了一下,这才又道:“多谢姑娘了。”

柳娇娘还沉浸在男子相貌给她带来的震撼之中,听见男子的道谢,连忙红着脸摆手:“是我要多谢你才对,若不是你刚才出手相助,怕是我早就已经被蛇咬了。”

说罢又一次道谢:“多谢你了。”

男子摆摆手还想再说什么,却是咳嗽数声,随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这,这。”柳娇娘被吓得手足无措,翻出了身上带着的帕子就想去捂男子的嘴,却被他拦了下来:“姑娘还是快些离开吧,后面有贼子在追我,莫叫我连累了姑娘。”

柳娇娘闻言,慌忙抬头看了看周围,好在并未看见有人,心中好歹放下了一些。

她看看不远处的黑蛇,又看看眼前这个男子,最后还是一咬牙,起身将黑蛇身上的匕首拔了下来,去把那那颗山参挖了出来。

男子看着柳娇娘的动作,虽然早知人性如此,眼中却不免还是划过了一丝的失望。而后闭上眼又是自嘲一笑,总算也未连累他人。

等到柳娇娘费尽功夫将那颗山参挖出来,将多出的土混着黑蛇埋了回去,凭着她的耳力已经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影影约约的人声了。来不及多想,她将碍事的裙子直接撩起系在了腰间,露出了下边穿着雪白衬裤的双腿,而后又跑回来树下将男子直接背在了身上。

男子猝不及防被人拉起,愕然睁眼,却还是之前那个女孩儿。他连忙阻拦:“姑娘背不动我的,快将我”放下……

还来不及说出最后两个字,同时而来的是一种身体腾空的感觉。他看着身下那个捡起了箩筐背着他跑起来的女子,脸上的表情都快裂了。

“公子莫要多说,公子既然救了我一命,我自然也是要还公子一命的。”男子的体重与两个小娃娃当然是不能比的。便是柳娇娘,背起了男子之后再跑起来不免也觉得有些不习惯。她咬着牙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不再多说,只管发力奔跑,不管跑多远,能远离身后的人一些便是一些。

男子听了柳娇娘的话,眼中不免染上了笑意。虽仍旧觉得有些抱歉,却也不再多说,只闭上了眼由着身下的女子带着他奔跑,无论去了哪,只算是他的命了。

 

第三章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柳娇娘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到地方了。

柳娇娘先将背上的男子放下,这才走向了一处被无数藤蔓遮掩住的岩石处。

她伸手将外边的藤蔓撩开,露出了里面一个只能让一个人弯着腰通过的小山洞。

这是她许久之前上山的时候发现的,后来被她打扫干净用来做了藏东西的地方。只是没想到有一天却是要把一个人给藏进去。

她抬头看看天,时间已经不早,再耽搁下去张氏怕是要着急了。她不再拖延,将男子扶起之后便同着他一起走进了山洞,边走边说:“我没办法把你带回家,只能委屈你先在这儿躲躲了。山洞里有我之前存着的一点干粮,你先吃着,等明天我来的时候再给你带新鲜的来。”说完了犹豫另外一下又道:“你身上的伤……我不懂医术,你要是知道怎么治和我说说,我给你找些药草来。再多的,我也没办法给你做了,你不要怪我。”

男子听后咳嗽了两声,笑道:“只这些已经足够,裴烨在此谢过姑娘了。”

“你叫裴烨?”柳娇娘念叨了两声,问道。

裴烨应道:“对,在下裴烨,姑娘呢?”

“我叫柳娇娘。”柳娇娘将裴烨放在了之前山洞中铺好的稻草上,又将以前自己藏得干粮和水翻了出来放在了裴烨的身边,这就准备离开了。

刚走到门边,却听裴烨叫她:“柳姑娘不怕我是坏人吗?”

柳娇娘转身,一双杏眼亮晶晶的,透过洞外藤蔓的丝丝阳光洒在她身上,让裴烨好像看见了故人。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可你刚才救了我,至少肯定不会害我就是了。”说完,柳娇娘不再看躺在稻草上的裴烨,转身出了山洞。

眼看着少女整理好了山洞外的藤蔓远远离去,裴烨眼神恍惚:“蓠姨……”

等到柳娇娘急匆匆将身上收拾好了背着箩筐到家的时候,张氏已经准备上山去找她了。

一见身上有些凌乱的柳娇娘,张氏冷着一张脸上手就是一个巴掌:“你倒是还知道回来!”说完就坐在凳子上默默垂起泪来。

柳娇娘被她这一个巴掌打蒙了,愣愣捂着脸看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见着张氏流泪,她求救似的看向房中其他人,一看又愣住了。

不说本就在家的弟弟妹妹和奶奶,连原本应该在田地里务农的柳大壮还有几个叔叔伯伯都一起聚在了这小小的屋子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她捂着脸讷讷开口问道。

最疼爱她的柳大壮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为她说话,只是无奈看她一眼,上前去安慰流泪的张氏去了。

宝儿和玉儿年纪还小,早早就被柳大娘带回房了。最后还是孙二叔上前来给她解了围:“大丫头,你平时也是个懂事的,怎么今天在山上呆了这么久才回来?”

柳娇娘最怕的就是被人问起来这事儿,此时一听心中一慌,脑子却开始飞快想起了借口来:“我,我今天上山摘蘑菇,一不小心就进山了。等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才发现时间已经晚了。所以,所以……”

 

第四章

孙二叔看看她身后装得满满的背篓,倒也信了这些话,只是叹了一口气道:“最近莫要上山去了。刚才村长来说了,山上最近来的一个歹人,这两天正在找呢。刚才你半天没有回来,你娘差点以为你被歹人掳了去,着急的紧,你可莫要怪她。”

柳娇娘这才知道原委,想到被她藏在山上的那个人,她又是后怕又是后悔,看着张氏不敢作声。

几个叔叔伯伯看柳娇娘也平安回来了,想起家里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一个个告辞离开了。柳大壮连忙出门去送,约好了过几日请他们吃饭,这才关门回了屋里。

张氏这时候已经收拾好情绪了,她同柳大壮养了柳娇娘十四年,自然看得出来她到底说的是真是假。

“说罢,你今天在山上,到底干嘛了。”张氏将脸上泪水擦干,一双美目看着柳娇娘,不复以往的温柔。

柳娇娘有些踌躇,想了想还是捂着脸小声道:“我在山上采蘑菇了。”

“说谎!”张氏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音,将柳娇娘下了一大跳。

她惊慌地抬头看着张氏,却见张氏的脸冷的像是要往下掉冰渣。

“娘……”柳娇娘不自觉话中带了哭腔。

从门外走进来的柳大壮先是上前好好安慰了张氏,这才又看着柳娇娘叹了口气劝道:“娇娘,你骗不过你娘的,还是说实话吧。”

“我,我。”

“你是不是在山上碰见那个被通缉的人了。”张氏再次开口,虽是问话,却十分确定,直戳重点。

“您怎么知道?!”

“你遇见歹人了?!”

一重一轻两个声音想起,柳娇娘同柳大壮二人皆被吓了一跳。

等到话说出了口,柳娇娘才发现,自己竟然将事情都说了出来。她惊慌地看了爹娘二人一眼,只见柳大壮脸上有着担忧,张氏却只有生气,到底还是看不出张氏到底是什么想法。

既然已经说出了口,柳娇娘也不好再瞒,将山上发生的事情全同爹娘二人说了,只是中间稍微瞒了瞒,只说人家帮忙杀了一条毒蛇,倒没有说差点被蛇咬的事情,叫他们平添担心。

只是光她说出来的那些已经叫两个大人害怕了,他们都不敢想,若是没有那个人,他们的娇娘,怕是现在死在山上都没有人知道。想到这里,连着对于那个歹人的害怕都少了许多。

“那那个恩人呢?你把他藏在哪儿了?可是安全?”柳大壮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急忙问道。

柳娇娘见爹娘二人好像都没有怪她的意思,心下稍定,连忙点头:“我把他藏在山洞里了,那地方隐蔽,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找不到的。只是,他受了伤……”

柳娇娘心里盘算着,想要为那个人弄些药来才好。她虽然感激那人帮了她,若是如今只有她一个人,自然可以将人带回来照顾,哪怕是为此被人抓了也无妨,顶多就算是还了他一条命了。只是现在毕竟她还有家人,哪怕那个人真是被冤枉的,她也绝对不会徒生是非,叫自己一家子去送死。

 

第五章

张氏比柳大壮看的更清楚一些,也猜得到女儿的盘算,最后还是定下了主意:“等吃过了午饭你带着爹娘去见见那人,若是真的是好人,咱们帮上一帮也无妨。”

“可是!”柳娇娘急了,她最怕的就是拖累家人,怎么好叫她爹娘再一同上去。可是看着张氏看过来的那一眼,柳娇娘刚提起来的胆子立刻又缩了回去,低声应了是便不敢再说话了。

“行了。”张氏拍了拍手:“吃饭!”

一家子的人安安静静吃过了饭,因为中午柳娇娘的事情,连宝儿和玉儿都难得的安生下来,没叫奶奶哄着吃饭。

吃过了饭,柳娇娘又一次背起了箩筐,带着张氏和拎着锄头的柳大壮一起上了山。一路上自然也是有人问起,只说是柳娇娘发现了好东西,叫他们去帮忙弄出来。大家都是农家汉,自然知道柳大壮这是在开玩笑,若是真的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哪里能这么轻易说出来,也都笑过闹过就算了。

田里还有一堆活儿呢,哪有功夫去注意旁个事情呢。

柳娇娘带着爹娘二人到了地方,先自己在洞口轻轻叫了两声,听着里面有了回应才将爹娘一道带了进去。

山洞里点着蜡烛,当然也是柳娇娘偷偷藏起来的东西。裴烨就半躺在稻草上,衬着昏黄的烛光,黑发俊脸,还真有一种魅惑的意思在,叫柳娇娘又看呆了一回。

“我爹娘听说你救了我,想来看看你。”柳娇娘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裴烨道。之后又从背篓里拿出了一些新鲜的饭食递给了他:“我从家里带来的,都是新鲜的东西,快吃吧。”

裴烨接过吃的,笑着道了谢,抬眼去看跟在柳娇娘身后的一男一女,一见前面的女子却惊叫了出来:“蓠姑姑?!”

在定睛往后看去,却是更为惊讶:“柳将军!”

柳娇娘听着这称呼一脸的茫然,随着裴烨的目光一道看向了爹娘,却见爹娘二人脸色都不是很好,柳大壮身上甚至还散发除了一种恐怖的气息,叫柳娇娘一时之间有些腿软。

“你认识我们?”张氏往前走了几步,站在裴烨面前冷着脸问道。柳大壮一把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柳娇娘提起放到了身后,沉默地看着裴烨。

裴烨面上的表情又是惊讶又是怀念,最后竟然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能见到蓠姨,我便是死了,那也是甘心了。只是蓠姨,李老太太想了您这么多年,您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回去看看吗?”

张氏看着裴烨的眼眯了眯,像是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的熟悉,只是时间过去的太久,她已经想不起这熟悉感到底是来源于谁的了。

看出了张氏的不解,裴烨向着张氏和柳大壮半施了一礼,解开了他们的疑惑:“小侄裴烨,不知蓠姨与柳将军还是否记得?”

“你是小烨?”张氏惊讶,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半信半疑点了头,只是她到底不明白,裴烨到底怎么就沦落到了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