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升天

第一章

霞光县,芙蓉镇。

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打破了夜的宁静,干旱了很久的土地,终于迎来了泽润万物,贪婪地舔舐着那甘甜的雨水。

夏天的山城,空气总是很燥热的,加上水蒸气被蒸腾了起来,所以热得跟桑拿一样。

纪少龙骑着电动车,穿梭在这瓢泼大雨中,浑身已经湿透了。

抹了一把眉头的雨水,将车子停在了芙蓉大饭店的门口,刚刚准备离开,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说道:“这里不准停车!”

纪少龙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这里不是停车的地方吗?”

保安有些嫌弃地看着眼前狼狈的纪少龙说道:“今天不行,今天是林镇长的生日,饭店被包场了,无关的人,不能在这里停车!”

“可是,我就是来参加林镇长生日宴的啊……”

纪少龙有些无奈,在身上摸索了一遍,这才想起来,从医院急匆匆出来,把邀请函落在那里了。

看到纪少龙拿不出邀请函来,保安鄙夷地摆摆手,说道:“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干啥啥不行,混吃混喝第一名,赶紧把车给我挪走,要不然的话,我给你砸了……”

说完,一挥手,门口的其他两个保安也凑了过来。

纪少龙的脸涨得通红,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桑塔纳停在了门口,从里面下来了一个风度翩翩,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台阶下面的纪少龙,眼神动了动,喊道:“哟,这不是林镇长家的那个废物女婿嘛,怎么了?进不去了?”

刚刚呵斥纪少龙的那个保安一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马上点头哈腰起来,恭恭敬敬地喊道:“庄公子,您来了,你说什么,这个烂仔是林镇长家的女婿?”

眼前的这个庄公子,叫庄严,副镇长庄天南家的公子,也是芙蓉镇最大的企业龙湖造纸厂的厂长,换句话说,是芙蓉镇的首富。

庄严戏谑地笑了笑,说道:“可不是嘛,你们这帮保安,估计是有眼不识泰山了,这人叫纪少龙,林镇长家的女婿,不过嘛,是上门女婿,吃软饭的家伙而已……”

头发上的雨水滴落下来,纪少龙抹了一把,不吭声,今天是老丈人林远峰的五十大寿,他不想给他惹麻烦。

“你这个废物,上学的时候样样比我优秀,有什么用,现在不还是废物一个,来,你看看这是谁?”

手一招,车上下来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人,扭着屁股,走到了庄严的身边,一副扭捏妖媚的模样。

庄严的手,在那个女人的身上蹭来蹭去,好像故意是给纪少龙看的。

“纪少龙,还记得这个女人嘛,听说是你的初恋啊,现在到我手里了,你是不是生气啊?”

眼前的这个女人,叫吴洁,纪少龙刚回来那一年,就传出来他有一个初恋女友叫吴洁了,事实上,都是这个吴洁给自己贴金的,那时候的纪少龙,第一名校毕业,风华正茂,谁都说他会有一个很好的前途,吴洁主动找过纪少龙好几次,都被纪少龙搪塞开了,然后也就有了后面的传闻。

“初恋女友?我怎么不认识?”

纪少龙的脸上,都是惊讶,缓了缓,说道:“我想,你应该好好问下你的小女朋友了,是不是认识别的同名同姓的人,另外,我要告诉你,这位美女,好像之前在金龙洗浴城工作啊,搞不好,你的连襟很多哦……”

“你……”

庄严好像一下子被噎住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本来是想奚落一下纪少龙的,这下自己倒有些丢人了。

“庄公子,你别听他胡说,我没有……我没有……”

吴洁想要解释,庄严丢了面子,哪里还听她的解释,用力在吴洁的腰部握了握,弄得吴洁生疼,可是又不敢叫出来,看来,庄严是把心里的怒气,都撒在了她的身上。

啐了一口,扭头便走了进去。

既然是林镇长的女婿,几个保安也是知趣,不再为难他了,他刚刚走进大门,就听到背后的保安议论道:“林镇长的女儿林芷晴,可是咱镇子上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啊,怎么会嫁给这么一个废物啊?”

另一个保安神神秘秘地说道:“你没听说啊,林芷晴的奶奶病重,算命的说要用结婚来冲喜,还要一个八字特别合的人,于是花了十五万,招了这么一个上门女婿,可惜啊,结婚后的第三天,林家老太太就过世了,这婚姻啊,名存实亡的,说是女婿,其实在林家连条狗都不如。”

这样的话,纪少龙自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结婚两年,婚姻的确是名存实亡,若不是为了姐姐的病,今天这样的宴席,他根本没有心思会来。

纪少龙刚刚进去,一个身影,也从车上走了下来,刚刚酒店门口的那一幕,他全部看在了眼里,此人一身得体的西裤衬衫,擦得很亮的皮鞋,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纪少龙的背影,眼神里面很复杂。

“侯副书记,您来了!”

看到这个年轻人,几个保安都点头哈腰了起来。

他只是微微颔首,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侯青山,芙蓉镇党委副书记,年龄跟纪少龙一般大,却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两年,有人说,他是镇党委书记的接班人,也有人说,他以后会调任到县里去,众说纷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他前途无量。

不光前途可观,为人也是低调隐忍,在芙蓉镇,也算是厉害角色,年轻的厉害角色。

纪少龙推开了那扇富丽堂皇的大门,本来有些吵的宴会厅里,十几桌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最中间的位置,站着一个女人,乍眼看去,我见犹怜,无论是长相,气质,身材,都属于一流,芙蓉镇是个偏远乡镇,人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偏偏却孕育出了林芷晴这么一个大美人。

本来林芷晴是在跟庄严说话的,一看到纪少龙推门进来,皱了皱眉头,踏着款款的身姿,主动走了过来,鄙夷地说道:“我提前半天给你打了电话,跟你说了,新上任的县委丁书记要过来,你还跟我穿成这样,你还嫌给我丢人不够吗?”

“林……芷晴,我……我姐姐的病情又严重了,我……”

当初,若不是为了那十五万救命钱,纪少龙说什么也不可能做这个女人的上门女婿,可是,这十五万,远远填不上姐姐白血病的这个无底洞,医院昨天开始就催着缴款了,纪少龙能用的钱都已经用完了,现在口袋里,连十块钱都掏不出来,他这次之所以来参加这个宴会,其实就是想跟林芷晴借钱的。

话还没出口,就被林芷晴打断了:“我不管你什么理由,就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都做不好,难怪他们都说你废物,在我看来,你还真是个废物!”

说完,从纪少龙的身边擦肩而过,一个背影都没有留下,去门口迎接客人去了。

林芷晴一走,庄严的皮鞋声已经到了耳边,猥琐地嗅了一下鼻子,对着纪少龙说道:“听说两年了,你还没跟林芷晴同房过呢?这样的极品女人,估计也只有我庄严能驾驭得了了。”

想当年,庄严也是林芷晴的裙下之臣,本来以为志在必得,谁能想到,林芷晴跟纪少龙结婚的消息,一下子把他给打懵逼了,嫁给谁不行,居然嫁给了他最讨厌的纪少龙,这就真的是忍不住了。

经过侯青山身边的时候,侯青山很礼貌地跟林芷晴点了点头,林芷晴也是对着他微微一笑,两人不发一言,却好似说了很多。

第二章

“纪少龙,你要借钱啊?我可以借给你啊,你要多少啊?”

庄严显然是刚刚听到了他跟林芷晴的对话。

姐姐纪菲明天要化疗,医生说到明天早上再不交钱,就只能把他们赶出去了,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姐姐的命,就保不住了。

“我要五万!”

为了姐姐,纪少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谁能借给他钱,他就能救得了姐姐。

整个宴会厅里的人,几乎都听见了,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对着纪少龙指指点点。

他故意大声说道:“要多少钱?”

“五万!”

“五万啊?不多不多,不过呢,钱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看在咱们大学同学还是一个寝室的份上,不帮你也说不过去,就这么直接给你呢,我心里也不舒服……”

说完,他朝着吴洁招招手,接过了一个黑色的大皮包,从里面一下子掏出了五沓钱,放在了地上,然后指着桌子说道:“我也不为难你,如果你能不用手,将地上的钱放到桌子上,这钱就是你的了,而且我一分钱不要你还。”

不能用手,只能用嘴了,庄严的意思很简单,他想让纪少龙像狗一样跪在地上,然后将地上的钱,一沓一沓叼起来,让纪少龙在所有人的面前出丑。

纪少龙环顾了一下四周,整个宴会厅,上百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这可是林镇长的五十大寿,来的人,都是芙蓉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纪少龙真的把地上的东西给吃了,那丢的不仅仅是他的脸,还有林远峰的脸。

但是,如果他要的话,那姐姐的命,就保不住了。

权衡之下,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蹲了下来,指着那沓钱摇了摇头,说道:“庄严,我做不到,但是如果这些钱放在桌子的中间,我能不用手把他们放到地上去!”

庄严狡黠的眼神动了动,看了看那张大圆桌,放在桌子的中间,纪少龙是不可能用身子去蹭下来的,还是只能用嘴,反正只要让他出丑,这钱就花的值。

打了一个响指,主动蹲了下来,将那五沓钱,整齐地摆放在了桌子的中间,戏谑地说道:“来吧,下面看你表演了。”

纪少龙微微一笑,直接走过去,把钱拿了过来,对着庄严说道:“你看,我没用手,就将钱从地上拿到了桌子上,所以,这五万块钱,是我的了。”

全场爆发出哄堂大笑。

“你……你耍赖……”

庄严气得吼了起来,纪少龙扬了扬手里的钱,说道:“庄公子,现场这么多人,你说过你的话,可别反悔啊,庄公子一言九鼎,要是为了这五万块钱丢人,太不值当了。”

庄严还想说什么,被身后的人拉了一下,转身一看,居然是侯青山。

趁着没人注意,侯青山在庄严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庄严得意地笑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对着所有人说道:

“我庄严,哪里是会耍赖的人,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这位同学,不对,应该是林家的乘龙快婿,想必在场的诸位,大多数都是认识的,纪少龙,远京大学的高材生,我的同班同学,我记得当年在远京大学,有位老教授说过,古有诸葛卧龙,今有霞光少龙,你们不知道,那个时候的纪少龙,有多风光,有多牛逼……”

庄严说的是实话。

远京大学是国内最顶尖的高等学府之一,而纪少龙,凭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这所大学,大学四年,纪少龙便是远京大学的神话。

远京大学有一位知名的老教授,是说过这句话,他甚至还说过,得少龙者得天下,虽然是有些夸张,但是足以证明,当年的纪少龙,是何等的一位风云人物。

可惜,为了姐姐的病,纪少龙回到了芙蓉镇,考了当地的公务员,算起来,今天应该是出面试结果的日子。

“想必大家都听说过《伤仲永》的故事吧,这个纪少龙呢,跟里面的仲永也差不多,读书的时候是神话级的人物,好像在远京的大学的时候,有人送他一个外号,叫卧龙,现在看看,不过是一条毛毛虫而已。”

“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被庄严的话给逗笑了,而纪少龙的,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起伏,这样的话,他已经听得太多太多了。

“林镇长来了”。

有人突然喊了一声,全场的喧哗,顿时安静了下来,林远峰一家人,出现在了门口。

走在最前面,也是刚刚说话的那个人,便是芙蓉镇镇长林远峰,挽着他手臂的,正是林远峰的妻子,镇计生办主任沈雪琴。

本来是林远峰的大寿之日,谁能想到,自己家的女婿,居然被众人围着哄笑,林家人的脸面,本来应该是兜不住的,可是在林家人的眼里,看着地上的纪少龙,分明是在看一条狗。

纪少龙根本不理睬这些,他将钱强行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搞得鼓鼓囊囊的,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低着头想要走出宴会厅。

“等一下!”

身后传来的,是沈雪琴的声音,她一脸严肃,看着根本没有回头的纪少龙,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当初你跟我们家芷晴结婚,是给老太太冲喜的,结果老太太还是死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所有的亲朋好友也都到场了,我替芷晴宣布一声,你们两个的婚姻,就此结束了,明天有空,去一趟民政局,把离婚证给办了。”

纪少龙的嘴唇动了动,他的眼前,正是林芷晴,此时的林芷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门的旁边,好像所有的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林芷晴,这也是你的想法吗?”

纪少龙终于开口问道。

没等林芷晴开口,沈雪琴走到了他的旁边,说道:“纪少龙,我们林家养了你三年,当初也帮你安排过工作,你姐姐的病,也是我们花钱治的,事到如今我们林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就是那扶不起的阿斗,也没资格再质问我们家芷晴什么了。”

纪少龙冷笑了一下,今天是林镇长的五十大寿,有些话,他真的是不愿意说出口,所谓的养了三年,纪少龙在林家,根本没住过几天,也没吃过几顿饭。

所谓的安排工作,就是给他一千块钱一个月,让他在林家打扫卫生,比起保姆来还不如。

姐姐的病,除了那结婚冲喜的十五万,他们没有拿出过一分钱。

无非是在这么多外人的面前,博一个好名声罢了。

“行,我知道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刚要离开,庄严大声喊道:“慢着!”

纪少龙站住了脚步,只见庄严又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有一个好消息,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要告诉你,你知道今天县委丁书记为什么要过来吗?因为他是过来看我的,我是新任的县委第一秘书,听说你也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对于这个结果,纪少龙,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庄严的脸上,充满了得意。

第三章

纪少龙不动声色笑了笑,说道:“你很自信嘛,但是我猜,结果不会如你想得那么乐观哦。”

“哈哈哈,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可是没办法,谁叫我比你优秀呢?当年的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里,当时我就发誓,别看你现在跳得欢,总有一天,我庄严是要超过你的,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现实,你明白了吗?”

一边咬牙切齿地重复着最后的那几句话,一边伸出手来,在纪少龙的脸上重重拍着,他的身后,传来一阵奚落的声音。

纪少龙咬着牙,说道:“庄严,这几巴掌,你怎么打的,有朝一日,我一定加倍给你打回去,我纪少龙说到做到!”

“哈哈哈,不是我小看你,过了今天,我就是县委第一秘书了,你想扇我,这辈子别想了。”

“庄公子真的是年少有为啊……”

“庄副镇长,这要当了丁书记的秘书,那是前途无量啊,恭喜了啊……”

这些话都是对庄天南副镇长说的,他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就连林远峰的脸上,也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不管怎么说,庄天南是他的亲信,林庄两家的关系,是经得起考验的,庄严做了这个第一秘书,林家也就多了一个政治资本。

眼前的热闹,跟纪少龙一点关系都没有。

刚刚转身,却见大门口突然热闹了起来,,众人簇拥着一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男人,闹哄哄地走了进来,就连一直不说话的林远峰,一看到此人,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挡住路的纪少龙,堆着笑脸就迎了过去。

“丁书记,欢迎欢迎,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亲自去接您!”

五十岁的林远峰,在芙蓉镇,也算是横行霸道惯了,连镇党委书记冯树垚都不放在眼里,却对眼前的这个人卑躬屈膝,那点头哈腰的模样,像极了平时围着他的身边人。

那个白衬衫的男人,走进了宴会厅,眼睛逡巡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角落里纪少龙的身上,眼睛没来由亮了一下,转瞬又恢复了正常,回到了眼前林远峰的身上:“林镇长,手下的人兜不住话,来芙蓉镇选秘书的事情,还没怎么着呢,就闹得沸沸扬扬了,正好逢着你大寿,过来讨杯酒喝,你应该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我过个生日,丁书记能亲自来参加,那是鄙人的荣幸啊,怎么会介意呢,来来来,丁书记,请上座!”

纪少龙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林远峰这样,至少在芙蓉镇,这是首次。

眼前的人是谁,已经呼之欲出了。

丁世海,霞光县刚上任的县委书记。

老书记一个月之前宣布退休,本来谁都以为,县长冯国涛会顺利接班的,谁也没想到,国家级贫困县,居然空降了一个一把手,关键这个一把手,还是从首都远京直接空降下来的,霞光县历史上,这是绝无仅有的。

在此之前,丁世海在远京的某个区担任正处级干部,这次虽然是平调,但是从远京那样的地方,调到这样一个山沟沟的偏远县城里,实际上算是降级了,更让人吃惊的是,来这样的地方,居然是他主动申请的,算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太符合常理。

在众人的簇拥中,丁世海被请到了整个宴会厅的上座,跟林远峰一样,芙蓉镇的“上层”自然一个个都很惶恐,心里都暗暗感慨,这次参加林镇长的生日宴,算是来对了,谁能想到,新上任的县委一把手,居然主动上门庆生。

这让林远峰的脸上,也相当有光!

眼瞅着这样的机会,一旁的庄严,整理了一下衣服,主动端了一杯茶,送到了丁世海的面前,恭敬地说道:“丁书记,请喝茶!”

丁世海眼神在庄严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微笑着点点头,说道:“这位就是庄副镇长的公子对吧,参加了今年的公务员考试,成绩不错,听说还开了一个造纸厂,年少有为,年少有为啊……”

这一句“年少有为”,让庄严有些飘飘欲仙了,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了。

林远峰马上说道:“庄严这小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机灵得很,是个好苗子,希望到了丁书记的手里,一定要好好培养。”

林远峰之所以现在给庄严说好话,也是打个伏笔,毕竟庄严当上了丁书记的秘书,以后还有不少事情,指着他去办呢。

“你怎么还不走?难道要我找人请你出去吗?这样高级别的宴会,是你这种下等人待的地方吗?”

说话的,是林芷晴的堂哥林猛,怒气冲冲地瞪着纪少龙。

纪少龙也是刚刚反应过来,将手里的钱掖了掖,刚要走出了宴会厅的门,却听到丁世海大声说道:“林镇长,一个生日,搞这么大的排场,在这个贫困县,你估计是第一人啊。”

这句话一说,整个宴会厅一百多人,所有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林远峰的心里,也跟着揪了起来,官场上讲话,从没有废话,一言一行,都值得推敲,林远峰一下子有些拿捏不准,这个新上任的一把手,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哈哈哈,林镇长不用紧张,毕竟是五十岁生日,听说林镇长在芙蓉镇干了二十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这次不请自来,一是给林镇长庆生,凑个热闹,二是亲自看一眼我的秘书,毕竟是我的身边人,多少我要把把关的。”

这句话,让林远峰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缓和了下来,好似到鬼门关走了一遭,额头上的汗,都快滴落下来了。

却也让庄严的心脏,激动了起来,丝毫不客气地把林远峰拽到了自己的身后,说道:“丁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丁世海的脸上,带着诡秘的笑容,却没有应庄严的话。

反倒是目光穿透了人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捧着钱的纪少龙,而此时,纪少龙的目光,也恰好从人群的缝隙中,与丁世海撞击在了一起。

明明眼睛就看着纪少龙,嘴里却问道:“你们镇上,是不是有个年轻人,叫纪少龙,听说跟林镇长,还是有点关系的。”

林远峰还没开口,一旁的沈雪琴马上凑过去说道:“丁书记啊,你说的我们家的那个废物女婿啊,哎,我们林家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招上门了一个废物,现在想想,心里还是难受啊……”

“女人家家的,这么丢人的事情跟丁书记说什么?”

林远峰有些生气了,将沈雪琴往后扒拉了一下。

丁世海的脸上,出现了深邃的微笑,淡淡说道:“本来啊,冯县长是给我推荐了一个秘书,应该就是庄严吧,可是我这个人有个喜好,不太喜欢别人推荐的,就是喜欢自己看中的,今年的公务考试中,有个人我很喜欢,所以过来看看,他好像就叫纪少龙。”

一语惊四座。

所有的人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被丁世海的这句话,震惊到了。

尤其是庄严,本来是满脸笑容等着丁世海宣布的,没想到,他居然不是秘书的人选,那笑容僵硬在脸上,很是难看。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丁书记,你是不是搞错了?”

庄天南似乎也不太相信这个决定,一再询问,要知道,儿子成为丁书记秘书的事情,自己的人早就跟自己打过招呼了,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到了现在,突然变卦了?

只有站在门口,与丁世海对视的纪少龙,对这个任命,好像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丁世海站了起来,走到了纪少龙的面前,细细得打量了一下他,问道:“纪少龙,对于这个结果,你好像没有一点波澜嘛。”

纪少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说道:“今天是公务员面试出结果的日子,感谢丁书记亲自过来,告诉我这么一个结果。”

“走走?”

“走走!”

两人好像多年熟悉的朋友一样,丢下了众人,并肩走出了宴会厅,留下一百多个傻眼的宾主,好像吃了黄连堵在喉咙一样,又苦涩,又窒息。

只有坐在角落里的侯青山,对这个结果,跟纪少龙一样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他将杯子里的饮料一饮而尽,喃喃说道:“看来,本土势力跟这个空降书记的战争,要开始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县委第一秘书,也就是县委书记身边的人。

别小看了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一把手要下发什么命令,或者面见什么人,都是需要通过秘书的,这么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岗位,却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点也不夸张。

“老头子,我是不是听错了?”

沈雪珍在一旁嘟哝了一句。

林远峰显然还在刚刚的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很长时间,嘴巴有些哆嗦地说道:“这下糟糕了,咱这几年,对纪少龙……”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在座的各位,谁不知道,林家是怎么对待纪少龙的。

沈雪珍问道:“那明天他跟咱芷晴离婚的事情……”

“啪”

当着众人的面,林远峰一个耳光扇在了沈雪珍的脸上,吼道:“没有见识的女人,都是你说要什么离婚离婚,现在好了吧,我看一会你怎么收场?”

沈雪珍捂着脸,有些委屈,用很轻的声音说道:“是你说侯青山喜欢咱闺女,倒不如撮合了这么一件好事,可以把侯青山拉拢过来,成为我们的人……”

芙蓉大饭店的门口,是一个很大的花园。

芙蓉镇的经济,在整个霞光县并不怎么样,但是这个大饭店,却如此奢华,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两人个身影差不多一般高,欠了半个身位的,便是纪少龙,说是并肩,实则高低有序。

走到了一个凉亭,各自坐了下来,因为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的缘故,空气显得特别好。

深呼吸了一口气,丁世海问道:“你好像对成为我的秘书,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纪少龙微微一笑,看着丁世海,说道:“丁书记来霞光县,一个避难而来,其二,不正是因为找我吗?”

第四章

丁世海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波动,可是心里,却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被洗礼,他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可是远在这个穷乡僻壤的纪少龙,居然言中了。

顿了顿,问道:“那你怎么看?”

纪少龙说道:“令尊之事,暂时无解,丁家乃是远京四大家族之一,底子厚,暂时蛰伏,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你来到霞光县,并不是明智之举,县长冯国涛经营了十几年,老书记在位的时候,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你这么一个空降之人,虽然有远京的背景,但是这里山高皇帝远,想要施展一番拳脚,并非易事。”

丁世海略有沉思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毕竟是一把手,假以时日,逐个瓦解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纪少龙微微一笑,说道:“远京的环境,跟霞光县有很大的不同,霞光县好比一块蛋糕,被冯国涛牢牢握在手里,上到常委,下到乡镇,都是他的亲信,就好比林远峰,掌握着芙蓉镇的大权,却也是冯国涛的人,命令得不到执行,即便你是一把手,也只是光杆司令,从下至上,不如从上至下,搞定常委,或许要比搞定这些乡镇干部,容易太多!”

纪少龙话锋一转,说道:“今天看似丁书记打了庄严一记耳光,实际上,丁书记打的并不是庄严或者林远峰的脸,而是直接向冯县长宣战了,因为丁书记很清楚,芙蓉镇势力的背后,就是冯县长,虽然很解气,还是莽撞了一些,太早表明直接的意图,对你这个新上任的一把手,并不是很有利的事情。”

这句话,让丁世海想了很久。

终于,他一拍大腿,略有兴奋地对着纪少龙说道:“难怪陈教授说,得少龙者得天下,纪少龙,从现在开始,若你能好好辅佐我,在霞光县,只要我在一天,你的腰杆子,永远都是硬的。”

本以为这样的一句话,纪少龙听了会很开心,却没想到,纪少龙说道:“丁书记,选择这样的一个场合出现,想必丁书记早就算计好了,我纪少龙现阶段别无他求,只要我姐姐的病得到妥善治疗,我必会帮你在霞光县站稳脚跟,至于以后,就看我们有没有这个缘分了。”

话里有话,只有一个意思,就是现在是你丁世海选择了我,我会不会选择你丁世海,还未可知,需要时间来证明。

好一个纪少龙,面对丁世海,居然不卑不亢,三言两语之间,便把时局分析得很透彻了,而且还是相当有性格的一个人,丁世海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心里波澜万丈,当初一直认为远京大学的陈教授是夸张之言,现在看来,已经信了八分了。

掏出了手机,走到一边,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五分钟后,告诉纪少龙,他姐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明天会有人从远京赶过来,将纪菲接到远京最好的医院去接受治疗,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他担心了。

身为远京四大家族之一的丁家,虽然已经家道中落,实力远不如从前,可是想要安排一个病人,还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两人重新走进宴会厅的时候,整个宴会厅一百来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庄严鼓着掌,首先走到了纪少龙的面前,脸上都笑开花了,在纪少龙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兴奋地说道:“老同学,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前途无量,你是谁啊,当年远京大学的风云人物啊,意料之中,意料之中啊……”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半小时前,庄严奚落纪少龙的事情,众人还是历历在目,这边纪少龙当了县委第一秘书,立马翻脸,果然比起翻书来,还是逊色了一筹。

纪少龙冷笑了一声,问道:“刚刚,你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

庄严的脸上,一丝慌张转瞬即逝,舔着笑脸说道:“那不是咱同学之间开个玩笑嘛,林镇长生日,我们逗个乐子,让大家开心开心,没有恶意的。”

纪少龙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是玩笑,我也不介意了,这五万块钱,我暂时不需要了,还给你吧。”

听到说纪少龙不介意了,庄严暗暗吁了一口气,将纪少龙伸过来的手又推了过去,说道:“没事没事,不着急,你先用,咱都是同学,不计较这些!”

谁也没想到,纪少龙手里的钱,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居然直直地掉在了地上,纪少龙惊讶地说道:“哎呀,不好,手一滑,钱掉了。”

“我来捡,我来捡……”

庄严也算是识趣,马上低下身来捡钱,手刚要碰到钱,纪少龙马上说道:“慢着,我说过可以用手了吗?”

庄严一愣,刚刚的一幕,又油然心中了。

眼神里闪现过一丝狠戾,转身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芙蓉镇的副镇长庄天南好像没看到一样,故意转过了身子,再看林远峰,也咳嗽了一下,装作没注意。

刚刚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现在似乎都不敢说什么了。

“怎么了?老同学,不是开个玩笑,给大家助助兴嘛,难道只能你开我的玩笑,我不能开你的玩笑?”

纪少龙反问道。

庄严现在是上下为难了,做吧,自己在芙蓉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么一来,估计面子就没了,可是不做吧,眼前的人是新任的霞光县委第一秘书,以后给他穿小鞋的机会多得就是。

“哪里……哪里……”

权衡利弊之下,还是一咬牙,跪在了地上,用嘴巴,把钱给叼了起来。

叼起一沓,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又跪了下去,如此反复了五次,才将五沓钱,全部“捡”到了桌子上。

等到庄严做完了这一切,纪少龙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走到了林远峰所在的那张桌子的前面,看着他熟悉又陌生的林家人,尤其是站在沈雪琴背后的林芷晴,好像有些畏惧一般,故意闪躲着他的眼神。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一张桌子上,想到了刚才发生在庄严身上的事情,谁都在猜,一朝逆袭的纪少龙,会对林家做出什么来。

他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对着林芷晴亮了亮空杯子,说道:“从现在开始,我纪少龙,跟林芷晴之间一刀两断,再无瓜葛,此酒为证。”

沈雪琴一听,马上着急了,主动凑到了纪少龙的身边,说道:“女婿啊,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小两口吵吵闹闹,也是正常的,别动不动就提离婚,床头吵架床尾和对吧?”

说完,伸手拽了拽林芷晴,想让她说句话。

第五章

林芷晴也是脾气倔,拽了几下,不为所动,始终没有走上前,跟纪少龙说一句话。

纪少龙用手擦了擦嘴边的酒渍,又看了林芷晴一眼,转身就这么离开了。

她就呆呆地看着纪少龙离开的背影,眼眶没来由地,突然就有些湿润了,谁也不知道,她因为什么悲伤,按理说,跟纪少龙结束,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才对。

结婚三年,两人之间的交流其实很少,当初刚刚结婚的时候,为了宽慰奶奶的心,两人共处一室,待了三天,这三天时间里,她睡床,纪少龙打地铺,即便是这样,也没有好好交流过。

明明对纪少龙是没有感情的,可是为什么当他放下酒杯的那一刻,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一场本该热热闹闹的五十大寿生日宴,就这么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大早,纪少龙去县委办理了就职手续,有丁书记亲自打了招呼,整个程序,就变得简单多了,再说了,以后丁书记身边的人,谁还不给几分薄面?

上午十点,从远京过来的人给纪菲办理了出院手续,纪菲会被救护车送到机场,然后安排好飞机,直达远京,那边已经有救护车在等着了,有丁家的人亲自出手,整个流程,不会有一点纰漏。

当纪菲被抬上救护车,正要开车的时候,纪少龙赶到了,姐弟两个说了一番话,才挥手告别,纪少龙最大的牵挂,终于放下了,接下来,他要好好做事情了。

刚刚走出医院的大门,纪少龙便被一伙人给拦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光头,脸上一堆横肉,身后跟着几个小弟,一个个身上都是左青龙右白虎的。

“纪少龙,你特么的也躲了我四五天了,总算给我找到了,怎么着,欠我的钱,不打算还了吗?”

光头抽出了一根烟点上,仰着头,对纪少龙说道。

大概半个月前,纪少龙因为姐姐化疗的事情,去大伯纪明正的家里借钱,没想到被表姐给轰了出来,还说,以后他们家,就没有纪少龙这么一个亲戚了。

当时姐姐纪菲急需化疗的钱,没有办法,纪少龙只能找到了当地有名的虎哥,跟他借了高利贷两万块钱,说好用十天的,可是姐姐的病就是一个无底洞,化疗费都不够,那还有钱还给虎哥。

“虎哥,你再宽限我几天,我现在找到工作了,很快就能还给你了。”

毕竟自己欠钱理亏,纪少龙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所以说话,还是好声好气的。

“你要不是林远峰那货的女婿,老子才不会叼你,你现在立刻马上把钱还给我,一共八万块钱,你今天少还一分,我弄断你一根手指,你自己看着办!”

虎哥一脸横肉,将纪少龙推到医院的围墙上,怒气冲冲地吼道。

纪少龙问道:“不是说好利息一万的嘛,怎么变成八万了?”

“你按时还,利息就是一万,你若不按时还,拖一天利息一万,现在是第五天,八万块钱,赶紧给我拿出来,要不然的话,我把你姐姐从医院里揪出来,给我兄弟们乐呵乐呵,怎么样?”

说到后面,语气有些猥琐了,他身后的那四五个人,也跟着猥琐地笑了起来。

侮辱谁都行,就是不能侮辱他的姐姐,那是他的命!

纪少龙一下子就有些愤怒了,挥起一拳,朝着虎哥的肚子就砸了过去,只听见噗通一声,刚刚还吆五喝六的虎哥,蹲在地上,脸色惨白,额头上的汗水,立刻就冒了出来,整张脸憋得扭曲在一起,更加难看了。

“混蛋……你……敢打我!老子今天让你……你走,我就不叫虎哥……哥几个,给我揍!”

身后的几个小弟,也是龇牙咧嘴地冲了上去,所谓好虎架不住群狼,双拳难敌四手,起初纪少龙还能招架住,可是仅仅十几秒钟,他就被打倒在地,只能抱着头挨揍了。

围观的人早就很多了,有好事的人,在打架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报警了,纪少龙身上挨了十几拳之后,远处有了警笛声。

看到警车来,虎哥似乎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定了定神,长吁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时候,警车已经在旁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一杠三星的中年警察,身后跟着一个小民警,一个辅警。

这个时候,那帮小弟才停止了殴打,站在了一边。

那个中年警察,皱着眉头,走到了虎哥的面前,问道:“怎么回事?”

虎哥舔着笑脸,对着那个中年警察说道:“范副所长,您亲自来了啊?没啥大事,有个家伙欠钱不还,还对我先动手,我们这属于自卫。”

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虎哥还是靠近了那个范副所长,从口袋里不知道掏出了什么,塞进了范副所长的口袋里,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被躺在地上的纪少龙,尽入眼底。

范副所长自然知道虎哥这是什么意思,两人也算是老朋友了,眨了一下眼睛,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合理合法要账,既然是他先动手的, 我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下次一定要注意,知道了吗?”

虎哥一听,满脸堆笑,点头哈腰说道:“是是是,范副所长教训的是,我张虎以后一定照办。”

然后指了指地上的纪少龙,问道:“那这个家伙怎么办?”

范副所长白了他一眼,说道:“既然他是先动手打人,行政拘留肯定是少不了了,人我先带回去,你有个去补个笔录。”

说完,朝着纪少龙打了一个响指,身后的两个警察,把纪少龙从地上拽了起来,戴上了手铐,押上了警车。

警车呼啸着离开了。

这样的事情,在霞光县,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毕竟是偏远的小县城,乌烟瘴气的事情,也是明里暗里写得明明白白,毕竟山高皇帝远,老百姓们,见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摇摇头,算是自认倒霉了。

第六章

城东派出所的审讯室里,纪少龙被铐在了审讯椅上,手上戴了手铐,脚上戴了脚镣,好像一个重刑犯一样。

在路上的时候,他一再辩解,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坐在身边的那个辅警,还在他本就疼得厉害的肚子上又送了一拳,这一拳,让纪少龙彻底放弃了争辩。

一晃,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就被丢在那里,不闻不问,没有东西吃,也没有水喝,加上腹部的绞痛,纪少龙都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觉了。

门吱呀一声,突然被推开了。

换了一身便装的范清风走了进来,把门给带上了。

按理说,审讯是需要同时两个警员在场的,可是却只有范清风一个人走了进来。

“刚刚我调取了一下你的档案,没想到,你还是芙蓉镇林镇长的女婿。”

有些不经意地把手里的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盯着纪少龙,好像是在看他的反应。

纪少龙咳嗽了一声,微微说道:“已经不是了,我们昨天晚上,就已经说好离婚了。”

范清风故作惊讶地说道:“离婚了?那太可惜了,如果你还是林镇长的女婿,多少面子我都会给你一些的,可惜啊,你们要离婚了,那就怪不得我了,这是欠条,你签个字,打个电话,叫家人把钱送过来,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他将桌子上的一沓纸,放在了纪少龙的面前,纪少龙瞟了一眼,欠条的金额,已经从当初的两万块钱,变成了现在的八万。

纪少龙冷哼了一声,看着范清风,问道:“现在的派出所,也负责给这些放高利贷的要账吗?”

范清风对这样的话,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出来,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那张纸,淡定地说道:“这你就不要管了,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不然的话,这个门,你就出不去了。”

虽然语气不重,但是满满的威胁成分在里面。

纪少龙说道:“范副所长,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签的,该我给的三万我会给,但是这八万,多一分我都不会还。”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对吗?”

“范副所长的敬酒和罚酒,我都不敢吃,如果范副所长是想从这笔债务中拿一点回扣的话,我劝你就别想了,有些钱,拿了是要烫手的。”

其实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即便纪少龙不说出来,范清风也不怕他知道,毕竟也不是第一干这件事了,说上面一句话的时候,其实纪少龙已经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了,可是他转念一想,心里有了计划,才把那句话说出了口。

“混蛋!”

咒骂了一声,手里的那份文件夹,就朝着纪少龙的脑袋砸了过去,啪嗒一声,在空荡荡的审讯室里回荡。

“小子,别说你现在不是林镇长的女婿了,就算还是,我范清风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你真以为你这个废物女婿的名号,我没听说过嘛,今天不教训你一下,恐怕我就不姓范了。”

说完,拉开了审讯室前面桌子的抽屉,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杂志出来,在纪少龙的面前晃了晃。

纪少龙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知道范清风要干嘛了。

“范清风,我警告你,有些事情不要做,要不然,你肯定会后悔的,你明白了吗?”

这话里,警告的意味十足。

范清风冷笑了一声,说道:“在霞光县,还真没人敢跟我说这样的话,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范清风怕过谁,跟我来这套?”

说完,怒气冲冲地走到了审讯椅的旁边,一个插销一拉,那张审讯椅,居然直接躺了下来,纪少龙被固定在上面,想要挣扎都是徒劳的。

范清风将杂志放在了纪少龙的肚子上,然后朝着杂志,重重一拳打了下去。

这是今天一天,纪少龙肚子上挨的第三拳了,也只有这一拳,才是最重的,之所以垫上杂志,那是因为这样一拳下去,腹部不会形成淤伤,即便你送到某些专门的鉴定机构去检验,也不能检查出任何外伤出来。

只感觉整个肚子里,都开始翻江倒海了,好像所有的内脏都搅在了一起,额头上的冷汗,也是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全身开始痉挛了起来,连嘴唇,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惨白的颜色,一点也不会比虎哥的那一拳好受多少。

看到纪少龙的样子,范清风居然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嘴硬的人,身子骨也比较硬呢,没想到,也是一条弱鸡吗?小子,你要是聪明一点,把字给签了,哪里还用这么受罪啊?”

“你会后悔的!”

纪少龙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把这句话吐了出来。

“哈哈哈,后悔,你想多了吧,我就是现在放你出去,你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来吗?”

说完,他抄起桌子上的那份欠条,问道:“这个字,你签不签?”

“不签!死也不签!”

“行,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了。”

“噗”“噗”“噗”……

连续四五拳打了上去,纪少龙只感觉从腹部延伸出来的疼痛,已经让他有些抽搐了,连嘴巴里的水都被打得吐了出来,眼神迷离,全身上下,除了疼,就是疼,连同意识,都在昏迷的边缘徘徊了。

范清风喘着粗气,用尽全力的五拳,让他也有些累,说道:“你……你签字不签字?”

纪少龙说道:“我……我不签字!但是……我可以打电话,让家里……家里送钱过来……”

本来是弓着身子的,一下子站立了起来,在纪少龙的脸上狠狠拍了几下,说道:“这就对了嘛,早这样干,一点事情都没有。”

说完,把他的手机,递给了纪少龙。

纪少龙拨了一个号码出去,说了几句之后,便把电话给挂断了,对着范清风说道:“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他们就会把钱给送过来!”

范清风冷笑了一声,将他的审讯椅放正,坐在了纪少龙的对面,点了根烟,狠狠抽了一口,翘着二郎腿,一副得意的样子。

“年轻人气盛可以理解,但是也要看看自己的背后有没有人,有没有那个实力骄纵,吃一次亏,也是对你成长的帮助,这年头,嘴硬屁用没有,拳头硬,才是真的硬。”

打完了人,居然讲起了大道理来了。

第七章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子,纪少龙腹部的疼痛,开始缓解了一些,而范清风,也是一直在不停地看手表,有些着急,也有些兴奋,着急是能理解的,至于兴奋嘛,不用说,他帮虎哥要钱,虎哥肯定是要给他回扣的,八万块钱的回扣,应该是少不了的。

“已经十五分钟了,你的家人还没来,你是在耍我吗?”

范清风拍了一下子桌子,刚站起来,审讯室的门打开了,之前把纪少龙带来的那个辅警探头进来,看着范清风说道:“范副所长,陈所长找您。”

所谓的陈所长,便是城东派出所的所长,陈连军了。

“这么关键的时候找我干嘛,跟他说一声,我过十分钟再去。”

范清风有些生气。

可是那个辅警说道:“陈所长好像很生气,叫你马上去一趟,不光是陈所长,还有……”

范清风一拍桌子,打断了他的话吼道:“老子说话你听不懂是吧,我说十分钟就十分钟,再啰嗦,我……”

抬起脚来,就要踹那个辅警,把他吓得啊,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范清风又看了一下手表,看了看纪少龙,说道:“我再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你这边要是不到位,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纪少龙微微一笑,说道:“恐怕,我的人已经在外面了……”

范清风刚要问,门又打开了,他头都没有回,吼道:“我再说一遍,别打扰我,谁特么再进来,我一定不客气了。”

门口站着不少人,范清风背对着他们,自然是看不到的,但是纪少龙看得那叫一个清清楚楚,为首的一个,看起来五十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是很胖,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站在那里,不怒自威的感觉。

他的身后,站着不少警察,为首的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便是城东派出所的所长,陈连军。

“范清风,我看你是昏头了,不想干了对吧?”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范清风顿时感觉气氛不对,这个声音……

一回头,一下子愣住了,大概愣了有两秒钟的样子,立马一个挺身敬礼,喊道:“刘局长好。”

眼前这个胖乎乎的人,正是霞光县副县长,霞光县公安局局长,刘猛。

刘猛的眼神,落在了纪少龙的身上,指着他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范清风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报告刘局长,这是一个街头斗殴的小子,被我给抓回来了,我正审讯呢……”

刘猛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了一眼陈连军,陈连军马上会意,赶紧跑了上去,把纪少龙身上的手铐和脚镣解开了,轻声问道:“纪秘书,您没事吧?”

纪少龙动了动手臂,还是一阵阵生疼,不过还是摆摆手,说道:“我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我看霞光县的警察系统,多少是有点问题了。”

这句话,说得刘猛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想要发作,却还是咽了下去。

“纪秘书,什么纪秘书,这就是一个废物,欠钱不还的家伙!”

一向精明的范清风,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还以为是刘猛等人搞错了。

陈连军有些不屑地对着范清风说道:“老范啊,不是我说你,你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他是新上任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县委第一秘书,纪少龙啊。”

“什么?”

范清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又回头看着纪少龙,这一次,真的愣了很久,好似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麻木了。

“你是丁书记的……的秘书?”

纪少龙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乱糟糟的衣服,点了点头,说道:“对呀,有问题吗?”

范清风一下子回过神来了,马上堆着笑脸主动走了上去,哈着腰,对纪少龙说道:“纪少……纪秘书……纪主任,刚刚都是误会,我是……我是不知道,我有眼无珠,我……我错了行吗?”

纪少龙的脸上,带着看不出感情的微笑,说道:“范副所长,你刚刚打我的时候,好像并不是这么说的,你还跟我讲了那么多大道理,说实话,我很受用,人不狠站不稳,是你教我的对吗?”

“是是是……不是不是,纪秘书,我那是不懂事……我那是搞不清楚情况,我……”

似乎感觉,所有的解释都是无力的。

纪少龙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那一沓纸,看了看,放在了陈连军的手里,对着刘猛说道:“刘局长,我想,你们系统内部,该整顿一下了,如果让丁书记来干预的话,我想,问题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对吧?”

说完,穿过了人群,走了出去。

谁也没有跟上去,毕竟刘猛还在。

刘猛看着那个几乎崩溃的范清风,又看了看陈连军,想了想,说道:“范清风暂时先停职,接下来等候上面的通知,陈连军,你也写一份检查给我!”

说完,有些气冲冲得扭头离开了。

空荡荡的审讯室里,只剩下了陈连军和范清风两个人了。

陈连军也叹了一口气,出去了,范清风有些失神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嘴里喃喃说道:“完了,这下是彻底完了……”

纪少龙出了大门,一辆黑色的车,已经等在那里了,挂的是县委的牌照,他直接打开门坐了上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车里的丁世海,愣了一下,坐在了他的旁边。

“丁书记,感谢您亲自来接我!”

纪少龙有些客气地说道。

丁世海微微一笑,说道:“小秦开车。”

司机小秦发动了汽车,缓缓开远了。

城东派出所的大院门口,刘猛站在一辆车的后面,盯着那辆远去的车子,一句话不说,身边一个年轻人,对着他说道:“刘局长,大事不妙,搞不好,丁书记第一个开刀的人,便是你!”

刘猛微微颔首,对着身边的人说道“你联系一下冯县长,我们也该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突然,天空就暗了下来,一个没有征兆的闪电亮了起来,接着,又是轰隆隆一阵雷鸣声……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卧龙升天》阅读!

收藏 2595

起于浮萍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

2018/07/28 473,110 5,723

壮志凌云

家世显赫,却被迫去山里体验生活,一朝觉醒,肖靖堂风雨化龙入红...

2018/07/28 91,168 3,392

追随者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

2018/07/28 98,725 3,028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

2018/07/28 84,957 2,896

卧龙升天

寒门出生的纪少龙在大学时期,便有了“卧龙”之称,所谓得少龙者得...

2018/09/11 88,905 2,595

逆天小神农

美女老板云秋月下乡视察果园,意外被毒蛇咬伤,胡十一询问伤在何...

2018/10/23 81,186 1,852

绝命医神

为爱顶罪入狱,四年后再度归来已成大佬,妻子惊慌...

2018/06/04 68,571 1,583

年少轻狂

失忆三年,沦为窝囊废,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而我,只等她一...

2018/07/28 69,869 1,257

最佳杀神

没钱被老婆嫌弃,失踪多年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居然是世界...

2018/07/28 34,422 482

都市神豪狂少

身为全球顶级富豪继承人的他,原本只想拥有一段美丽的爱情,因此...

2018/10/23 41,134 374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