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的朝九晚九

作者:真真水无香男/女主角:/

6f33dae1a2aa455eb5626c75cb72dff2_4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资深少女的朝九晚九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62

相关评论

第一章

下了公交车,豆大的雨砸下来,清风心里暗暗的想,今天其实应该开车上班的。还好公交车的终点站就在小区的后门,一起下公交车的几个人貌似和清风住同一个小区,他们撑开伞走得不疾不徐,清风任雨砸在头顶,从来不喜欢打伞的她,却要适应上海这种夏天动不动就来几场雷雨的恶劣气候。周围的人也并没有邀清风一起打伞的热情,清风想这里面也许还有天天在业主微信群里面叫着要维护小区环境,同甘共苦负责的亲密邻里么?一起维护几个可怜的车位的权益,却并不愿意共享一把伞,人与人之前的情谊其实充满了滑稽之处,就像她和张成,说是恋人,却谁也不愿意为谁搬到对方的城市。谈这种一个人在北京一个人在上海的爱情,简直可笑至极。

这是她今天第三次想起张成,第一次是吃早餐的时候,想他昨天晚上飞到西安为什么一通短信也没有。第二次是她早上在公司倒水的时候,差点没有拿稳杯子,想到一起在美国旅游,回来的时候她执意要在机场买这个星巴克的城市杯留恋,张成还笑她存着这种小女孩的矫情。第三次就是刚刚的这通雨,下在清风有些烦躁的心上。

好朋友皓月说的对,她和张成的这一场所谓的恋爱,行不通,在让她错过“最佳的婚育年龄”。皓月说的刻薄,可是如果不是最好的朋友,谁会提醒你这种刻薄的话呢?只有最好的朋友会提醒你那些把头埋在沙里也不想去面对的现实。皓月还说清风啊,你是个看起来孤冷,其实很容易上手的女人,张成就这样晾着你,用这女朋友的幌子就能把你套那么多年。

皓月不看好清风和张成,可是清风自己又看好么?她不敢去想。

回家清风并没有做任何吃的,夏天本来就没有任何胃口,再加上这场让人气急败坏的闷热的雨。张成非常的忙,清风经常在想他有好好吃饭么?可是张成却绝少问她,他总是忙,自从他和别人一起创业开始,他只有每天睡觉的6个小时是他自己的。面对这样的男朋友,你还好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关心你,为什么没有计划旅行,为什么没有给你打电话么?你只想给他多一点时间休息,吃饭,生活。

你又没有那么爱钱,你需要一个身价过亿,却心肝脾肺肾都有问题,四十岁就可能会阳痿早泄的男人么?皓月的提醒又在耳边。可笑的是,她觉得张成也没有那么爱钱,他只是因为义气又稳重,和朋友上了这个创业的船,又真想做出点事情而已。清风也只是从一些新闻里面得知张成他们创业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获得了第几轮融资,估值到多少亿。她甚至一次也没有问过张成他有多少股票。

张成手上可支配的钱多些的时候就给清风送东西,那些他觉得女人会喜欢的东西,小的可能是一个奢侈品的包,大一点就是年初给她买的奥迪A3,伴随而来的总是一些歉意,“对不起,这个礼拜不能过来了。”“对不起,最近项目在紧要的关头,暂时不能陪你出去玩了。“如果把张成给清风的对不起收集起来,她迟早要成为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惯常男人取悦女人,买了豪华的珠宝首饰,包包豪车,还要收集一下女人的感动感激,可是张成多好,他忙到可能来不及问你喜不喜欢。

张成和清风的父亲很像,看上去值得信赖的对象,很少谈不切实际的想法,面对技术性的工作的时候有挥洒不完的恒心和毅力。母亲在清风10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父亲再娶了陈阿姨,又再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陈阿姨是那种明事理的女人,和清风客客气气多年,早年父亲给清风一笔不小的钱买上海这房子的时候,也没有引起任何上得了台面的矛盾,但自此清风和父亲的家,就真的更像客气的朋友了。

如果一个男人不肯在你身上花钱,这个男人一定没有那么爱你。可是如果他们能花的大部分只能是钱了,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悲哀。这一点,张成和父亲都多少有点让清风失望,明知对方不缺还给,是礼貌也是冷落。

清风觉得下次见张成的时候一定要和他好好谈谈,解决北京还是上海的问题,或者说他们之间的问题。自从张成去了北京,他们一直很有默契的回避这个话题,他们会聊未来生活的场景,却决口不提在哪个城市安家。张成一次也没有说让清风把工作换到北京去,说得好听点,他不愿意勉强她,左右她的决定。说得不好听,就是害怕去承担决定和变化后面的责任。可是如果爱情不是以共同生活为最终的愿景,不渗透到对方生活的每个细枝末节,那么他们是不是就是在打着恋爱的标杆的平行线呢?

“现在出门,打车不要开车,来新天地,我把地址发给你,让你见个人,惊喜!“皓月故弄玄虚,清风都洗好了澡蜷在沙发上打开书准备度过一个安稳的周五晚上,皓月风风火火的打过来,都不给她拒绝的理由。这个年头,还有谁是她的惊喜呢?

清风从不刻意维护朋友关系,甚至有点被动,比起和人聊天她更喜欢看书写字这类让自己静下来的事情。即使看电影,也更偏向于剧情温和,真实自然,摒弃刻意煽情和峰回路转。生活,本来就是自然而然的。她庆幸有皓月这个朋友,因为她和清风完全不同,她浓墨重彩却依然真实敞亮,她直言快语却往往一语中的,她敞开胸怀却懂得尊重和理解别人的选择。

清风欣赏皓月,却绝不是希望自己成为皓月。皓月应该也是一样,在这个年纪,他们都是明白这种互补的友情的价值的,给对方的意见或者聆听对方的想法,是为了鼓励彼此成为更好的人。

 

第二章

清风本打算不理会皓月大晚上发疯,现在出现在她面前能让她觉得惊喜的人连张成都不算。夏天的暴雨过后,晚上的空气带着那种不平静的温热,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这么大晚上要出门。

“周清风,我林皓月在外面疯,几时非叫你作陪不可?快穿衣服出门。”皓月一个又一个电话打来,清风想想也是,好久没有看到皓月了,就当去见识她的新男朋友。以她换男朋友的速度,有的时候少见一次就已经是下一任了。

皓月和清风是这个世界上看上去最不会成为好朋友的两个人,皓月是那种骨子里永远有无数能量的人,读大学的时候就和大家不同,只参加兴趣类的社团,男朋友不断,从清风认识她开始就一直有健身的习惯,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恋爱很重要,但是比恋爱更重要的是胸部和屁股,清风是从她那里才知道什么是翘臀什么是有质感的胸部。而清风呢,一如她做人的准则,自然和被动的接受任何形式的关系和感情,算是男生女生都不会讨厌的类型,说话得体,但是也不会在任何场合刻意出风头。

毕业以后皓月顺利进入一家名字响当当的咨询公司,问她的工作内容从来都是一个描述——“无聊,做PPT骗人”,而事实上清风听到过一些在工作上和皓月交过手的人对她的评价都可以总结为——“一头犀利的野兽”。皓月是在大学毕业之后才和清风熟起来的,因为两人工作的地点很近,偶尔中午一起约饭。皓月突然觉出和清风交往的有趣,是在她玩命健身和投身于各种兴趣爱好的时间里,清风博览群书,把自己做人做事的节奏和逻辑经营得坚不可摧,她没有想到像清风这样一个不争不强的角色能在事务所这种严酷竞争高强度工作里面顺利地晋升并坚守了那么多年。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闷的人,其实你只是不爱说话,直接了当的程度和我差不多。”皓月在一次饭饱之后边补着她那据说当季限量款的唇彩,昂着她那对让她说起话来似乎更理直气壮的胸部说。

“所以决定要经常宠幸我罗?”清风喝着白水肆无忌惮地看着对面这个尤物,她数过从刚开始吃饭到刚刚,目光所及的范围内,一半以上的男士都忍不住多看过皓月几眼。

“不瞒你说,跟聪明的女人玩,有的时候比跟男人玩有意思。”

“你跟女人玩,多少有点浪费社会资源。以这个姿色,我在这里卖和你吃饭的票,能每天吃饭免单。”

“少跟我贫,姐这身货儿,不是一天两天练成的,不能这么贱卖,姐有钱,可以把自己包下来,陪你吃。”皓月夸张的在自己身体周围画着圈比划,性感中带着骄傲,的确也没有几个男人能承受她那犀利的眼神,跳跃的思维方式和连珠炮般的问题轰炸。没有和她吃几次饭,清风的祖祖辈辈,前世今生,感情经历,全部被她掌握得妥妥的,她还得出了看上去无懈可击的结论——和张成交往从生理学到遗传学,都是在错过最佳的生育年龄,因为张成如此不规律的拼命方式让他有潜在的阳痿早泄的可能性。不愧是咨询公司出来的,得出结论的时候有事实基础,有风险分析,有下一步的策略。这哪里是一个写PPT骗人的行业,明明是算命。

清风是欣赏皓月的,她有和自己绝不相同的人生经历,极度聪明果断,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不会再以表面的是非曲直去做简单的道德和价值判断。她们都不是需要找个逛街吃饭的玩伴的小姑娘,她们都有胸怀去接纳对方身上比自己美好的东西。皓月喜欢清风,因为清风和她圈子里那些有大聪明或者小聪明都恨不得表现出百分之两百的人不同,她平淡中带着优雅,安静中带着倔强,有的时候她甚至有点搞不懂她。

下了车皓月老早等在街边,她给清风扔过一个袋子——“我就知道你穿着傻不拉几的居家服也有勇气来泡夜店,姐办公室的存货,就这件样子还保守一点,你和我身材也就差了一个屁股一个胸。“皓月永远不忘记损清风清瘦平坦的身材。

“不用这么豪华吧?!“清风震惊。一个黑色的洋装,很舒服但一摸就不菲的面料,不过,皓月的东西什么时候“菲”过。

“就当给你姐一个面子,穿上吧。”皓月再次催促并审视着清风,仿佛在捉摸着怎么在短期内给清风的胸升一个Cup。

“好,别说得像谁不敢疯一样。”清风妥协,皓月挑的场子,真的是一个闹得不得了得Pub,也算见识了她不为清风所知的一面。到洗手间换上了这看上不显山漏水的洋装,清风真是再三思忖全面进行了心理建设觉得反正也不认识谁才好意思走出隔间,妈呀,一个完整的大漏背,皓月平时都玩的什么,连全新的胸贴都有。

“姐就跟你说棒极了,胸是个遗憾,姐的练习只能抗拒地心引力,还没有涉猎到二次发育这个领域。”皓月很满意自己的成果,还好这个Pub只有洗手间是灯火通明的,不然清风是藏不住这满脸的惨白,一定是要被这让人提心吊胆的胸贴吓死。

“穿成这样,如果只能上一个妆,那就是这管包你惊艳全场的大红唇。”皓月递过来一管口红。

“这到底见的是谁?你是不是欠了什么巨额的债务,要把我卖给某个老鸨,我给你说我就是太久没有看到你了来见你一次,没有人能给我惊喜了。”清风听话的对着镜子一丝不苟的抹了口红,她一直觉得这是个技术活,哪怕自己平时画画能精准的找到人物五官分布,也很难给自己的嘴唇画到整齐别致。不过都穿成这样了,谁怕谁。

“卖你?能换巨额的债务?怕还不够我这裙子。见了就知道了。”皓月继续卖关子。

 

第三章

“你好,我是Rachel的男朋友Michael。”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向清风伸过手来。清风心里一笑,一年自称是皓月男朋友的人不知几多,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皓月来说把“男”去掉这段关系也许还长久一点。果然皓月这边对清风来了一个卖弄风情的眼神,这家伙根本没有当一回事儿吧。

“清风,别来无恙。”把红酒放桌上,递过来一只修长的手。

“吕不满!抱歉,吕悦,你回来了?!”对清风来说倒不至于是惊喜,但的确吃惊,吕悦是和清风同一级的同学,他在哥们儿的怂恿下跟清风表白的那天喝醉了,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吕不满,一个是不满三杯就倒,一个是表白被拒心有不满。

“你刚叫他什么?吕不满?!我肩负着把这个名字在公司叫响亮的重要职责。比吕悦这姑娘名字适合你多了。”皓月今天格外光彩照人,喝了酒又跳了舞,两颊通红,鼻翼上有薄薄的汗,清风觉得这是她最可爱性感让人无法招架的地方。

“我不介意和大家一起欣赏你刚刚和Michael的热舞哦。”吕悦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嘴角的笑意圈在了一个酒窝里。清风以前就觉得他这酒窝透露这一种随性和孩子气,很多姑娘是喜欢这样的男孩儿的,有点稚气,有点“坏坏的”,可是早熟的清风喜欢更稳重一些的人,吕悦的表白清风更觉得是种玩笑。

“你们怎么会认识?”清风提高声音问,背景是嘈杂的音乐。毕竟不是一个班的,清风没有向皓月提起过吕悦这档子人,实在是一个容易让人忘记的角色。

“哈,David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同事,他刚从美国回来,一聊发现还校友,他问了我专业,问我是不是认识你。我想这样的缘分当然要把你叫出来会会老友咯!”皓月拿她那对一直在笑的弯眼睛斟酌着清风的反应,此时早已悟出清风和吕悦大抵是有故事的,什么事情能逃的了她精准的判断呢?!

“那谢谢你!”清风抬起皓月给她点的白葡萄酒不动声色的抿一口,虽然不是常来的地方,但是这样的喧嚣反而比安静的吃顿饭来的妙,不然并不知道聊什么。

“Michael,走去跳舞!”皓月跟着边晃脑袋边捉起身边的“男友”往拥挤到根本看不出还能继续进去跳舞的舞池走去。

“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吕悦悠悠的说,清风以前就搞不懂他说话总是直接还是随便,长得不错,家境优越的男生大概就是这样的自信,好像他说喜欢谁,谁就一定会接受一样,清风承认自己对这种自信就是有一种不服气。

“谢谢,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会说话。”不提问就可以终结聊天,清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学会了这般自我的生活,尽可能少的迎合。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名字。”吕悦是惊讶的,因为清风甚至想也没有想就拒绝过他。

“哦,那个时候不是吃过几次饭么。”大学时候清风还会配合大家偶尔合群,虽然那些大家闹作一团的场合,她可能是那个相对安静的人。也许这种孤冷在不懂事的年纪,是吕悦的圈子里看不到所以觉得新鲜的吧。表白的事情毫无铺垫,像个玩笑,或者说清风一直觉得是个玩笑——只是吕悦和哥们儿的一个无聊的猎奇的赌局吧,清风这么想。她并不懊恼,把她突然置于“主角”这种她完全不擅长的位置,想都没有想就笑笑拒绝了他。反正他的这种自以为男主角的属性,即使真有几分失落马上也会被别的女孩送回骄傲自大的位置的。

“那时候是我太过鲁莽,但是的确不是开玩笑。”吕悦吞了一大口酒,很后悔那个时候竟然带着一群狐朋狗友跑到清风的宿舍楼下告白,简直愚蠢幼稚至极,不是说有多丢脸,而是从清风的表现就知道根本当做一个对她很冒犯的玩笑,而更让人沮丧的是清风置身事外的样子,一点尴尬和脸红都没有。

“吕先生,十年前的事情了,还在意呢?”清风不是最耀眼的女孩,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身上最可贵的是少女的气息,哪怕是现在,执拗和清冷如十年前一样干净,这是让当年的吕悦不能忘怀的,并不是猎奇,也不是新鲜感。有的东西,珍贵到人们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

“走,跳舞去!”清风想既然来了,何必干坐着聊些有的没的想当年,当年不是空白就是尴尬。

“我不会跳舞。”震耳欲聋的音乐里,吕悦附在耳边大声说。

“没事,我也不会,跟着节拍扭就好了!”清风大声喊,拉着吕悦,让他一起跟着节拍扭。“就这样就好!哈哈!”酒精让清风放松下来,心里很久没有这样空空的让人轻松了,第四次,她想起张成,他知道自己大半夜没有回家么?

“皓月说你还没有结婚!”吕悦真是喝了酒胆子大了一般。

“但是她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么?”清风轻轻的晃动着,周围的人真的是太挤了,一下子把她涌到吕悦面前。而吕悦只是很有耐心的看着她,什么也没有回答,露出他稚气未脱的酒窝。吕悦的身型比大学的时候魁梧了,很多同期的同学都说去国外读书朋友圈变窄,多出来的时间就泡健身房注重身材管理,所以好多人就练出了一身结实的肉,清风觉得吕悦大概也是这个路线。

吕悦的确不会跳舞,哪怕他练得一身好身形,节奏感全无,清风突然有了善解人意的觉悟,拉起吕悦的手把节奏传递给他,果然他的舞步和摇摆顺畅多了。以吕悦的悟性,当然很快接上了着Pub里有如电闪雷鸣的光影和音乐。

吕悦的心里一震,清风只怕比好几年前多了风韵,不减的是她身上的少女气息,和年龄无关,大概这就叫轻盈的灵魂吧。

 

第四章

“把房间门关一下。”邓老板用听不出语气的声音对着进他办公室的清风说。一早来上班他就叫秘书传唤清风到他办公室来,清风在做Senior的时候就比较喜欢很早来上班,早来能处理一些需要独自完成的任务,组织好一天的工作,显得从容。倒不是说多爱这份工作,为一份稳定还不错的收入付出与之相衬的力气,尽量高效又保持尽可能多的自我,这就是清风对这份工作的定位。邓老板是在事务所里面最早升合伙人的人,他升合伙人的时候,清风刚升经理,一晃三年已经过去。从进事务所开始,清风就一直直接报告给邓老板,信任和默契是自然的,也有一些人喜欢有意无意的调侃邓老板对清风偏袒。知道清风早来又在这个时候找她,一定是有一些特别的话要说,清风初步判断要么是难以推脱的任务,要么是要训她一顿又不想当着别人的面。

“有事情找你商量。”邓老板把眼睛从电脑上移开,手里玩弄着清风去年圣诞节送他的签字笔,当时他送了清风一个难以捉摸价格的钱包说是奖励她把一个难搞的客户谈成了以更高的审计费续约。清风当时豪爽的收下——老板的礼物不收就是不给面,收了再给与之相当的回礼就好。结果根本查不到价格,只知道是个很小众的定制款,敢断定的是价钱很贵。最后只好放弃去查,老板摆明了不想让你知道,即使流血就让他流吧,也的确为他赚了钱不是。清风中规中矩的给他买了一只签字笔,反正他这样的笔不会少,更不至于经常带在身上,也没有任何暧昧的意思。

“老板有何吩咐。”清风摊开笔记本,拿起笔认真的坐在他面前,他的办公桌上干净的一塌糊涂,就像他这个人,从不把自己的想法轻易表现出来,像一只有野心的狮子,有耐心的迈着自己优雅的步伐,找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发动攻击。

“干嘛那么严肃?”邓老板笑,他觉得清风在对面正襟危坐像小学生一样,明明在这间公司知道最多他的私事的人是她,她却从来刻意把他放在老板位置上,说是尊敬其实是拒他以千里之外。清风看起来没有野心,而且从不随便露出锋芒,但是他知道她的潜质。不过缺乏野心确实是个问题,有的时候让他无从下手。

“老板一大早召唤,总不会是让我来浪费你时间啊,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清风也笑。

“我想说红姐手上的项目,中期审计你来跟好不好?”时机到了,邓老板向来不拐弯抹角。红姐是邓老板手下最能干犀利的项目经理,升经理比清风要早3年,其实有很大的实力最早升合伙人。在会计师事务所这种地方,早一年都是你师姐,透明的职业上升道路背后是森严的等级和严酷的竞争。清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在事务所工作那么久,很多同期的同事都很早离开,清风从来没有去关心自己是否能升经理,跟着邓老板这样一个能干的老板是她在这个严酷职场上的幸运,一路走来学会了如何对付难缠的客户,学会了用自己独特的优势和强项去带团队,学会了远离上上下下的是是非非。即使身体上辛苦,起码有一个不错的老板。清风升经理的那一年给她最大的感觉是只要能留下来都能升,其实没有什么好骄傲的,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混的江湖,但是她有她的运气。

可是跟红姐的项目,是一招险棋,因为红姐出了名的“护食”,清风有一种直觉,就是红姐不会高兴清风来接她的中期审计。红姐在接近三十五岁的时候突然宣布怀孕结婚,这种八卦在事务所这个女人多的圈子里面可以让大家翻来覆去炒很长时间,她性格急躁直爽,做事严格细致——对下属有一种家长式的控制欲,对项目有一种近乎对孩子的在乎和感情,对任何一份工作底稿有完美主义的苛求。即使远离八卦清风也听说过自己手下偶尔做过红姐项目的小朋友抱怨过在红姐手下做事情痛不欲生,甚至有红姐手下的小朋友正式非正式的表达过想要被别的经理收纳的意思。来这里工作的小朋友本身都不是太差学校出生,大部分都有一份骄傲和对完美的追求,被红姐这样的老江湖骂两次,很多人就会脆弱的开始怀疑人生。总是不被认可,怀疑自己的能力,恐惧严苛的上司和刁钻的客户,这几乎是每一期离职同事的共同理由。现在红姐临产,中期审计给清风做,年终审计她自己接回去,清风能想出红姐心中的两个担心——一个是担心客户会被清风拿走,一个是会担心清风团队的中期审计质量,不是她亲力亲为很难想象那么重要的项目她看得上谁。

“红姐的那个公司,不是我特别擅长的领域,公司的规模又那么大,甚至是红姐手上最大的项目了,我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红姐自己可有觉得好的人选?”清风决定了战术是装怂,她不想去碰这个硬石头,她喜欢收起羽翼来慢慢成长,不必揠苗助长。清风在公司有到达朋友交情的经理只有米兰达,并不是建立什么圈子或者是联盟,纯粹是两人的价值观相似,互相欣赏,包括做人做事。米兰达要比清风入世一些,做人圆润一些,她经常提点清风要提防谁,就连红姐怀孕的消息也是米兰达告诉清风的,她经常调侃清风说没有她米兰达,清风在这个复杂的社会该怎么活下去。米兰达独特的看人眼光,让清风佩服,也几乎没有判断失准的时候。不要去碰红姐的项目,这就是她们在知道红姐怀孕以后一起私下达成的共识,只是没有想到邓老板直接把这块硬骨头放到了清风面前。

“如果不只是中期审计,是把整个项目都转给你呢?”邓老板眯起眼睛打量着清风,清风觉得脊背发凉,这简直像一场毫无准备就说要提前的期末考试。

“我自觉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清风想,现在不是事务所的忙季,不是自己一个经理,没有必要事事顺从,因为邓老板手上肯定有别的牌可以打,适当的时候也可以磨砺他的期待,她不是一个那么有野心那么急着长大的人。

“清风你知道你最缺什么吗?你没有野心,你以为你只需要按部就班不疾不徐,可是只要逼你一下,你就能做到更好。”邓老板挺直后背刻意显示出一点威严,清风想笑,跟了他那么多年,多少知道点他的心思,他只是试探她,并不会强迫她。

“老板真的高看我了,我深知不进则退的道理,但是也不能一口吃一个胖子对不对。”自从揣摩透了和老狐狸的想法,清风就知道自己可以轻松出这道门假装这场谈话不存在了。邓老板早就有PlanB,他只是试探她。

“也好,难得你可以好好呆在所里过一个夏天,我也不想把你这只风筝放出去。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他重新把目光移回屏幕。

“谢谢老板。”清风起身把转移放回原位,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偷笑——她和米兰达私底下的那点小算盘尽然又奏效了。

“顺便说一句,是红姐跟我推荐你的,看好你的人不只我。”老狐狸在身后悠悠的说。清风想,红姐这个人也不简单,幸亏她清风简单到懒得揣测他们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