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80:肥妻要翻天

第一章

疼……

头好疼啊……

杨梦阑揉了揉一团浆糊的脑袋,睁开双眼。

一股酸臭味窜入杨梦阑的鼻子,她下意识捂住鼻子,却在看到自己肥胖的双手时,愣住了。

这根本不是她的手!

杨梦阑猛地坐起来,看清了房间的布置,木头窗,搪瓷茶缸,房间一贫如洗,乱如狗窝。

这是哪里?这不是她的家!

杨梦阑强忍着身体不适,口干舌燥的来到水缸边上,正想用水瓢喝口水,结果看见水中自己的倒影。

上半身是一件的确良衬衫,下半身是黑色裤子,头发像稻草,身材约莫有两百斤!

杨梦阑微微颤抖,震惊的摸着自己的脸。

这个胖子是自己?

忽然,大脑一阵刺痛,无数记忆翻涌出来。

杨梦阑,二十一岁,好吃懒做,嫁给一个只有地位没有钱的营长当老婆,心高气傲,看不起丈夫。

不……

这不是她,杨梦阑甩甩头,属于自己的记忆浮现上来。

她,杨梦阑,21世纪博士高材生,窈窕美女,年仅二十一岁就成为了最年轻的大学教授,自律优秀,追求者无数,至今还没恋爱。

杨梦阑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还在巴黎的Bataclan的音乐厅听音乐,然后遭遇了恐怖袭击,那几个恐怖分子朝她扔了炸弹,周围的声音似乎一瞬间都销声匿迹了,她只感到一阵刺目的强光……

再次醒来,便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应该是被炸死了,而且还似乎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杨梦阑心情复杂地整理着自己的记忆,既来之,则安之,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条生命,她一定会好好珍惜!

杨梦阑抬起头看着日历: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三号,星期四。

看来,她穿越到了八十年代,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中!

原主杨梦阑是个好吃懒做的胖子,靠着家里的关系,嫁给了大院的一个性格冷冷的男人。

只可惜这个男人的出生不好,在远近闻名的贫困村长大,家境贫穷不说,还有一大家子拖油瓶,一个瘸子老爹,两弟弟和一个妹妹。

而且他人又冷又闷,一点也不体贴。

这让原本嫁过去准备享福的杨梦阑大发雷霆,从此对丈夫不是出言嘲讽,就是冷眼相待。

直到前几个月,上面下放了一个背景不凡的关系户汪建国,长相英俊,为人体贴,是大院里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

原主在几个女人的教唆下,忍不住向汪建国当众告白,结果被义正言辞的拒绝,丢尽了脸面。

回来后,她哭了几天,想不开,人就没了。

这不,就让自己穿越过来了。

杨梦阑正思考着,家里的大门忽然被“砰砰砰”地砸响,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声音响起。

“杨梦阑,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破鞋!”

“不要脸的贱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二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杨梦阑咀嚼着这一句话,从来都只有癞蛤蟆想吃她这只天鹅肉,还没见过天鹅吃癞蛤蟆的。

听声音就知道来者不善,她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打开了门。

刚刚重生,怎么就有不长眼的人撞到自己枪口上?

门外,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人,穿着碎花的长袖衬衫,的确良的西裤,外罩一件骆色的风衣,脚踏一双深色皮鞋,一头八十年代经典烫发。

杨梦阑心想,这副打扮,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走在时代的最前沿了吧。

只是……

“哟!这不是杨梦阑吗?我可真佩服你,这脸皮厚的,还敢来开门啊!,怎么还好意思出来晃悠?出了这事儿,也不知道在家躲躲!”她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鄙视、不屑。

杨梦阑的记忆中瞬间浮现出她的名字,苏冬梅,自己丈夫骆明忠的青梅竹马,原本她才是骆明忠的妻子,只是因为骆明忠家里太穷,她才不得以嫁给别人,让杨梦阑捡了便宜。

苏冬梅一直对自己很不满意,隔三差五就来找麻烦。

杨梦阑微微一笑:“你都能出来敲门,我怎么不能出来开。苏冬梅,你不也喜欢骆明忠吗?你也是有妇之夫,你就不怕被你老公知道吗?”

苏冬梅脸色一变,寒着脸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她心头震惊,看着杨梦阑。

眼前的女人,虽然依旧臃肿不堪,但眼神已经全都变了。

变得锐利、强势,让苏冬梅这个农村妇女吓得畏缩了一下。

这个杨梦阑,怎么变得更以前完全不一样?

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两人的争吵,已经引起了不少邻居的围观。

大院中都是中年妇女,带着娃娃,好奇的打量着她们。

看到杨梦阑,这些妇女眼中浮现出一丝鄙视。

毕竟,不管是在哪个年代,水性杨花还不知廉耻的女人,都是让人不耻的。

眼见人越来越多,苏冬梅松了口气。

杨梦阑在大院中的人缘一直很差,这么多人一起骂她,苏冬梅倒要看看杨梦阑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一想起这个又笨又丑的肥女人竟然成为了骆明忠的妻子……她就恨的牙痒痒!

“大家来看啊!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杨贵妃吗,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都嫁人了还跟汪建国汪副营长告白,水性杨花,不知廉耻!”苏冬梅咬牙切齿破口大骂。

‘杨贵妃’是一些女人给她起的外号,讽刺她又懒又胖,还从不劳作。

此话一出,人群中炸开了锅,在八十年代,这可是流氓罪啊!

苏冬梅说完,挤出得意的笑容。

原本以为,杨梦阑会露出以前那种,胆小懦弱的表情,谁知她竟然仰头一笑,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信。

“水性杨花?不知廉耻?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杨梦阑忽然厉声开口:“正好大家伙都在这里,今天我就把话说明白了。我杨梦阑从来就没喜欢过什么汪建国,既然我嫁给骆明忠了,就一辈子都是老骆家的人!”

这,杨梦阑这是转性了?要脸了?!

苏冬梅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原本以为杨梦阑会被众人奚落,结果没想到她落落大方的解释掰回了一局。

她连忙转头去看周围人的脸色,都是惊诧不已,隐隐还有认可和赞扬的意思。

“杨梦阑,你走着瞧。”苏冬梅恶狠狠地吐出一句话。

刚说完,王主任就带着人来到了杨梦阑面前,开口道:“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杨梦阑背着丈夫与汪建国厮混,严重影响了作风,现在跟我们走一趟!”

苏冬梅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只不过,杨梦阑不像她预料中那样,被吓的失魂落魄,而是淡淡地瞥了苏冬梅一眼。

这从容不迫的气质让苏冬梅心里一颤,略有迟疑,她感觉杨梦阑忽然之间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难道真的转性了?

不,不可能!

这个死肥婆,一定是被汪建国拒绝之后才故作坚强,装模作样!呸。

一会儿到了政委办公室,她倒要看看,杨梦阑想要怎么狡辩。

十分钟之后,主任办公室。

王主任坐在桌前,年轻的书记员站在一旁,开口道:“杨梦阑同志,你不用紧张,我们找你来,也只是想先了解下情况。骆明忠是我们的顶尖人才,我们也知道你们日子过得不容易,不过……”

王主任收敛神色:“你跟汪建国表白的事情,现在传的沸沸扬扬,严重影响了大院的风气。”

前世,杨梦阑还修过心理学专业,能够从两人的微表情看出,他们并不是真的要给自己治罪,而是要警告自己,于是,她心里便有了初步的打算。

她略低着头,装出一副紧张的模样:“这是从哪儿说起啊?”

王主任见杨梦阑如此慌乱,抬起手安抚道:“别急,坐下来说。”

杨梦阑故意装傻说:“瞧我这张嘴,也没个把门的。”

她一脸焦急的说道:“我们这结了婚的人,在农村说话随便惯了。见了汪建国同志,就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却被人给误会了。”

她再接再厉地说道:“主任,你也知道我是个结了婚的人,虽然出生农村,但也知道礼义廉耻,怎么会当众告白汪建国。”

这件事本来就是捕风捉影,没有实质的证据,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次叫杨梦阑过来,也不过是想警告她一下。

而杨梦阑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让王主任对她刮目相看。

果然人不可貌相,没想到杨梦阑虽然长相粗鲁野蛮,但人品还是值得信赖。

王主任不愧是做思想工作的,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杨梦阑同志,我见你也是个明理的人,我也不拐弯抹角,就直说了。那样的玩笑,以后可不能开了。”

“主任说的是。”杨梦阑连声称是,一副谦恭的样子。

倒是王政委一脸的和颜悦色道:“行了,天色也不早了,杨梦阑同志快回去吧。”

然后,王主任脸色一变,猛地一拍桌子,吓得门口观望的苏冬梅一个激灵。

王主任皱起眉头,开口道:“一个捕风捉影的事,就传的这样沸沸扬扬,这就是些无知村妇!家属院闹出这样的事,影响很不好。”

“苏冬梅,就是你告状的吧,你回家好好反省一周!另外,我会通知你丈夫的。”

苏冬梅脸色一白,跌坐在地上。

第三章

杨梦阑走出办公室准备回家,没想到发生了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

她一出门,迎面就碰到了急匆匆走来的汪建国。

汪建国担心杨梦阑在王政委处乱说话,影响他的名声,于是开门见山道:“杨梦阑。你跟王政委说了什么?”

看着原主爱慕的这个男人,见到她的第一眼,不是关心她,而是关心自己,杨梦阑就不由冷笑一声。

汪建国微微皱眉,心想,杨梦阑怎么回事,怎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见到自己,居然没有露出花痴的笑容?

杨梦阑一想到原主就是因为他而死,对汪建国就没好气:“汪建国副营长,我跟王政委说的话你管不着,而且现在也不想跟你说话。”

汪建国从没听过杨梦阑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一时哽住:“你!”

杨梦阑冷硬道:“汪副营长,你还是别跟我站在一起比较好吧,省的又闹出什么闲言碎语,你有权有势,我这个有夫之妇,可是十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一时间,汪建国狠狠愣住,接着斯文的脸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连找杨梦阑的初衷都忘了:“杨梦阑,你好的很!你最好别后悔。”

说罢,他拂袖而去。

杨梦阑从容不迫:“汪副营长,好走不送!”

汪建国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差点儿摔了一脚。

杨梦阑得意一笑,虽然不能立刻报仇,但是膈应一下汪建国也是好的!

解决完汪建国的事情,杨梦阑回到家中。

推开门,就是一股酸臭的味道,差点把她熏晕!

刚才没注意看,现在打量,杨梦阑心中感慨:天啊,这到底是不是人住的地方?

水池里堆满了沾满残渣的盘子和碗,有些食物,即便是这种天气,也已经发酸发臭。

“想我堂堂21世纪的女博士,从小到大住过各式各样的房子,也不算少数,就没有哪一间能有这么窝囊过!”

杨梦阑抱着臂膀,紧锁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算了,既然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好歹也要住的舒服一点。就算替原主,还个人情债吧!”

杨梦阑忍着刺鼻的味道,开始收拾。

费了半天的功夫,杨梦阑终于将所有衣服、被子洗净,晒在了阳台上。

春风吹过,衣服、被子随风飘扬,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让杨梦阑瞬间有了小小的成就感。

厨房、客厅,还有她现在自己的房间,已经打扫干净,还差原主老公的房间了。

因为原主总是看不起丈夫的原因,两人一直分房睡着。

杨梦阑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他的房间。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让杨梦阑有种她还在大学军训的错觉。

十分简单的一床、一柜、一桌、一椅,床上的被子叠的像豆腐块一般,棱角分明。

她不得不承认,整个房间看起来,简洁而舒适,也与其它的房间,是格格不入。

杨梦阑默默的关上了门,既然如此干净、整洁,就不需要自己多此一举了。

她还是好好清理、清理自己吧!身上出了汗,那酸味就是自己,也快受不了了!

杨梦阑叹了口气,无奈的挑了一套小碎花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确良’的裤子,又找出一套新的内衣。

去洗手间洗了近一个小时的澡,这才算清爽了一些。

这时候,杨梦阑是有些庆幸的。

她穿越过来的是军区家属楼,虽然房子不大,但好歹是两室一厅,还有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

若是那种记忆中的筒子楼,公用的厕所和厨房,那她都要哭死了。

杨梦阑用手,快速的拍打着湿湿漉漉的头发,想让它快点干些。

没办法,这四四方方的客厅,连一样像样的家电都没有,更不用说吹风机了。

正在胡思乱想中,五脏庙又咕噜、咕噜的抗议了。

杨梦阑用手揉了揉肚子,正转身要做点什么吃的时候,就听到外头门锁转动的声音。

她浑身一僵,那个人,回来了……

第四章

由门外进来一个高大、硬朗的军人。

小麦色的皮肤,健壮而结实的肌肉,一头清爽的短发,五官立体、棱角分明、剑眉星目,浑身上下都透着满满的雄性荷尔蒙。

杨梦阑看着来人愣住了,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还真是……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骆明忠打量着房间,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眉头皱成了‘川’字。

“她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房间被打扫的焕然一新,没有了平时回来时那股酸臭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

如此干净的家,倒是他结婚以来,开天辟地头一回。

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觉得丢脸了,所以现在想讨好自己?

还是想要钱?!

他嘴边划过一个嘲讽的笑容,想到杨梦阑做的那些事,骆明忠的心头窜出一把火来,隐隐的怒气萦绕在他的周身。

骆明忠开门见山,脸色铁青的从军装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叠成四方形的纸,展开放在杨梦阑的面前。

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这是离婚协议,只要你同意的话,我们就把婚离了。只是,提醒你一句,汪建国你就别想了,还是找其他人吧。”

“你说什么?”杨梦阑一愣,这个冰山老公来家里说出的第一句就是让他们两个离婚?!

“我说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再听到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告白了。”

骆明忠说完,站起身来,从房间里拿出一支笔,扔在了桌子上:“签好离婚协议,我们就一拍两散!”

杨梦阑惊诧过后,瞬间回过神:不行,她绝不能离婚!

离开这里,她没地儿住,人生地不熟,又一穷二白的,怎么生活?

杨梦阑一不做二不休,站起身三步并两步的走到骆明忠的面前,拉起他的手,略微思考片刻,就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

“明忠,我错了。我以前是做的不对,但是经过这件事,我想明白了。我以后会好好跟你过日子的,你别生气,别跟我离婚了。”

杨梦阑见他没有反驳,就继续苦着脸,又说道再接再厉:“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咱们也是夫妻一场。你不能这么不顾念旧情吧?你现在和我离婚了,让我以后的日子怎么活啊?”

还没说完,就听到骆明忠冷冷地说道:“放心,离婚后,我会给你一部分钱作为补偿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骆明忠眉头皱的更紧,她果然是想要钱!

难道是拿了钱,好跟汪建国私奔吗?

两人僵持不下,却不想门被敲了两声。

“骆营长,是我,王政委,王哥。”

一踏进门,王政委看了看整洁的房间,夸道:“骆营长,你真是找了个好媳妇!”

骆明忠听罢,面露疑惑:好媳妇?说的是杨梦阑吗?这个王政委,没弄错人吧?他怎么听不懂了!

王政委将一篮子鸡蛋放在客厅里,说道:“我啊,就是来给杨梦阑杨同志赔个罪,之前听了些风言风语,误会她跟汪副营长,还特意叫她去了一趟办公室。如今误会解开了,你们小俩口还是要好好过日子!”

误会?骆明忠感觉自己更听不懂了,“王政委,我——”

王政委摆摆手,“你就别替杨梦阑同志谦虚了!”

他把杨梦阑在办公室说的话全都告诉了骆明忠,听得骆明忠脸色变化无常,震惊无比。

仿佛不相信,王政委口中那个谦逊有礼,落落大方的女人是杨梦阑!

骆明忠越发的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平时跟自己趾高气扬,撒泼打滚,却唯独不见有如此的低声下气的时候,现在为了赖在这里,混吃混喝,还真是委曲求全!

难道,杨梦阑真是转了性?

还是说,为了钱才讨好自己?

她可真豁的出去脸啊!

只是……骆明忠神情复杂的看着杨梦阑。

她的眼神,明显的与往日不同,不仅透着讨好,也闪着一些意味不明的光芒。

而这一点点的些许不同,居然让骆明忠心底,有了一丝丝的动摇。

第五章

骆明忠送走了王政委,最后还是选择最后相信杨梦阑一次。

并跟杨梦阑约定,如果她以后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么两人就必须离婚!

杨梦阑答应的爽快,吃完饭后,把两人桌子收拾了一下,就下楼跑步去了。

眼下,骆明忠也没有给她钱,身无分文,便只好先执行减肥的计划了。

愿望是美好的,可实际情况是,杨梦阑才跑了五分钟,就已经是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了。

唉,看来现在最好的运动方式,只能是走路了!

第二天第二天,杨梦阑做好早饭后,坚持下楼走路减肥。

走到不远处,沿着路继续向前走着,忽然一大片地出现在眼前。

“对了,军区大院的夫妻家庭都分了一块地,自己家也有一块!只是,这么多地,哪块是自己家呢?”

杨梦阑兴奋地弯着腰,左瞧右看的:“正好春天了,种点什么好呢?”

正想着,她又遇到了回来的苏冬梅。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苏冬梅阴阳怪气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杨贵妃也知道看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打什么歪主意!”

这是讽刺她懒呢!

‘杨贵妃’一些无聊的人给她起的外号,讽刺她又懒又胖,还从不劳作。

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人叫开了。

在这个年代,不干活,也是被人十分瞧不起的。

呼……

她这是多少年没被人这么奚落过了?

心中虽然有火,但是,想到昨天才跟给骆明忠有过约定,她决定还是忍下来。

杨梦阑深吸一口气,将火压住,没有搭理这个人,继续看她的田地。

苏冬梅见杨梦阑不吱声,冷笑一声:“不搭理我,你心虚了?!”

杨梦阑闻言,抱着膀子,淡然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扬起一抹冷笑:“真以为不搭理你是心虚惹不起?那是不想跟你这人争吵,想找打吗?”

杨梦阑这种冷冰冰的笑又出现了,瞬间让她想起自己被王政委惩罚的事情。

她先是愣了一下,浑身打了一上冷颤。

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慌忙看了看手表。

只听她哎哟一声,急匆匆的向门外跑去。经过杨梦阑身边时,还冷冷的哼了一声。

看到苏冬梅落荒而逃,杨梦阑摇头:还真是人善被人欺。自己可不像原主那么软弱!

不过,被苏冬梅奚落一番不得不说,遇见苏冬梅,更加激起了杨梦阑决定奋起的决心。

人要脸、树要皮,她杨梦阑从今天开始,好好努力混出个人样来,一定要让你们刮目相看!

想要别人看的起,有钱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所以,杨梦阑决定从今天开始,就想想如何赚钱?是出去找份工作,还是自己做点什么?

只是,八十年代,该怎么赚钱呢?连个本钱都没有,又能做些什么呢?

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季节,市场上买的多是大白菜和土豆,基本上没有其它菜了。

杨梦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决定生些豆芽来卖,成本不高,价格便宜,也不用担心卖不掉,正好家里还有些黄豆,不干白不干。

几日之后的早晨,杨梦阑已经生种了一箩筐鲜嫩的豆芽,她前世就喜欢在阳台上种种菜,没想到穿越后,手艺还没生疏。

杨梦阑将背篓放好提前准备的大塑料袋,跟着原主的记忆,坐公交车到了市场。

她起的早,走的也早,到了市场,市场才刚刚热闹起来。

她观察了一圈,发现市场上果然没有豆芽,就算是有,品相也不好,这让杨梦阑一下就放心了。

杨梦阑找了个地方,也清清嗓子,高声喊道:“豆芽,新生的黄豆芽!”

她虽然胖,但是声音却很是好听。

一声声叫卖之后,便有人走上前问道:“这豆芽多少钱一斤?”

“两毛一斤。这都是我自己发的,您看看,新鲜着呢!”

“行,给我来一斤。”那人看着豆芽饱满鲜嫩,便痛快的说道。

“好嘞。”

有了头一份,很快其他人也围了上来。这个季节的菜本来就少,而豆芽的价格不贵,两毛一斤能称不少,加上杨梦阑的豆芽,确实比其他人的好。

她的豆芽,买的也比别人快。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那一背篓的豆芽,只剩下了小半篓。

人群刚散一波,这时又走来一人,他弯腰伸手翻看了一下豆芽,问道:“姑娘,你这豆芽怎么卖的?”

“两毛一斤……”杨梦阑边说边抬头,这才发现问话的人,是一个四十上下,身穿军装的男子。

她只瞟了一眼,就继续笑盈盈的说道:“都是当天发好的,新鲜着呢。”

那人又看了看,确实如这姑娘所说,很是新鲜,连一颗发黑的都没有。比其他那两家的都好。

“是不错,你这能送货吗?长期供应吗?”

杨梦阑一听,心中不免有点小激动,但是她没有忘形,谨慎地慎重的问道:“同志,您要多少?要送到哪里?”

“看你自己家生的豆芽,也多不了,有多少就送多少过来吧。最好能有百十来斤,就送到XX军区。一周送一次。”那个中年军人缓缓说道。

原来,军队采卖也是要统一采卖的,基本上固定一两家。

只是,最近战士们吃白菜吃腻了,他身为炊事班长,就想着给战士会换换口味。省得那帮小兔崽子,总是叫嚷着快成兔子了。

杨梦阑一听,大生意上门,顿时打起精神那不就是自己所在的那个军区嘛。

不过一码归一码,她堂堂正正的做买卖,也不怕别人嚼舌根。

“行,那到时我去找谁?”杨梦阑只是略微一思索,就痛快的答应了。

“我姓赵,你到时找我就行。如果我不在,你找刘海也行。”

赵班长见事情说妥了,心中也是高兴,又道:“这剩下的,我就全包了吧。”

今天发生的豆芽批发的事情,倒是提醒了杨梦阑。

她决定再买几个箩筐,多生些豆芽,倒各单位食堂或是饭馆推销一下,也不用天天在集市上待着了。

回家之后,杨梦阑发了黄豆芽,又增加了绿豆芽。因为天气慢慢转热,豆芽的生长速度,也随之快了许多。

而在供货上面,给部队送黄豆芽的时候,杨梦阑与赵班长又推销了绿豆芽。

于是,每周的供货变成了两次,一次黄豆芽,一次送绿豆芽。

市场上的供货也逐渐稳定起来,每天黄豆芽和绿豆芽各送三十斤。

加上杨梦阑又跟了几个饭馆,虽然每次订量不多,但好在可以长期供货。

杨梦阑的豆芽生意,一下子打开了市场。

每天早出午归,忙的不亦乐乎。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重生80:肥妻要翻天》阅读!

收藏 2262

帝少的好孕甜妻

“儿子还想要个妹妹,老婆你觉得今晚成吗……”五年前,她误睡神秘总...

2019/11/16 89,074 2,901

重生之农门娇女

穿越后林娇娇一路开挂,意外救了个男人,却时刻想把她吃掉……

2019/11/21 88,163 2,788

今夜,可否拥你入怀

一场设计,她为心爱之人生下一男一女后,她仓皇离开。 五年后,她...

2018/08/03 86,543 2,682

书穿女配她只想种田

谷苗儿穿书了,还是个悲惨的炮灰。 替嫁? 不存在的! 她只想离女...

2019/11/16 88,757 2,673

惹爱成瘾,高冷总裁宠妻无度

洛羽儿是人美上进的十八线小影星,一次邮轮聚会竟误打误撞被送到...

2018/08/03 88,757 2,525

重生80:肥妻要翻天

重生成为一个又肥又懒的已婚妇女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凉拌呗!杨...

2018/08/03 82,867 2,262

似曾相爱又归来

五年前,她怀着他的孩子被迫跟他分手。孩子出生就被送走,她四处...

2018/10/23 69,727 1,119

我的法定老公

她代替姐姐出嫁,嫁给传闻中又丑又废的未婚夫。新婚之夜,英俊的...

2018/07/28 32,072 239

深深爱上你

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从此沈琦的人生...

2018/09/11 25,195 132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他宠她上天,却也摔她入地狱。八月即将临盆,一纸离婚协议不管是...

2018/07/30 16,427 121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