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豪赘婿-龙王殿

作者:会说话的香烟男/女主角:陆枫/纪雪雨

第一章

江南市,装修古朴的玉雕店内。

一名青年手中,正在把玩着一尊翠绿色的玉雕。

青年穿着一身地摊货,跟店内这古朴典雅的装修,显得格格不入。

店内的玉雕古玩爱好者,均是有些鄙夷的看着青年。

什么人,就该待在什么地方!

这青年一看就兜无二两银,也敢来这种高端的地方?

“轰!轰!”

正在此时,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一阵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街道震动,行人纷纷避让。

一辆深棕色宾利打头,后面跟着五辆黑色奔驰,停在了玉雕店的门口。

车门打开,十名黑衣保镖,簇拥着一名衣着考究气质不凡的老者,朝着店内走来。

店内的客户,均是一阵诧异,这是哪来的大人物?

若是能结交一番……

那衣着考究的老者,走进店内举目四望。

看到青年的时候,脸上立马带着欣喜,随后连忙朝着青年走来。

青年一身地摊货,站在老者身边如同一名下人。

但看起来,这衣着考究身份不凡的老者,反而是对这个青年无比尊敬。

“枫少爷,这是我第五次来请您了!”

“如今陆家无人掌权,您是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陆家,等您主持大局啊!”老者恭敬看着陆枫。

一声枫少爷,店内众人,无不瞠目结舌。

陆枫手中把玩着一尊玉雕,神色不悲不喜,眼神散发一片漠然。

“陆家无人掌权,跟我这个弃子有什么关系?”陆枫将玉雕放在货架上,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老者。

“枫少爷,可您是陆家嫡系子弟啊!”老者语气无奈。

“我从小就不喜欢与人争抢,无论地位还是家族资源,我都可以拱手让人。“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觉得我会抢了家主的位置,将我赶出陆家。”

“当初是陆家逼我离开,如今陆家蒙难,勾勾手就让我回去?”

“呵呵,当我陆枫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丧家之犬么?”

“不过也是,被驱逐出家族,那跟丧家之犬也没有什么两样,请陆家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陆枫一人混吃等死就好。”

陆枫说完,拿着店家包装好的玉雕,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门口那价值数百万的宾利豪车,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一眼。

身后老者一脸愁容,嘴巴张了张,终究化为一声叹息。

“事情办好了吗?”老者看向店主。

“您放心老板,玉雕已经换成了您带来的那一尊。”店主邀功般的回道。

老者点了点头。

虽说陆枫不愿意回归陆家,但无论如何,如今的陆枫,都是陆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不管陆枫的生活是什么样,但从今天开始,一切都要改变。

“枫少爷,陆家三百年,绝不能毁于一旦!所以……别怪老奴。”老者叹气自语。

随后立马拨打了一个电话,开门见山道:“明天,是枫少爷所在的家族企业的公司庆典,备厚礼!”

……

江南纪家,在整个江南市都有不小的名气。

虽然算不上龙头企业,但在整个江南也算是赫赫有名。

三年前陆枫从陆家净身出户,流落到江南市,得纪老爷子恩情,将纪家千金之一嫁给了陆枫。

没人知道陆枫跟纪老爷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但这场婚礼却是惊动了整个江南市。

纪家千金纪雪雨,论身份是纪家千金,虽然只是旁系,但也流着纪家血,并且深受纪老爷子宠爱。

论容貌是倾国倾城,不知道多少富二代挤破了头,都难以跟纪雪雨吃上一顿饭。

可这么一个千金之躯,却是嫁给了陆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废物,整个江南市都笑掉了大牙。

只有纪老爷子一人知道陆枫的真正身份,可在陆枫婚礼一个月后,纪老爷子突发疾病去世,也将陆枫的真实身份带进了土里。

从此以后陆枫的身份再也无人知晓,而他也真正成为了旁人眼中的废物赘婿。

陆枫当初只是承蒙纪老爷子恩情,所以才会留在纪家。

只是没想到,三年时间过去,自己竟然真的喜欢上了纪雪雨。

三年来,陆枫经历了无数嘲讽冷眼,无论纪家人还是旁人,都只不过将陆枫当成一个小丑看待。

不过陆枫也认命了,任何一种生活,久了也就成了习惯。

想想刚才的事情,陆枫心中毫无波澜,平静的令人不敢相信。

毕竟只要他点点头,立马就会成为人人敬畏的家族少爷,坐拥千亿资产,但他依然给拒绝了。

大家族表面看起来繁荣昌盛,实际上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勾心斗角。

陆枫从小就将这一切看得透彻,所以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公子。

但即使他这样做了,依然被当成了威胁,铲除出了陆家。

他们当初绝对没有想到,费尽心思赶出去的弃子,如今要求着他回去主持大局吧?

“呵呵,可我现在,只想做个废物。”陆枫自嘲一笑。

……

陆枫回到家中,正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

这个中年妇女,就是陆枫的岳母,汤秋云。

当陆枫走进来以后,汤秋云用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眼神,紧紧盯着陆枫。

“你干什么去了?买个菜都要这么长时间?你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汤秋云怒气冲冲,眼神极度厌恶的看着陆枫。

“妈,菜市场离咱们小区有五公里,我是走回来的。”陆枫低头应了一声。

“你还有脸叫我妈?买个菜都要捡人家不要的东西,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真不知道雪雨她爷爷当初怎么想的,给雪雨找了这么一个害人精。”汤秋云听到陆枫的解释,反而更加生气。

陆枫沉默不言,这汤秋云只是他的岳母罢了。

只是因为在三年前入赘纪家,所以就受尽了汤秋云以及所有人的白眼。

“啪嗒。”正在这时,房门被推开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的OL职业服,上身小西装白衬衫,下身黑色修身裙搭配黑色长袜,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

两条腿纤细笔直,身材不胖不瘦极为匀称。

一头乌黑直的靓丽长发,将她脸蛋衬托的更加白皙细腻。

五官搭配在一起极其漂亮,特别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宛若黑夜中的星辰,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这个女孩子的美,充分诠释了江南这个鱼水之乡的美丽。

江南的水很养人,所以多出俊男靓女,而纪雪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她,也正是陆枫有名无实的老婆。

纪雪雨进来一看,忍不住微微皱眉。

“陆枫,你不去做饭在这里站着做什么?”纪雪雨宛若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语气不冷不热。

“雪雨你可算回来了,你知道么,今天咱们家的脸,算是被他给丢尽了!!”汤秋云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怎么了?”纪雪雨看了一眼陆枫,心中并没有多少意外。

自从陆枫入赘纪家,三年以来,让纪家丢人的事情还少么。

她纪雪雨,早就习惯了。

陆枫此时则是有些尴尬,他之前在菜市场挑最便宜菜的事情,宁愿让汤秋云知道,都不想让纪雪雨知道。

“他竟然去菜市场挑最便宜的没人要的青菜,然后回来做饭给咱们吃!!”

“还正好被我们小区的牌友看到,你都不知道别人怎么笑话咱们的,说咱们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

汤秋云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激动,恨不得上来狠狠扇陆枫两耳光。

纪雪雨闻言瞬间眉头紧皱,这件事情,确实是很不光彩啊!

不过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看着汤秋云道:“妈,你是不是没给他钱?没钱他怎么买菜?”

“我……他堂堂男子汉,买个菜都要问丈母娘要钱,说出去丢人不丢人?自己不会挣么?”汤秋云闻言有些语塞,随后蛮横的回道。

“不是你说的,不让他上班,负责家里的生活起居么?”纪雪雨好看的眉头再次皱起。

虽然她心中也看不上陆枫,但这件事情确实是汤秋云错了。

“哼!我让他出去上班,他能上什么,他会做什么?”汤秋云冷哼一声,这件事情算是到此为止了。

……

晚饭的时候并不愉快,汤秋云依然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明天天纪家企业举办公司周年庆典,那是重中之重的事情,礼物准备好了吗?”汤秋云问道。

“我让陆枫买过了。”纪雪雨回道。

“我让你买的东西你买了吧?”纪雪雨又重新看向陆枫。

“买了,正好花光了所有的钱,所以买菜的时候……”陆枫点了点头,起身就想去拿包装盒。

可纪雪雨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根本没有指望陆枫拿出多么惊艳的东西。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爷爷非要让自己,嫁给这么一个百无一用的男人。

纪老爷子去世之前,拉着她的手告诉她,一定不能小瞧陆枫,还说什么要跟陆枫相敬如宾。

江南纪家,一定会在陆枫的手中飞黄腾达。

当时纪雪雨是震惊的,因为爷爷从来不会跟她说谎,难道陆枫还有什么神秘身份不成?

 

第二章

但三年过去了,她没有在陆枫身上看到任何闪光点。

除了做饭洗衣服操持家务,纪雪雨不知道陆枫还能干什么,还会干什么。

“明天纪家所有的旁系以及嫡系都会到场,还有江南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千万不能乱说话。”纪雪雨神情冷淡的说着。

“即使有人对你嘲讽,你也得给我忍着!我们这一系已经够丢人了,我可不想因为你更加丢脸。”汤秋云也在一边帮腔。

陆枫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纪雪雨瞥了一眼陆枫,瞬间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看陆枫这一副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她是真的有一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

陆枫并没有因为纪雪雨的态度不满。

纪家家大业大,有很多旁系分支,而纪雪雨这一脉只是一个旁系。

旁系本就不受待见,三年来因为陆枫的原因,则是受到了更多冷眼,这一切陆枫也都看在眼里。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陆枫不像那些纪家的女婿那样有权有势,所以陆枫并不怪纪雪雨。

……

次日,纪家企业公司大厦。

公司大楼门前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门前停着动辄就上百万的豪车,随处可见的长红大红花,充满喜庆之色。

大厦前面,左右两边各自摆放着十门礼炮,看起来极具气势。

墙壁之上,则是挂着无数大红长条横幅,是江南市的大小企业送来的。

这种种表现,都彰显着纪家在江南的地位。

纪雪雨作为纪家中人,自然会有单独留给纪家人聚集的地方。

当纪雪雨带着陆枫走进房间时,很多纪家亲戚都已经到场,纪雪雨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而陆枫则是习惯了默默无闻,只是静静的跟在纪雪雨身后一言不发。

可即使他这样了,也有人依然不准备放过他。

纪雪雨的堂哥纪鸿宇,每次见到陆枫,一定会刁难一番,将陆枫贬低的如同小丑,给大家逗逗乐子。

因为他一直觉得,陆枫这个无用赘婿,简直就是辱没了纪家在江南的名声。

若不是他,纪家会沦为江南的笑柄吗?

“陆枫,你竟然也来了?呵呵,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玩意儿?”纪鸿宇一脸戏谑。

纪家其他人也是面带玩味,仅仅看包装,就知道陆枫手中的东西,一文不值。

“是给公司庆典的贺礼。”纪雪雨替陆枫回答。

纪鸿宇不屑一笑:“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何不打开让大家看看?”

众人均是满脸期待的看了过来。

不过他们并不是期待陆枫能拿出什么好东西,而是期待陆枫接下来的出丑画面。

纪雪雨也有些紧张的看着陆枫,她也不知道陆枫到底买了个什么东西。

早知道自己应该提前看看的,现在眼看着陆枫又要成为大家的笑柄,还要连带着自己被人嘲讽。

“无论买什么,都是陆枫的一片心意,这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吧?”纪雪雨好看的柳叶眉微微皱起。

陆枫有些诧异的看了纪雪雨一眼,他真没有想到,纪雪雨会帮自己说话。

“你错了!我们纪家在江南发展上百年之久,哪怕称不上豪门,但也不是什么二流家族能比的。”

“大家族自然要有大家族的样子,在这种极其重要的场合,若是拿出一些狗肉丸子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岂不是辱没了我纪家名声?”纪鸿宇依旧不打算放过陆枫。

而纪雪雨越是这样掩饰,他就越发想当众揭穿陆枫,让陆枫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打开!”纪鸿宇伸手指着陆枫手中的包装盒,语气像是长辈训斥晚辈一般严厉。

陆枫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但是纪雪雨却伸手拦住了陆枫。

“纪鸿宇你什么意思,这贺礼是给公司庆典的,不是给你看的,你有权利私自打开吗?”

听闻纪雪雨这番话语,纪鸿宇自然有些不耐。

“我当然有权力,谁知道这个废物会送来什么东西,我提前检测一番,要是垃圾就顺手丢了,这不为过吧?”

“外面那么多宾客都在,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正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一身做工考究的手工定制笔挺西装,头发向后梳理的一丝不苟,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

纪家产业现任董事长纪乐山,还有一个身份是纪鸿宇的父亲。

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所以纪鸿宇才敢行事这么狂放不羁。

“大伯!”

“爸!”

“大哥!”

纪鸿宇以及纪家一众人,均是尊敬的给纪乐山打招呼。

纪乐山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看到陆枫和纪雪雨,眼神闪过一丝不耐烦。

“公司庆典已经开始了,你们随我一起出去吧。”

纪乐山丢下这句话,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其他人自然是连忙跟上。

“让开。”纪鸿宇蛮横的撞开陆枫,眼中尽是嘲讽。

……

“江南孙家,送现代书画名家字画一幅,祝纪家企业繁荣昌盛!”

“江南宏发公司,送金蟾一尊,祝纪家企业日进斗金!”

“江南市王家集团,送财神摆件一尊,一帆风顺摆件一尊……”

江南市各个大大小小的势力,开始送上庆典贺礼。

纪乐山满脸红光,觉得是倍有面子,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现场气氛很是喜庆,每个人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

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陆枫和纪雪雨一家,则是被安排到了最后面。

“最后一位,请纪家旁系纪玉树家,送上贺礼!”宣礼人唱了一声。

看着陆枫手持一个包装普通的盒子缓步上前,不管是纪家人还是江南市的大小势力代表,均是发出一阵嗤笑。

毕竟,纪家这个废物上门女婿陆枫,那在江南市可是颇有名气啊!

就凭他,能送出什么好东西来?

纪鸿宇脸上带着阴笑,让陆枫最后一个上台送礼,自然是他的意思。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看着陆枫出丑。

陆枫将包装盒放在桌面上,随后轻轻打开。

“唰!”一阵光芒闪过,所有人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最豪赘婿-龙王殿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17

上一篇:都市全能高手

下一篇:九龙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