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医武神王

作者:糊涂小老头男/女主角:柳平/秋清雅

第一章

这就是大城市吗?

柳平背着帆布包走离开车站,虽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但街道两侧灯火通明,路上车来人往,好不热闹。

师傅交给柳平两个任务,一是退婚后成亲,有柳平决定;二是在城市行医,提升医术和内力!

柳平没见过未婚妻,所以决定退婚。

“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去退婚。”

柳平打定主意,信步沿着街道向前走去,突然看到三个打扮怪异的年轻人拖着一个女孩走出酒吧。

“黄毛,这个女孩不简单,我们……”

“怕什么,好不容易遇到这种顶级货色,而且被人下药了,咱们搞完就走!”

“你们,放开……我!”

柳平听到几人的对话,眼里射出寒光,快走几步,拦住混混的去路,怒吼一声,“放开她!”

黄毛上下打量柳平几眼,一身粗布衣服,眼里漏出不屑,“小子,不想死就滚!”

“放开她!”柳平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根比拇指略粗的铜箫。

“找死!”

黄毛怒吼一声,拔出匕首扑向柳平。

柳平手一挥,铜箫击中黄毛的手背,传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黄毛惨叫一声,撒腿就跑,另外两名小混混慌忙放开女孩,跟着黄毛跑了。

柳平立即扶住女孩,“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看到女孩的瞬间,柳平不由得一愣。

弯弯的眉毛,娇挺的鼻梁,五官精致绝伦,一眼看去竟然有些挪不开眼。

女孩看了一眼柳平,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个字。

柳平知道药效发作了,看到附近有一家普通酒店,收起铜箫,抱起女孩跑进酒店,办好入住手续,抱着女孩进入房间。

“好厉害的药物,能毒倒大象!”

柳平把女孩放在床上,脱去女孩的衣裤,洁白无瑕的躯体令柳平眩晕,深吸了几口气,从包里拿出银针,扎进女孩的穴位。

几分钟后,女孩睁开眼睛,搂着柳平的脖子,献上红唇,柳平最后一丝理智被淹没了……

柳平睁开眼睛,猛地想起昨晚的疯狂,扭头看到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乌黑的秀发,精雕细琢的脸蛋,洁白的肌肤,美的令人窒息。

虽然女子脸色平静,但柳平能感觉到她的迷茫和无助。

“姑娘,昨晚……”

柳平表情尴尬,眼里带着心虚。

秋清雅看着眼前略显稚气的大男孩,浓眉大眼棱角鲜明,目光深邃悠远,令人沉迷,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是典型的大帅哥。

虽然秋清雅昨晚被人下药,但仍保留一丝清醒,是眼前这个大男孩从混混手里救了自己,把自己带到酒店。

大男孩本想用银针给自己解毒,但毒性太烈,自己主动缠上大男孩……

虽然女人最珍贵的东西没了,但秋清雅暗感庆幸,如果被混混糟蹋了,那才真是生不如死。

“如果我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一定与他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可自己被阴险毒辣的韩玉龙盯上了,如果韩玉龙知道他的存在,一定会疯狂报复,不能连累他。”

秋清雅深吸一口气,平静地看着柳平,“你走吧,就当我们没见过。”

柳平愣愣地看着秋清雅,情节不对呀,不是应该哭闹着让自己负责吗?

“你没听错,走吧!谢谢你救了我。”秋清雅补充了一句。

柳平自幼跟在师傅身边,知书懂礼,真诚地看着秋清雅,说道:“姑娘,你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作为男人,我必须负责!”

“还是一个榆木疙瘩!”

秋清雅暗叹了一口气,瞪着眼睛怒吼:“滚!老娘不需要你负责!”

柳平顿时懵了,刚刚还心平气和,突然变成一只母老虎,难怪师傅说女人都是善变的怪物。

柳平穿好衣服,略一沉思,从随身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十几公分高的青花瓷瓶,放在床头柜上,“止痛,美白,祛除疤痕!不要送给别人,世间只此一份。”

秋清雅看到柳平走出房间,无力地闭上眼睛。

近期,竞争对手联合打压秋氏集团,秋氏集团举步维艰,像大海中的一艘小船,随时可能倾覆。

值此紧要关头,堂弟秋健文酒后打伤刘氏家族弟子,被关进局子里。

虽然刘氏家族与秋氏家族同为江城的三流家族,但刘氏家族集团运转正常,扬言不惜一切代价报复秋家。

韩氏集团的继承人韩玉龙放出话来,如果秋清雅愿意嫁到韩家,韩家将帮助秋家化解危机。

秋家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秋健文的父亲是秋家家主,立即召集家族高层开会讨论,虽然达成一致意见,但没有获得老家主秋君昊的认可。

秋清雅承受巨大压力,本想与闺蜜倾诉,没想到闺蜜在啤酒里下药,被三名混混盯上……

韩玉龙是一个花花公子,玩弄女人无数。

也许是内心对韩玉龙的抗拒,又或许是药物的原因,也可能是对柳平的感激,秋清雅才放纵自己,度过了疯狂的一夜。

闺蜜的背叛,家族的无情,令秋清雅看清了很多东西,眼里露出坚毅的神色,发誓绝不屈服。

秋清雅深吸了几口气,属于总裁的自信浮现在脸上,起身走进浴室。

柳平走出酒店,暗暗苦笑,无论是什么原因,自己毕竟有女人了,只能去退婚。

柳平拿出地址看了一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秋家老宅而去!

秋家老宅占地不足五亩,是个典型的私家大院,门房里站着保安。

柳平下车拿出拜帖交给保安,“我要拜访秋老爷子,麻烦通报一声。”

保安看到柳平穿着普通,背着一个帆布包,随手把拜帖扔在地上,脸上挂着不屑,眼里露出嘲讽,

“哪来的穷小子,还想见老爷子?也不撒泡尿照照。”

柳平怒火中烧,深吸几口气,内力在体内运转几周,心情稍稍平复,眼里射出寒光,盯着保安,“快去通报,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保安不屑地怒吼,“滚!”

吱!一辆保时捷停在门口,一名年轻人从车窗里探出脑袋,问道:“老张,怎么了?”

“二少爷。”

老张指着柳平,撇着嘴把事情讲了一遍。

年轻人下车后,走到柳平身前,冷冷地盯着柳平,“穷小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赶紧滚,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秋家的人没有家教,估计秋清雅也好不到哪里去,确实该退婚!

柳平没有理会二少爷,而是看着保安,厉声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快去通报!”

“小子,竟敢看不起本少爷!”

二少爷怒吼一声,拳头砸向柳平的太阳穴。

“不知死活!”柳平不闪不避,一脚踢在二少爷的小肚子上。

嗷!二少爷惨叫一声,飞出四米摔在地上。

保安顿时吓蒙了,跑过去扶起二少爷,拉着二少爷向院内跑去……

 

第二章

家主秋德泽烦躁地坐在老宅里,看到儿子脸色扭曲,一只手捂着肚子被保安扶进大厅,猛地站起身,“健武,怎么了?”

保安心虚地把事情讲了一遍。

“连土包子都冒出来了,真当秋家没人吗!”

秋德泽脸色铁青地走到院门口,上下打量柳平几眼,一定是父亲的穷亲戚来寻求帮助,瞪着眼见怒吼,“土包子,赶紧滚!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再出现在秋家门口,打断你的腿!”

柳平看着秋德泽,眼里露出嘲讽,“秋家的人真没教养。”

秋德泽本就烦躁,儿子被打令其怒火中烧,听到柳平的嘲讽,顿时失去理智,大声怒火:“来人,打断他的腿!”

站在秋德泽身后的四名保镖立即向柳平扑去。

“今天我替秋老爷子教训你们!”

嘭……随着连续的拳头击中身体的声音,四名保镖全部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挣扎。

秋德泽吓了一跳,保镖都是退役的特种兵,一个可以打五个,没想到土包子竟然是功夫高手。

“小子,虽然你会功夫,但你斗得过警察吗?你会在监狱里待一辈子!”秋德泽边说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几分钟后,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车上下来三名警察。

为首矮胖子笑着与秋德泽打招呼,“秋家主,是这小子吗?”

秋德泽眼里闪过一丝狠辣,点了点头,“孙所长,又要麻烦你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土包子,赶紧带走!”

孙所长了一下手,“扣上,带走。”

“孙所长,这小子功夫不错,你要小心!”秋德泽慌忙提醒。

孙所长平时没少做这种事,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右手拔出武器顶在柳平的眉心,“小子,这里是我的地盘,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的卧着。”

柳平虽然面色平静,但怒火已经冲上脑门,冷冷地盯着孙所长,“把你的武器拿开。”

“小子,有种,我就喜欢收拾你这种硬骨头。”孙所长边说边挥拳砸向柳平的鼻梁。

柳平双手随意挥动两下,众人只见一丝银光闪过,武器已经塞进孙所长的嘴里,孙所长的手指仍放在扳机上,顿时都惊呆了。

孙所长感觉大脑无法控制身体,恐惧地望着柳平,意识到死亡会随时降临。

另外两名警察愣在当场,既不敢抓柳平,也不敢碰孙所长,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拿出手机向上级汇报。

秋德泽也吓懵了,意识到眼前的土包子绝不是简单人物,如果警察死在秋家门口,秋家彻底完了,无奈低头,“小子,解开孙所长的禁制,我带你去见老爷子。”

柳平扫了一眼孙所长,眼里射出寒光,语气冰冷,“带我去见秋老爷子。”

秋德泽看到柳平态度坚决,急忙走到孙所长身前,“孙所长,对不起,请稍等片刻。”

孙所长眼里露出乞求的神色,仿佛在说“一定要快点”。

十几个秋家的人都呆呆地看着孙所长,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秋德泽看了一眼柳平,说了一句“跟我来”,迈步向院内走去。

秋清雅穿戴整齐,扫了一眼房间,暗叹了一口气,床头柜上青花瓷瓶映入眼帘,犹豫片刻,把瓷瓶放进包里,转身离开。刚回到老宅门口,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怎么回事?”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老张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不会是他吧!”

秋清雅停好车,快步向客厅走去。

“请坐,我去请老爷子。”秋德泽说完走了出去。

秋君昊老爷子已经年逾古稀,几乎不管家族的事情,唯有在秋清雅的婚事上坚持己见,平时住在一个小院里。

秋德泽走进小院,看到秋老爷子坐在院子里喝茶,恭敬地说道:“父亲,家里来了一个年轻人,他要见你!”

秋老爷子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什么事?”

“他没说,只说要见你!”

“走吧!”秋老爷子起身走出小院。

柳平看到秋老爷子,脸上露出笑容,“老爷子,我是柳平,你还记得我吗?”

秋老爷子仔细打量柳平几眼,猛地瞪大眼睛,抓住柳平的肩膀,“你是小平,十六年了,你终于来了,快坐。你师父还好吗?”

“师傅很好,多谢老爷子惦记!”柳平恭恭敬敬地回答。

秋老爷子扭头看着秋德泽,“给清雅打电话,让她立即回来。”

秋德泽的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柳平,快步走出客厅。

“老爷子,我这次来……”柳平犹豫着说道。

柳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秋老爷子打断了,“你和清雅都大了,我兑现当年的承诺。”

柳平脸上带着愧疚之色,眼里满含歉意,“其实,我这次是来……”

“父亲,清雅回来了!”

柳平的话还没说完,再次被打断了。

秋清雅看到坐在茶几上的柳平,顿时懵圈了,愣愣地看着柳平,“你怎么来了?”

“是你!”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都市医武神王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45

上一篇:神武至尊

下一篇:透视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