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黄金指

作者:墨瞳男/女主角:方程/朝夕

第一章

连绵不绝、山势陡峭的秦岭一直都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

秦岭山脉全长有1600公里,南北宽度更是从十公里到二三百公里不等,面积广大,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秦岭一直都拥有着得天独厚的生物资源,而原因......还要从秦岭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鲜明的特点说起!秦岭处于华夏版图的正中央,是自此向东最高的一座山脉,也是惟一呈东西走向的山脉。在地理学家的眼里,秦岭是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线、是长江黄河的分水岭;在动物学家的眼里,秦岭将动物区系划分为古北界和东洋界,两类截然不同的动物在这里交会、融合;在气候学家的眼里,秦岭是北亚热带和暖温带的过渡地带;而在文学家的眼里,秦岭和黄河并称为我们中华民族的父亲山、母亲河……

正因为有秦岭的气候屏障和水源滋养,才会有八百里秦川的风调雨顺,才会有周、秦、汉、唐的绝代风华。中华民族最引以为骄傲的古代文明,实属得益于这样一座朴实无华的由巨大花岗岩体构成的山脉。

而就在这大秦岭靠近武关道的峡谷里,有一队地质勘探队员正在辛苦地劳作着!

方程站在谷底眼巴巴的看着头顶上的那一条细窄的天空,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呸,我当时报专业时是不是脑残加手残了,报了一个这么......这么坑的专业!”

方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鸡屎黄色的黄胶鞋,上面全是黏糊糊的泥巴,这鞋子,干完一天活脱下来的那一瞬间,三里地之外的熊闻到都能倒地三天起不来!

再看自己的衣服,藏蓝色的工作服,胸口用红字绣着的“地质勘探”四个字现在已经几乎看不出来了,只剩下各种花式的补丁!地质局那是出了名的穷和抠,工作服总是要穿到实在不能再穿、再穿就走光的地步才会给换!自己这衣服要是让奶奶看见,非得哭着把孙子领回去不可!

方程甩了甩袖子烦躁的想抽口烟,一抬手看到自己手套上黄了吧唧的泥巴,瞬间就下不去嘴了!可为了这口烟他还是忍着内心翻涌的恶心,把烟嘴活生生的怼进了自己的嘴里!

是的,方程是秦安市地质局地质勘探队的一名勘探人员!

方程出生在秦安市一户普通又不普通的家庭里。说他普通,是因为他家里的经济条件真的只能勉强算得上普通!方程跟奶奶、妈妈、叔叔婶婶和表哥表妹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面,这日子过得比较拮据!而说他不普通,是因为他的家里有两名警察!方程的父亲是一名刑警,在一次与歹徒的搏斗中牺牲了,而那个时候方程还不到五岁!而他的爷爷曾经是公安局侦查科的技术员,也是在工作岗位上因为过度劳累而早早的离开了他们!

所以,就因为父亲和爷爷的光辉形象,方程从小就非常想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所以,在报高考志愿时他就想选择公安大学,可他的想法遭到了家里所有人的极力反对,结果他一怒之下就随手报考了一个志愿——就是这个地质鉴定与勘探!

当时的他是真的不知道,一入这行深似海啊!毕业一年多以来,方程在城市里待的时间,还抵不上他在深山老林、盆地沼泽、大峡谷里待的一半时间呢!

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调侃地质勘探专业的话,

“有家长问,要不要让孩子报考地质专业,有人回答,先去做个亲子鉴定,要是亲生的就不要了!”

这工作,他真的很想骂娘!

“方程,干活了!”

勘探队的李队长冲着正在愣神的方程大声招呼着,

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小个子男人,算是勘探局的老人了!局里与他同期的早已经摆脱了前线的辛苦工作,混上了正科副科,最差的也混上了科员,只有他,也不知道是命不好,还是跟勘探局相克,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个突出成绩,还在前线跟一群毛头小子混着!

这时候,他正憋着劲儿的想升级呢!

“来了!”

方程一脚踩灭了地上的烟头,刚准备向队长那儿走去,就听到一阵“吱吱吱”的声音!四下里看了看,他发现一块山石的后面,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那是一只小仓鼠,正用它那双黑亮黑亮的小豆眼睛,机灵地盯着方程,那眼神就好像通了人性一般!

“嗨,小东西!”

方程没来由的喜欢这个小东西,不由自主的抬腿向它走去,

“吱吱吱......”

可没等方程走近,那小东西便转头向远处跑去,没跑几步它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方程,就好像是在等他。

见这小仓鼠这么通人性,方程的好奇心更重了,他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很快,小仓鼠来到了峡谷里的一处断层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吱吱”的叫唤着,

“你是想告诉我......这里......有问题?”

方程不解,可是又好奇的凑了过去,

“队长,把切割机拿过来!”

他转头向李队喊到,

“干啥?拿切割机干啥,怪沉的!那地儿不是已经看过了吗?也没啥异常啊?”

李队长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可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还是叫了两个队员把切割机抬了过来!

队里的这部切割机可是老古董了,它出产于本世纪初,已经在地质队勤勤恳恳的工作十五年了,据说这一次勘探完毕回去,它就要光荣的退役了!

李队长走到方程的身边,仔细的观察起这一处的断层,虽然不太相信方程,可是他也不愿意放过任何可能有所发现的机会!

“不知道,就是觉得有些......异常!”

方程看了一眼躲在石块后面的小仓鼠,模棱两可地说道,

“来,上切子!”

李队示意两个小伙子把切割机抬过来,

这老物件儿总会有些这样或那样的毛病,这东西也不例外!就好像小时候家里的半自动洗衣机,年限一到就会发出好像拖拉机一样额“突突”声,甚至洗衣机都会因为过度的震动而渐渐发生位移!这切割机也是这样,所以在它工作的时候,需要有一个人死死的按住上面!而今天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方程!

结果,机器刚刚启动没多久,惨剧就发生了!

切割机的刀片突然发生了松动,在高速飞转的情况下发生了偏移,而这发生移位的刀片不偏不倚的就割掉了方程压在上面的十根手指!方程的十根手指就好像是漫天雪花一样飞散了出去,勘探队的小伙子们全都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呆了!

 

第二章

“啊......”

随着方程撕心裂肺的嚎叫,队员们这才缓过神来,

“找手指,快找手指啊......”

李队长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捂住方程正在流血的双手,一边招呼着队员们去找那些散落在各处的手指。

看着这恐怖混乱的场面,李队长欲哭无泪,重大发现是根本不可能有的了,重大事故......倒是有一桩!

就在方程疼得几乎快要晕厥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灵动的金色光芒,从刚刚被切割开的岩石断层中窜了出来,就好像是老人口中常说的地灵之气一样!只见这道金光游移到方程的身边,一直绕来绕去,好像是在寻找入口,渐渐的,金光飘到了方程断掉手指的伤口处,它就好像有生命一样,迅速的分成了十股,“噌”的就钻进了方程那十根断指的伤口里!而此时此刻,勘探队的所有人都在忙活着寻找方程的断指,谁也没有注意到这道诡异、神奇的金光......

而那只带给方程麻烦的小仓鼠,也已经悄无声息的跑掉了!

早已经疼得全身冷汗、满地打滚的方程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一股清凉的气体包裹住了自己手指上的伤口,那感觉很舒服,渐渐的,他的手指不再胀痛,一切感觉恢复如初,就好像自己从来不曾受过伤一样!

他惊恐地睁开眼睛,望向了自己的断指处,可那里依旧鲜血汩汩!方程心里一惊,难道......自己是快要死了,所以已经丧失了感觉?

“找到了,找到了,十根手指头全都找到了!”

队员们举起十根断指兴奋的叫到,

没等方程做出什么反应,李队长就吆喝着两个小伙子把方程扔到了队里的勘探车上,然后接过队员手里的断指,用塑料袋包好,放到了车上唯一高配的东西——车载冰箱里!

“小黄、小赵,跟我走,去丹凤县!”

开车到丹凤县需要小半天的时间,但这已经是距离这里最近的县城了!此时此刻的李队已经开出了他自己驾车速度的最高记录,抛开别的不说,方程还不到二十五岁,他是真的不希望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从此就变成一个废人!

车上的方程被颠簸得头晕脑胀,而失血过多又导致他近乎晕厥!在这种飘离的状态中,他仍旧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这种状态让人觉得很不真实,方程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终于,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到达了丹凤县唯一的甲级医院——丹凤县中心医院,刚一进急诊室的门,急诊医生就被眼前方程的情况给惊呆了!

“这......这......这不行啊,这情况咱们医院收不了,赶快去上一级医院吧!”

急诊医生被吓得直结巴,

“什么?我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这里,你让我再去上一级医院?你睁开眼睛看看,他还能坚持到那儿吗?啊?”

李队长急眼了,

这下子,急诊医生也没了主意,

“咦?许医生,这是怎么了?”

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只见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款款的向这里走来,这女医生一头飘逸的长发,长得是明眸皓齿、温婉动人,白色长袍包裹的好身材展露无遗,绝对的美人一个!

不过众人这个时候哪还有时间去看这个,注意力都在那满身是血的方程那里!

“樊医生,这......十指都断了......”

急诊医生一脸为难的看向这位年轻的女医生,

“什么,十指都断了?”

樊星辰急忙打量起面前的伤者,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然一身的泥巴,但也可以看出这年轻人长得十分清秀白净,年纪这么小,十指都废了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来试试......现在转院一定是来不及了,让我来试试总好过什么也不做吧!”

樊星辰多余的话没说,立刻示意护士把病人推进了手术室!眼看着手术室门上“正在手术中”的绿灯亮起,李队长的心这才稍稍的放下了一些!

终于,在焦急地等待了十二个小时后,因为麻药作用深度昏迷的方程被推出了手术室!樊医生说手指接连手术很成功,但是之后手指功能恢复的怎么样,那就要看术后的效果了!

方程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一片洁白,他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依旧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正在疑惑着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的时候,一张脏兮兮、满是胡茬的大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诶我去!”

方程被吓得一激灵,浑身的细胞都一下子被激醒了,

“队长,我这受伤没死,倒是要被你吓死了!”

“诶,你小子有没有良心,我在这儿守了你一天一夜,一下眼睛都没敢合,你说我把你吓死了?那天我就应该把你和你那十根小葱白一起扔到荒山野岭去喂狼!”

李队长一副怨妇的模样,

“嘿嘿嘿,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呢嘛,队长,别往心里去啊!”

发现自己还没死,方程的脸上露出笑容!

“16床......叫方程是吧,睡醒了?”

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在叫自己,方程忙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位长发美女医生正笑着向自己款款的走来!方程这人有些慢热、还有点面小,看到这么个大美女盯着自己,脸居然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呦,樊医生来查房啊!方程,这位就是那天给你做手术的樊医生,人家可是站了十多个小时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给接回去的,你得好好感谢人家!”

李队长看着樊星辰就笑嘻嘻的迎了过去,一脸的奉承谄媚!可说了半天见方程傻乎乎的愣着没反应,李队长急忙推了推他,

“跟你说话呢,干啥呢?”

“哦,不......不好意思!您好,樊医生......谢谢您为我做手术!”

方程被李队长一推,这才缓过神来,急忙把目光从樊星辰粉嫩的脸蛋上收了回来!

“不用谢,这是我作为医生应该做的!”

看着方程的样子,樊星辰温柔的笑了笑,这个男人......还挺腼腆,

“你的手......感觉怎么样?除了疼还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吗?比如酸胀感、麻、或是好像电击一样的感觉?”

“没有,我这手......好像什么感觉也没有!既不疼、也不痒的......”

方程看着樊星辰的笑容,面红耳赤,心里面小鹿乱撞!

可听了方程的话,樊星辰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眼神中闪烁着隐隐的担忧,

“这不疼不痒并不是什么好事!你有尝试着动动自己的手指吗?能感觉到手指的存在吗?”

她的语气有些急切,不管从自己还是从方程的角度来说,她都希望这个手术是成功的!

“可以啊,除了纱布的束缚感,我还可以微微的动一下呢!你看,是不是在动......”

方程隔着纱布动起了自己的手指,樊星辰和李队长也确实看到了纱布下方程的手指在动弹!

“十只.....十只手指都能动吗?”

樊星辰一脸激动的抓起方程的胳膊,迫切的问到,

“嗯......能......”

不出意料,方程盯着樊星辰抓着自己那白皙的嫩手,脸又不自觉的红了,

“天呐,奇迹,这简直就是奇迹!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方程,你好好休息,我要去写我的手术报告了......这在学术界一定是个奇迹!我......我得去打电话告诉我的父亲......”

樊星辰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她没有再跟方程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他的病房,

“这美女也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哈,不过失态了......也好看,要不咋说是美女呢,咋的都好看!”

李队长还在伸着头看着已经渐渐消失的樊星辰的背影,“啧啧啧”称赞道,

“奇迹?”

方程盯着自己的手,满心疑惑的琢磨起这两个字!

当天夜里,方程就偷偷的钻到了公共卫生间的一个隔间里,趁着卫生间的灯光轻轻打开了手上那厚厚的纱布,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幕让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怎么可能?”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鉴宝黄金指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24

上一篇:山野小神医

下一篇:傻医张小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