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别咬我

作者:墨子白男/女主角:/

ts_708a66ba48ef4c319bacb5977818e221_4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恶魔总裁别咬我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64

相关评论

第一章

乔伊伊小心翼翼的把裙摆拉直才坐下去,免得把这条重金打造的礼服裙弄皱了。她嫌脸上的面具碍事,干脆摘下来放在桌上,安静从容的享受她的美食。

这里是舞场一角的食品区,偶尔有人过来拿点吃的,但从做不停留,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她安静的坐在桌子边细嚼慢咽。

乔伊伊参加的是神秘富豪墨家举行的面俱舞会。

说起墨家,可是个了不得的家族,就连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乔伊伊都知道,那是个富可敌国的家族,传闻政府遇到财政赤字的时侯也向墨家借过钱。

墨家的产业五花八门,包罗万向,这么说吧,或许你早上出门,路边买早餐的连锁店是墨家的,在街边招辆出租车是墨家的,下班买菜的超市是墨家的,出差住的酒店是墨家的,周末逛的百货商场是墨家的,甚至人满为患的医院也是墨家的。

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墨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是,这样显赫的家族,主人却是行事低调,几乎没有人见过他。

有人说墨家主人是个六十岁的老头,白头发,白胡子,阅历极深。有人说墨家主人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成熟有魅力。也有人说墨家主人是个残疾,终日坐在轮椅上,所以才不愿意抛头露面。

墨家在金陵城里神秘得就象个传说,可是居然会举行面俱舞会,并广发邀请函。

没有人知道墨家为什么要举行这样的舞会,可是金陵城里人人都以能得到墨家的一张邀请函为荣。

按理说,象墨家这样的大富之家,邀请的应该是名门望族富豪巨贾,但墨家就是不按套路出牌,那张精美的镶着碎钻的邀请函可以落在金陵城任何一家平民的头上。

所以乔伊伊此刻才能荣幸坐在雕刻着繁复精美图案的大木桌边享用美食。

乔伊伊家里开了个小超市,算是小有产业,为了这次舞会,父母一咬牙,花了不菲的钱从国外给她定购了华美的礼服,希望她在舞会上可以一压芳群。

因为是面具舞舞会,所以女孩们都在服装上做文章,希望靠衣服来吸引墨家主人的眼球。可是到了这里,乔伊伊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她这件衣服在舞会上只能算很普通,所以她干脆放弃,坐在桌子边享用这些美食。全都是她没吃过的好东西,她只恨礼服没有口袋,不然可以装一点带回去给爸妈尝尝。

大家来参加舞会的目的不外乎是见到墨家主人,可是所有的男人也都戴着面俱,看不到模样,只能凭着服装或是气质来猜测。

乔伊伊看到一个穿着船长服装的男人身边围着七八个女孩,听刚才走过来拿东西吃的人议论,那个男人估计就是墨家主人,很符合外界的传闻,四十岁左右,身材高大,气度不凡,成熟有魅力。

乔伊伊很仔细的扫了一圈,没看到什么白头发白胡子的老人,也没见着坐轮椅的男人,符合传闻的还真的只有那个男人。不过她不感兴趣,对二十出头的她来说,四十岁就是个老男人。鬼知道面俱下面是张什么样的脸?

第二章

乔伊伊喝了几杯鲜果汁,很快就感到小腹有了胀意,她起身去卫生间。

卫生间里居然有喷泉,小小的五彩喷泉在灯光下变幻着颜色,漂亮极了,乔伊伊站在那里看了一会,才走出去。她是学设计的,当初答应父母来参加舞会也是想看一看墨家的豪华古堡是不是如传闻中那样漂亮。

现在她眼见为实,古堡确实很漂亮。处处透着一种岁月的沉淀感,精美的浮雕,手工彩绘玻璃,欧式的尖顶造型,还有巨大的流线形拱门。都让她惊讶得合不拢嘴。

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侯,看到贴着墙边有一条窄窄的楼梯,纯白色,每一根扶手立杆都是一个小小的人像,她一时来了兴趣,便走过去看。

人像雕得非常精美,连头发都一丝不乱,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装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有着各种表情,居然没有一个重复的。

乔伊伊看完最后一个,直起腰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上了楼。

放眼望去,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一道道高大的拱门将这片区域分隔开来。

乔伊伊被这些拱门吸引着,抬起脚,慢慢的往前走去。

穿过一道道拱门,她就象走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有一种奇异的安宁。

突然,她听到隐隐约约的钢琴声,干净清透,一如这白色的世界,她顺着琴声寻过去,轻轻推开一道高大的拱门。

屋子里也是白色的,靠窗的位置却有一架黑色的钢琴,衬在这雪白的屋子里格外醒目。

一个男人坐在钢琴后面,正低头弹奏。

离得这样近,琴声越发清晰,似山中幽泉,又似深谷流水,说不出的美妙动听。

巨大的钢琴顶盖遮住了男人的脸,乔伊伊只看到他穿着深蓝色衣裤的侧影,抬起的手修长且骨节分明。

乔伊伊慢慢的走过去,想看清楚钢琴背后的男人,琴弹得这么好,人长得肯定也不赖。她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想一睹帅哥真颜。对她这个年纪来说,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还是具有吸引力的。

一步两步三步……琴声嘎然而止。

乔伊伊的脚莫名的跟着顿住。

男人缓缓站起身来,长身玉立,穿着一套深蓝色的骑士装,一排排银色的扣子在灯下闪闪发光,耀着乔伊伊的眼睛。

他站在三米开外,气质卓然,却又透着一种寂静孤绝的味道,好象站在世界之颠,任何人都无法靠近他。

待看清男人的脸,乔伊伊有些失望,他竟然也戴着面俱!

男人明明站在那里没动,乔伊伊却觉光影一闪,人已经到了面前,吓得她往后退了一步,只是一条腿迈出去,另一条腿却钉在那里动不了了,男人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手白晰修长,却异常冰冷,乔伊伊瞬间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翻滚出来。

而下一秒,男人却低下头来,乔伊伊骇住了,以为他要亲她,但男人只是把脸贴向她的脖子间,隔着大概一毫米的距离停在那里。

他的手冰冷,呼吸却热得烫人,喷在她娇嫩的脖子里,象一把密集的尖针扎透她的皮肤,灼热又刺痛。

乔伊伊整个人都抖起来,直觉这个男人如鬼魅一般可怕,她连大气都不敢出,呼吸几乎顿住。

冰冷如寒铁的手,热烫如针扎的呼吸,冰火两重天的折磨让乔伊伊无比煎熬。她后背都湿透了,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这个男人,赶紧逃跑,可是恐惧却紧紧攥住她的心,令她半分也不敢动弹。

男人并没有触到她,他久久的停留在那里……似乎只是在闻她……

良久,男人直起身子,嗓音清洌,话语简单,却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你的名字。”

第三章

乔伊伊犹豫了一秒钟,轻轻吐出三个字:“乔欣雅。”

乔欣雅是她的堂姐,此刻应该在那位疑似墨家主人的中年男人身边大献殷勤。

乔伊伊又补充一句:“我是来参加舞会的,我,迷路了。”

事实上,她真的是个路痴,迷路早已成为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男人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乔伊伊隐隐觉得有种压迫的气场慢慢向自己袭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面俱后面的男人在皱眉头。

是不相信她的话吗?

看了她一会,男人说:“走。”

他松开了她,大步向前走去。乔伊伊只看到他身影一动,人已经到了门边,乔伊伊一路小跑追上去,心里却是奇怪:他怎么能走得那样快?

她赶紧急步跟上去,男人走得很快,但会在拐角挡住视线的地方等她,待看到她的身影,才又往前走。

很快,男人就把她领到楼梯口,并不说话,抬手一指,示意她从那里下去。

乔伊伊看着楼梯立柱上的人像,知道是自己上楼的地方,她朝他感激的笑笑,“谢谢。”

男人没什么反应,可乔伊伊又觉得他在皱眉了,隐在面具后的黑眸似有暗光闪动。她心一跳,转身就下了楼。

楼下依旧轻歌曼舞,身着华服的男人和女人或慢舞,或欢谈,热闹却不嘈杂。乔伊伊回到食品区把她的面具戴上,在舞场里走了一圈。端了一杯饮料站在角落,目光在每一个男人身上轻轻掠过。

她很好奇刚才碰到的男人是谁?戴着面具穿着华服,明明也是来参加舞会的,为什么却一个人在楼上弹琴?

扫视了一圈,也没见到那个奇怪的男人,看来他并不在这里。乔伊伊莫名松了一口气。

有人过来邀请乔伊伊跳舞,她礼貌的拒绝了,不是不会,而是不喜欢。

这时,她听到旁边两个女孩在小声议论。

“我听说今天的舞会是为墨家小姐挑选闺蜜。”

“哪位是墨小姐?”

“坐在沙发上那个,穿紫色裙子的。”

乔伊伊望过去,沙发上坐了好几个人,居中是一个穿紫色裙子的女孩,头上戴着银色的皇冠,乌黑的头发垂在雪白的肩上,虽然看不到脸,却觉得她气质沉静,竟与楼上那个奇怪的男人有些相似。围在边上的的几个青年男女看得出都在讨好她,但墨小姐却安静的坐着,隐约透着一点疏离。

乔伊伊的目光移到右边,那里坐着疑似墨家主人的中年男人,身边围着的人更多,她看到了堂姐乔欣雅。

乔欣雅是个小明星,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在这种场合里最是如鱼得水,她虽然和疑似墨家主人还隔了一个位子,但丝毫不影响她的热情,大半个身子探过去,双峰呼之欲出,很是吸引眼球。

乔伊伊有三位堂姐,乔欣雅是二堂姐,大堂姐乔欣惠在乔氏帮父亲打理事务,三堂姐乔欣娜只比乔伊伊大一岁,和她在一个学校念书。

乔家在金陵城也算是有钱人,乔伊伊的伯父乔振海继承家业后,只分给弟弟乔振轩一个小超市,好在乔振轩知足常乐,也不计较,一家人守着小超市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第四章

乔伊伊百般无赖,站得又累,便想到食品区想再吃点东西。一抬头,远远看到长桌边坐了一个人,从她的角度刚好看到他的侧影,深蓝色的骑士服,银色圆扣闪闪发光,腰背挺得笔直,正在优雅的吃东西。

乔伊伊呼吸一滞,是那个奇怪的男人,他终于来了。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注视,男人扭头望过来,隔着大半个舞厅,隔着欢声笑语的俊男美女,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交汇。

男人的目光幽深阴冷,令乔伊伊心头一震,慌忙错开眼睛看向别处。可那男人的目光依旧锁在她身上。

正好这时有人邀请她跳舞,乔伊伊想都没想,就把手交了出去。她需要有个人将她带离那个男人的视线。

两人踏入舞池,男人的手还没有搂上乔伊伊的腰,音乐却嘎然而止。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莫名的四处张望。扩音器里有声音传出来,温和悦耳。

“各位,今晚的舞会到止结束。”

众人皆是一脸惊讶,时间还不算很晚,怎么没有任何征兆就结束舞会了呢?

正议论纷纷,那人又说:“请大家安静。”

他虽然温和,但语气不容置疑,喧嚣的舞厅里很快安静下来,大家都听出来他接下来还有话要说。

一片安静中,疑似墨家主人走到主席台上,目光轻而淡的掠过在场所有人,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底下的人都有些兴奋,难道是要揭晓哪位幸运儿将成为墨小姐的闺蜜?

女孩子们都不自觉的往前站,男人们自然退到后面。乔伊伊不喜欢凑这种热闹,混在后边的人群里。

扩音器里声音又响起来,“乔欣雅小姐请出列。”

乔欣雅低低的尖叫一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但她是见过世面的名媛又是小有名气的明星,还算沉得住气,提着裙子往前走了一步,扬脸看着台上居高临下的中年男人。

乔伊伊有些意外,没想到好事还真让乔欣雅捞着了!

“你是乔欣雅?”台上男人的语气透着一丝不确定。

“是的,墨先生,我是乔欣雅。”

“不,你不是乔欣雅,”被称作墨先生的男人摇了摇头,他突然抬头飞快的朝楼上看了一眼,所有人都跟着他抬头,楼上空旷的走廊里却什么都没有。

扩音器里的声音依旧温和:“乔欣雅小姐请出列。”

乔伊伊突然心一跳,她刚记起来一个小时前,她跟楼上弹琴的男人说过她叫乔欣雅。

她赶紧低下头,甚至半弯了腰,想把自己藏起来。

人群却在这时朝两边分开,让出一条路来,乔伊伊很快就看到一双漆亮的皮靴出现在视线里,她缓缓抬起头来,是台上那位墨先生。

他冷凝的目光从面具的眼洞里射出来,锐利无比。

乔伊伊心里忍不住打了个颤,表面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那里不动。

相比扩音器里温和的声音,墨先生的嗓音有些冷意:“你是乔欣雅小姐?”

乔伊伊张了张嘴,还没说话,突然有道人影冲过来将她脸上的面具一揭:“她不是乔欣雅,她叫乔伊伊,我才是乔欣雅!”说完还顺势推了她一把。

乔伊伊被推了个踉跄,幸亏人群里有人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跌倒,只是那只手……冰冷异常,带着某种让她心惊胆颤的熟悉感。

第五章

乔伊伊站稳身子扭头望去,那人已经松开了她,身材修长笔直,深蓝色的礼服,银色的扣子,一双白晰的手垂在两侧。他似乎在看她,面具后的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

乔伊伊还没有反应过来,乔欣雅却带了哭腔,委委屈屈的说:“乔伊伊,你怎么可以这样?上次抢我男朋友,这次又想故计重演,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还有没有当我是你堂姐?”

话说到这里,围观群众便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看着乔伊伊的目光都带着一些鄙夷。

墨先生沉吟片刻,说:“大概是有什么误会,但要留下来的是这位小姐。”他指着乔伊伊。

众人哗然,乔欣雅更是气得胸膛剧烈起伏,美好的弧线吸引了好些男人的目光。但墨先生眼角都没瞟一下,向乔伊伊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伊伊下意识的扭头去看站在她身后的那个手异常冰冷的男人。

奇怪的是,男人已经不在那里了,这么一会功夫,他居然消失不见了。

众目睽睽下,乔伊伊只好跟着墨先生走了。她看到那位穿紫色裙子的墨小姐跟在他们后面,和两个年青男人走在一起。

一行人从大厅出去,上了一道弧型楼梯,走进一间阔大的偏厅,穿过偏厅,有一条幽深的走廊,曲折蜿蜒,走了没多久,那一道道高大的拱门出现了,她被带到了那个白色的世界里。

乔伊伊终于忍不住开口:“墨先生,你要带我去哪?”

“乔小姐,”墨先生的声音很冷:“你要为你的不诚实付出代价。”

“我做错什么了吗?”乔伊伊突然停住脚步,“时间不早了,我想回家。”

墨先生转身看了她一眼,“你应该学会顺从,这会让你少吃些苦头。”

乔伊伊被他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弄得心慌意乱:“墨先生,我是应邀来参加舞会的,我有回家的自由,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墨先生却笑了:“乔小姐,你被选上了,应该感到荣幸。”

“选上什么了?做墨小姐的闺蜜吗?”

墨先生提步朝前走:“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乔伊伊还是站着没动,背后却有双手推了她一下,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年青男人,而墨小姐和另一个年青男人不知道什么时侯已经走掉了。

就算被推了一下,乔伊伊还是不肯走,年青男人伸出手来正要对她采取什么措施。走在前面的墨先生并没有回头,却说:“阿诺,不要碰她。”

年青男人耸了耸肩,嘴角擒着一丝笑意,手垂了下来。

墨先生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乔小姐,我说过,你应该学会顺从才不会吃苦头。”

乔伊伊是个犟脾气,越威胁,她越不听,更重要的是,她察觉到了危险,她现在极需要想办法脱身。

墨先生折回到她身边,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盯着她看。过了一会,他伸手摘掉了自己的面具,看着她的表情好象有些困惑。

乔伊伊也在打量他,比想像中年青,大概三十来岁,乌黑短发,两道浓眉下面是一双锐利的黑眸,显得极其凌厉,带着一种无法让人漠视的威严。

两人默默的注视了几分钟,墨先生突然朝阿诺做了个手势,阿诺转身走开,乔伊伊惊讶的看了一眼,再转回头,却发现在她前面的墨先生也走了。

他们居然就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