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王

作者:草根男/女主角:孟凡/古心儿

第一章

“该死的雷涛,你给我等着,我孟凡他日一定会将你打成猪头!”

恨恨的嘟囔一句,想到刚才的事情,孟凡的小脸不由得有些阴沉。

在修炼完毕回家的路上,孟凡碰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死对头雷涛,仅仅几日不见,对方实力竟然再次提升到达了炼体五阶的地步,并且自持实力高强,和身后的乌镇几名少年和孟凡发生了争吵,嘲讽着孟凡。

孟凡不过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一时气愤之下和雷涛等人动手开来,孟凡的实力只是炼体二阶的境界,又怎么是足足高他三阶境界的雷涛的对手,一掌打在孟凡的胸口之上,顿时在孟凡的胸口之处是淤青一片。

不过虽然说归说,孟凡却是知道,自己距离雷涛的差距可不小的。因为双方之间修炼的都是这大陆之上实力强大与否的象征,元气!

元气,本天地之间的本源力量,存在于世间之中,万古不朽,被修炼者吸纳进入身躯之中,按照境界分为八天,每天十阶,八天之中又分为下三天和上五天的区别。

这下三天便是炼体,炼气,炼魂三大境界。

不过这三大境界虽然只是元气修炼的基础,但是寻常之人穷尽一生的时间也别想要突破一个境界,更别谈突破下三天到那上五天强大境界而去。

而孟百以十五岁的年纪到达了炼体二阶,作为最基础的阶段,以元气温养身体,经脉。收拾一下,孟凡迈着轻轻的脚步走入简单整洁的房间,房间之中并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但是收拾的却极为整齐,有一种家的温暖。

就在孟凡想要混入自己房间的刹那,身后却是传来了淡淡的声音。

“站住,你干什么去了?”

说话之人乃是一名中年妇女,长发披肩,温婉的容颜之上有些岁月的痕迹,但是却是可以看出在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一个美人,她便是孟凡的母亲,心兰!

转过身,孟凡冲着母亲尴尬的笑了笑,小声说道。

“母亲,我是刚刚修炼回来……”

心兰瞪了孟凡一眼,有些严厉的说道,“出去修炼,弄得身后都是泥土,并且还有伤势?”

顿时孟凡的小脸一变,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老老实实站在原地。虽然孟凡的母亲心兰并不懂任何元气修炼,身体柔弱,但是在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心中,自己的父母显然是具有一种天然的威严感。

将孟凡拉到身前,解开青衫,顿时让心兰的俏脸一变,紧咬着贝齿,立刻拿出家中疗伤的药物涂抹在孟凡的身体之上,同时训斥道。

“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么,你不要和其他人打架,为什么不听?”

闻言,孟凡撅起嘴巴,辩解道,“我不服,雷涛他们太可恶了,不但侮辱我,还说我是……没爹的孩子!”

声音落下,顿时让心兰的身躯一僵,脸庞之上出现了一丝暗淡,手掌轻轻的涂抹着孟凡身上的伤口,咬着牙说道,“跟你说了,不要管他人怎么说,你只要修炼好你的元气就好了,知道么?”

看到母亲的神色不好,孟凡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言。将孟凡的伤口完全涂抹好,心兰站起身来,轻轻的说道。

“这几日不要乱动了,一会我给你做一次何首给你疗伤!”

何首,是天地之间最为普通的一品灵药。

孟凡知道在天地之间,所有的天地灵药分为九品,每过一片药力便是翻上一倍。但是一品灵药,却是并不罕见,但是对于只有一个不懂任何元气修炼的心兰一家来说,却也是极为珍贵的。

任何一株天地灵药,都可以疏通元气修炼者的经脉,让其加快元气修炼,而孟凡之所以落在其他人之后,并非是本身不够勤奋,相反修炼时间近乎是别人的两倍。

真正的差距便是灵药,雷涛等人的父辈全都是乌镇之中的管事等等的存在,虽然没有太珍贵的东西,但是二品之下的灵药还是不缺少的,所以雷涛才能够快速到达炼体五阶。

而孟凡一家得到灵药的唯一方式,便是依靠着乌镇对每家一个月一次的发放,但是每个月顶多两株,甚至有的时候乌镇的护卫队的收获不好,甚至一株都没有,所以孟凡的元气修为才会一直弱于乌镇同龄之人。

听到心兰的话,孟凡的眉头一皱,迟疑的问道。

“母亲,家里的何首还多么,你的病……”

“我的病没什么,先给你用好了,你是要修炼的。”

心兰温婉地笑了笑,不过在刚刚声音落下的刹那,却是不自觉的咳嗽起来,用手捂住嘴角,身躯颤抖,咳嗽不断。

顿时孟凡的小脸一变,知道母亲这些年来可是体内一直有寒疾的,乃是在体内有一种寒气不散,立刻来到心兰的身旁,扶住她。

咳咳!

等到心兰的手掌松开,却是发现在其手中已经多了一片血红,是鲜血!

“母亲!”

 

第二章

一瞬间,孟凡盯着鲜血,有一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咬着牙看着心兰,想不到母亲的寒疾已经严重到这般地步了。

“母亲,我去给你找何首熬汤!”

孟凡扶着心兰坐下,却是飞快在房间之中寻找起来。

能够缓解心兰寒疾的,唯有灵药熬制的汤药,其中不光是可以疏通修炼者体内的经脉,更是足以让镇压寒气。不过在片刻之后,孟凡从家中却只是找出了最后一株何首,有些愕然的望着心兰。

想不到竟然只剩下最后一株何首,但是母亲竟然为了他而愿意拿来熬汤,自己承受着寒疾的煎熬,不由得让孟凡的眼眶有些发红开来,默然无语。

看到孟凡的模样,心兰笑了笑,摸着孟凡的脑袋,轻轻的说道。

“放心,娘没事,这何首你拿去熬汤,你还需要修炼,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了,娘还熬得住!”

闻言,孟凡咬了咬牙,没有说话,而是将心兰轻轻的扶到房间之中,不过在孟凡转身的一刹那,眸子之中却是闪过一丝凌厉之色,过往的一幕幕瞬间划过。

曾经的孟凡一家,并不是如此,也并不在这乌镇之中,而是距离青龙山脉数几千米之外的遥远地方,天寒山,天寒宗!

在那里有一个超级庞大的宗派,传闻那里的强者足以一人斩乾坤,动苍穹,肉掌翻天地,剑指劈山倒。

而孟凡的父亲曾经也是属于天寒宗内门的一员,那时孟凡才五岁,在天寒宗过着极为不错的生活。

孟凡的父亲孟苍乃是天寒宗附属家族孟家的第一强者,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孟家发扬过大,踏入天寒宗内门,伴随孟苍的强大,整个孟家也是超越了之前数倍,更是成了天寒宗这庞然大物的重要盟友。

但是直到有一天,却是发生了一件改变孟凡人生的事情。孟苍在执行一次宗门任务的时候,却是因为一念之差而铸成大错,不但造成了任务失败,并且那一次任务参与的人员也全部身死,其中还包括领头的孟苍。

那次任务的损失无比巨大,就算是天寒宗也是大怒,不过对于死了的孟苍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有将怒火发泄在心兰和只有五岁的孟凡身上,将其彻底的赶出了天寒宗。

孤身一人的心兰带着孟凡回到属于孟苍亲人的孟家,但是出乎心兰意料的是,曾经对其孟苍一家极为低微的孟家所有人,全都是脸色转变,为了迎合天寒宗,变成了一副凌厉至极的质问模样。

同时属于孟苍的所有东西和资源全部都被孟家强行收回,一件都没有给孟凡留下。

悲伤绝的心兰,为了孟凡日后的修炼而跪在孟家之前苦苦哀求,不过得到的却是当代孟家家主,孟苍的亲大哥孟天生的直接一掌,并且直接将其赶出了孟家,放言两人再留在孟家之中所在的上京城,便是直接斩杀。

所以不得以,没有任何实力的心兰只好带着孟凡躲得远远的,一直来到了这个数几千米之外的乌镇隐居下来。

以修炼寒属性元气功法多年的孟天生一掌,打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虽然并没有要了心兰的命,但却足以让心兰多年以来充满了寒气的隐疾,入夜时的疼痛足以让心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甚至几次想要过自杀,但是为了小小的孟凡都是强行忍住。

“天寒宗,孟家!”

每次想到这两个名字,孟凡的小脸也不由得扭曲开来,眸子之中凌厉之色划过。

夜幕缓缓的笼罩整个乌镇,弯月立于苍穹,孟凡静静的躺在小床之上,却是睡不着觉。因为孟凡知道,一旦心兰吐血,就代表着其伤势又发作了很多,唯有需要珍贵的灵药才能够压制,否则的话,必然会受到死去活来的煎熬,甚至有性命之危。

但是一株何首又那里够!

不过对于如今的孟凡一家,想再要一株一品之上的灵药又谈何容易。孟凡的眉头紧皱,知道靠着乌镇的发放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自己家的一品灵药还是靠着镇长的慈悲,更何况是二品之上!

望着窗外,骤然之间孟凡的眸子一闪,猛然想到一种可能,夜幕之中透着神秘,孟凡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却是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喃喃的说道。

“只好如此了,父亲曾经说过,男人决定了就去做,错了都不错!”

夜幕之下,漆黑一片,在靠近乌镇的地方有一族巨大的山峰,此山名为烟狼山!在山路之前,一道人影却是悄然来到了这里。

透过月光,却是孟凡的小脸,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孟凡缓缓地来到了这烟狼山之前,不过显得有些犹豫……

……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 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搜索 无上神王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52

上一篇:玄医狂枭

下一篇:重生之富一代