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医张小凡

作者:酥木鱼男/女主角:张小凡/张月儿

第一章

“张小凡,你又偷看我洗澡!”桃花村后山,一个女人穿着薄薄的睡衣,从房子里冲了出来,吼道。

“才没有,嫂子,我是看到村长昨晚想欺负你,怕他今晚又来,所以才来守着你的!”

张小凡真的委屈,明明上次月儿嫂嫂被欺负,他帮忙把村长赶走,今天看到两人又来这里,这女人居然还无缘无故的来追打自己。

听到这话,张月儿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当即喝住了张小凡:“小凡,你停下来,嫂嫂绝对不打你了。”

要是让张小凡在外边乱说她和村长来后山,事情可就大了。

张小凡放慢了脚步,半信半疑的朝着张月儿望了望,确定了张月儿将大棒子丢了这才停下脚步。

“小凡,你没有把村长欺负嫂子的事情告诉别人吧?”

张小凡连忙摇头:“没有呢,嫂子,但是那老混蛋下次再欺负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别的村民的!”

说起来,张小凡也有点好奇,为什么被老村长压着欺负,嫂嫂一点都不反抗。

张月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告诉张小凡,她和村长来后山幽会吧?她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凡,只要你不告诉其他人嫂嫂跟村长来后山的事儿,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儿。”

说着,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竟是拉起了张小凡的手,朝着自己身前按了下去,柔声道:“小凡,要不嫂嫂也让你欺负一次,就跟村长那样?”

“这不太好吧,我可比村长大块多了,要是把嫂子抱疼了就不好了。”

张小凡虽然傻,但他对男女之事,也是心知肚明的。

事实上,他以前不是傻子,只是被村长儿子王东阳打成了傻子,张小凡以前可是大学生呢。

打小他父母就因为山体滑坡意外去世,好在跟他沾亲带故的王大力把他养大,甚至还供他上大学。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被王东阳打了之后就变成了傻子。

别看他现在是傻子,身材却是村里最健壮魁梧的,个头长到了一米八多,那些上了年纪的婶婶每次一看到他,都感叹不已。

“这狗东西长的还真彪悍,要是能上自己家来玩,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人家才行。”

“这么能干的男人,咱们村里也找不到第二个,要是做他的女人,可就有福气了……”

所以,张小凡在村子里还算是蛮招人待见,当然也遭到了不少男人嫉妒。

而张月儿在村子里,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十八岁的时候,就嫁到了桃花村来,后来丈夫不到一年就得病去世,接着就当起了寡妇。

这六年来,每晚上都是一个人守着空房,没了男人的保护,心里自然空虚得紧,再加上其他一些事,不得已,才跟着村长去后山。

但是连续两次,每当村长即将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张小凡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

不过她心头也有些庆幸和郁闷。

庆幸的是自己还没有被村长欺负,郁闷的是,每次都是被那老混蛋激起心头的火焰,让她有些欲罢不能。

“小凡,只要你不说出去,以后你就来嫂嫂家住着,嫂嫂养着你可行?”张月儿十分柔情的对张小凡说道。

张小凡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刺激,当即浑身就热的吓人。

连忙将手给抽了回来,羞涩的应道:“月儿嫂嫂,小凡保证不说出去就是。”

“我嫂嫂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我要赶快回去了。”张小凡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赶忙姿势别扭的朝着家里奔了回去。

张月儿瞧着张小凡的囧态,嘴角不禁露出了一道好看的幅度。

这偌大的村子里,若是能找到一个可靠的男人,也不枉是一桩美事。

……

回家的路上。

“小凡,你跑什么呢?”

突然,张小凡的身后响起一道吼声。

张小凡害怕的停下了脚步,缓缓的回过头去瞧了瞧喊自己的人。

“王……王叔!”

张小凡挠了挠头皮,一副傻笑的看着王得胜。

王得胜,桃花村的村长,向来狠辣无情,在村子里称王称霸,无人敢得罪。

张小凡突然被喊,心里也害怕得不得了,那些婶婶们都说了,王得胜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坏蛋,见着最好躲远些。

“今天中午,你小子是不是看到了我跟月儿嫂?”

王得胜怒目圆瞪的看着张小凡,连续两天被这傻子打断好事,心头恨不得把他掐死。

张小凡被吓的不敢说话,只能疯狂点头。

“小凡,你应该没有告诉其他人吧?”王得胜的眉头一挑,紧紧的盯着张小凡的眼睛。

张小凡哪会撒谎,当即就摇了摇头,如实说道:“王叔,你放心,我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真的?”王得胜一瞪眼。

张小凡赶忙摇摆脑袋:“小凡绝对不骗人。”

“哈哈……”王得胜看着张小凡的样子,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轻拍着张小凡的肩膀:“小凡,不用太紧张,要不,陪王叔一块去逛逛?”

“王叔,我还要去弄些野鲫鱼回去炖汤给嫂嫂下奶呢!”张小凡当即就拒绝了。

王德胜皱起眉头,不怒自威:“你是不给王叔面子了?跟我来!”

看到王德胜这样,张小凡也只能跟了过去。

“小凡,这儿的鱼特多,你下去抓,王叔在岸上等着你。”

王得胜带着张小凡来到水库的栅口。

张小凡也没多想,只是听到这儿的鱼多,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喜笑:“王叔,多亏你告诉我,不然我还得在水里抓上好一会儿。”

说完,便扑通一声跳下了水。

但他一跳入水中后,王得胜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坏笑。

这几天,下雨较大,水库里的水早就超过了警戒线,趁着天黑正好将水库的水给排了。

这个时候让张小凡跳入水里,在将水闸打开,无疑就是要了张小凡的命。即便张小凡的水性再好,哪里扛得住水流的冲击。

果然,不到一会儿的时间,水面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王叔,这……这发生了什么呀。”

张小凡虽然是傻子,可感觉到了危险,也会发自本能的求救。

“张小凡,你就安心去吧,你嫂嫂我就替你照顾了。”

很快,水面中卷起了巨大了漩涡,张小凡还来不及在发出一声呼救,立马被漩涡卷入其中。

 

第二章

直到张小凡的人影彻底消失在了水面,王得胜这才安心的离开了水岸。

“这就要死了嘛?”

“我怎么还活着?”

张小凡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周边一阵温软,自己竟然被一个温暖的漩涡包围。

漩涡越来越快,周边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张小凡一边挣扎着想要浮上去,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

可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肌肤上居然闪烁着一道道金光,遍布全身。紧接着,这些金光迅速钻进了他的体内。

恍惚中,张小凡听到了一道悠久雄浑,沧桑古老的声音:“继承龙神之力……”

下一刻,张小凡的口中吐出了一口黑血,随着这一口黑血的吐出,他的大脑在这一刻变的清晰无比。失去的记忆,也在这一刻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他的大脑之中。

他终于想起,自己是怎么变成的傻子。

两年前,他进入大学之后与一个样貌极佳的女生恋爱,但这个女生只是对张小凡有新鲜感罢了,戏弄了张小凡一个月之后,就将他抛弃。

张小凡很不理解,便去找她仔细询问,却发现自己的女朋友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而这个男人,就是王得胜的儿子,王东阳!

不但跟他同村,两人还是同学,一块考进同一个大学。

至于脑袋上的伤,就是王东阳和同伙打出来的。

“好啊,王家人!当年你们最不该的事就是放过我一命,如今,我也要让你们知道被人当成傻子的感觉。”

张小凡动了动身子,立马从水中浮了起来,让他惊诧不已的是,大脑仿佛里仿佛装着地图一般,能准确的知道周边一公里内的信息。

“不好,王得胜那老贼一定去找嫂嫂了,我要赶快回去。”

张小凡突然想到了王得胜在岸上对自己说的话,顾不上其他,赶忙朝着家里跑了回去。

……

此刻,张小凡的家中。

“你说什么?小凡下水库捕鱼,让水给冲走了?”

何秀玲捧着怀中的娃儿,听着王得胜对自己说的话,身子突然一软,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王得胜的脸上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沮丧的对何秀玲说道:“秀玲,这都怪我啊,我也没想到小凡大半夜的居然还下河抓鱼。”

“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人在这个时候开水闸的。”

突然之间,屋内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也是因此,何秀玲怀中的孩子也大声哭闹了起来。

见此,王得胜皱了皱眉头:“秀玲,孩子是不是饿了,要不,你先喂奶给孩子吃吧,小凡的事,我们再想想办法。”

这话说得他好像真是在关心孩子一般,可那饥渴的目却是直接落在了何秀玲的身前。

何秀玲哪会感觉不到王得胜那宛如豺狼般的眼神,轻咳了两下道:“王村子,要不你先回去吧,如果小凡真的遇难了,明天去水库下面找找,活要见尸,死要见人。”

何秀玲不相信,被大坝冲了出去之后张小凡还能活命。

王德胜的人品她一清二楚,不知道祸害了村子里多少良家妇女的清白。

“秀玲,你一个人带着个娃儿多多少少不方便,身边总归是要有个男人才靠谱的。”

王得胜这个时候也不再隐藏自己,一步一步朝着何秀玲靠了过去。

何秀玲心头忍不住打起了鼓,有些害怕的朝后边退去。

“要不,你就从了我吧,我保证以后有我王得胜一口吃的,你就饿不了。”

何秀玲被王得胜挑白的话,吓得面容都失了色。

“你……王村长,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有男人的。”

何秀玲同样是个寡妇,加上现在家里最后一个男人张小凡都死了,心里多多少少没了底气,最后的话刚说完,细润的小手就被王得胜一把抓住。

“呵呵,你的男人除了我,还能有谁?”

“整个村子都是我的,你若是不从了我,你觉得还能在这个村子活下去嘛?到时候,你怀中可爱的小宝宝会死,还是会卖了,都不知道!”

王得胜霸道的将何秀玲拽入了怀中,猛的将何秀玲压在了墙壁上。

“你……你不要乱来!”何秀玲在这一刻,眼角处不争气的留下了眼泪。

何秀玲哪里扛得住王德胜的力气,整个人直接被强硬地按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这就对了,以后我绝对让你吃香喝辣的!”

王得胜露着那恶心的大黄牙,突然伸出手,一把扯落了何秀玲的外衣,里边那如翡玉般的肌肤全部露了出来,无比晃眼。

看着何秀玲那绝美的身体,王德胜的手也开始朝着更深的地方缓慢地摸了过去……

然而就在此刻,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喊叫声。

“嫂嫂,我抓鱼回来啦!”

 

第三章

何秀玲听着门外的喊声,身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是直接将王得胜近一百六十斤体重的身子推开了来。

王德胜被吓了一跳,这声音,怎么跟张小凡的那般相似?

等等,那傻子不是早就沉湖底喂鱼了吗?

直到张小凡逐渐走了进来,王得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场就愣住了,一副见鬼一样的表情。

“王叔……原来你在这儿啊。”

张小凡走入了屋子内,傻笑的看着王得胜,心头升起一股杀意。

现在他们父子二人都害过自己的命,这个账,他要慢慢跟他们算!

而王得胜脸上的笑容也好不到哪儿去,如同一张苦瓜脸般,尴尬的笑着。

“秀玲,我刚刚说的话还算数,如果考虑清楚的话,来我家里找我就行。”

“对了,王大力生前可是将这房子抵押给我了,要么,拿五万块钱给我,要么就等我来拆房子吧!”

王得胜眼看这儿已经是待不下去了,一看到张小凡就心慌慌,说了两句便告辞离开。

何秀玲脸色涨红,甚至不敢看王得胜一眼,若不是张小凡及时回来,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让这个老东西占到了便宜。

不过,王得胜临走时说的那两句话,让她愁容满面,很是无助。

家里怎么可能有五万块钱?要是这房子被拆了,那她和张小凡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实在不行,到时候就从了王德胜那老流氓,至少还能保住这个家。

何秀玲也不愿意去想这些事,目光落在了张小凡的身上。

“小凡,你干什么去了呀,咋这么晚才回来?”何秀玲调整了一下状态,然后质问起了张小凡。

张小凡憨憨的举起的手中的篓子,笑道:“我去水库抓鱼了,嫂嫂你不是没奶水吗,我就是想着抓点鱼给嫂嫂煲汤喝,听那些婶婶说,喝了鲫鱼汤能产奶。”

何秀玲脸色一红,没想到张小凡竟是为了自己去抓鱼,还差点出事,原本想骂他来着,但一下子心底就不生气了。

“下次,不许在这么晚回来了。”

“好,那我下次早些回来吧。”张小凡挠了挠头皮,将鱼从篓子内拿出来,转身朝厨房走去:“嫂嫂,我先去炖鱼汤了。”

看到何秀玲身上完好无损,他心头的石头也落了下来,幸好王德胜那老家伙没有得逞。

不过,那老家伙一直惦记着嫂子,也想来祸害何秀玲,这事也不能轻易放过他。

很快,院子里渐渐的弥漫出一股浓浓的鱼香味,掀开锅盖锅里的汤都是白色的。

张小凡迅速盛了一碗端进了屋子里,送到了何秀玲身前:“嫂嫂,汤好了,快趁热喝……”

看着张小凡端进来的鱼汤,何秀玲心里莫名的有些感动。

朝着张小凡笑了笑,并没有拒绝这一份好意,就伸手去接。

可是,这鱼汤是刚刚熬出来的,张小凡的手皮糙肉厚的倒是没什么感觉,可何秀玲的小嫩手哪受得了这个。

“哎呀!”

她下意识的尖叫一声,就把手抽了回去。

张小凡也是吓了一跳,赶忙将碗端好,并抓住了何秀玲那只被烫红的手指,直接放进了自己嘴里。

“小凡,你干什么。”

何秀玲被张小凡这么一弄,较好的面容上止不住的浮现出一抹红晕,赶忙将手指抽了回来。

她从来没想过张小凡会占自己便宜,只是作为一个女人的本能反应,所以才将手指抽了回来。

“嫂嫂,嗦两口就不疼了。”

说完,张小凡竟然又将手指放进了嘴里,来回嗦了几下。

“行啦小凡,嫂嫂自己会弄。”

突然被张小凡嗦了几下手指,何秀玲的心里顿时乱了起来。

自从嫁到这边来,何秀玲就一直处在后悔之中。

她和张小凡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而是自己嫁的丈夫王大力与张小凡有些亲戚关系,她其实是冲着王大力的房子来的。但事后才知道,这房子其实是张小凡的,王大力只是作为亲戚跟他搭伙住在一起。

还别说,张小凡的房子很大,后面还有一大块菜地,前后加起来足有三百多平米,要是在这块地上盖别墅,绝对是桃花村最大的房子。

一年前王大力娶她的时候,骗她说是桃花村的首富,家里有一栋别墅,但嫁过来之后,王大力就从首富变成了首负,所谓的别墅,也不过是如今这一间勉强遮风挡雨的平房。

“小凡,谢谢你。”

何秀玲想到这些伤心事,再对比眼前的小凡,不禁一阵感慨。

就是嫁个张小凡这么一个傻子,也强过只会花言巧语,欺骗自己的王大力。

起码张小凡一心一意对自己好,不像王大力,除了赌博喝酒,什么事也不会干。更让她绝望的是,半年前某天晚上,王大力喝醉酒被货车撞死在了路上,孩子还没出生就活生生变成了寡妇。

“嫂嫂,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我们是一家人嘛。”

张小凡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接着又问道:“不过,村长说五万块,是什么意思啊?”

这事他还没听何秀玲说过,听起来似乎和自己这栋房子有关。

何秀玲脸色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王大力当时为了聚集赌资,索性就将张小凡的房子拿去找王德胜抵押,然而王得胜仅仅给了他五万块钱,赌博心切的牛大力并没有想到后果。

结果他人死了,欠了王德胜的五万块也没还上。

倒不是她不愿意对张小凡和盘托出,若是在让张小凡知道了,只怕自己也没脸面住下去。

“没事,明天我去村长家走一趟。”

在心中挣扎了一番,何秀玲还是决定去解决这个麻烦,即便是让那老家伙占便宜,她也在所不惜。

“哦,那好吧……”

张小凡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他猜出了大概,不过具体原因,还得让她亲口说出来。

“嫂嫂,汤一会冷了不好喝,你快喝吧。”

何秀玲点了点头,接过鱼汤喝了一口。

不过这一口入喉,何秀玲却是惊了,好奇的看着张小凡:“小凡,这鱼汤你加了什么佐料?”

张小凡一脸疑惑,这鱼汤还能加什么佐料,就是非常家常的做法。

“嫂嫂,是不是鱼汤难喝?”

张小凡不解,看着何秀玲眼中那诧异的眼神,不得已拿过她手中的鱼汤喝了一口。

刹那间,张小凡也感到一阵惊叹,这鱼,居然比以前鲜美了许多,不带一丝土腥味。

以往喝鲫鱼汤,何秀玲都有些抗拒,要不是看着这野鲫鱼是唯一拿得出手的营养品,她才不会吃呢。

“这鱼,不像是平日里的野鲫鱼啊……”

张小凡确信,这野鲫鱼绝对是他抓上来的,可这味道却大不相同。

要是每一条野鲫鱼都能有这么好吃,只怕水库里鱼儿都不许随便去抓了。

想到此,张小凡将手里碗放在地上,也顾不上许多,直接朝着外边奔了出去:“嫂嫂,我出去再抓些鱼回来。”

何秀玲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着张小凡消失在黑暗之中。

张小凡家在村子南边,要去东边的水库,得经过进村的大路,他刚走到大陆上,突然又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小凡,你跑哪儿去了啊?”

 

第四章

张小凡回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二十来岁,胯下骑着一辆大哈雷摩托的年轻人。

“宏仔,你怎么在这儿?”

张小凡诧异,面前这个人是他的童年玩伴,十岁的时候就跟着父母一块出村做生意了,张小凡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还能相遇。

“你不是跟你父母,去城里了吗?”

曾宏达摆了摆手,一副很烦躁的模样:“你不知道,我爹在外边开了个酒楼,可突然之间,说什么要弄些新菜,打算开发野味之类的,这不就派我回来,看看能不能弄一条供应链。”

“开酒楼?”

张小凡惊呼出声,不由赞叹道:“宏仔,还是你日子过得好,家里有酒楼。不过,你说要野味……野鲫鱼要吗?我正好要去水库抓鱼呢。”

曾宏达虽然跟张小凡小时候的感情不错,可村子里的野鲫鱼他也知道,土腥味太重,城里人压根就吃不下去。

“小凡,你要是能抓些野猪,野鸡之类的,我就收了,野鲫鱼还是算了吧!”曾宏达开口就拒绝了张小凡的好意。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家里的酒店即将评级,食材当然要越高档越好。

野鲫鱼虽然是野味,但桃花村水库里的鱼太普通了,拿去酒楼做菜,只会拉低酒楼的档次。

“别啊!”张小凡连忙劝说道:“咱村子的野鲫鱼已经不一样啦。”

张小凡正要说下去,曾宏达却打断了张小凡的话:“好了,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明天你带着野鲫鱼来村头,我在那儿评选,要是可以的话,以后村子的鲫鱼你就供应给我。”

虽是朋友,可背后牵扯的却是利益,曾宏达只是想随便敷衍他几句。

“那好,我先去抓鱼了!”张小凡信以为真的答道。

曾宏达点了点头:“对了,一会过来喝点,就在我家里,我叫了两个同学,这么多年不见,正好叙叙旧。”

张小凡点了点头,便与曾宏达分开,孤身一人来到水库。

得了龙神之力的传承,下水就简直不要太轻松,不到一会儿的工夫,便抓了二十来条,回到村子里,也就过了半个多小时。

回到家里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之后,张小凡便提着一条鱼,前往曾宏达的家里,打算让他尝尝鲜。

曾宏达这时候也回了家中,正好与张小凡在门口碰面。

“小凡,来的这么巧啊。”

“这不你请客,我就马上过来了嘛?顺带着抓了些鱼,一会能下酒吃,你尝尝怎么样。”张小凡笑了笑,将手中的野鲫鱼递了过去。

曾宏达正要接过去,只见后面又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凤儿,阿牛……”

这两人都是小时候玩的得比较好的玩伴,这是这几年大家都很少来往,即便是在村里碰到,也只是互相打个招呼。

今天曾宏达请客,特地骑着摩托去了好几个同学家里请客,哪知道只来了两个。

当然,这两个人来曾宏达家里,一方面是给他面子,一方面,自然是要巴结曾宏达一番。

“宏哥,你怎么喊小凡一块来了啊。”阿牛发出了不满的声音,有些嫌弃的看着张小凡。

虽是嫌弃,可他也不敢在曾宏达面前表现出太多不满。

曾宏达并不知道张小凡被王东阳打成傻子这回事,招呼着三个人进屋。

“都是小时候的玩伴,这次我回来,就是想和你们聚一聚,喝点吃点聊聊天。”

“阿牛,宏哥都开口了,那我们一块入屋唠唠嗑吧。”

凤儿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女人,长得小家碧玉,身材尤其的迷人,曲线玲珑。结婚也比较早,但丈夫也常年不在家里,私底下和一些村里的青年汉子也传出过绯闻。

现在一听曾宏达回来,特地精心梳妆打扮,穿得也十分性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想和曾宏达发生些什么。要是能傍上曾宏达,她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些。

一进客厅,凤儿故意将外套给褪去,将里边那如魔鬼般的身材展露了出来。

饶是曾宏达在外边见过不少模特,都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宏哥,给我们说说,城里的人是不是都很有钱啊?”凤儿一边说,故意朝着曾宏达身上靠了上去。

曾宏达嗅着凤儿身上的味道,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动作也开始大胆了起来,朝凤儿的腿伸出了手。

“还行吧,也就那么一回事儿。”曾宏达见凤儿并没有反抗,手上的动作也大胆了不少。

“这酒,茅台……一瓶一千多,还有更贵的。”曾宏达指了指桌子上的酒瓶子,故意炫耀道。

“一千多!”阿牛惊的眼珠子睁得老大。

他平日嘴馋,也就是去村头张月儿的小卖部,打二两散白酒解解馋,没想到城里人那么奢侈,一瓶酒居然这么贵。

最吃惊的还是凤儿,听着曾宏达的话,玉指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宏哥,你也带我出去闯闯呗,我在你身边,可能帮你不少的忙呢?你看怎么样。”

随着凤儿撩拨的动作,曾宏达整个人立刻就心潮荡漾了起来。

“好说好说,只要有本事儿,在外边就能挣大钱。”

不要看曾宏达一表人才,白白净净,实际上还是个毫无经验的纯情小男生,被凤儿这个老司机挑逗一下,立刻就迷失了心智。

“宏哥,你刚才不是说要野味嘛?我家里正好有一批,要不你帮我收了呗?”

实际上,凤儿娘家是村子里的猎户,平时她也会跟着公公去山里猎捕一些野猪野兔。若是能搭上曾宏达的船,就能把这个生意做起来。

“凤儿,你老公家里是打猎的?”

曾宏达早就被凤儿迷得也分不清天南地北,顺着话儿就接上:“正好,我家要的就是野味,以后你就多走动走动,货源这方面就让你安排啦。”

才几句话的功夫,曾宏达就答应了凤儿。

张小凡却有些不高兴了,说好的公平竞争,没想到曾宏达转头就答应了别人。

“宏仔,你不说明天在村头评选嘛!”

张小凡皱着眉头,有些不满的说道:“这凤儿家是打猎的不错,可这年头野猪,野兔之类的野味,几乎死绝了,一个月能打一头就算不错了。”

他这话不说还好,顿时就让凤儿炸了毛,她直接走到张小凡面前,用手指着他,怒骂道:“张小凡,你给我闭嘴,你这个傻子懂什么!你还想和老娘抢生意,我告诉你,你不配!”

 

第五章

凤儿在村子里也是个不好招惹的女人,性格泼辣,她怎么会听不出张小凡是想抢她的生意,故作生气的瞪着他。

平时只有她招惹人,没有人敢招惹她,要不然就会被骂上几天,即便是王德胜那个老流氓,也没有对凤儿下手。

毕竟母老虎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被张小凡这么一说,她马上就打开了话匣子,立刻数落起张小凡。

“宏哥,你不要听他瞎说,张小凡刚刚来的时候,拿的野鲫鱼是最难吃的东西。现在还喊你宏仔,压根就没将你当一回事儿啊。”

曾宏达听了她的话,心头也有不悦,冷冷的道:“小凡,咱过来就是喝酒的,其他话能别说就别多说,言多必失。凤儿一家是打猎的,我能帮衬一点就一点,你说对吧?”

张小凡听到曾宏达这么说,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轻笑了一声:“宏仔,这事儿我就提个醒,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小凡,你还真当自己是一回事儿了?”

阿牛也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见到曾宏达与张小凡之间发生了点嫌隙,疯狂的拉扯离间。

“你还以为跟小时候一样,可以随便喊宏哥的小名?”阿牛直接指着张小凡,一顿训斥:“你不过是村子里的小人物,有什么资格指挥宏哥做事儿?”

凤儿也是附和着:“就是就是……”

这一通争吵下来,曾宏达也是烦躁了,微皱着眉头,很是不耐烦的道:“别吵别吵,好好的聚会,非得弄成这一副样子?”

“行啦,该回去的就回去吧,改天,我请你们到我家酒店好好吃一顿。”

言下之意,曾宏达就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张小凡也不会厚着脸皮继续留下来,既然曾宏达不听劝,也没必要多说什么。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曾宏达这么色急,被凤儿一撩拨,就想和凤儿发生点什么。

“那行,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张小凡便起身离开,顺便带上了那条本想送给曾宏达的野鲫鱼。

既然不给面子,那他也不顾什么往日情分了。

阿牛也是精明人,张小凡离开后没多久也告辞走人。

一夜无话。

张小凡回到家中,何秀玲已经睡了,便回到自己的屋子,他本想研究一下体内那股龙神之力,但这一晚实在累得慌,不一会就睡了。

第二天,张小凡起了个大早,他打算带着昨晚抓来的二十多条野鲫鱼去县城卖。

曾宏达那条线显然是走不通了,估计他昨晚在凤儿的柳腰下什么条件都答应了凤儿,只能再想其他法子。

不过要去县城,得找个熟人带他去。

虽然恢复了记忆,但这两年县城变化太大,他不知道农贸市场在哪,而且鲫鱼的价钱,也得找个经常买菜的女人帮忙参考参考。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张月儿。

张月儿是桃花村唯一一家开小卖部的,每个星期一,都要去县城定一批货,恰好今天就是进货的日子。

找她最合适不过。

“小凡?你这一大早的去哪?”

而张月儿这时候也刚好开门,看到张小凡径直朝着自己家走来,背后还背着个篓子,不由的感到一阵好奇。

“嫂嫂,我来找你啊。”

张月儿听张小凡这么一说,俏丽的脸上不禁为难了起来。

没想到张小凡也是个急性子,他要想自己,昨晚来不好吗,非要大清早的,不知道今天自己要去城里吗?

想着,她便一脸为难的说道:“小凡,要不你下午再来吧,嫂子今天要去城里拿一些货,等我回来之后一定好好招待你。”

张月儿不愧为桃花村的四大村花之一,也是最年轻的一个,才二十四,韵味却非常足,一颦一笑之间都让任何一个男人把持不住。

若不是张小凡今天有正事儿要办,他肯定会将张月儿就地正法。

“嫂嫂,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带我一块去县城,我抓了些野鲫鱼,想去换些钱给嫂嫂买些好吃的。”张小凡指了指身后的篓子,对着张月儿说道。

“哦,原来是为了这事,我还以为……”张月儿闹了个大红脸,旋即用了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张小凡:“小凡,这鱼你确定能吃?”

“嫂子,这事你就不要管了,一会捎上我一块进城好吧?”

面对张小凡的请求,张月儿并没有拒绝,路上有个男人一块陪同,也不会太过无聊。

“没问题,一会嫂子就带着你去县城走走,不过,你可要跟着我一块走,万一走丢了,嫂嫂就找不到你!”

张小凡大力的点了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先跟我进来吃些早餐吧,一会我们就出发。”

张月儿看了看时间,现在不过才七点左右,天刚刚亮,不着急着出门,索性就留张小凡一块吃个早餐。

“小凡,嫂嫂给你煎个荷包蛋吧,我也挺喜欢吃鸡蛋。”

张月儿说着,微微的弯腰,将曼妙的身材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幅极具冲击感的画面,就这样出现在了张小凡的眼帘之中。

张小凡看着那曲线,不禁咽了咽口水。

“嫂嫂,有鸡肉肠嘛?我最喜欢吃鸡肉肠了。”张小凡是下意识的说道。

张月儿没有多想,随口答道:“鸡肉肠?我这里没有,要不我这份煎蛋给你吃吧,我吃其他的就行。”

说着,张月儿将煎蛋递给了张小凡,而就是弯腰的瞬间,让张小凡的兽血在一次沸腾了起来。

身材真好啊。

张月儿的身材丰腴且匀称,上下都凹凸有致,非常火爆,尤其是身前那傲人的地方,只一眼,就把张小凡的魂勾走大半,把他看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眼睛一涨,眼前白光一闪……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傻医张小凡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46

上一篇:鉴宝黄金指

下一篇:神武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