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至尊

作者:油炸蚂蚱男/女主角:霍海/云晴

第一章

莲泽市医院。

满身绷带的霍海茫然地望向四处。

门被推开了,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女子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谁?”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女儿救了你,你说我是谁?”那女子冷冷地道。

年轻男子一怔,眼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恍惚间,他好像记得确实有人救了他,不过他刚刚苏醒,记忆还有些模糊。

他赶紧俯首:“谢谢你们!”

“你叫什么名字?”

“霍海!”

“今年多大?”

“二十五岁!”

“什么学历?”

“大学本科……”

“你老家是哪里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老家就是莲泽市清远县的,父母在我三岁时就已经不在了。”提起这件事情,霍海眉宇间多了一抹忧伤。

“结婚了吗?”

“没有!”

“有车吗?”

“没有。”

“有房吗?”

“没有。”

“有工作吗?”

“在龙盘山做导游。”

“好,我很满意。”那个中年女子狠狠地一拍手掌。

“你满意什么?”霍海莫名其妙。

他刚问到这里,那女子“啪”地一声将一叠厚厚的账单拍在了桌子上:“知道把你抢救回来总共花了多少钱吗?”

霍海伸脖子一望,眼睛瞪大了:“四十七万多?”

“现在,你要么还钱,要么……”那个中年女子挑了挑眉毛,有意停下不说。

“要么什么?”霍海小意地问道。

“要么就以身相许,一周以后跟我闺女结婚,做我家的上门女婿。”中年女子咄咄逼人道。

“我……”霍海艰难地吞咽着口水,这么着急,那她闺女得长成什么样子啊?不会很丑吧?

他刚要说话,却突然间想起了下山前师傅曾经告诫过自己:“下山后,若遇首次救命之恩,所求必报之,此乃命数。”

师傅在他心中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所以一想起这句话来,他不禁犹豫了。

“回答我,娶不娶我女儿?”中年女子咄咄逼人道,眼中却出现一抹异色。

“娶!”霍海吐出口长气,缓缓点头,心下暗道,“师傅,我按照您说的话去做了,您可别坑我啊……”

转眼,十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十个月里,霍海只为了师傅的一句话,以身相许,忍气吞声,在莲泽市的云家做了个名义上的上门女婿。

入洞房的当天他才知道他娶的老婆叫云晴,是云家第五子云永浩的女儿。逼自己入赘的那个女人叫杨柳,现在也是自己的丈母娘。

之所以逼着自己做上门女婿,也是因为自己那个便宜老丈人的资金链断了,丈母娘帮着想了个歪招,要用结婚骗用家族嫁妆渡过难关。

而找上了自己,霍海也很清楚,应该是觉得自己啥都没有,比较容易威逼利诱。

已经晚上七点钟了,霍海做好饭菜,穿着围裙靠在餐桌前,无聊地翻着手机。

桌子上的菜已经凉了。

脚步声响起,杨柳从楼上走过来不耐烦地喝道:“几点了,晴晴怎么还没回来吃饭?”

霍海赶紧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要不然,您给她打个电话?”

“你是死人哪?这点儿小事还用我?”杨柳厉声骂道。

“好,好,我马上打。”霍海赶紧给云晴打电话。

“有事吗?”云晴冷漠的声音传来。

“妈问你啥时候回来吃饭。”

“朋友过生日,不回去吃了。”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早已经挂了。

霍海无奈地向杨柳道:“晴晴说她朋友聚会,不回来吃了。”

杨柳懒得看他一眼,站起来走到餐桌那边,霍海给她拉开凳子坐好,然后拿了个盘子盛了些饭菜躲到旁边的角落里坐在小马扎上吃了起来。

到了这个家之后,他就没资格上桌吃过饭。

“嘟嘟。”杨柳向外面喊道,一只小泰迪跳上了椅子,与杨柳并排坐着,吃起饭来。

人不如狗!

吃过饭收拾完,伺候丈母娘洗完脚,霍海缩到了地下室杂物间的床上,刚拿起烟来,电话响了。

一看到电话,他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赶紧接起来:“师傅,你出关了?快一年了,你总算有消息了……”

“只是惦念你,临时出关。”对面响起了一个苍老疲惫的声音。

“你再坚持坚持,最多再有一个月,我就把掌门令牌给你拿回去。”霍海严肃道,与之前那个窝囊女婿的样子判若两人,可眼底深处却有着担忧与焦虑。

“不急。”电话里的老者咳了一声,“小海,这一年过得怎样?”

“还好,结婚了。”霍海嘿嘿一笑,故作轻松的说。

“小王八蛋,你结婚都不告诉我?”老者愤怒了。

“你在闭关延寿嘛。”霍海脸上在笑,心中发苦。

若不是为了让师傅高兴,他就不想说这个事。

这叫结婚?一年了,他简直就是家里的佣人,所有的家务活儿全都包了,吃的是剩饭菜,住的是地下室,受尽了窝囊气。

而一年的时间里,云晴连手都没让他碰过一下!同住一间房都不可能!要不是为了师傅那句话,他早走了,何必在这里待着受这个气。

“家里对你怎样?”老者关切地问道。

霍海沉默了下去,没说话,半晌才轻声道:“他们救了我,逼我结婚,受尽白眼儿,没人看得起我。你说这是命数,我也只能待下去报这个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若他们救过你,那这便是命数,继续报恩下去吧。至于让你受气……哼,谁敢看不起我青云门的弟子?一会儿我给你青云门账户的授权,让你成为亿万富翁!”老者怒哼一声,随后电话挂了。

霍海知道,师傅时间有限,马上就要回去闭关延寿了。

电话刚挂又再响起,里面传来了一把甜美的女声:“您好,我是华兴银行超级VIP客户私人顾问兼账户管家余曼诗,您可以叫我诗诗。请问您是霍海霍先生吗?”

“我是。”霍海点了点头,不过也小吃一惊,华兴银行可是世界级大银行,能成为它的超级VIP客户,得多少钱有这个资格哪?

“受原账户持有人萧逸尘也就是您……师傅……的委托,现将号码为#$%……的账户所有人变更为您,账户里所有资金全都归您支配。”私人顾问的声音愈发甜美。

“账户里有多少钱?”霍海很是期待地问道。

“一千四百六十亿七千八百三十六万五千零四角九分。”私人顾问准确地报出了一长串数字。

“啥?”霍海傻了!

 

第二章

包房里,云晴正和几个高中同学聚会,都是女孩子,算她五个人。

因为今天是高中同桌衣影儿的生日,大家约好了一起聚聚,同时也要送衣影儿生日礼物。

“小富婆,到你了,快点儿把你的礼物拿出来,小影儿还等着惊喜呢!”叽叽喳喳地说笑了一会儿,其他几个人就笑道。

“急什么。”云晴笑道,不过随后就有些尴尬,“我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落在家里了。”

她赶紧拿起了电话,想了又想,最后还是皱着眉头给霍海拨了过去。

这么晚了,只有让这个想起就让她心烦的家伙送一趟过来。

霍海正蹲在外面的草地上看着账户上的一堆零发呆,电话响了。

“媳妇?”霍海一看电话惊喜交加,这还是云晴头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闭嘴,不许这么叫我!”云晴怒斥,“我的卧室床头柜上,有一个新买的包包,给我拿过来。我给你定位,快点儿。”云晴命令道,懒得跟他多说一个字。

霍海只得骑着电动车出去了,既然报恩,那就报到底吧,否则也不会这般唯命是从。

不过也是倒霉,他骑着电动车跑了一半路的时候发现,挂车把上的包颠没了,只剩下一个底破了的包装袋在风中飞舞。

“这咋整?”他吐出口气,有些发愁。

不经意间抬头,看见对面有间叫做“云扬”的奢侈品店,他眼前一亮,立马就冲过去了。

不过刚推开玻璃门要往里走,一个高挑漂亮的大堂经理就走过来了,喝斥道:“出去,送外卖的不让进!”

霍海上面穿件蓝T恤,下面一条短裤,脚上穿着双拖鞋,手里还拿个袋子,看上去特别像外卖小哥。

“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来买东西。”霍海赶紧道。

“就凭你?这屋子里哪件东西是你能买得起的?”那个大堂经理漂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透出深深的鄙夷不屑!

她细长白皙的手指向着各个专柜一指,爱马仕、阿玛尼、香奈儿……各种奢侈品大牌。

“你这不狗眼看人低吗?”霍海皱起了眉头。

“你骂谁?给我滚出去,再不滚出去,我叫保安了!”大堂经理指着霍海怒斥道。

旁边两个保安虎视眈眈看着他。

“行,你等着!”霍海愤怒了!师傅说了,从今天开始他不必再忍气吞声,好吧,那就从现在开始!

“滚!”那个大堂经理向外一指!

霍海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到了外面拿出了电话拨了出去。

“霍先生您好,我是您的账户管家曼诗,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余曼诗甜美的语气让人心情舒畅。

“现在你把莲泽市这家叫云扬的店给我买下来,我给你一支烟的时间!”霍海霸气地道。

“没问题,霍先生!”余曼诗毫不含糊说道

才半支烟的功夫,余曼诗的电话就过来了:“老板,这家店是您的了,经理王宇马上下楼迎接您。”

“OK。”霍海打了个响指,重新推门往里进,有钱就是好办事!

“哎,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滚出去了吗?还敢进来,保安,保安……”大堂经理叫了起来。

霍海缓缓站直了身体,盯着那个大堂经理:“我给你个机会,道歉。”

“你有病吗?滚出去!”大堂经理感觉遇到了神经病,使劲向外推他。

“住手!”远处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一个西装革履、地中海发型的中年胖子拿着手机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他老远就死盯着霍海,边跑边看着手机照片,没错,就是他。

“王总,您别生气,我马上把这个神经病赶出去。”大堂经理以为工作失职惹经理生气了,赶紧道。

可王总看也没看她,直接向着霍海躬身成九十度角:“董事长,您好。”

“你是经理王宇?”霍海问道。

“我是,我是……”王宇点头哈腰的道。

“把她开了,”霍海向着那个大堂经理一指。

“去财务拿上你这个月的工资,滚!”王宇二话不说,向着大堂经理一挥手,如赶苍蝇。

“二姨夫……”大堂经理傻了,颤声道。

“滚!”王宇的怒火终于爆发,狗眼看人低到新老板身上来了,不是找死吗?

别说二姨夫,大姨妈来了都不好使!

那个妆都哭花了的大堂经理被保安赶了出去。

“BOSS,请您视察并指示工作。”王宇颠儿颠儿地跟在霍海身后。

“视察个屁,赶紧帮我找款包,算了,就那个吧……”霍海一转头看见左边柜台里摆着一款包包跟丢的那个挺像,抬手一指道。

“老公,就是这款包包哎,我喜欢好久了,你一定要买给我!”这时旁边走过来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妇,女人指着那款包向老公撒娇。

“好的宝贝儿。”那个男人笑着走过来。

“对不起先生,这款包已经卖出去了。”王宇赶紧走过去,将包装包好给了霍海,同时向客户道歉。

霍海拎起来就走,不过这一次怕纸袋底子又坏掉,赶紧在门口随手找了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套上,包得严严实实的,出门上了电动车就走。

“宝贝儿,那包,卖了。”男人歉意地向老婆说道。刚才那款是限量版的,整个专柜只有这一个,再没有多余的了。

“我不管,我就要!”女人撒娇道。

“走,跟那个小兄弟商量一下。”男人带着老婆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霍海都快将油门拧断了,一路闯红灯,终于在十五分钟后赶到金壁辉煌大酒店。

到了包间门口,推门而入。

“出去出去,我们没人点外卖。”屋里面几个时尚靓丽的女孩子冲着他嚷道,个个白白的长腿、大大的眼睛,颜值都很高。

“是找我的,快把东西给我。”坐在右边的云晴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好,好。”霍海赶紧把袋子递了过去。

“你有病啊?这个包包三千多,你就用个破垃圾袋装的?”云晴一看那个垃圾袋子险些气死过去。

“我怕丢了……”霍海赶紧解释。

“这谁啊?”几个高中同学都好奇地问道。

“我……老公,霍海。”云晴垂头道。

“什么?你老公?”气氛顿时炸开。

早听说云晴找了个没钱没权没出息的废物老公,甚至结婚的时候嫌丢人都没通知她们,这次可好,见着真人了。

半晌,她们爆发了。

“晴晴,你有病啊?凭你如花似玉的样貌,家庭条件还那么好,怎么嫁这么个人?”

“就是,看他跟个傻子似的,你是哪根筋搭错了选他?”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几乎所有同学都痛心疾首的说着。

“你们过分了吧,人家怎样关你们什么事?”一个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正尴尬着的霍海感激地转头望去,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女孩儿站了起来,正不满地向同学说道。

那女孩儿又细又白的一双长腿,容颜俏丽无比,一双大眼睛黑亮得像两颗宝石,整个人透着一股青春活力的气息。

而在她旁边的正是云晴,云晴的双腿修长,身材纤细,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冷傲的气场。

“我叫衣影儿,是晴晴曾经的同桌。霍海,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快请坐。”衣影儿热情地招呼着霍海。

“谢谢。”霍海就要往云晴身旁去。

“离我远点儿!”云晴瞪了他一眼,打开包装,可是仔细一看,顿时大怒,“这是我买的包吗?”

“呃,不是。”霍海摸了摸鼻子,只好说实话,“那个包,我骑电动车的时候弄丢了,就又去买了一个,应该差不多……”

“居然丢了?真是废物!这个包,你在哪儿买的?”云晴怒火冲天。

“我在麻纺路那边……”霍海拼命回忆。

“麻纺路?那不是夜市吗?霍海,这包是在地摊儿上买的?”眼睛大得像动画片女主的赵菲叫了起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哄笑声,云晴臊得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

“不是不是,是在麻纺路旁边的……云扬,对,就是云扬,那家店里买的……”霍海赶紧摆手。

“这破包,一看就是麻纺路地摊货儿,顶多二百五一个。”另外一个皮肤白得发光的同学马晓倩撇嘴道。

“确实是真的。”霍海无奈了。

“听晴晴说你就是个龙盘山的导游,赚那点儿钱都不够抽烟的吧?能买起真包?要是真的,我把它吃了!”超有料的丰腴女孩儿刘莹满脸不屑地道。

“砰”,怒极的云晴直接将包扔了出去,砸在虚掩着的门上,将门都砸开了。

“马上滚,你这个废物!”云晴怒斥。

可就在这时,门口却传来一声惊叫,“哎呀,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三章

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门口,一把抱起了包包,像抱着孩子一样,心疼得脸都抽抽了。

她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霍海,顿时惊叫:“老公,快来呀,他在这里……”

门口立即出现一个文质彬彬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一见霍海就是惊喜交加,赶紧走进屋子,一把握住了霍海的手:“小兄弟,可找到你了,你好,我叫孙浩……”

“孙董事长?”那边的衣影儿站了起来,眼中有着震惊的神色。

“你认识我?”孙浩一怔。

“我曾经在您的酒店打过工,当然认得您。”衣影儿笑着解释道,同时看着门口正给包擦灰的中年女子。

“原来如此……是这样,我和爱人逛街,她想要那款看中好久的限量版爱马仕包包,可慢了一步被这个小伙子买了,我爱人实在太喜欢那款包包了,这不,我就一路紧赶慢赶地追过来……”

孙浩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真是云扬的货?”所有人石化,气氛凝固了。

“是啊,我们就是从云扬一路追出来的。”孙浩点了点头。

“那这个包,是真的?”赵菲和马晓倩几乎齐声惊问,云晴也有些发傻。

“当然是真的,这可是爱马仕的最新款Bolide的限量版,十二万,莲泽市就这么一个,我喜欢好久了……”,门口孙浩老婆满心欢喜地道。

“十二万……”周围牙疼似的吸气声响起。

“我天,这么贵啊?早知道挑个便宜点儿的了……”霍海一咧嘴。

“这个,小兄弟,商量一下,这个包,可不可以转售给我?我可以加价两万……”孙浩小声地向霍海商量。

“十二万,还要加价两万?他是干什么的啊?这么有钱?”几个同学震惊了,小声地问衣影儿。

“他亿豪星辰酒店的董事长,身家近百亿,超牛的。”影儿小声地道。

“百亿身家……”几个女孩子眼前都是小金星!

“这个,不好意思,孙……董事长,我是送给朋友的礼物……”霍海轻咳了一声,不想卖。

“这……好吧,那就不强人所难了,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我爱人实在太喜欢这款包包了,如有可能转售,联系我。这桌的单,我买了!”孙浩十分绅士范儿,并没有强人所难。

将包还给霍海,他拉着满腔不舍的老婆走了出去,在外面关上了门。

“谢谢啊。”霍海拿着包,很不好意思地在后面道。

一回头,满屋石化的眼眸。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云晴眼神复杂地盯着他。他只是个导游,老妈天天骂他是个吃软饭、没出息的窝囊废,他每个月还要往家里交三千块钱食宿费呢。

“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原本想给你买结婚一周年礼物的,谁知道我把包弄丢了……”霍海满口瞎话。

“买完这个包就更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吧?你还真能打肿脸充胖子啊。”旁边的刘莹为了掩饰错误,继续打击他。

“你不用打肿脸也是个胖子。”霍海根本不惯着她,虽然她很有料。

“你说谁呢?”刘莹被说到痛处,跳起来骂道。她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一十五斤,微胖而已!这个混蛋嘴太黑了。

结果刚叉起腰来要骂人,一个包就怼脸上了。

“别整没用的,刚才你说包是真的就把它吃了,要说话算话,吃吧。”霍海从一侧露出脸来,挑眉道。

饭吃到这个份儿上已经吃不下去了,赵菲、马晓倩和刘莹几个人灰溜溜地走了。

“欢迎有时间来我家吃包,啊不,吃饭。”霍海笑眯眯地在身后向刘莹补刀。

踩着高跟鞋的刘莹险些跌倒。

“给,拿着吧,祝你生日快乐。”霍海将包递给了衣影儿。

衣影儿却不接,摇了摇头:“十几万的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敢要。”

“没什么,你高兴就好。”霍海笑笑,想了想又补充道,“只要你是云晴的好朋友。”

“行,那我就接着了。”衣影儿一笑,但始终没伸手,转头看着云晴。

“拿着。”云晴很豪气地一挥手,可心里又羡慕又恨,霍海这该死的。

一起下了楼,道了声“再见”,分开离开。

望着霍海的背影,衣影儿眼神露出一丝兴趣之色,这小子,有些小帅嘛。

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霍海给云扬的经理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务必再弄一款差不多的包包去送给孙浩的夫人。

毕竟,孙浩买了单,他必须投桃报李,因为他不习惯欠别人的。

至于钱不钱的……现在他差钱儿吗?只差事儿。

躺在床上,想想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霍海有些兴奋,不用忍气吞声的日子还真美好啊。

第二天如约而至,但开局不咋美好,因为大清早他就被人从床上揪起来骂了个狗血喷头。

“你个窝囊废、没出息的东西,眼都不眨就送出去一个十几万的包?你装什么大瓣蒜?我是你岳母,你不先孝敬我,却去孝敬别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杨柳破口大骂,她昨天晚上已经听女儿说了,这个蠢货,居然买了个十几万的爱马仕包包送人……

她快气疯了!

“妈,你干什么?这事不怨霍海,他只是替我撑场面的,有气你冲我撒。”云晴也生气了。

她原本是带着惊奇兴奋跟老娘说的,没想到自私的老妈一听就炸了,这让她面对霍海有些小小的尴尬。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滚去开门!”杨柳怒吼道。

霍海赶紧穿好衣服去开门,开门一看,眼睛却眯了起来:“是你?”

 

第四章

霍海认得门口这个矮自己半个头、一副白面书生模样的家伙,他叫张沛林,老爸是一家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勉强算是莲泽市上流社会里的人物。

张沛林半年前从外地回来跟老爸做生意,也认识了云晴,尽管知道云晴有老公,却依旧对云晴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家里门槛快被他踏平了。

而云晴的岳母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纵容他的这种追求。

因为在她心里,只有张沛林这样的人物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

至于霍海……他算哪根葱?所谓的婚姻不过一张纸而已。

张沛林却是连看也没看他一眼,捧着一大束鲜花走进来,一见云晴,顿时眼里放光:“晴晴,送你的,你比花儿还漂亮……”

云晴犹豫了一下,刚要伸手去接,旁边的霍海却一把抢过了花儿,狠狠在上面踩了四脚,踩得稀碎!

“媳妇,咱不要他的破花,想要我给你买!”霍海边踩边道。

“你有病啊?”张沛林大怒,指着霍海的鼻子咆哮,却被霍海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只是轻轻一扭,张沛林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混蛋,给我住手!”杨柳刚从客厅出来,一见打起来了,立马冲过来怒斥道。

“别再让我见到你追我老婆,否则见一次打一次!”霍海冷冷一笑。

他可以对云晴包括她的父母忍让,那是因为爱屋及乌,但张沛林算哪根葱?

“小子,告诉你,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刚才是让着你,你别得寸进尺!”回过神来的张沛林来回跳动比划着!

话未说完,“啪”,一个耳光就落在了张沛林脸上,他几乎原地转了半圈儿。

“混蛋,你怎么动手打人?沛林,有没有事……”杨柳将霍海连踢带打地推到了一旁去,扶住了张沛林,无比心疼地道。好像张沛林才是她女婿。

“没事没事,其实他打不过我,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就是刚才没防备。”张沛林嘴硬,可脸痛得直抽抽,盯着转身走掉的霍海直磨牙!

“没事就好,别跟那个窝囊废一般见识。”杨柳赶紧安抚张沛林。

一转头,看见云晴正要往外走,杨柳一皱眉:“你干什么去?”

“去宗堂啊,今天是家族季度例会,我们都要参加的。”云晴道。

“晴晴,我送你。”张沛林不顾脸上火烧一样的疼,赶紧走过去,“晴晴,再过些日子,就是你们家族五年一次的嘉年华盛会吧?”

“嗯,怎么了?”云晴心头一动。

“据说,嘉年华上,可是评选你们家族的形象代言人呢,如果真成为家族的形象代言人,以后家族会给予很多资源重点培养,甚至执掌某一项重要产业,是吧?”张沛林嘿嘿一笑。

“是。”云晴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想成为家族形象代言人,并且也一直在努力。

她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为了资源。有了家族资源,以后对自己的发展会更有利,也能帮家里分忧。

“我帮你准备了一件礼物,到时候送你,你一定会在家族嘉年华盛会上大放异彩,甚至有可能成为家族的形象代言人!”张沛林眉飞色舞道。

“再说吧,我开会来不及了,你们聊。”云晴不置可否,往外就走。

“你车子昨天没开回来,我送你吧。”霍海骑着电动车过来了。

“就你这破车,有资格载晴晴吗?”张沛林满脸的不屑,一想到那记大耳光就愤怒得不要不要的。

走到外面拍了拍自己的奥迪Q7,他高傲地扬起了头:“晴晴,我送你。”

“你还想找揍是吗?”霍海脸色冷了下来。

“混蛋,你是真想见识一下跆拳道的厉害吗?”张沛林眼神凶狠地走了过来。

“啪”,反手又是一个耳光,张沛林根本就没看到霍海伸手,结果自己就被打了,然后他把刚才那耳光剩下的半圈儿转完了。

“看起来,我今天必须要教训你一下了!”张沛林盯着霍海,缓缓脱去了西装。

“好啊,我等着你的教训。”霍海笑了,坐在电动车上叼起支烟来。

“去死!”张沛林冲出去了,上去就是一个恶狠狠的下劈腿。

可腿是上去了,却根本没劈下来。

一只有力的大手凌空抓住了他的脚脖子,架住了他的腿,让张沛林单脚站地,上下不得,来了个金鸡独立的尴尬姿势。

“表演结束了?”霍海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从容地伸出手去,“噼里啪啦”,又是三个大耳光。

打完一松手,张沛林一下坐在地上,脸上红肿得跟个猪头一样,眼中又是惊惧又是耻辱。

“下次记住了,腿别抬太高,否则容易撕裤裆。”霍海哈哈一笑,重新坐回到电动车上。

张沛林低头一看,可不是,西装裤子太紧已经把裆都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花花绿绿的裤衩!

“晴晴,我载你,走吗?”霍海转头望着云晴道。

云晴看了看时间,实在来不及了,就上了他的车子,向张沛林说了声,“对不起”,车子一开,向前冲去,她不得不抱住了霍海的腰。

这一幕落在张沛林眼里,更是让他抓狂。

“小子,有种你今天晚上去弘武道馆找我,我会让你怀疑人生!”张沛林爬起来怒吼道。

“行,等我吧。”风中飘来四个字,那都不是事儿。

“你慢点儿。”云晴在电动车后座怒道。

霍海这个混蛋一路疯骑,道路还不平,她因为害怕不得不一直搂着他的腰,让她很羞愤。

“好的。”霍海使劲一刹车,云晴猝不及防,撞在了霍海的身上,与霍海的后背来了个亲密接触,让她红了脸。

“有病啊你!”云晴狠狠给了他一拳。

“你让我慢点儿的。”霍海很委屈。

“嘀嘀,嘀嘀……”身后响起了刺耳的车笛声,霍海不得不靠边,快被挤到马路牙子上去了。

一辆宝马X6停在旁边,车窗被摇了下来,司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云羽?”云晴皱起了眉头。

那是三伯家的大儿子,因为会来事,嘴巴甜,虽然没什么本事却很得家族不少长者喜欢,也向他倾斜了不少资源,他今年也雄心勃勃想成为家族新一任的形象代言人。

只不过这个人素来高傲自大、欺软怕硬、谄上媚下,一旦得势,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完全小人一个,只是平时家族长者宠他,所以没人敢得罪他。

“云晴,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连车都开不起了,要坐电动车?用不用我给你点儿油钱加油啊?”云羽哈哈一笑,语气里说不尽的嘲讽。

“不劳你操心。”云晴不想得罪这个小人,强忍下怒火,向霍海道,“我们走。”

云羽却不依不饶:“云晴,你也是去参加例会的吧?那就不妨提前告诉你,我可是刚刚谈成了一笔大单子,下午就要签合同了,到时候我会在例会上无比风光,而你,只配在旁边鼓掌罢了。”

云羽狂笑着故意道。

“怎么还不走?你耳朵聋了吗?”云晴眼里无比屈辱,却不敢和云羽公开撕破脸大吵一场,只得把一腔邪火撒在了霍海身上。

霍海却动也不动,只是盯着云羽,眼中冷光迸发……

 

第五章

云羽刚要走,却发现霍海正看着他,他满眼鄙夷:“哟,这不是我那个好妹夫吗?啧啧,瞧你那个德性,跟街上的要饭花子差不了多少。云晴,都不是我说你,找这么个废物点心,连个车都买不起,你真是瞎了眼。”

“云羽,你最好别得寸进尺。”霍海缓缓开口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云羽一怔,家族里的年轻人还真没谁敢这么跟他说话的。

“没有威胁你,我只是警告你。你骂我,我只当放屁。你无故骂我媳妇,就要付出代价。”霍海冷冷地盯着他道。

旁边的云晴一怔,深深地看了霍海一眼,没说什么。

“代价?就凭你?骑着破电动车还敢这么吹牛,行,我等你。”云羽狂笑,故意使劲一踩油门,原地腾起一阵呛鼻的白烟来,车子呼啸而去。

霍海盯着他的车子,眼神冰冷。

就在这时,身后的云晴已经下了车,向前走去。

“怎么下车了……”霍海骑车追了过去。

“你走吧,我打车。”云晴招来了一辆出租车,上车而去。

“云羽,是吗?等我。”霍海回想了一下刚才说过的话,摸出了电话,拨了几个号码。

“霍先生您好,我是曼诗。”余曼诗甜甜的声音在电话里响了起来。

“给你个任务,帮我查一下莲泽市云氏家族,有一个叫云羽的年轻人,在谈什么合同?”霍海道。

“好的,马上。”余曼诗道。

她很给力,三分钟后,电话便已经打过来了:“霍先生,已经帮您查到了,这个云羽正在跟亿豪星辰谈后勤保障方面的合作。”

“哪儿?”霍海一怔。

“亿豪星辰。”余曼诗放慢了语调道。

“哦,知道了。”霍海点了点头,心中有了计较。

不过,余曼诗却没有挂电话,而是停顿了一下,小声地问道:“霍先生,您现在缺人手吗?”

她心细如发,发现霍海肯定在这方面有需求,所以,她很想给自己寻找一个机会,打拼出一片广阔的未来。

“人手?”霍海挠了挠下巴,瞬间明白了余曼诗的意思,“很缺,奇缺,你能过来帮我吗?”

“不胜荣幸,我的老板。”余曼诗压抑着内心深处的喜悦,声音更甜了。

“好,你来吧,到了联系我。”霍海道。

“我已经到了。”余曼诗笑得很灿烂。

霍海转头,就看见远处一辆加长改装的奔驰斯宾特房车缓缓开了过来,车门打开,里面首先走下了一个大美女。

那女孩子大概二十六七岁,身高将近一米七五,白衫黑裙OL装,黄金比例九头身,两条腿怕不是有一米长?

黑瀑般的长发,白到几乎透明的肌肤,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魅力,简直超级御姐范儿。

她臂弯儿里夹着文件夹,向霍海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六个人,三男三女。

“老板您好,我是余曼诗,现在带领我的团队向您报到。”领头那位大美女向霍海躬身道,其他六人齐齐恭敬地躬身下去。

“你不是,一个人吗?”霍海张大了嘴,怎么一下来了七个?

“为老板您这样的人服务,必须要有齐全的专家团队,我只是代表他们而已。”余曼诗微笑。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霍海懵了好半天才犹豫地问道。

“高明是一位网络安全专家,定位你的手机很简单。”余曼诗微微一笑,转头望向了旁边一个瘦小但眼睛很有神的男子。

随后,她微笑,依次介绍了过去。

戴着眼镜瘦高个儿的贺文东,是全领域投资专家,尤其擅长金融理财。

一头短发、俏丽干练的张茜,是公关专家,擅长商业谈判与危机公关处理。

梳了个马尾辫、靓丽活泼的李蔷是商业信息情报专家,无论是买云扬店还是刚才打探信息,都是由李蔷处理的,非常迅速。

最后一个不苟言笑戴着黑框眼镜的马静,是工商管理专家,擅长公司架构的打造、人力资源的整合以及企业深度发展策划。

身高臂长的胡伟,安保专家,擅长枪械武器与私人防卫,同时也是司机,负责保护大家的安全。

“你这是给我拉来了一个特级管理团啊……”霍海直咧嘴,这啥情况?!

余曼诗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满眼的期待。

“这也是为您考虑。老板,我们之前已经了解过您的相关信息……当然,请您原谅,这是我们的业务职责。通过了解您的信息发现,您只拥有这一个帐户,并没有其他任何产业。而这个账户上的钱已经很久都没有流动了。”

“所以,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帮您组建一个集团,打造一艘新的商业巨轮,让您拥有更多的财富!”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神武至尊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20

上一篇:傻医张小凡

下一篇:都市医武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