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令

作者:彩虹零号男/女主角:叶寒/姜寒嫣

第一章

平城。

天色渐晚。

老旧的小区门口,一衣衫破旧,头发杂乱的青年皱着眉头。

他名为叶寒,三年前,被人所害,坠入山崖,却被一神秘人所救,收为弟子。

神秘人传他武功、医术,命他代替自己行走江湖,并告诫他,三年内有一劫,不得踏入平城一步。

如今三年已过,他这才归来。

“嫣儿她们怎么会搬到这边来住?”

叶寒有些纳闷,回想起之前在打听家人消息时,那些路人看他那充满深意的眼神,心里不由更加疑惑。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叶寒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连忙向前奔去。

……

狭窄破旧的屋里,四五个人围在一起。

人群中间还有着一名老妇。

老妇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不过五官略显精致,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是一个美人。

只是此时她脸上充满了愤怒。

为首的鹰钩鼻男子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冷笑道:“好好跪下磕个头,我就发发善心留你们几天,不然就带着你那残疾女儿流落街头吧!”

老妇猛地一颤,呼吸急促,身体不断起伏。

随后两膝不由缓缓弯了下去,跪在地上。

“哈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鹰钩鼻等人顿时大笑起来,笑声里尽是嘲讽:

“这就是曾经高高在上的姜家大少奶奶吗?怎么现在跪在我面前了啊?”

“是啊,像我这种平民老百姓现在心里好惶恐啊!”

“……”

老妇没有吭声,她低着头,脸上尽是屈辱。

这几人是这小区里的地头蛇,在她搬到这里后,基本上每隔两三天便会过来变着花样欺辱她一次,风雨无阻,而且愈加过分。

她也能猜到,这几人是受谁指示的。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她现在已一无所有!

“把这个系在脖子上。”

鹰钩鼻从兜里掏出一个项圈,扔到老妇面前。

“你!”

老妇猛然抬头,恨恨地看着他。

把这个系在脖子上面,那与狗何异!

“赶紧的,戴上!不然你信不信我进去让你女儿戴上?”

“我记得你女儿还在内屋里吧!”

听到鹰钩鼻充满威胁的话,老妇忍不住闭上双眼,两道晶莹从眼角滑落,她哆嗦着拿起项圈,戴在了脖子上面。

“老李,你可以啊!别人遛狗,你遛人!”

“这遛的还是姜家大少奶奶,这说出去好有面子啊!”

“你遛完我也要遛!”

周围人议论纷纷,丝毫不把老妇当人看。

“哈哈,赶紧给我爬!”

鹰钩鼻也是大笑几声,又是一脚踢上去,大叫道。

老妇深吸了几口气,抬起手向前爬去。

“别往外爬,往屋里爬,给我爬到你女儿床前!”

老妇气得浑身颤抖,可根本反抗不过,被他们拽进了屋子。

内屋,一女子平躺在床中央,

她容貌极美,五官精致,如同诗画中走出的仙子。

只是此时她动都不动,面色苍白,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如同死人一般。

鹰钩鼻看了眼床上的人,满脸笑:“难怪能把京城燕家大少爷迷得死去活来,长得倒是真漂亮,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嫁入豪门享清福不好么,非要惦记那个短命的废物,害得一家被姜家赶了出来,自己也成了植物人,啧,真可惜!”

“老李,你说这妞长得这么漂亮,干躺着也太浪费了吧,反正身体也不是不健全,还没有意识,不如我们……”

旁边一人忽然舔着嘴唇说道。

他这么一提议,众人心里皆是痒痒的。

鹰钩鼻满脸赞赏:“你小子今天挺机灵啊!”

“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

闻言,妇人陡然站起身,扑上前,想拦在众人和女儿之间,却被鹰钩鼻一脚踹开。

“听说你女儿身子也没被玷污,长的也国色天香,不然今天小爷我……”

“你们不能这样做……我求求你……”

看着鹰钩鼻离自己女儿越来越近,妇人满脸绝望,剧烈挣扎却无济于事。

没有人发现,房屋门口忽然多了道消瘦的身影。

时隔三年,叶寒依然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家人,看到丈母娘被人按住,打头的人还准备对自己妻子下手,叶寒的眼睛瞬间充血。

“别拿你的脏手碰她!”

“给我滚开!”

叶寒大吼一声,向前冲去,如同飓风般横扫而过!

按住陈秀媛的两人只感到一股恐怖的巨力从背后袭来,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撞飞,狠狠地撞在墙上后摔下。

鹰钩鼻一愣,回过神时,便发现自己伸向女孩的手被一个青年握在手里,青年眼眸血红,盯着自己。

“哪,哪来的臭乞丐?也敢管我们的事!”

见来人气势汹汹,鹰钩鼻心里有些发虚,色厉内茬道。

“你想用这只手碰嫣儿?”

“那就别要了!”

叶寒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却如同九幽深渊中的寒风,冰冷刺骨!

下一秒,一声清脆的“咔”声传来!

鹰钩鼻的胳膊顿时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向后弯折过去,耷拉在身后,如同没有骨头一般。

 

第二章

“啊啊啊!”

鹰钩鼻倒在地上,他捂着胳膊,嘴里不断哀嚎着,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姜,姜家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是么?”

叶寒眼眸一凛:“那就让他来试试,到底是谁不放过谁!”

“不,不!我求你,饶了我……”

鹰钩鼻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死,死了?

屋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看向叶寒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咕哝!”

不知是谁咽了一口吐沫,随后这几人如同约好般,连滚带爬地向外面跑去,表情悚然,仿佛有什么恶鬼在身后追着他们似的。

叶寒身形一动,拉住其中一人。

那人当场跪了下去,对着叶寒不断磕头,痛哭流涕道:“大,大哥,您大人有大量,绕我一命吧!我们也只是奉姜家的命令行事啊,您要报仇就去找他们啊……我只是个普通人,上有老下有小啊!求求你!”

“把他带走。”

叶寒指了指地上没有声息的鹰钩鼻。

“好,好的……”

那人一秒都不敢耽搁,抱起鹰钩鼻的身体就跑了。

叶寒转过身,便看到陈秀媛张开双手,挡在姜寒嫣的床前,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你,你想干什么?”

“妈,是我,我是小寒啊……”

叶寒潸然泪下。

看着原本那保养极好、雍容华贵的岳母,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

再加上此刻脖子上戴的狗链子,他甚至想象不到她们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你……你是叶寒?你……没死?”

陈秀媛瞳孔不断收缩,脸上充满不可置信。

“妈……我回来了……您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叶寒忍不住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

陈秀媛忽然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叶寒脸上,抓着他的衣服,大叫道:

“为什么你没死?把我的嫣儿害得那么惨,为什么你还没有死?为什么?”

陈秀媛状若癫狂,身体颤抖,抓着叶寒又打又骂,如同疯子一般。

闻言,叶寒不由愣住,对陈秀媛的打骂置若未闻。

“妈,您说嫣儿……嫣儿她怎么了?”

叶寒陡然张嘴,语气里充满焦急,直接越过陈秀媛向床前走去。

他还纳闷,为什么嫣儿一点动静没有,按理说他现在回来了,嫣儿心里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也会打声招呼吧!

陈秀媛没有阻止,她跟在后面,脸上尽是眼泪。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弄的?是谁?”

叶寒浑身颤抖,心中杀意澎湃。

在握住姜寒嫣手的一瞬间,他的灵气便在其体内游走一圈,发现姜寒嫣体内大多静脉骨骼坏死,大脑里淤血堆积,皮层部分功能丧失,就连神魂也损伤严重!

“当年你出事后,嫣儿茶不思饭不想,如若不是我还在世上,嫣儿恐怕早就寻了短见。而燕家少爷在追求嫣儿不得后,便派人将嫣儿抓起来,整整囚禁了数十天!”

“这些天,嫣儿受尽折磨,但誓死不从!”

“最后,燕家少爷恼羞成怒,想要用强,嫣儿为保护自己,她就……就狠狠撞向墙壁,最后撞得头破血流,命悬一线!”

“当时嫣儿满头鲜血,燕家少爷看着感觉不吉利,便命人把她扔了出来……”

“等我把嫣儿送到医院时,已经太晚了,医生说嫣儿头部组织损伤严重,已经醒不过来了……”

“姜家因为没有讨好燕家,降怒于我们,将我们赶出家门,并派人打断了嫣儿的四肢……嫣儿她可还在昏迷不醒啊!”

“嫣儿,我可怜的嫣儿……”

陈秀媛说着,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姜家……燕家……”

叶寒轻声呢喃着,手缓缓握紧。

语气平静,却蕴含着磅礴杀意。

“为了讨好京城豪门,为了得到嫣儿,不惜设计害我,将我扔下山崖,还将我的嫣儿逼成现在这般样子!”

“好一个姜家,好一个燕家!”

叶寒猛然起身,浑身上下,杀气盘旋,在空中甚至隐隐凝结成霜。

“燕翔宇……”

叶寒一字一字地吐出这个名字,当年就是他,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可是你没有想到吧,我叶寒跌下山崖,却没有死,反而活着回来了!

当年我手无缚鸡之力,在你面前,弱小如蝼蚁!

但是现在,你燕家在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必定杀上燕家,将你碎尸万段!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九龙令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22

上一篇:最豪赘婿-龙王殿

下一篇:霸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