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小神医

作者:九州剑仙男/女主角:张小柱/林曼雪

第一章

“张小柱!”

“姐到你家洗个澡!别傻坐着了。”

一道妩媚的声音传来。

坐在自家院子门口的张小柱,抬起头一看。

发现说话的,是村里的俏寡妇:周玉梅!

张小柱傻笑着问:“玉梅姐啊,大清早的,你洗啥澡啊?而且,干啥在俺家洗?”

“你个傻子话这么多!姐早上干了农活,家里没烧热水。”

周玉梅说到这,她凑到跟前,伸手摸着张小柱的脸,调戏的说:“怎么,你嫂子不在家。还怕姐吃了你不成?”

两人凑的这么近,张小柱都能闻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脸一下红了:“哦,玉梅姐,那你用吧!”

看着张小柱面红耳赤,傻乎乎羞臊的样子。

周玉梅微微一笑,直接走进了里屋。

其实,张小柱以前不傻。

只不过两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得罪了人,被打成了傻子。

这两年一直靠自己嫂子照顾着。

不一会,传来窸窸窣窣的水声和周玉梅脱衣服的声音。

张小柱老脸一红,刚要转身走。

周玉梅忽然柔声道:“小柱,来帮姐捏捏肩膀啊!”

“啊,这不好吧……”张小柱只觉得浑身触电一般。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你是傻子,在姐眼里和个娃娃没啥区别!”

“姐今早干农活,肩膀酸得受不了!你快点来啊!”

周玉梅的声音,让任何男人听了都酥麻无比。

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

“那好吧……”

张小柱拉开洗澡间的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周玉梅,浑身脱的就下一件红色的贴身小衣。

看得张小柱的心脏砰砰直跳!

“玉梅姐,俺傻子手笨!弄疼了你就喊。”

张小柱说着,把双手放在周玉梅的肩膀上,按捏起来。

“哎!啊!”

谁知,他才刚开始,周玉梅就发出声音。

“怎么了,玉梅姐,是不是俺弄痛你了?”

“不是!姐舒服着呢!继续啊!”

就这样,浴室里,响起周玉梅一阵阵柔美的声音。

张小柱听得是浑身燥热!

正胡乱想着,周玉梅忽然转身,一把抱住张小柱!

那傲人的身材,就压在他的背上。

“玉……玉梅姐,你压得俺喘不过气了!”

“小柱,姐漂亮吗?”

“玉梅姐可是俺们村里的俏寡妇,当然漂亮了!”

周玉梅双眼含笑地点点头。

下一秒!

她忽然凑到了张小柱的耳旁!

声音里满是妩媚地道:“那,你喜欢我吗?”

张小柱一个傻子,哪里受得了这个?

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正当他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进行下一步的时候。

“轰隆!”

房屋外,忽然响起了一道闷雷。

张小柱猛地一惊,随后愣愣的道:“打雷了?”

“对啊,打雷而已,估计快下雨了吧。咱俩的好事别停啊!”

周玉梅还想继续。

张小柱却已经起身,他拿起伞,拔腿往外冲!

他一边冲,一边自言自语:“不能让俺嫂子淋雨,嫂子胃不好,淋雨会生病的!”

周玉梅捂着胸口,大喊:“张小柱!你给我回来!”

“村里多少男人惦记老娘,白给你都不要,真是个傻子!”

张小柱却是充耳不闻,只顾往山上冲!

周玉梅见状,澡也不洗了,又气又恼的穿上衣服。

可随后,她嘴角一笑,将那条红色短裤故意丢了下去。

还找来纸笔写了个字条。

周玉梅把纸条塞进短裤里。

接着才回了自己家。

……

轰隆!轰隆!

整个卧龙山已经是阴云密布。

伴随着一道道闷雷声。

张小柱一边喊着嫂子:“楚桂香!”一边往山上跑。

他父母死得早,靠着一个哥哥拉扯长大。

谁知,祸不单行。

两年前,哥哥也出车祸不幸去世。

那时候,张小柱已经被人打成了傻子。

村里人都以为这个傻子要忍饥挨饿。

可这时。

张小柱未过门的嫂子,楚桂香却主动过来照顾他吃喝洗漱。

两人相依为命。

楚桂香经常上山采药,想治好张小柱的傻病。

今天也是一大早就出门了。

此时。

张小柱已经到了山顶。

他的身后是一座破庙,叫白龙庙。

传说当年有小白龙在这里飞升。

张小柱正气喘吁吁的四下张望,忽然听到身后的庙里,传来一阵轻微的女人呼救声!

“救命!不要啊!”

“啊,你别过来!”

这次张小柱听的清楚!

庙里呼救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嫂子,楚桂香!

嘭!

张小柱急忙推开门,随后看到让他怒火攻心的一幕:自己的嫂子,正被一个男人欺负!

楚桂香的上衣被撕开,露出雪白的肌肤。

裤子也即将被强行扒拉下来!

她死命的用手捂着,还没让男人得逞。

张小柱立刻认出来,这男人是村长的大儿子,罗豹!

卧龙村出了名的村霸!

眼看楚桂香就要出事。

“放开我嫂子!”

张小柱急红了眼,张嘴直接咬住了罗豹的胳膊!

刺啦!

一块肉连皮带血的被咬了下去。

“啊!!”

“哪个小兔崽子敢咬我?!”

罗豹痛的撕心裂肺,放开楚桂香起身哇哇大叫。

“坏蛋!碰我嫂子!坏蛋!”

张小柱瞪着红通通的双眼。

“张傻子!你敢坏老子好事!”

罗豹回转身,狠狠地一脚踢在张小柱胸口上。

“哎呦!”

张小柱身子往后仰,头磕在庙里安放地神像上!

这个神像刻的是条小白龙,是一百年前,当时村民建的。

嘭!

张小柱后脑勺满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小柱!”

楚桂香见状,就要急忙上前。

罗豹将她一把拦腰抱住:“老子看现在谁来救你!”

“放开我!”楚桂香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罗豹强忍着伤口,抓住楚桂香:“这傻子咬人是真痛!待会老子要在你这儿全部讨回来!”

与此同时!

张小柱的血,染红了石头雕的小白龙。

白龙庙的上空乌云密布!

轰隆!

一道粗壮的惊雷在空中炸响。

“隆隆隆!”

整个卧龙山仿佛都在地动山摇。

巨大的冲击声直接把罗豹震昏了过去!

楚桂香也是晕倒在地。

大雨倾盆而下!

白茫茫的雨水中,一条白龙从天而下,落在了庙里!

“恩公!”

“张小柱,醒一醒!”

迷迷糊糊中,张小柱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来到一片白光的世界中。

更惊奇的是,他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仙女!

仙女的头上长着两个龙角!

见张小柱醒来,仙女也不说话,而是微微一笑,将粉红的唇靠了过来。

吻在了张小柱嘴上!

张小柱只觉得浑身酥麻!

整个人都要飘起来!

接着,一颗滴溜溜的金色珠子滑进了他的胃里!

仙女起身,跪下磕头:“恩公!前世我还是条小白蛇的时候,你救了我性命!”

“今日见恩公有难,特来报恩!”

“刚才喂你的是龙珠,我再传一本修炼的法术给你!”

仙女说罢,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指头,点在了张小柱额头!

一瞬间!

庞大的信息如潮水般涌入张小柱的脑:医术,武术,麻衣相术……

 

第二章

“恩公,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仙女说着,化作一条白龙朝着天上飞去。

“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张小柱急忙问。

“等你修炼有成,自然能再见面!”

小龙女说罢,在空中施了一个礼,随后消失不见!

……

片刻之后。

“难道是一场梦?”

张小柱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白龙庙里。

可随后,他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

自己原本昏沉的大脑已经恢复正常!

他不再是傻子了!

与此同时,脑海里还多了一本《神龙典》,可以强身健体,治病救人!

就在张小柱暗暗兴奋的时候。

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恼怒的声音:“倒霉!关键时候居然让雷给震晕了!”

罗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他看着同样苏醒的楚桂香,露出一丝猥琐的笑。

正要扑上去!

“罗豹!你个混账!敢碰我嫂子!”

张小柱一跃而起。

一脚踹在罗豹的屁股上,把他踹翻在地上。

“你个傻子,居然还没死?”

罗豹揉着红肿的屁股瓣子,从地上爬起来,目光狠毒:“那就再死一次!”

说罢,出拳就打!

张小柱下意识的也是出拳相迎!

他的拳头速度,变得奇快无比!

罗豹才打到一半,张小柱已经狠狠地一拳砸在了脸上。

嘭!

“啊!痛死了!”

罗豹被打的鼻血飞溅,一颗门牙也掉了出来。

“张傻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罗,你……”

啪!

罗豹还没说完,张小柱劈头盖脸的又是一巴掌呼了下去!

“啊呀!”

罗豹又是一声惨叫,半张脸已经肿成了猪头。

张小柱也怒了!

刚才如果不是小龙女报恩,他就死了!

眼看罗豹又站起来,张小柱拳脚相加,打的对方抱头鼠窜!

就跟爹打儿子一般!

罗豹心里憋屈死了!

这傻子力气怎么变这么大?

“嘭!”

还没等罗豹想清楚,张小柱一脚将他踹出了庙门。

罗豹像个肉球沿着山坡滚了下去。

足足滚了一百多米,才停了下来。

罗豹鼻青脸肿的扶着树,他喘着粗气,破口大骂:“张傻子,你等着,我爹是村长!弄死你就跟弄死只臭虫一样!”

张小柱呸了一口:“你爹来了!连他一块收拾!”

他起身要追,罗豹惊的屁滚尿流,赶紧一瘸一拐的逃走了。

“小柱!别追了!”屋子里传来楚桂香的声音。

张小柱连忙跑到跟前:“嫂子,你怎么样?”

楚桂香摇了摇头,随后关心的问:“小柱,你没事吧?刚才看你头磕到了。”

张小柱摸了一下后脑勺,伤口已经奇迹般的愈合,连到伤疤都没有。

《神龙典》果然奥妙无穷!

张小柱咧嘴一笑:“嫂子,俺没事,咱们回家吧!”

楚桂香点点头,她刚要站起身。

双腿一软,往地上倒。

“嫂子,当心!”

张小柱赶忙一把抱住!

楚桂香被揽在怀里!

“小柱,嫂子身子没力气,站不起来了。”楚桂香虚弱的说。

“嫂子,你受了惊吓,我抱你下山!”

张小柱忙说道。

“可是嫂子这样怎么下山?”

楚桂香的裤子都被撕破了,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这个好办!”

张小柱脱下衣服,把楚桂香的大腿包住。

随后抱起她,往山下走。

山路崎岖,何况还下过雨。

张小柱怀抱美女,尽管小心翼翼,还是难免摇晃。

每次一颠,他怀里的嫂子就贴的更紧!

甚至能听到嫂子的心跳声。

张小柱手里托着楚桂香的臀部,憋得面红耳赤!

楚桂香却并不在意。

这些年照顾张小柱吃饭,洗澡,什么没见过?

她忧心忡忡的说:“小柱,罗豹是村长儿子,你打了他,村长肯定来报复的!”

张小柱沉声说道:“嫂子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他现在有了《神龙典》,怎么还会怕村长?!

楚桂香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这个傻子,没白疼!

不过她也只当张小柱说傻话。

怎么应付村长,还得想办法。

可是想了一路,到了家门口也没想出来。

“嫂子,你喝点茶!”

“我去浴室给你放热水。”

张小柱回到屋子,给楚桂香倒了杯茶。

可等他走进浴室。

下一刻,双眼却瞪的溜圆。

因为浴室的澡盆里,有一个红色的女人衣服!

可这衣服明显不是嫂子的。

会是谁的?

张小柱猛的想起一个女人。

上午来洗澡的俏寡妇,周玉梅!

他上前一看,只见衣服里,居然还塞了一张纸条:“小柱,下午四点,来卧龙山南边的大柳树下。玉梅姐给你看个好东西!”

看个好东西?

张小柱脑海里,浮现出周玉梅那……

这东西还是不要让嫂子看见好。

张小柱匆忙将纸条和衣服塞到裤兜里。

接着给嫂子放起了水。

……

片刻之后,嫂子楚桂香洗澡。

张小柱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往事一点点的在脑海里浮现。

两年前,自己十八岁,刚考上东海大学。

是整个卧龙村,第一个大学生。

他哥高兴,带张小柱去东海市里玩。

那天刚下过雨,一辆豪车从兄弟两人身边过,脏泥巴溅了他们一身。

车里的富二代嚣张跋扈,非但不道歉,还朝着两人脸上吐了一口浓痰。

大哥气不过去理论,结果被富二代和保镖按在地上打。

眼看自己亲哥吃亏,张小柱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拍在对方的脑袋上。

事后,张小柱得知。

被他砸破头的人,是东海市天峰集团的公子哥,孙天豪!

一个飞扬跋扈,嚣张傲慢的富二代!

当天傍晚。

张小柱被人堵在一个小巷子里。

孙天豪抓着他的头发,恶狠狠的说:“一个山里的农民,居然敢给我脑袋开瓢!”

“我家的钱都能砸死你!”

“去死吧!”

随后一棍子敲在张小柱的脑袋上。

从此以后,张小柱就成了傻子。

而他大哥,也在一年后,莫名其妙的出车祸死了!

“现在想,大哥绝不是意外死的!”

“很可能是被人陷害的!”

想到这里,张小柱紧紧的攥着拳头,他目光冰冷,浑身散发着杀气:“孙天豪!我一定会为自己、为大哥报仇的!”

正在这时,一道温柔的女人声响起:“小柱,你饿了吧?嫂子这就给你做饭!”

听到嫂子楚桂香的声音,张小柱也冷静下来。

现在还远不是报仇的时候!

他要赚钱,赚很多的钱!

再用《神龙典》提升力量,等有了一定实力,再去报仇不迟!

张小柱走出屋子:“嫂子,这一年多辛苦你照顾了。今天中午俺做饭吧!”

“不用,嫂子不累!”楚桂香拉着张小柱的手说道。

刚洗过澡的嫂子,可谓又白又嫩。

浑身更是透着一股女人的幽香。

张小柱看得面红心跳。

可就在这时。

“哐当!”

他们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愤怒的男人喊道:“张小柱!这个傻子死哪去了?”

“敢打我罗金水的儿子!”

“不想在卧龙村活了是吧?”

听到喊声,嫂子楚桂香脸色煞白:“不好了!村长罗金水来了!小柱,你赶紧从后门跑!”

“嫂子,不用怕他!我说了,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张小柱说着,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山野小神医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67

上一篇:兵王之王

下一篇:鉴宝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